灵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450章 执着的大纨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完了完了,这一段实在太扣人心弦,忽然就结束了,下一次更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大雱哥哥是很忙的人。”

    “应该会很快吧,他现在不忙了,听说他在东京得罪了权贵,分给了百姓户田补贴,被凉拌了。应该有时间多更新。”

    “好想尽快看到万虫缠身和八阵图的较量,我讨厌虫子。”

    “服了。大魔王脑洞奇大,也不知道桉树驱虫是不是真的?”

    “我爹告诉我是真的。大雱哥哥的话本虽然是小白文,但也穿插了很多生活中的小知识,都是真的。”

    “嗯嗯难怪人气这么高,听说连留守相爷也都说他的铁头光接地气,在等着更新呢。”

    “不错不错,如果留守相公等着更新,大魔王应该会很快就更新,他现在不敢得罪张相公。”

    “嗯嗯,看来三字经真有些门道,难怪俺爹让我多读一下,俺娘也说经中有玄机,可扭正三观,只有三观正,才能像司马缸一样笨人有笨福,源源不断接收宇宙福泽。”

    “说起来我悟性相当高,读了几遍三字经已经悟到了玄机,就是数理化,还有做工技术,只要领悟,将来可以过好日子。”

    “不是说学孔孟才有机会做官吗?”

    “说这样说,但大宋有九千多万人都在学孔孟,真正做官有几人?没基础没家势的大头百姓别想那么多,有门技能傍身,天干也饿不死,参考抚宁县和东京,真正有技术的工人,日子是过的很滋润的。”

    一发不可收拾,鉴于大雱的节操和植入广告战略,等候铁头光更新期间,三字经的人气被推倒巅峰地位。

    一时间反对者全部哑火,苏轼真看傻掉了,这简直是奇迹,火的无法直视。

    从未想过会有任何文章著作、能在大宋有这样的人气。但是,这样的情况就是在大名府发生了。

    铁头光和三字经的印刷量,短期内几乎抽空了大名府存有的纸张,印刷的人加班忙到手抽筋,于是就在这样的形势下,某北京商号巨头也盯上了叶庆华开发的蒸汽机印刷系统,派人去汴京和叶家接洽引进……

    随着三字经影响持续扩大,一些有志人士把北1京看做了机会之地,最近这阵子外地来大名府的人正在增加。

    这不全是三字经影响,也因为大雱名声在外。现在大家都知道,有大雱在的地方,脑洞天才、一些有机械和做工基础的人比较容易出位。

    聪明又有水平的人,则从现在正在扩散的三字经中,看到了王雱未来的目标和路线。这类人现在都想来大名府看看情况。

    这日风和日丽,四月天的阳光比较辣。

    有一纨绔万众注目了,他带着的随从是两美女书童,在大名府雇佣木匠,于城外修建一奇怪的木台,搭建的非常高,有点类似于军事上的瞭望塔,却比那个更高。

    搭建完毕后,只见那纨绔子弟顺着梯子,爬上了高高的木台上。

    “喂喂年轻人,别想不开啊!”

    “是啊,你看你的书童颜值身材都那么好,福利啊,若你都过不去,我等可怎么办?”

    路过的百姓纷纷惊悚了,停下仰着头开始劝说。

    然而那个纨绔子弟不在意,蹲在高高的木台上,开始组合他的装备。

    “别想了,快跳啊。”

    “是的,有种你就跳了让大家看看!”

    又有些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的家伙吆喝起来。

    正好带着护卫在这边放风筝的张菁便跑过来,跳着跳着的踢那些乱说话的家伙,呵斥道:“你们上去跳啊,有病是吧!”

    鉴于他爹乃张方平,护卫也相当凶悍,这些被踢的家伙也不敢说话,灰溜溜的走了。

    有的人继续观看,有的人忙着进城报官。

    大小姐张菁也劝说“别想不开啊”,跟着就傻眼,只见那纨绔组合成了一个相当大的“风筝”。

    “咦……那是什么……”

    又跟着,在众人惊呼声当中,大纨绔驾驶着大风筝就跳出了高抬,犹如滑翔机似的开始飞行。

    “哇……怎么回事……厉害了!”

    仿佛看到了妖怪,围观的大头百姓们更是惊诧了起来。

    滑翔了不久,大纨绔在空中绕圈,又飞了回来。

    “卧槽!”

    忽然听到那纨绔在空中大叫一声,降落时候过快,失去了平衡,好在高度已经不高,下面也是土地,于是摔成了个滚地葫芦。

    “救命啊!”跟着这家伙躺在地上叫,不会动了,因为他的腿折了。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早告诉你危险的。”大纨绔的两女书童急忙跑过去,心疼的样子想把公子搀扶起来。

    却听一个男声道:“别碰他,人受伤的第一时间绝对不想被人碰,让他自己疼过这一头。另外,随意乱动会导致他内体骨骼刺穿内脏,那时就没救了。”

    两个女书童好奇的抬头看,只见是个约莫十六岁的美少年,穿着一身白衣,头戴着纶巾,帅的一塌糊涂。

    “大雱!”

    见到人后,张菁也带着风筝跑了过来,邀功的笑道:“我努力了,劝过这大纨绔的,但他脑子有虫,估计被铁头光的万虫缠身领域影响过,喊都喊不住,他就跳了。”

    大抵过程王雱也看到了,说巧也巧,刚刚王雱就在靠近城门的街市上,忽然听闻有些百姓喊“有人想不开”要去报官,大雱没事也就出来看看,刚好看到这脑洞奇大的纨绔子弟“飞行”。

    大宋是个思路脑洞开阔的时代,所以各种制造和发明领先于这个时代几百年。脑洞真的不缺,有风筝当然就会有滑翔机,只是说这类事比较危险,没谁真想死的,所以敢尝试的人太少。

    “咦……你就是王雱……”

    少顷,那个纨绔子弟缓过来了,还是无法起身,好奇的看着王雱。

    “你是谁?”王雱问。

    “在下沈括,乃无名小卒,见过小王大人。”这家伙想躺在地上抱拳,却发现手也断了,不会动,于是又哼哼唧唧的。

    卧槽这不是无名小卒啊,这真是个脑洞很大的纨绔子弟。

    张菁楞了楞,想了想,小姐姐一副官场百晓生的样子道:“对对,我想起你来了。你还是有些名气的。”

    沈括疼的脸如锅底,却被大美女认识也觉得一阵得意,笑道:“姑娘是谁,竟也知道沈某?”

    张菁道:“我爹爹认识令尊,至和元年时,你是荫补出仕的对吧?在海州沭阳县做主簿,修建河道工程治水、推动农业发展颇有建树对吧?”

    沈括受宠若惊的道:“姑娘奇才,竟是知道这些?”

    “那当然,我爹爹乃张方平,话说那个时候在年轻一代中,你名气真不小呢,听说你博学多才脑洞特多,所以你在沭阳县做主簿时,我爹爹特意关注过你的。”张菁道。

    “那为何后来就不关注了哩?”沈括郁闷的道。

    张菁便指着王雱的鼻子道:“因为那时这货风头太强劲,从皇帝到相公们,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他的脑洞不比你少。”

    沈括不禁一阵郁闷,羡慕嫉妒恨,手要是能动的话,想扑在地上捶地。

    张菁又好奇的道:“可你不在沭阳县做事,怎忽然跑大名府来了。”

    沈括是个没心没肺的纨绔子弟,懒洋洋的躺在地上道:“别提了,我设计的沭水渠工程完成后,却是也没人表扬我。于是我不想做官了,辞去官位打算继续游学。”

    张菁和王雱面面相视了起来,妈的昏官啊,一点点不得志就犯浑了,他还真应该多读读三字经,多看看大雱写的苏老泉奋发图强精神。

    “然后呢?”王雱也介入问。

    沈括道:“目测不经过考试,待在沭阳县没什么前途,我爹都去世了,我可不是你小王大人有个宰相父亲。原本想去游学,但后来听到消息说小王大人要在京中修建福康渠,于是我想去看看你修渠的技术有没有我好,但进京后你已经不在,福康渠也没消息。东京人的脑壳都被驴踢过的样子,不好相处,于是我又离开了。忽然听闻三字经在北1京传开,我读了一下似乎有道理,于是我就来这边游玩。这日突发奇想,至于结果……你们看到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还有你们不要误会,总体上此番测试算成功了,只是最后运气不好,出现了点意外。”

    王雱不禁觉得好笑,“你都摔成猪头不会动了,还敢说你成功了,不过么……你的脑洞我喜欢,我听过你。”

    “谢小王大人夸奖。”沈括又哼哼唧唧的道。

    王雱弯腰拿起他的设备,只见有一节杆子断了,便道:“你又不差钱,作为纨绔子弟你忒不讲究,就算要尝试脑洞,应该找抚宁县机械厂订购一段特殊处理过的材料,那几乎是神臂弓的工艺。”

    沈括顿时嗤之以鼻的道:“那有什么神奇的,我造的比那还好,都说了我是临时起意,没那么多时间准备。”

    “关于我的三字经,你有什么看法?”王雱忽然道。

    “小王大人的意思是……”沈括迟疑着。

    王雱道:“我意思是,若你受到鼓舞和启发,说明骨骼惊奇,我就带着你混。否则你就躺这里等死吧,连治疗我都不帮你。”

    就没遇过这样说话的,沈括和张菁不禁满脸黑线。

    不过沈括真受到了三字经启发,也对大雱在其中渲染的那些制造概念,理科思维比较有兴趣,为了不被县衙棒槌抬去瞎治疗弄成残废,小沈急忙苦笑道:“就算在下有心拜入大人门下,无奈我已经不是官。这可如何是好?”

    王雱惊悚的道:“你不会真蠢到已经完全辞官了吧?熊孩子啊,你父亲才死不久你就乱来,不把他气的诈尸你不甘心是吧?”

    沈括道:“辞了,但还没有最后批复,我懒得等,就提前离开了沭阳县……”

    王雱想了想道:“那就还有救,我派人进京,把你的辞官文书拦下来,然后让吏部发文,把你借调至机械工业局。”

    接下来如同抢人一样,不管小沈答应还是不答应,组织周围百姓弄了个临时担架,结合后世一些外伤急救处理的知识,把沈括安全的挪动到担架上,抬回城去了。

    沈括的两个小美女书童屁颠屁颠的跟着,她们只是十五岁的样子,还显得有点萌,其中一个抱着一只猫,一个则抱着一只狗。妈的沈括这家伙还真是纨绔。王雱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