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后记(1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终于还是动了。

    沙正阳早就预料到这一天,所以心里也很坦然。

    天下无不散筵席,他从汉都到宛州,又从宛州到省里,再从省里下到汉都,再从汉都到中州,一直到现在的深川,这初略的一算下来,二十多年的工作时间,他已经走了记不清多少个单位,换了多少个岗位了。

    对自己来说,印象深刻的几个印记,分别是在东方红、真阳、汉都市长助理、中州市委i书记期间,甚至在深川工作这几年,他觉得都不及在前面几个岗位上更有成就感,因为深川在自己来之前,就已经相当耀眼夺目了,自己不过是在前任留下的辉煌上更增添了几分光彩罢了。

    当然别人眼中可能不是这样,在刚刚处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席卷全球的阴影下,自己成功带领深川扛过了这一波风潮,而且趁势推出了让深川提档升级腾笼换鸟战略,就目前来说,深川不但在教育和科技研发实力短板上得到了相当的补齐,而且在高新技术产业上的发展更是实现一轮飞跃。

    一批除了原来固有的科技巨头企业外的新生力量崛起,像无人机、机器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液晶面板、新能源以及动漫、文化娱乐、软件程序开发、会展和以芯片设计为代表的工业设计等产业纷纷兴起,使得深川的产业不但从重质化向轻质化成功转型,同时服务业所占比例更是大幅度提升。

    但困扰沙正阳的依然是前世中难以摆脱的难题,那就是深川的房价,哪怕是沙正阳也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尽可能的限制房价涨幅,但是他还是发现历史的惯性和市场的力量让他根本没有多少办法来改变这一切,可能唯一让沙正阳满意的就是深川的gd增长速度和二三产业比例都要比前世中更为让人满意,在这种情况下,房价能够维持着前世的格局,沙正阳已经觉得是自己尽了全力了。

    2008年初沙正阳初到深川工作时,2007年深川和广州的差距仍然保持着300亿的gd差距,到2009年,经过两年的努力,这个差距就已经缩小到只有10亿的差距了,到2011年,深川gd正式超越了广州达到了12750亿,而到了到去年,深川与广州差距已经拉大到了七百多亿,正式站上了14300亿以上,站稳了全国主要城市不包含的第三位,仅次于京沪两市。

    沙正阳预测,按照这个速度发展,深川可以在2015年实现对香港gd总量的超越。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呆到深川看到这一天,自己已经在深川呆了足足四年了,如无意外,也的确该离开了。

    “沙书记,中组部的同志已经到了。”秘书进来,小声的道。

    沙正阳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着装,“我知道了。”

    “这小子,成长的速度让我们都只能刮目相看啊。”鸣很悠然自得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优哉游哉的放下,“你我都不能比啊。”

    “呵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也是正常现象,如果我们培养的干部都不如我们,那说明我们的工作是失败的。”茅向东也显得很坦然。

    鸣已经退二线了,现在是黑省人大i主任,而茅向东也到全国人大农村委员会任职,如无意外,他可能在全国人大农村委员会干一届任满就要直接退休了。

    “不过这一次的调任,可能对他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小子这么些年来走得太顺,我还真担心这样一个巨大挑战对他来说会不会是有些太重”鸣不无担心的道。

    “春鸣你就是太小瞧人了,还在用在宛州时候的老眼光看人,那都是快二十年的事情了,这二十年你看看他走南闯北换了多少岗位,在长河能源和汉都市工作我就不说了,那不是担任主要领导,可是我在汉都和他共事几年,可是领教过这个家伙的脑瓜子,”

    “向东,主政一方光靠脑瓜子灵可不行,我承认这小子的脑袋的确好用,思路清晰,眼界宽阔,点子也多,但是”鸣下意识的想要反驳。

    “但是什么我说的脑瓜子灵只是一方面,你看看他主政下的中州,我觉得你到中州未必几年也未必能让中州有那么大的变化吧现在到中州,当地干部提起正阳都是竖大拇指的,认为正阳主政几年给中州是带去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让中州真正从一个不具备多少工业基因的城市蜕变为一个工业强市工业大市,也成为了平原省真正的龙头老大,”

    茅向东的反击让鸣无言以对,他不得不承认也许是以班子同僚共事过几年的茅向东可能比一直是以沙正阳上司身份的自己更为了解沙正阳了,在宛州那几年,沙正阳更多的还是以一个距离自己比较远的下级出现,能帮自己出一些主意,但是真正独当一面担纲大局的时候,自己已经离开了。

    “还有,深川这四年的变化,尤其是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对国内经济的冲击,当初不少人都担心深川可能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现在看来,正阳执掌的深川不但成功的化解了这一轮金融危机的冲击,而且化危机为机遇,实现了深川产业结构的提档升级,现在的深川可以说是国内最具竞争力最活跃的经济体,让无数人都为之眼红,你以为中央去年让其兼任南粤省委是无心之举这明显就是为今年的调整做准备嘛。”

    茅向东微笑着翘起二郎腿,“我真的很看好这小子,我也相信他在新的岗位上,这个大舞台上可以大有所为。”

    见茅向东如此态度坚定,鸣微微喟叹了一声之后才若有所思的道“他此次北上,那可是一个大省,不比其他,而且执掌一方关乎大局,他还是太年轻了一些,”

    “中央自然有中央的考虑,我相信中央这样的安排肯定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茅向东摆摆手,“你我这些人已经老了,年轻人有年轻人担当和抱负,也有他们的责任和志向,咱们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