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惊雷 > 三百一十八章 嫌疑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进口的东西,大家现在都觉得好,送礼也拿得出手。

    只是雪茄抽在嘴里,余惊鹊食之无味,他看了看在坐是三个人。

    余惊鹊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这三个人没有吗?

    一屋子四个人,四个特务,说出去怕是都没有人信。

    晚上吃了饭,回去房间休息,将顾晗月安排在客房之中。

    余惊鹊躺在床上,不去想自己以后会遇到什么,会是何种境地,做好当下才是他们应该去考虑的,至于以后,那是很遥远的事情,遥远到他们不愿意去想。

    早上醒来余惊鹊去特务科,叫上李庆喜,又去找朱管家。

    再一次见到朱管家的时候,他依然和颜悦色,而且告诉余惊鹊,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朱管家,不好意思,能看看厨师吗?”昨天万群的意思是不能放过厨师。

    朱管家没有多问,说道:“过年老爷不在家,厨师放假,不过他家就在冰城,我派人去叫,很快。”

    “那就麻烦朱管家了。”余惊鹊说道。

    “余警官客气,你先和司机谈一谈吧。”朱管家下去安排。

    余惊鹊在房间之中见到了司机,四十来岁,看起来老实巴交的。

    “你是朱安鸿的司机?”余惊鹊问道。

    司机穿着开车的定制西装,学习西方那一套,还带着帽子,不过帽子现在拿下来,放在一旁。

    “我是老爷的司机,我叫老钟。”老钟说道。

    “给你们老爷开车多少年了?”余惊鹊问道。

    老钟有点得意的说道:“从我们老爷弄了电影茶社,就是我开车一直到现在。”

    得意?

    余惊鹊重点不是想要问老钟开车多少年,而是从他得意的表情里面,看到了很多东西。

    老钟看起来是老实人,这可能也是朱安鸿为什么相信他的原因,而且一相信就是这么多年。

    老实人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可是也不会隐瞒,老钟的得意是发自内心的。

    他觉得自己可以给朱安鸿开车,就值得得意,因为他得到了朱安鸿的信任。

    在这种情绪之中,老钟不可能是卧底,他因为朱安鸿的信任而开心而自豪。

    演戏?

    老钟看起来不像是会演戏的人,当然了人不可貌相,余惊鹊不好轻而易举的就下结论。

    “除夕夜晚上,你们老爷约青木少佐的事情,你知道吗?”余惊鹊问道。

    余惊鹊一边问,李庆喜在一边记录。

    “我们老爷在当天早上给我说过一声,让我清洗车辆,里里外外都弄干净。”老钟没有隐瞒说道。

    “有告诉你干什么吗?”余惊鹊想要知道的是这一点。

    “好像提过一句。”老钟说道。

    “好像?”余惊鹊问道。

    老钟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记着清洗车辆,老爷说没说过有点记不清,可能是提过。”

    从老钟的话语里面,余惊鹊可以判断出来,这件事情和老钟没有关系。

    如果老钟的话,都是实话的话,这件事情和老钟牵涉不上联系。

    原因很简单,老钟根本就不在乎青木智博少佐,他只在乎自己开的车。

    朱安鸿说出来这么重要的线索,他都视而不见,只记得清洗车辆,就说明他不关心开车之外的事情。

    这样看来,老钟一点嫌疑也没有,当然了老钟有可能说谎。

    老实巴交的样子,还会说谎,确实不好对付。

    打发走了老钟,余惊鹊对李庆喜说道:“你去家里打听一下,问问佣人,他们对老钟的看法。”

    这是调查的必要手段,警察厅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不懂,李庆喜不用余惊鹊多交代,立马拿着小本本就出去。

    在等待厨师过来的时间,李庆喜已经询问完回来。

    “队长,他们都说老钟为人憨厚,虽然是朱安鸿身边亲近的人,不过不会作威作福,对家里人也不错。”

    “不过有点死脑筋,就是车子谁也不能私用,只有朱安鸿可以用,哪怕是朱安鸿不用,给老钟说好话,他也不会给你用。”

    “最重要的是,老钟自己都不会私自用车,他有事情要出去的时候,他宁愿坐车去,都不会开车。”

    李庆喜一句一句的汇报,从这些汇报反映出来的就是老钟这个人。

    和他的外表一样,与人为善,老实巴交,而且认死理。

    就比如这车子,只有朱安鸿可以用,其他人不行,就算是老钟自己,他都不会私用。

    结合现在掌握的所有东西来看,老钟可以排除,余惊鹊对他的第一判断,应该没有出错。

    这样看来,老钟的话就是真的,那么老钟说他是早上才收到朱安鸿的消息,就算是朱安鸿说的很明白,晚上要去接青木智博少佐来家里做客。

    老钟能去通知人的时间不多,而且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要制定行动计划,调配人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心里余惊鹊先排除了老钟,等着厨师到来。

    可是余惊鹊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将厨师也排除了,是万群让自己调查的。

    这样说的话,岂不是就剩下一个嫌疑人,朱管家?

    厨师过来之后,余惊鹊依然是询问,可是最后得到的结果,和余惊鹊心里的猜想一样。

    厨师首先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他知道的时间,和老钟差不多,这样看来,他也没有太多时间准备这件事情。

    打发走了厨师,李庆喜坐在一旁说道:“队长,这朱管家,看起来好像问题很大。”

    现在都不需要余惊鹊调查,李庆喜都能看出来朱管家的问题大。

    “叫朱管家进来。”余惊鹊对李庆喜说道。

    朱管家带着微笑进来,他说道:“我就知道该轮到我了。”

    “朱管家不要多想,例行公事,我知道朱管家不会有问题。”嘴上说的,永远不是心里想的,余惊鹊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状态。

    “朱管家跟着你们老爷多长时间了?”余惊鹊问道。

    “这个不好说。”朱管家说道。

    “怎么?”余惊鹊问道。

    “我和我们老爷一样,闯关东过来的,以前是山东一个村子里面的。”朱管家说道。

    余惊鹊问道:“你和你们老爷早就认识?”

    “对,早就认识,可以说是朋友,我们老爷十七岁闯关东,我也差不多一起过来冰城。老爷去了冰城远东影业公司当学徒,我没能进去,就另谋出路。”朱管家慢慢说道。

    不过说的都是几十年以前的事情了。

    当时朱安鸿也是一个村子里面出来的年轻人,朱管家也不可能给朱安鸿叫老爷,朱安鸿当时也养不起朱管家。

    在朱管家没能进入冰城远东影业公司当学徒之后,两人可以算是分道扬镳。

    ps:今天有事更新晚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