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书生 > 第225章 可怕的料敌于先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兵者,诡道也!

    无论人族、魔族还是妖族,最擅长阵法的还是人族。

    几千年的文明传承下来,各种兵书始终占据一席之地,《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吴子》、《六韬》等等,被一代代人族将领视为经典必读之物。

    由于历史的原因,在战场上,人族将领对敌时排兵布阵已成本能!

    魔族信奉力量至上,一代代魔君都是魔族中最强大的那个人!

    悠长的生命让魔族在战斗力上比一般人族要强上不少,对阵法反而有些轻视。比方说此次魔族入侵,魔族将士普遍强于宣国将士,赵诚实率领的杂牌军例外。

    理论上讲,只要够强,任何鬼魅伎俩都会迎刃而解!

    要什么阵法?

    再说妖族,大自然的优胜劣汰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基本上是妖族的标签。

    魔族先锋大军后的两道人影,让赵诚实感到如芒在背,急忙催动战马带着人族先锋将士突围。

    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其他宣国将领可以在黑袍和万通天面前痛斥“汉奸”,赵诚实不能!

    抱着鸵鸟的心态,相见不如怀念是赵诚实此时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黑袍开始布阵了,一名名魔族传令兵迅速打出旗号,溃不成军的魔族先锋将士很快组成战场上常见的“铁桶阵”。

    “铁桶阵也想困住臭小子?咳咳!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很天真!”万通天望着黑袍布下的铁桶阵,一双小眼睛瞪得滚圆,哭笑不得地看着黑袍说道。

    铁桶阵,顾名思义,就是像铁桶一样把敌人牢牢困住。

    黑袍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盯着赵诚实率领的人族先锋大军。

    在铁桶阵中,赵诚实和将士们突围的速度瞬间一缓,放眼望去,前后左右皆是魔族将士。

    魔族先锋组成铁桶阵后,死死地咬住赵诚实布下的“万箭穿心阵”不放,以至于赵诚实无法重新排兵布阵。

    “冲出去!”骑在马上的赵诚实大吼一声,率先向前冲去。

    顿时,数不清的魔族将士拦住了赵诚实的去路,赵诚实带着人族将士冲锋陷阵却始终无法突出重围。

    “呃?”

    万通天望着寸步难行的人族先锋大军,满脸的不可置信!

    赵诚实同样感到不可置信,没想到大师父布下的铁桶阵如此难缠?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只此一手,赵诚实便看出大师父在阵法上造诣非浅!

    既然前路不通,赵诚实打算向左突围。

    然而,赵诚实率领大军刚开始向左移动,前方的道路上瞬间冒出密密麻麻的人头。

    “卧槽!”

    赵诚实坐在马背上,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堂堂声震天下“鬼才”万通天的徒弟,竟然在战场上随处可见的铁桶阵面前受挫!

    不知道后面观战的二师父,有没有笑掉大牙?

    赵诚实脸色铁青,立刻掉头向右飞奔而去,人族先锋大军紧随其后。

    很快,一名名魔族将士骑在马上如同铁桶般堵在赵诚实等人的去路上。

    这就令人尴尬了!

    战场上,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黑袍和万通天在后。除此之外,前、左、右三个方向,赵诚实率军突围皆以失败告终!

    赵诚实铁青的脸色迅速黑了下来,胸膛中仿佛憋着一股火,无从发泄!

    “我就不信无法破开铁桶阵!”

    赵诚实低喝一声,直接率军向战场上的魔族将士冲去。

    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无论赵诚实如何左突右闪,前方总有数不清的魔族大军重重阻拦。

    这种掣肘的感觉,几乎让赵诚实抓狂了!

    “料敌于先机!”万通天目瞪口呆地望着身边的黑袍。

    黑袍布下的铁桶阵并无特别之处,如果非要说特别,那就是能够抢先一步把魔族大举调遣到赵诚实想要率军突围的地方。

    这种玄之又玄的指挥手段,充满了未知。如果运气好,一次、两次、三次料到对方意图勉强也说得过去。

    但是,像黑袍这样每一次都料事如神,简直难以想象!

    毕竟,黑袍是人,不是神!

    黑袍没有说话,目光始终注视在赵诚实身上。

    不知道折腾了多长时间。

    赵诚实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蒙圈了,这才艰难地带着将士们冲出万恶的“铁桶阵”。

    突出重围的赵诚实不敢停留,快马加鞭地率领大军疾驰而去。

    自从来到战场后,这是赵诚实最憋屈的一次!

    即使和素有“鬼才”之称的二师父交手,赵诚实也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

    当然,二师父手下留情,赵诚实心里清楚。

    师徒两人在战场上与其说交战,不如说是“上课”。看起来两军大战的场面扣人心弦、精彩纷呈,实则赵诚实适应后很享受,酣畅淋漓!

    但是,今天和大师父率军交手,赵诚实是处处掣肘!

    九道岭一处隐蔽的山谷中,筋疲力尽的将士们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纷纷下马休息。

    此次和魔族先锋的战斗,将士们同样憋屈地难受,大约有两千名将士死在铁桶阵中。

    “不可能!”

    赵诚实独自走到一棵大树下,魂不守舍地低声说道。

    苏山望着赵诚实萧索的背影,刚欲举步追上,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紧蹙,伸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料敌于先机,即使二师父都做不到!可偏偏大师父做到了!”赵诚实一拳打在大树上,大树轰然倒下,尘土飞扬间,赵诚实脸色扭曲,喉咙里传出一阵嘶吼。

    大师父布下的铁桶阵,赵诚实每一次突围仿佛都在他的预料中,这样的能力可以说神乎其技!

    如果大师父有这样的能力,再简单的阵法在他手里也能发挥出神鬼莫测的威能,二师父的“鬼才”之名早已易主。

    显然,大师父没有!

    赵诚实不敢继续想下去,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和他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身影。

    “李三!”赵诚实忽然大喝一声。

    一道矫捷的身影眨眼间出现在赵诚实面前。

    “老大!有何吩咐!”

    “你亲自跑一趟汴京,帮我送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