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同福开始 > 第二百七十七章: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看着莫小贝稚嫩而坚定的小脸。

    陆一鸣三人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仰天长叹:“师父,师娘,我门衡山派复兴有望了!”

    抬手,一抹眼泪。

    陆一鸣上前,对佟湘玉一拱手:“佟掌柜,我们师兄弟三人虽然无用,保不住衡山基业,但怎么说我们也是衡山门人,非是能任人欺负的。

    而我们莫掌门年纪虽小,却胸怀大志,颇有潜龙出渊之势!

    故此,陆一鸣代表衡山派恳请佟掌柜将我衡山掌门贺礼归还,交于莫掌门处置!复兴我衡山一派!”

    一番话,说的有理有节,掷地有声!

    令人无法反驳!

    而佟湘玉看着身前的陆一鸣,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是这话到嘴边,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按莫小贝的说法,这些贺礼她是要拿来复兴衡山派的,站在这个大义之上,佟湘玉就算是有千般理由,也不能强留下这些贺礼!

    不然,她又如何对得起衡山的诸位先烈!

    可是,她又怕这贺礼给了莫小贝后,莫小贝乱来,挥霍无度直接就给浪费了。

    同时,她也怕莫小贝拿了后就跟着陆一鸣等人回衡山。

    说实话。

    对这属于莫小贝的,价值无法估量的众多贺礼,佟湘玉并没有要据为己有的想法,她只是不放心而已。

    所以才想着要帮莫小贝保管,以便能留下莫小贝!

    若是说将贺礼都交给陆一鸣他们,能换取莫小贝留下,佟湘玉将会毫不犹豫!

    她怕就怕莫小贝带着贺礼走了。

    故此。

    现在一个最原始的问题摆在了眼前,那就是,莫小贝到底是留在客栈,还是回衡山。

    果然。

    陆一鸣说完后,见佟湘玉只是看着自己,却不说话。

    想了想后,他紧接着道:“佟掌柜,还望将贺礼交于莫掌门,让我们带回衡山!”

    话音一落。

    佟湘玉一惊之下,她立马一拍桌子,起身,紧张的看着陆一鸣,急声道:“贺礼给你们可以,但是小贝不能走。”

    闻言。

    周敦儒上前一步,冲佟湘玉一拱手:“佟掌柜,莫掌门是我们的掌门,这掌门不回衡山留在这,恐怕不太好吧?”

    话音一落。

    佟湘玉顿时语塞。

    接着。

    她忙开始找外援。

    只见,佟湘玉直接转身,用手锤了锤身旁的白展堂等人:“你们倒是说话啊!”

    揉了揉被佟湘玉锤过的地方。

    白展堂一脸无奈:“这小贝是人家的掌门,跟人家回衡山名正言顺的,咱说啥啊说。”

    “就是,掌柜的,小贝是掌门哎!我们怎么可以留下她啊!”

    郭芙蓉也开口劝说,但是劝的是佟湘玉。

    “就是……”

    接着,李大嘴、吕秀才也是纷纷劝说佟湘玉。

    看了看身旁倒戈的众人,佟湘玉彻底急了,她对白展堂等人吼道:“别说是掌门,就是掌窗户也不行!”

    说着,她一把将莫小贝拉到身后,看着陆一鸣:“小贝哪儿也不去,就在客栈待着!额是她的监护人!”

    见佟湘玉状若疯虎的样子。

    陆一鸣三人一愣,反应过来后。

    陆一鸣开口:“佟掌柜,我知道你舍不得莫掌门!但是,这莫掌门,乃是我衡山复兴的希望,你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不舍,就不放手,让衡山百年基业付诸东流吧!”

    闻言。

    看着一脸严肃的陆一鸣,佟湘玉‘额额额’了半晌,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原本,她用衡山派没钱一事,说服了陆一鸣三人,让他们先去龙门镖局赚钱,赚够钱再来接莫小贝。

    如此,才暂时留下了莫小贝。

    但是现在,桌上的贺礼,价值难以估量,只要把其中的一部分卖了,衡山派就有重新崛起的希望。

    更别说是全部了。

    所以,这衡山派没钱一事,却是不能再说了。

    故此。

    现在佟湘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陆一鸣三人,让莫小贝留下了。

    想了想。

    佟湘玉只得试探性的将希望寄托到莫小贝身上:“小贝,嫂子平时对你好不好?”

    “好!”

    想也没想,莫小贝脱口而出。

    眼睛一亮,希望大涨的佟湘玉继续笑着开口:“那你留下来陪嫂子怎么样?咱不去衡山好不好!”

    哪知。

    刚说完,莫小贝同样想也没想:“不好!”

    说着,莫小贝看着佟湘玉,认真道:“嫂子,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但是,我身为衡山掌门,自然有我自己的责任要承担!

    我也知道,在这里我就是个孩子,该怎么闹怎么闹,都无所谓,有你们在,我也没什么危险!

    而一但去了衡山,那我就算是正式踏上了江湖,就是衡山掌门的身份了。可能,我会遇到数不清的阴谋诡计、经历各种刀光剑影!

    但这些,都是我要承担的,也是注定是我要承担的!

    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因为我走的是一条对的路,是一条复兴衡山的路。

    而且……”

    莫小贝缓缓道:“而且,嫂子,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闻言。

    佟湘玉低头看了看莫小贝,眼神万分复杂。

    说实话,她听了莫小贝的话后,原本坚决不让莫小贝走的信念也开始动摇。

    过了好一会儿。

    佟湘玉嘴角一扯,勉强对莫小贝一笑,看向方阳。

    意思很明显,知道莫小贝最听方阳话的她,叫方阳开口,帮她劝说一番。

    显然,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而如她所料。

    方阳在接收到佟湘玉的眼神后,一笑,开口,但是说的,却与佟湘玉希望听的完全相反。

    只见。

    方阳对莫小贝道:“小贝,师父支持你去衡山,做你该做的!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不能任性,做什么都要站在衡山派的立场考虑!你父母,哥哥,祖先可都在天上看着你,你不能做对不起他们的事!

    另外,有困难一定要跟师父说!不能自己一个人扛!记住没!”

    闻言。

    莫小贝看着方阳,坚定的点了点头:“我记住了,师父!”

    “那就行!”

    方阳一笑,该说的说完。

    莫小贝的‘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已经学的差不多,已经不用方阳在身旁随时指点,现在缺少的就是熟练程度。

    让她出去闯一闯也好!

    且经过这次的掌门接任大典,想来没人会不长眼的对衡山派出手,而至于没来参加的小毛贼,陆一鸣三人应付已经绰绰有余!

    而这,也是方阳放心让莫小贝走的原因。

    不然,他又怎么会同意,谁让他还是挺重视徒弟安全的。

    但方阳放心,佟湘玉可不放心。

    听方阳这么说来。

    一旁的佟湘玉大怒,她是叫方阳来劝莫小贝不要回衡山的,哪知道,方阳竟然火上浇油,反过来劝莫小贝去衡山。

    这不是添乱嘛!

    而且莫小贝最听方阳的话,现在方阳这么一说,无疑是给莫小贝去衡山来了一个实锤!

    别人根本就不用劝了!

    因为已经不可能奏效。

    故此。

    佟湘玉直接责怪方阳:“小方~!你说啥呢嘛!咋叫小贝去衡山,你还嫌现在不够乱啊!”

    “我感觉小贝回衡山挺好的,人嘛,只有经过磨砺才能成长!”

    方阳看着佟湘玉,笑道。

    “你还笑的出来!”

    见方阳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莫小贝,她也是一阵无奈,“你说人要经过磨砺才能成长,这话是没错!但是,小贝才十岁,磨砺个啥嘛!她现在就应该好好上学,不应该去闯荡江湖!”

    哪知。

    她这话刚说完,没待方阳开口。

    一旁的陆一鸣直接道:“佟掌柜,到了衡山之后,我们会给掌门安排最好的先生,不会比现在的差,你就放心吧!

    另外,我们会保护好掌门的,危险的事情不会叫她去做!”

    “不是,额不是这个意思,额是说……”

    接下来。

    不论佟湘玉提出什么能留下莫小贝的问题,都被陆一鸣完美的给堵了回去。

    孤军奋战。

    败下阵来的佟湘玉,最后只得默认了莫小贝要离开七侠镇,回衡山的事实。

    随后。

    等郭夫人、断指轩辕,以及铁手告辞离去后,佟湘玉又拉着方阳等人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

    还想叫方阳等人回心转意,帮她留下莫小贝。

    对此。

    方阳等人的立场是毫不动摇,支持莫小贝回衡山!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

    客栈大堂,佟湘玉不舍的看着已经收拾好行装,站在背着大包小包的陆一鸣三人边上的莫小贝。

    一番道别之后。

    陆一鸣三人带着莫小贝,走出客栈,往衡山而去。

    而佟湘玉,则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目光就没离开过莫小贝。

    看着莫小贝四人的身影消失。

    郭芙蓉对一直送到七侠镇外,还看着莫小贝消失方向的佟湘玉道:“掌柜的,我们回去吧!”

    闻言。

    叹息一声。

    心里空落落的佟湘玉,收回目光,扫视了一下身边的方阳等人,点了点头:“回去吧,郭夫人走嘞!大嘴娘走嘞!小贝也走嘞!都走嘞!”

    一边说着,佟湘玉一边带头往客栈走去。

    看着佟湘玉略显落寞的背影。

    方阳和白展堂等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数天之后。

    大堂通往后院的小门处。

    方阳等人撩着帘子,微微弯腰,伸长脑袋,看着坐在石磨旁,手撑着脸发呆的佟湘玉。

    “小贝这都走了好几天了,掌柜的还这样,再这样下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郭芙蓉目光自佟湘玉身上移开,斜眼看了看身旁的方阳等人。

    “谁说不是呢!”

    闻言,李大嘴发愁道,“这都好几天没吃饭了,一叫她吃饭,就说自己没胃口!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啊!”

    “早知道,当初就不叫小贝走了!”

    吕秀才双手拢在袖子里,看着佟湘玉,喃喃着。

    “别说没用的。”

    方阳白了他一眼,这完全就是马后炮嘛!

    “所以……”

    白展堂微微扭头,皱着眉头,扫视了方阳等人一眼。

    突然,他从身后拿出一个托盘,指着托盘上的饭菜,“现在,我们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叫她把这些吃完了!有没有信心?”

    见此。

    众人点了点头,一脸坚定道:“有~!”

    “好!”

    一挥手,方阳等人气势汹汹的走进后院,直奔佟湘玉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