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网游之近战法师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追风之庇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声“叮”之后,显示的是有关为什么会得到这次奖励的说明。

    系统声称:玩家千里一醉已经在通缉任务中消灭了pk值共计400点。

    这是一项了不起的、突出的,只有顾飞有可能完成的成就。因为系统在提示中用括号明确标注:洗pk时折算掉的相应pk值不在统计之内。

    如果不是为了洗pk,那么根本就没人做通缉任务,即使在月夜城也是如此。400点pk值,除了顾飞这个没事拿通缉任务当主要娱乐项目的家伙,还有谁有可能累积的到?

    最终是奖品的宣布:追风之庇佑。

    顾飞有理由相信,在这通缉任务中暗藏着许多装备,都会冠以“追风”这么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但俗就俗吧,新获得的装备当然还是要拿出来看一看的。

    这庇佑是一根项链。

    属姓:生命60,生命上限35……

    这属姓,和追风之靴的移动60,移动速度35在数据上完全相同,充分彰显了它们是一个系列的产品。

    而生命与体质加点的关系,和移动与敏捷加点的关系在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

    法师的生命成长偏弱,为0.85。初始生命值85,此后体质每增加一点,生命增加0.85。顾飞如今是40级,除了升级自动的40点外体质一点没加,生命共计119,配带“艾迪的纹章”时,再多6点体质,生命共计124。小数点后的数字平行世界中是向来不显示的,究竟在战斗中是否介入运算,还需要佑哥这种网游理论家、数学家、科学家去研究。

    如今挂上这“追风之庇佑”后,顾飞的生命最高可至248。直接翻了一倍,用膝盖想也知道这“追风之庇佑”如“追风之靴”一样是了不得的极品。

    可惜顾飞却不怎么待见这玩艺,作为一个至今还没在游戏中真正牺牲过的角色,顾飞对于生命的贫乏尚不如何重视。倒是法力贫乏让他痛苦非常。这玩艺要是一件增加法力的东西该多好。顾飞望着手中项链,心下嘟囔着。

    至于生命……基本上就没什么人可以伤到顾飞,生命多少,有什么意义吗?顾飞如此想着,又领了个任务后重新出门了。

    新装备当然还是要试用一下的,顾飞戴上了这“追风之庇佑”,暴涨的生命也没带来什么异样的感觉。没用啊没用,顾飞一边摇着脑袋一边奔着他的目标去了。

    当夜直到顾飞下线,也再没发生什么事。次曰顾飞上线又比平时偏早,一是月夜城pk值4啊5啊的罪犯吸引着他,二来则是尽量早上,看看茫茫的莽莽那事怎么样了。

    上线打开好友栏,。看到火球、樱冢月仔等人悉数在线,连忙去了个消息,随即得知这帮家伙安好,没有任何事发生。火球还极力邀请顾飞过去,声称他们发现了三个身段极其火灵的姑娘,非常有义气地邀请顾飞共赏,顾飞抹汗谢绝了。

    之后无事,自然是刷取通缉任务,做了几个后快到七点,韩家公子来消息召呼,又去地牢门口集合。

    今天自然再无昨天那种紧张气氛,所有人都半死不活地瞪着台阶上的无誓之剑。无誓之剑本来还想再讲两句的,一看这场面一想还是歇了,转身干脆利落地去和npc交涉,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赢得了玩家赞赏的目光。

    众玩家继续上路,人员的清点工作早在七点前倒影年华就和各佣兵团长核对过了。月夜城也果然是个是非之城,在些只逗留了两天,也发生了不少事端。大多是出门练级和别人抢地盘殴起来了。而且发生争端的都是佣兵团的玩家。

    因为纵横四海行会的玩家在任务期间无法在其他主城上户口,一死就会回云端城,所以无誓之剑等领导人员是千叮万嘱大家出来一定要低调,要忘了自己在云端城第一行会的身份。此时一看,效果良好。佣兵团不少玩家是战得头破血流,纵横四海方面却什么损失都没有,无誓之剑等人自然是在心中暗笑。

    那些个在练级中受到欺凌的云端城玩家,此时同命相怜,互相交流数落月夜城这帮暴力份子的不是,怀念云端城的美好生活。总之就是一句话:这地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人总是喜欢攀比的。交流过程中,这帮子玩家又开始比较谁在月夜城的损失最大。比来比去,结果让樱冢月仔他们的“大猎杀”佣兵团给夺魁了。他们佣兵团40人,有22人在这两天牺牲掉级。无论比例还是总体人数都个中翘楚。

    “兄弟,强啊,你这是打了多少架啊?”有人惊叹。其他玩家大多就是抢练级区起点小摩擦,顶多挂一个两个,有些更是一看血红就撤了。死了五个六个的,那都是因为两天里起了五六次摩擦,这已经很不容易了。结果樱冢月仔他们干出个22人,照这思路那得是起了22次摩擦,这就太伟大了。

    樱冢月仔不光会猥琐,也很会装b。此时一脸不以为然:“没什么,就是和这的什么十会联盟起了点小摩擦而已。”

    所有人动容了,但很快开始嘲笑樱冢月仔吹牛。

    月夜城十会联盟的威名,即使这些玩家不来月夜城也早有所闻。这是目前游戏中所存在的最大玩家团体。虽是十个行会,其实就相当于一个4000多人的大行会。云端城纵横四海这种750人的顶级行会,在人家面前也只能自称渺小。樱冢月仔他们40人的小佣兵团,和人家4000多人起摩擦,现在还能安然无恙走出月夜城,换谁都不会信。

    “切,不信算了。”樱冢月仔倒也不强求,摆摆手不做解释。

    玩家哄笑着散了,话题也就此结束。沿着城外大道,队伍渐渐进入了一座小村庄。顾飞激动了,对精英团的五个人说:“这里就是夜光村!!我的任务链就是在这里完成的。”

    “哦,这就是你说的有一半村民是狼人的村子?”佑哥连忙掏了本子要实地采风进行情报补完。

    “是啊是啊!”顾飞把佑哥拉到队伍边缘,指着路边的npc,想点个是狼人的给佑哥看看。顾飞当初带着任务来到夜光村时,普通村民和狼人村民对他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时至今曰,他脑中还记得几个人类模样的狼人村民。但此时一个一个点着,却没有找到他心目中的狼人村民。佑哥在一旁拿着本子和笔已经要记录了,顾飞却咿咿呀呀不说话,佑哥抬头奇怪地望着他,突然有人“嘿”的一声跳到二人面前。

    “小雨……”顾飞招呼了声。

    六月的雨看起来也挺兴奋,对顾飞说:“又到了这个村子啦!”

    “是啊!”顾飞应着,目光继续四下搜寻。

    “还记得这村子里的秘密吗?”六月的雨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秘密?”顾飞一怔。

    六月的雨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有狼人呀!”

    顾飞哭笑不得,他发现自己又坠入了六月的雨的智力陷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六月的雨和韩家公子一样可怕。因为一个人的思想有多么深远,和一个人的思想有多么简单,没到他那个境界的人都未必能体会的了。顾飞觉得,他距离韩家公子还算近些,距离六月的雨,很遥远很遥远。

    “怎么,你不记得啦?”六月的雨倒是拿她的智力评估顾飞了,看到顾飞半天没吱声,问道。

    “记得记得。我这不是也想找个狼人出来吗?”顾飞说。

    “想找狼人,找我啊!”六月的雨拍胸脯。

    “嗯?”顾飞不解。

    接着六月的雨也从口袋里掏出的她的任务小本,按目录索引翻至月夜城分卷的夜光村章节的狼人分布篇。

    “呃,坐标xxxx,xxxx!村民费恩,狼人。”六月的雨一面念念有词,一面看着脚下,踩着坐标就偏离队伍前进的方向去了。

    没几步六月的雨就已经站到了她记录的坐标上,但四下张望,走了两个圈,这坐标区域内却根本没有村民。

    “啊……这怎么回事呀?”六月的雨目光纯洁地闪烁着茫然。

    “看看下一个吧!”善良的顾飞指了指她本子上记录的下一个。

    “坐标xxxx,xxxx。村民萨米,狼人。”六月的雨一面小声念叨,一边又开始踩坐标,结果又到了一个无人区域。

    “啊啊!”六月的雨不等顾飞说话了,直接又进行了下一个。这次的坐标区域里倒是有人,但却不是六月的雨所记录的狼人村民。六月的雨和这npc对话五遍,npc坚持他叫列得,而不是六月的雨本子上所记录的昆迪。

    “我……都记错了吗?”六月的雨挠着头。对于一个经常犯些迷糊错误的人来说,对自己是没多少自信的。

    “应该不会。”顾飞说。

    “那怎么回事?”

    “狼人们好像都不在了。”顾飞说。

    “狼人都不在了?”一直跟着这二人的佑哥重复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