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网游之近战法师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熟悉的强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家辛苦了……”剑鬼尚在犹豫不决,走近的水深和断水箭却已经开始了对同志们的慰问。比较遗憾的是小队玩家没有高呼“为行会服务”的口号给予应对,这慰问显得有些不完美。

    然而断水箭的站位是完美的!完美到让剑鬼砰然心动。这个位置,这个距离,不施展一个“雾影突袭”会让人有一些负疚感。

    负疚感吗?当着水深的面有些下不去手,似乎也是因为负疚感啊!

    但是,既然是选择,就要承担选择后的一切后果,从决定这样做开始,就已经注定要无视水深的目光,他是不是在现场,似乎也不太重要了吧?

    况且从自己这一行的目的出发考虑,当着水深的面效果甚至更好,这更能向断水箭敲响警钟,让他见识到自己的决心:即便是被水深误解,也一定会阻止你的计划!

    动手!几秒钟的思虑后,剑鬼已经下定了决心。

    雾影突袭!!!

    技能一经施展,空气像是被炸开一般,突然一道黑色的人影已经疾射冲出。长诛短叹特有的极品武器的光晕在高速移动中留下一道幽光,夺人心魄。

    “什么人!”在众玩家下意识地高呼出这一声时,剑鬼已经冲到了断水箭身前两米。

    消失!!!

    人影突然不在,众人都很茫然,难道刚才是出现了幻觉,好像有个人急速朝这边冲来啊?

    所有人的思维都完全跟不上事态的发展,就在人影消失的下一秒,断水箭突然倒飞出去,而那道人影已经再度现身。

    “剑鬼!”四目相对,水深咬牙。

    “会长!!”眼看断水箭被击飞,而水深也在对方一抬手就能攻击到的地方,有点距离不及上来保护的众人焦急地喊着。

    从这些人惊讶、焦急、关切的目光中,剑鬼突然找到了明确的答案。他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他和水深是有着友谊,但行会寄载着水深更多的友谊,这些,决不能毁在断水箭这个家伙手中。

    心中最后一点纠结也解,但剑鬼无法露出胜利的微笑,因为他知道刚才那一击没有完全得手。

    断水箭反应惊人,更是看准了剑鬼的攻击目标是他,在被攻击到的那一瞬他做出了阻挡和闪躲,虽然还是被击飞,但剑鬼很清楚,自己这一击的伤害并没能完全释放,被击飞,或许正是化解冲击力的手段。

    以自己现在的攻击力,或许不需要完全伤害也能秒杀……剑鬼如此期待着,毕竟对手不过是个血薄的弓箭手。

    然而在断水箭飞出摔入的树丛中,并没有死亡的白光闪起。

    很遗憾,也很无奈。剑鬼知道这一击不中,他没有正面刺杀断水箭的能力,这家伙的身手比他预计得还要可怕一些。

    但剑鬼却不会因此而气馁,一次不成,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在击飞断水箭后,虽然想了很多,但在行动上剑鬼连一秒的耽搁都没有。

    一击不成反被杀?这种壮烈的刺客传说剑鬼可不想让它发生到自己身上。他还要留着这一身等级,袭击断水箭第二次、第三次……施展着疾行的剑鬼,调头已经冲了出去。退离的路线,他原本就已经是选择好的。然而冲出刚刚几步,突然就听到一声轻响。

    剑鬼的心一紧,脚下更是一紧。

    是陷阱!然而在这条路是他仔细选定的,他可以肯定这条道上不会有任何一个陷阱存在。

    剑鬼回头,他看到水深的弓还在对着自己,面无表情。

    “是他的陷阱箭……”剑鬼叹息,他知道水深有这么一个技能。果然还是不应该当着这家伙的面动手,他的存在根本就是一种变数,剑鬼嘴角抹过一丝苦笑,他知道水深的陷阱箭是可以无缝衔接的,自己这下想不壮烈也不行了。他已经看到,其他人搭在弦上的箭矢,已经骤然朝他放了过来。

    掉了这一级,再杀断水箭就更有困难了。这是剑鬼闭上眼睛前心存的唯一遗憾。

    一连串的轻响突然出现在了耳边,剑鬼没有感觉到中箭的疼痛,更没有感觉到死亡后的传送。他睁开眼,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挡在他的面前。那个熟悉的、强悍的、变态的身影!

    “穿得太多,果然会碍手碍脚!”这人一边嘟囔着一边从肩头拔下了一枝箭矢。

    “不过总算也有这点好处。”左手抖开的迷彩法师长袍中,一连串的箭矢跌落下来。

    所有人目瞪口呆,居然用这件外套把所有人射出的箭矢全部给卷了起来。顾飞的身手,无论何时何地都会造成别人的思维障碍。

    “我现在心情不太好!”扔掉了迷彩长袍,挥手拔剑。剑尖从地上一晃抹过,剑风卷起的枯叶飞舞,漂亮地圈出了一个圆。

    “这是我的剑圈,踏入者,死。”

    曾经何时,顾飞在月夜城这样虚张声势过,目的只是为了唬住别人然后方便脱身。然而这一次,他很认真,哪怕是水深此时踩入,顾飞也丝毫不会留情,入圈者,就是敌人,没有任何情面。

    “艹,装什么逼啊!”有人立刻还嘴叫骂。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消失。

    “这不是装逼,是实力。”顾飞的剑还指着叫骂者消失的地方。

    所有人举弓的手都有些哆嗦。不知道把箭射过去,算不算是踏入他的剑圈?所有人在下意识地思考这个问题,当然此时这种文字游戏没啥意义,刚才壮烈的哥们也没去踏圈,还不是一样被秒杀。

    没人敢再有什么贸然的举动,大家一起望向了水深。

    “你们以为你们还能逃出去?知道这树林里有我们多少人吗?”水深知道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

    “你知道再杀了我之前,你们会死多少人吗?”顾飞针锋相对。

    沉默。

    “作为会长,你要多为你的兄弟着想。”顾飞说。

    说起兄弟,水深突然想起飞出去的断水箭,连忙回头望去。

    “不要找了,他在复活点呢,他刚才的位置太漂亮了,我情不自禁补了他一剑。”顾飞说着,回头望向剑鬼:“不会怪我吧?影响你任务了。”

    “不会,再来一次就行了。”剑鬼笑。

    “有道理。”顾飞点头,随后又望向水深:“水深会长,现在我们俩要走了,你如果想拦就尽管来吧!不过记得要挑不怕死的来,省得人家挂了以后埋怨你。”

    没有再多说一句话,顾飞和剑鬼转身就走。

    “会长!!!”其他几个玩家都看不下去了,冲动开关一开,人人都套上了不怕死光环。

    水深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损失我们现在承担不起,别忘了,咱们是在全力备战主城战阶段,这种麻烦以后在说。”

    “哦……”众人应道。

    “通知所有人,不要招惹他们,一小队人不会是他们两个的对手。”水深说。

    “明白!”在场的几人显然都已经见识到两人的强悍,剑鬼突现的一击,顾飞变态的身手和扬手一雷的秒杀,都不是普通玩家能做到的。以极度深寒现在一队就10来人的配置,的确不够这两人灭的。

    于是二人华丽地行走在树林间,极度深寒的人卑微地伏在暗处,仰视。

    “你怎么也在这里?”剑鬼问。

    “来找你啊老大!”顾飞说。

    “不用劝我了……”剑鬼很容易猜到顾飞的来意。

    “不是,是我们有了一个最新计划。”顾飞简洁地描述了一下。

    “哦……”揭穿断水箭的嘴脸是剑鬼也乐意见到的,这样的计划他当然也没理由拒绝。

    “可是由谁去呢?佑哥?”剑鬼问,这个人选显然是这一计划成败的关键,他们这些和断水箭打过照面的显然是不行,就算到时蒙个脸也难说不会暴露,风险太大。除去这些,可以信任的似乎就是精英团的其他三位了。然而战无伤和御天神鸣这一大一小没正经的,这种精密的活完全不适合。如此看来佑哥是唯一的人选。

    “不是,有专业的……”顾飞很遗憾地表示,“以前偷过你匕首那姑娘,记得吗?”

    虽然事情发生在遥远的五百章以前,但这事剑鬼完全记得,印象太深刻了,他对顾飞的信任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是她?她怎么会介入的?”剑鬼很莫名其妙,对于他来说,席小天完全就是个陌生人。

    “走在街上,就撞见了,然后路珂来找我说事,她又听见了,然后她就有办法,诡异吧?不过目前最关键的其实是记忆黑匣这技能还没着落,佑哥已经去打听了。”顾飞说。

    “哦……”

    说话间,两人回到了林荫城。

    “行了,你去找路珂她们看看计划的怎么样了吧!”顾飞朝剑鬼摆手。

    “你去哪?”剑鬼连忙问。顾飞的举动显然是要分开走了。

    “下线啊老大,树林里找你找半天,现在都几点了?明天还要上班呢!”顾飞甩了甩手,转身而去。剑鬼站在原地,望着那熟悉的、强悍的、变态的背影渐走渐远,消失在街道的转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