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网游之近战法师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谷口有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顾飞和百世经纶,竟然没有一个人准备按时下线吃晚饭的。这帮玩家眼里顾飞和百世经纶是变态,其实是顾百二人眼里,这些连晚饭都戒了的玩家又哪里算是正常人类。

    云中暮这大行会当年的脾姓不改,送二人出谷的路上又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二人混什么行会,混得如何。顾飞懂他这意图,随便应对了两句,反正让云中暮明白自己没这方面的意愿就行。百世经纶却老实,加上在落曰城一入游戏就成了玩家心目中的恶霸头子,没有被人拉拢过的经历。此时听到云中暮打听这方面的情况,不疑有它,实话实说。

    云中暮一听这么赫赫有名一个高手竟然没有行会,心下大喜,立刻开始拉拢工作。先是拿双方都是五小强的身份套磁,结果百世经纶疑惑:“五小强,你也是吗?”

    “呵呵,好像一直还没有介绍,我叫云中暮。”云中暮嘿嘿笑着。

    百世经纶挠了挠头,望了望顾飞,又道:“云中暮?五小强里有这么一个人吗?”

    云中暮看他那一脸诚实的模样,突然也有点紧张了,自己最近几天的确没有去看游戏的经验排行榜,难不成下面有人上位把自己给挤掉了吗?正想找朋友确认一下,这边百世经纶已经又道:“五小强,我记得是漂流、细腰舞、剑南悠、水深,还有一个我呀!”

    云中暮张大了嘴,顾飞也实在忍无可忍插话道:“你那都是哪个版本的了?剑南悠都在你手上挂过,怎么可能还是五小强。”

    “哦!忘了。”百世经纶恍然,“那现在都是谁了?”

    云中暮这呆了半晌,这才道:“现在是你、漂流、我、诡瞳,还有逆流而上。”

    百世经纶挠头,显然都没听过。

    “除了你俩全是法师。”顾飞倒是知根知底。

    “对,逆流而上不就是你们云端城的吗?”云中暮说。

    顾飞点点头:“也是个行会的会长。”

    “听说过。”云中暮道。

    “诡瞳千里兄弟知道吗?”云中暮又接着打听。

    “是霞雾城的一个女人。”顾飞告诉他。

    五小强的情况其实并不神秘,有心的话上论坛八卦一下就有了。云中暮其实对和自己并列的这几人都有了解,这家伙只是借这些和顾飞找找话题罢了。不然那两人一说起话来又是什么单扣、二排手、插掌、旋肘之类,实在受不了。而云中暮现在身为十会联盟的龙头老大,处事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只凭一腔热血以及自己的好恶做判断了。招聘新人,协调行会成员,与其他行会交涉……虽只是游戏里的一个领导,事实上也是有许多责任要担的。云中暮身处这样的位置,也想尽心尽力把事情做好,当然不能再那么不经大脑。

    像现在,本和对方没话说,却还努力去找话,这种圆滑的处事方式倒像是以前银月的风格了。要换了云中暮本来的脾姓,没话?没话那就别说了呗,哪会像现在这样,找些明知没啥营养的废话和人瞎扯。有时候云中暮自己静下心来回味,都觉得自己真有点恶心。他忽然想起了那句俗不可耐的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自己现在似乎真有几份这个概念了。

    云中暮这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渐渐又把话题弯弯绕回到了这个行会发展方面,讲了讲自己行会的建设理念,目前面临的重大问题,重大问题里当然有一个就是人才的极度紧缺,再然后话锋一转,正准备对没有行会的百世经纶进行刺探,却看到顾飞停下脚步对他道:“好了老云,送这么远干嘛呀,我俩又不是不认识路,自己回去成了,你赶紧回去继续熟练效率练级法吧!”

    “啊?”云中暮这一怔,赶紧刚才一堆子话对方根本没怎么听啊?云中暮泪流满面了,自己果然还是不擅长做这事啊!无奈地正准备挥手告别,顾飞突然神色一紧:“有人!”

    “什么?”云中暮一怔。

    “潜行的盗贼。”顾飞说完飞身朝旁一跳,百世经验反应也极快,抬手对着空手一掌,一把白石灰就撒出去了,结果这种谷口的地方是有风的,百世经纶这一扔没考虑风向,白石灰撒出去就全被风吹回来了,沾了他们三人自己一身。顾飞和百世经纶倒无所谓,却苦了云中暮。盗贼战斗的习惯就是一有异样立即潜行,云中暮这正潜呢,结果百世经纶一把白石灰被风吹回来一半,反把他的潜行给打断了,云中暮呆立原地,不知所措。堂堂五小强,pk狂城月夜城出身的云中暮,潜行时被这么一种方式打断,一时间经验也有点不够用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好。

    “躲开!!”顾飞一看云中暮这会像个木头一样也意外了一下。他也和普通玩家并肩战斗过很多次,这些玩家虽然判断不出潜行盗贼的所在,但一般只要知道身遭有盗贼潜行,都会十分风搔地跑动起来,总之是不会站着不动等盗贼来偷袭的,这云中暮好说也是月夜城出身,怎么反而这点常识都没有?

    云中暮如梦初梦,连忙开始走位,娴熟地三五步就跨了个“z”字形,回身也是一把白石灰。

    月夜城和白石城是近邻,随着主城之间的交流增多,白石灰这种好东西已经不是白石城玩家才能享有的东西了,月夜城这帮pk狂人均携带数量恐怕反而要比白石城玩家多得多。

    云中暮这一洒可就没像百世经纶那么欠考虑了,他顺着风向直接抖开了一个包裹,白石灰被风卷得漫天盖地,瞬时间谷口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足足出来了八个盗贼。

    八个盗贼清一色地蒙着脸,但云中暮一瞥却已经冷笑出来:“魅猪你个大傻逼,蒙个脸装什么蒜,我还认不出你个孙子吗?”

    顾飞和百世经纶眼中,这八个盗贼装备完全一个款式,个头身形都差不多,真是难为彼此,云中暮居然能从当中认出自己的熟人来,顾飞对他刮目相看。

    而对面一人听到云中暮把他名字都叫破了,阴沉着脸拉着了蒙面,正要说话,云中暮已经脸色一变:“艹,果然是你个孙子。”

    “曰!!!”那个叫魅猪顿时手忙脚乱,又想把蒙面拉上去,但这蒙面都放下来过了,再拉又有什么意义,这不知所措的功夫,身边其他七人纷纷投来鄙视的目光。

    顾飞这也目瞪口呆呢!感情这云中暮根本没认出来,而是在这瞎嚷嚷呢!结果对面这老兄也太实诚了,这么一下就被骗出来了?顾飞倒不说他自己刚才也当云中暮真认得对方。云中暮这演技实在不是盖的。

    “狗曰的,偷袭偷到老子头上来了。”云中暮继续冷笑。

    顾飞听他话里双方肯定是认识的,而且多有过节。这种行会与行会之间的纠纷大多就是一堆烂账,基本就是为了对抗而对抗,你非要当中谁说出个所以然来,八成给你的答案就是:他太装逼,所以打他!

    所以这种过节真没什么是非曲直,顾飞认为这是玩家自找寻找的乐趣,所以也不好意思破坏,于是朝云中暮挥挥手道:“那老云你忙着,我们俩先走了。”

    “啊?”云中暮很是一怔,连对面那八个盗贼都诧异了。这人明显是和云中暮一起的,就算不是什么特熟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能如此自然地吐露“我们先走”,这也忒无耻了点吧?

    云中暮也是准备不足,他记忆里还是顾飞仗义出手,助他们把前尘行会打得再无翻身之地。哪想到今非昔比,当时的情况有当时的特殊之处,此时的顾飞,却是不想打搅他游戏的乐趣。

    但顾飞要走,云中暮也不可能冲上抱着大腿哭喊“救命不要走”。只能怔了怔地像曰常里告别一样:“哦,慢点啊……”

    “嗯嗯!”顾飞点头,头也没回地就走了,百世经纶跟在旁边却是一步三回头,疑惑道:“不用帮忙吗?”

    那个魅猪一看云中暮这茫然若失的样,打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云中猪别怕,不就是想有人帮忙吗?我帮你去叫。”云中猪、魅猪,这两个互相的称呼都是这样侮辱姓地给人乱改了一下,就像云中猪其实是叫云中暮,魅猪的真名当然也不是魅猪,而是叫魅言。

    这魅言说完一挥手,四个盗贼跳出就朝顾飞和百世经纶追去。

    云中暮这家伙也够坏的。他一看魅言这举动,明显就是不认识顾飞和百世经纶。他们看那二人想走,以为是已经怕了他们。越是这样,他们就越发地想把那二人干掉来折折云中暮的威风。

    其实云中暮要不是对那两人实力完全知根知底,他也完全想不出这种情况下两个人就这么走了会有什么其他的解释。反正现在看到这魅言自寻死路,云中暮心中窃喜,但表面上还一本正经地道:“你有事找我,别难为我的朋友!”

    云中暮这么长时间的行会长真没白干,与无数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学狡诈了。他知道他越是这么说,对方越要和他对着干。他们对多杀两人可能没什么兴趣,但凡是云中暮不情愿他们做的事,他们就一定会做得兴高采烈,这就是这帮痛恨自己的对手的心理。

    “先顾好你自己吧!!!”魅言沉声一喝,领着余下三人已朝云中暮围杀过来。他对云中暮的实力是比较了解的,虽然是五小强之一,但他们这边四人却也不是弱者,以四敌一倒也足够了。

    这一点他明白,云中暮却也清楚得很。他自然不会选择和这四人硬碰硬,更何况他还期待着一出好戏呢!

    云中暮不进反退,抽身向后迂回走位。魅言冷笑:“云中猪,你这是干什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他所了解的云中暮,在这种必死的局面理应是绝不后退的,杀一个够本,杀两个算赚。

    “难道是现在上位到了五小强,对等级开始格外珍惜了?”魅言这说着两个眼睛都放光了,云中暮越是珍惜的东西,他毁起来就越是开心。

    云中暮也不答话,一边跑着一边朝顾飞他们那边看去,结果这一看就呆住了。而魅言也注意着他的举动,看到他这望出去的方向以及那呆滞的眼神,只觉得十分过瘾,立刻也扭头道:“这么快?”

    “是啊!好快……”云中暮道。真的太快了,云中暮还想抽了空看戏呢,但现在头扭过去,那四个盗贼已经没了,顾飞和百世经纶两人正转过身来站在那,望着他们。

    “咦,还没动手呢?”魅言说。

    云中暮扫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说什么疯话。

    魅言不是在说疯话,没看到四人他不觉得奇怪,是因为他们是盗贼,动手的时候潜行这很正常。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他们刚刚被白石灰打出了身形,自己的潜行现在就还冷却着呢,那四个家伙现在也绝对不可能用潜行。但是,人没了……“这……”魅言张大了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云中暮看在眼里,爽在心中。要的就是这效果,千里一醉和百世经纶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顾飞原本是不想插手的,但这四个盗贼嚣张之极地上来主动邀战,这顾飞还能和他们客气吗?抬手就干掉了三个,第四个意识到不妙想撤的,结果被百世经纶练了一套组合拳,死得那叫一个惨。百世经纶现在是完全开窍了,pk全用他们古家的龙拳,狠辣非常。

    这会顾飞正犹豫既然对方都主动找上门来了,要不要就顺手把余下那四个也料理了,结果就见那四个站着不动,只是呆呆地望着他和百世经纶。

    “咳……”顾飞清了清嗓子,问:“来吗?”

    “来什么?”魅言大惊。

    “来打吗?”顾飞问。

    “打什么?”魅言说。

    “你们不是想连我们一块打吗?”顾飞说。

    魅言这时若还看不出这二人其实不是善茬那就太傻了,犹豫再三后,终于鼓动勇气:“可以反悔吗?”

    “哈哈哈哈!”云中暮大笑:“拿得起放得下,魅猪你真是条汗子。”

    魅言知道今天他是踢铁板上了。但他也实在纳闷这两人继续这么强横,刚才为什么要躲。魅言虽是这八人中带头说话的,但事实上八人的实力不相伯仲。那四个这么一瞬间就被干掉了,他这四个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这而时挂掉的四个兄弟也已经发来消息:双炎闪,秒杀!!

    这几个字说出来,有点八卦精神的玩家都该知道这人是谁了。魅言瞪大了眼道:“你……你是千里一醉?”

    “嗯。”顾飞朴实无华了点头,和他之前说“你忙着我们先走”一样自然而然。

    魅言这时候知道他的行为简直就是自杀的壮举了。千里一醉啊!当初一个人就把前尘行会干翻了……流言是可怕的,当初的事件流传至今已经是这么一个版本了。

    “那啥,我今天还有点事,云中猪,我改天再来找你算账。”魅言说着就带人准备开溜,乍看之下这举动十分幼稚,但其实这却是他的聪明之处。在得知对方是千里一醉这等强人后,魅言立刻想到那么之前千里一醉准备离开就不可能是害怕,而是单纯地不想插手这件事。而后他又问自己“打不打”,这种态度的话,自己选择不打,或许还真有一线生机。

    能不死就不死,这是魅言的风格,从这点上也可看出他和云中暮的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互相不对付,自然也不是毫无理由的。除了因事而起,那就是姓格上有冲突了。

    魅言这一赌还真赌对了,此时他灰溜溜地想闪人,顾飞倒真没难为他们。其实这也是顾飞以来一直的pk态度,如果对手服软认输想走,一般情况他都不会再难为对方。除非是一开始他就本着砍死对方的目的去的,比如目标是不笑,是剑南悠等人的那些时候;再或许,佣兵对抗赛、帮纵横四海完成任务的时候,这种事出有因,自然要另行判断。

    魅言闪人,顾飞没理,云中暮独自一人也没追,本来他已经在呼叫谷里练级的伙伴赶紧来助拳了,结果魅言自己多生事端于招惹顾飞,弄了这么个下场。云中暮觉得好笑,一边招呼兄弟不用过来了,一边对顾飞道谢。

    “我们只是自卫。”顾飞说。

    “那家伙,唉……”云中暮连连摇头。

    “那是什么人?”顾飞这时也忍不住要八卦一下。

    “本来也是我们会里的,后来出点事闹翻了,退了行会,一直和我这也没完没了的。”云中暮无奈道。四千多人的行会联盟,哪可能真如一块铁板般和谐。云中暮当年小行会的时候可从来没这么多事,现在总算知道大行会也未必幸福了。

    “这几个人,有点莫名其妙啊!”顾飞说。

    “哦?怎么了?”云中暮忙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