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 五十一章 无微不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韩亦卿住在学校宿舍里,苏昱便把她送回宿舍。

    当韩亦卿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让苏昱先回去上课,但后者却是执意不肯。

    之前,苏昱不知道韩亦卿生病,他还做不了什么,但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自然就不可能这样离开了,他必须留下来照顾她,不可能会放心离开。

    在他的坚持下,韩亦卿也无可奈何,她也没有力气让他走了。

    接下来,苏昱忙东忙西,先把韩亦卿送回房间,让她在床上躺着,而后,又马上准备药品和温开水,让她服药,还准备了热水和热毛巾,给她擦脸。

    说实在话,一直以来,韩亦卿都把苏昱当作小孩子看待,当作还需要照顾的孩子。

    但现在,两个人的角色却是反了过来,需要照顾的人,现在却是照顾着她,而她反而是成为最需要照顾的人。

    这种转变,让韩亦卿微微有些不自在,特别是看着苏昱那张还很稚嫩的脸,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只是,苏昱却是异常的坚持,让韩亦卿无法亲力亲为,而她也的确是没有办法做这些事情,现在,她的确是需要有人照顾的,而他就是现在唯一的人选。

    苏昱的脸,的确很稚嫩,但他的眼神,却是不像是同龄人,有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其中的关心之意,更是极为明显。

    在这种眼神下,韩亦卿内心深处的那一处柔软,也仿佛被融化一般,心扉也悄悄打开了。

    这一来,在面对苏昱无微不至的照顾时,韩亦卿也没有那么不自在了。

    之前,她当他是小孩子,还微微有些不自主,但现在,她却是把他当成了哥哥,一个非常温柔体贴的哥哥,可以带来温暖的哥哥,而她则是一个被哥哥照顾的妹妹。

    韩亦卿想不明白,自己的年龄比苏昱大,但在他的面前,反倒是自己成为了需要照顾的一方。

    在他的身边,总是可以感觉到一种安心,一种希望被他袒护的感觉。

    以前,韩亦卿还没有这种感觉,但在苏昱病好回学校后,这种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特别是现在她生病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尤为明显。

    只是现在的她,头还昏昏沉沉的,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在韩亦卿的眼里,苏昱就在旁边忙上忙下,都不知道他给她换了多少次热毛巾。

    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独立惯了,有个男生在旁边,自己应该是睡不着的,这是一种天生的戒备,但最后,她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或许是药物的作用,也或许是因为在他的身边,她感到很安心,一种可以让她放下戒备的安心。

    就算韩亦卿已经睡着了,就算烧也开始退了,但苏昱还是不想离开,也无法放心离开,发烧是不可以大意的,哪怕是大人,也是一样。

    如果他走了之后,韩亦卿又再次高烧的话,没有人在身边,就会很危险了。

    所以,苏昱现在不愿意离开这里,他要在韩亦卿的身边照顾她,直到她的病好为止。

    在前世的时候,他也曾发过高烧。

    那时,苏昱就差点活不下来了,而幸好的是,韩亦卿在知道他没有来上课时,就来他的家里了解情况,才发现他发高烧。

    最后就是韩亦卿,在他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才让他最终挺过来,这份恩情,他一直记在心里。

    前世,苏昱无以为报,这一世,他就要还上这个恩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开始黑了,韩亦卿才醒来,她的头已经没有那么疼了,而烧也退了,整个人都好了很多,至少身体不像之前那般沉重。

    当韩亦卿睁开眼睛时,却是发现苏昱不在身边。

    这一发现,让她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果让他看着她睡觉,还睡那么久的话,她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心里也微微有些失落。

    在生病的时候,人的心理,总是会比较敏感的,谁都会希望有人在身边照顾自己。

    所以,当韩亦卿看不到苏昱,以为他早已经离开时,心里自然会难免会出现一种失落感,只是非常微弱,连她也没有察觉。

    醒来后,韩亦卿发现自己的额头上,还敷着毛巾,她拿了下来,发现还有些热意,这让她微微有些诧异。

    如果苏昱早就离开的话,为什么毛巾还是热的,不应该早就变冷了。

    正在韩亦卿疑惑时,她突然听到一阵声音,是从房间外面传来的,听方向,好像是厨房那边传来的。

    随后,她又听到了一阵非常微小的脚步声,还向房间走来。

    韩亦卿还在想外面会是谁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

    “啊,老师你醒来了。”苏昱微微笑着,走了进来:“正好粥煮好了,你可以先吃点,这样才会快点好起来”

    苏昱的出现,让韩亦卿微微有些失落的心,一下子充满了惊喜,她的心情,仿佛一下子放晴起来,就好像看到雨后的彩虹一般。

    而他手里捧着的一碗粥,则是让韩亦卿感到无比的温暖,深深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那一处柔软。

    原来,苏昱并没有回去,依旧在这里照顾她,刚才看不到他,是因为他去煮粥了。

    想到这里,韩亦卿很受感动,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并不希望他离开,而是希望他就在身边,希望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他。

    之前,只是因为身份,因为年龄,才希望他离开,但这并不是她真正的想法。

    人,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才会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谁,也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会知道谁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只不过,韩亦卿是苏昱的老师,而她之前也是一直把他当作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一直以老师的身份照顾和关心他。

    但现在,却是反过来,韩亦卿这个做老师,被他这个学生照顾和关心,让她这个做老师,一时之间还适应不了这种转变,这也是很正常的。

    可没有适应,并不代表就会不想,只是还无法说服自己,不能轻易接受这种事情,但内心的渴望,却是压制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