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长宁帝军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丝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草丛里有个人慢慢的站了起来,脸色白的好像雪一样,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宁军,只看到那身黑色战服腿就已经软了,别说反抗,跑都不敢。

    “你是谁?”

    陈冉过去搜了搜,那人身上没有带着兵器,看身形体魄也不像是个当兵的。

    “我是......过路的。”

    那人支支吾吾的回答。

    沈冷走到近前看了看,面容上来说这是个典型的求立人,黑,瘦,颧骨有些高,而且眼神里带着蛮人的那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狡猾。

    “你是从城关里逃出来的吧?”

    沈冷问了一句,那人立刻表情就有了变化。

    沈冷吩咐了一句:“带回去交给廷尉府的人审。”

    陈冉一摆手,斥候上去将那人绑了押回大营。

    沈冷回到大营里洗漱更衣,在树荫下点了一堆火烤馒头吃,军中可不似在长安城那般好生活,大部分时候都是以干粮充饥。

    陈冉从远处过来蹲在沈冷身边,沈冷把手里烤好的馒头递给他,陈冉吹着气啃了两口:“都撂了,那家伙就是普山村的猎户,当年修建粮仓的时候他就随求立军队在那边做向导,他说这鞍子山内部有个很大的中空的地方,被阮腾渊当做粮仓,有裂缝可以偷偷溜出来,他才跑出来就被咱们抓着了。”

    沈冷问:“能不能带队伍进去?”

    “不能。”

    陈冉摇头:“猎户说那缝隙太狭窄,很多地方还需要攀爬,只能容一人过去,虽然可通粮仓,但没有多大意义,进去几个人,无济于事。”

    “也许有。”

    沈冷自己烤了个馒头:“我回头和海沙将军商量一下。”

    陈冉敏锐的察觉到了沈冷又有冒险的念头:“你若是想进去,我知道阻止不了你,但你必须得带上我。”

    沈冷看了一眼陈冉的肚子。

    陈冉楞了一下:“那就让老杜跟着,老杜没问题,大个儿和我要是进不去,你身边不能没有个照应的。”

    “我还没决定。”

    沈冷咬了一口馒头:“我的命多金贵。”

    陈冉:“你知道就好。”

    沈冷笑了笑,想到在安阳郡鱼鳞镇码头的时候,两个人也是这样蹲在一起啃馒头吃,那时候还都是懵懂少年,只觉得一顿饭能不限量的吃大白馒头就很完美,也足够幸福。

    陈冉捏了捏手里的馒头:“像不像?”

    沈冷:“滚......”

    陈冉:“你个流氓!”

    沈冷:“你还说我?”

    陈冉:“我是说,像不像咱们当初在鱼鳞镇码头上吃的馒头。”

    沈冷:“......”

    陈冉:“冷子你变了......怎么满脑子那种龌龊念头。”

    沈冷:“......”

    陈冉:“不过确实挺像的。”

    沈冷看着陈冉,忽然间发现他和林落雨身边那个叫高小样的女孩子真是绝配,上次去天机票号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觉得高小样什么地方自己似曾相识,现在醒悟过来那姑娘就是女版的陈没盖子,小事上要多不靠谱有多不靠谱,可大事上永远让人放心。

    还有就是这俩家伙一样,嘴上都没有个把门的。

    “我给你说个媳妇呗。”

    沈冷忽然冒出来一句。

    陈冉看怪物一样看着沈冷:“转职这么随便的吗?你这角色转变可以草率,我终身大事岂能草率?说吧,你收了谁家的银子要卖我。”

    沈冷叹道:“你想想谁家还愿意花银子买通我来想搞定你。”

    陈冉想了想,确实没有人家会那么傻。

    沈冷道:“如果有银子拿的话,我会现在才卖你吗?”

    陈冉:“那你先说是谁。”

    “不能说。”

    沈冷想着人家姑娘根本就不认识陈冉,自己这边信口开河一说,陈冉当了真,到时候人家高小样根本就没那个心思,陈冉得多尴尬,人家姑娘又得多尴尬。

    陈冉白了他一眼:“我爹,你陈大伯,一直说,儿子啊,你好好跟着冷子干,冷子有一口吃的就不能亏了你,我一直深信不疑,可是现在某人都已经实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而我呢......”

    沈冷:“陈大伯知道你在长安的时候经常去小淮河吗?”

    陈冉:“大哥我错了。”

    提到孩子两个字,沈冷忽然间心里就涌出来一阵愧疚,算计着时间,如果现在立刻往回赶的话也许都来不及,连生孩子这么大的事自己都没能陪在茶爷身边,茶爷一定很无助,她纵然什么都不说,心里一定会失望,也会难过。

    那种无助,那种期盼,想想就能体会到她心里会有多难。

    一瞬间,沈冷的情绪就低落下来。

    陈冉自然看得出来,他一直说自己是最了解沈冷的男人,知道是刚才说的话牵扯到了沈冷的思念,于是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咱们尽快打完这一战,如来时候一样赶路的话,也许还来得及。”

    沈冷嗯了一声:“所以我才会一直在找路,所以我才会想着冒险。”

    他站起来:“茶爷生孩子的时候,我得让她握着我的手,我问过,很多人说生孩子的时候对于女人来说就是鬼门关,运气好了,平安无事,运气稍稍不好一些就没准出意外,还有人说那种疼是男人根本承受不住了,接生的稳婆说,刀子割在身上的疼,不及女人生孩子的疼十分之一,所以生孩子的时候往往都会连牙都咬破了。”

    “稳婆还说,为了怕咬到舌头,总是会准备一根小木棍给生孩子的女人咬着,想想那就是很不舒服的事,茶爷怎么能咬木棍,可以咬我的胳膊。”

    沈冷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我去看看那个猎户。”

    一个时辰之后。

    海沙砰地一声把桌子上的杯子摔碎了:“不行!”

    他怒视沈冷,而沈冷平静的看着他。

    海沙道:“你来之前陈校尉来找过我,他让我劝劝你不要冒险,他说你急着赶回去陪你夫人,这些我都可以理解,若我早知道,就不会请你来与我一同打这一战......沈冷,现在你就可以回去,这一战我来打,已经找到了可以进去的路,难道我就比你差了?”

    “不行。”

    沈冷摇头:“若想尽快打这一战,就必须里应外合,你应该知道,若我离开,你派人从裂缝潜入粮仓,你的人就算再精锐也支撑不了多久,潜入进去的人有限,除了我之外,谁能带几个人去砍下来吊桥?你亲自进去自然能,可时机如何把握?你放心交给你的手下人指挥吗?”

    海沙点头:“我的人,自然放心。”

    “我不放心。”

    沈冷看向海沙认真的说道:“我没把庄雍当大将军看,我把他当父亲一样看。”

    海沙一怔。

    “茶儿是我的妻子,至近亲人,我必须赶回去陪她,庄将军也是,我得把仇人的脑袋割下来。”

    沈冷笑了笑:“明天夜里,我带十个人潜入进去,我会与你约好时间,到了时辰吊桥必然会放下来等你,你率军一鼓作气杀进去,完事之后我需要你最快的船。”

    海沙沉默良久:“如果吊桥没有放下来呢?”

    “没有如果。”

    沈冷起身:“帮我准备一些东西,时间有限,一天之内必须准备齐。”

    第二天入夜前沈冷又去看那个猎户,然后发现海沙居然让人把猎户的下巴摘了,那人发不出声音。

    “他可能会呼喊,永远不要相信求立人会和咱们一条心,哪怕他怕死。”

    海沙道:“怎么走,让他指给你。”

    他递给沈冷一个盒子:“这里面是我的软甲,我知道你也有,你穿在外面,多穿一层终究会多些作用。”

    沈冷笑着接过来:“我这个人向来拿了别人东西总是忘了还。”

    海沙:“你活着回来,送给你又何妨?”

    沈冷耸了耸肩膀,没拒绝,把盒子接过来后问:“请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吗?”

    “嗯。”

    海沙指了指桌子那边:“都在了。”

    那是特殊的衣服,在关节位置都缝了牛皮,应该不会轻易磨破,最主要的是,衣服后背上多缝了一层,内衬里可以装进去一些火药。

    “每个人一把连弩,四个弩匣,长刀可能不方便带,我又让人给你们每个人准备了两把短刀,绳索也是从斥候队那边选来最好的。”

    海沙说完这些,把脖子上绑着的一条红色纱巾摘下来递给沈冷:“绑上这个。”

    沈冷一怔:“这是?”

    “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

    海沙沉默片刻:“就算是吧......我能理解你想赶回去陪你夫人的心,父亲告诉我说,那时候母亲生我难产,而他在外征战未回,母亲预感到自己可能撑不住多久,我出生之后稳婆把我抱给她看,她见我光着,怕我冷,就把身边丝巾盖在我身上,然后母亲就去了。”

    沈冷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求立这边如此闷热的天气,海沙那条丝巾也始终都绑在身上。

    海沙将丝巾给沈冷绑在胳膊上:“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有了妻子我也会如你一样,不管什么情况,都尽力赶回去陪着她......我没有母亲的印象,她的事都是父亲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父亲总是能说的清楚,直到我这次南下之前,父亲与我同饮,然后痛哭失声,他说他对不起母亲,脑子里,竟是有些模糊了她的模样。”

    海沙拍了拍沈冷的肩膀:“模糊了也总是有的吧,我脑子里却没有她应是什么模样,可我想她,总是会想。”

    海沙笑:“我带着丝巾征战,从无败绩,若你活着回来,这个......你得还给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