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蕴偃师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青城山有座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慕容白的话让莫秋怀对其戒心松了好几分,原本还担心北荒学院此次参加星罗大醮是别有所图。

    原来是慕容白想通过星罗大醮认识一些人,帮忙打听天狼星的下落。

    千年前醉川一役,也不知天狼星最后去了何处。

    不会没有回来,老死在过去的时光吧。

    这样一想,还真有可能。

    毕竟已经是一个蕴脉被废的偃师,恐怕没有办法想方设法回到千年后。

    本来还一脸不慌的莫秋怀,顿时脸上闪过一丝做贼心虚的表情。

    “那个……要不……我帮帮你?”

    慕容白蹙眉问道:“你……要帮我?为什么,我们不过刚认识。”

    莫秋怀笑嘻嘻地拍了拍慕容白的肩膀,“我喜欢你嘛,能让我莫等闲看对眼的人本就不多,想跟你交个朋友。”

    慕容白下意识后撤两步,看向莫秋怀的眼神充满某种莫名的畏惧。

    “你咋了?我身上有脏东西?”莫秋怀不解问道,边说边靠近了一脸惊慌的慕容白。

    慕容白大吼:“你……你……离我远点……你喜欢我,我感谢你,不过我不喜欢男人。”

    莫秋怀一拍脑门,道:“哈?不好意思啊,是我表达有误,表达有误。我说的喜欢是那种普通朋友的喜欢,我喜欢女人。”

    慕容白抬起手,道:“我不相信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莫秋怀眯起眼睛,问道:“喂喂喂,你到底还要不要我帮你了。”

    慕容白两眼惊疑不定,一个看着境界也不是太高的年轻偃师说有办法寻找天狼星,怎么可能。

    不过,人心,通常都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丝可能的希望。

    “你要如何帮我?”

    “你身上有没有天狼星的私人物品,需要那种带在他身上很久那种。我看你在学院里如此优秀,身上必定也有你们院长大人赏赐的几件贴身事物吧?”

    慕容白拿出一方粉色的丝绢。

    莫秋怀哑然,没搞错吧,为何天狼星堂堂七尺男儿,会把一片女人家的丝绢带在身上,而且又为何到了自己学生手里。那个古怪的中年大叔,品味也太抠门了吧?

    而这个慕容白居然也贴身带着,唉,定是对自己院长的盲目崇拜。

    其实莫秋怀只是随意找个借口而已,要找天狼星,根本不用任何五品,自己的雷神之剑曾经饮过天狼星的血,并且这把墨师的杰作本就能凭借剑身残留的血气追踪穷寇的本领。本来想真心放过那个废物,可是天狼星背后竟然有一个学院的势力,不能就这样放任下去。

    刻意找慕容白一起行动,是为了找个北荒学院弟子作自己的见证,与天狼星一事无关。

    那个家伙,只要偷偷找到,必须先通知画里的饕餮,先下手为强,最好当着自己二人面杀死天狼星,这样自己的嫌疑就被彻底洗脱得一干二净。

    雷神之剑上,放着女人的丝绢,莫秋怀心中默默对墨师说声抱歉,但同时庆幸墨师已经不是自己随身的人偃灵,如若不然肯定又是老人家的一顿呱噪。

    白色电流划破长空,凝结成一道星蕴急急遁往远方。

    我靠!本来只是追踪一下方位,结果这架势,那个杀千刀的分明在附近啊!

    脚踏灵影步,一道道残影在夕阳落山的林间,如同游荡的鬼魅。

    慕容白心中大惊,自己的身法也不弱,可是比起眼前的莫等闲来,云泥之别。

    心中有些焦急,因为一路残影追随飞逝星蕴的莫秋华身影越来越远,远得都快看不见了。

    身后双翅撑开,翱翔林间高空,眼睛紧紧盯着下方那一道鬼魅身影,自己尽力控制着翅膀跟了上去。这一样来,便能跟的上了。

    青城山虽然大,但能供人自由活动的范围很小。

    就在靠近青城寺庙一里地的隐秘处,莫秋怀看见雷神之剑里蹦跶出来的星蕴钻入了一颗粗大树木的根部位置。

    走到近处,发现根部里流通出寒冷的风来。

    慕容白回到地面,与莫秋怀并排而立,并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

    已是初冬季节,四周树木的叶子早已落地差不多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而眼前蓦然凸起的小山丘,一个粗壮绿叶的大叔无数根盘根错节,延伸至土丘底部。

    在一处几根粗壮根部交织的地方,隐藏了一个洞口。

    开启黑白莲瞳,往里面瞧了瞧,地方还挺大,神识外放,连接莲瞳视线,慢慢探入内部,眼前却忽现一双明亮的眸子。

    莫秋怀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莲瞳也悄然闭合。

    那双眸子不是来自洞穴内部,而是一种精神能量。

    看来有神识极强的高人在远处发现了自己在窥视这个洞穴,从而通过神识意念发出警告。

    这个洞,不能进!

    就算天狼星在里面,也不能进!

    最好那个家伙误闯洞穴,触碰了世外高人的逆鳞,被残杀至此。

    “慕容兄,这个洞穴我们不能进。”

    慕容白已经几乎断定自己要找的人在洞穴里了,哪里听得住劝,不由分说直接往里面钻。无论莫秋怀如何呼喊,越走越远的慕容白救跟着了魔一样,两耳听不进莫秋怀的身影。

    “妈的,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若是放在千年前,仗着天元符石与器灵结合的力量,还没有莫秋怀不敢闯的魔窟。可是如今,已经没有任何越境杀敌底牌的莫秋怀只能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做人。

    “算了,让他死去好了。”

    莫秋怀转身,觉得犯不着为了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涉险。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件令他始料未及的事。

    本想再次用黑白莲瞳窥探洞穴里慕容白的状况,却发现离洞穴不远处,有座被藤蔓覆盖的墓碑。

    通过莲瞳的远视,已经看到同样发现墓碑的慕容白正在拿手拭去爬满墓碑的枯萎藤蔓,神识汇聚,集中在碑文之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墓主人的名讳。

    “太平。”

    太平?这名字取得,真是忧国忧民啊。

    仔细一想,莫秋怀的眼珠子便瞪得大大的,失声道:“太平?卧槽,不会是那个太平吧。”

    碑文道:“太平公主,周禹王朝惠明帝第十三女,于惠明历412年兵卒,享年九岁。”

    九岁?正是莫秋怀在藏虚府醒魂的年纪,那个时候墨师为自己开了“记忆”蕴窍,从而从太平那里夺回了属于自己的气运。

    或者说,是墨师这个前任“莫秋怀”的气运。

    难道这是天平的墓?可是为何不在皇家园陵?这个墓修得也太草率了吧。

    环顾四周,莫秋怀的莲瞳发现这里原本有条宽路,应该是为了修建墓室而临建的。可是现在,那条路被铺上了新的土和草,甚至还栽种了茂密的树林。

    若不是雷神之剑的指引,恐怕自己也找不到这个地方。

    可是堂堂太平公主,为何墓被建在这里?

    莫秋怀一筹莫展。

    怪不得有如此强大神识镇守,原来是这个原因。

    身后的浮生若梦金雾弥漫,一颗星蕴从里面飞出,落到地上,换了一件干净朴实衣衫的鱼罗,笑嘻嘻地盯着莫秋怀看。

    “秋怀哥哥,刚刚笔讷先生教我,让我带你进洞。”

    莫秋怀翻了个白眼,道:“笔讷那只老狐狸想干什么?嫌我还不够惨吗?此时进洞,随随便便一个高手过来,都能把我捏死。”

    鱼罗想了想,说道:“秋怀哥,不要担心,我们还有涛叔,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潜心修炼,似乎已经变得相当厉害了。”

    莫秋怀努了努嘴,不可置否。

    潜心修炼?我看是潜心消化雷音和其他星兽的神识吧。不过现在想来,藏虚府那边,似乎传来禁地守护者离开的消息,那里的封印已经越来越弱了。

    看来,饕餮的力量确实受到一些影响,解开了蕴藏在神识里强大的力量。

    此时莫秋怀却有些担心,不知饕餮恢复力量后,到底是何立场,不知道浮生若梦与它签订的魂契,对它的约束力到底有多大。

    既然鱼罗都这么说了,多半是笔讷告诉他的。

    算了,且相信那只万年老妖精吧。

    鱼罗的光很好用,带着他简直带上了自动光源,走到哪,哪里就被照地贼几巴亮。

    慕容白拿着个忽明忽暗的火把,看完墓碑后慢慢往里面探索。看到后面跟来的光,一开始有些紧张,看到是莫秋怀与一名小孩之后,便放下心来。

    “等闲兄台,你完全没有必要跟来的,你帮我找到家师的所在,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莫秋怀大气地摆摆手,“我这个人呢,就是热心肠,你一个人深陷此地,还是太危险了。”

    嘴上这么说,其实是害怕天狼星活着离开,从而利用北荒书院的力量,对自己复仇。

    慕容白心思比较简单,点着头,似是很快就相信了莫秋怀的鬼话。只是瞅了瞅鱼罗,满脸充满疑惑。

    鱼罗被人盯着看有些不舒服,说道:“我叫鱼罗,你好。”

    “额……”慕容白觉得有些尴尬,便顺着鱼罗的话道,“哦,你好,我叫慕容白。”

    莫秋怀马上岔开话题,“慕容兄,你暂时别管鱼罗了,之后再跟你解释。当务之急,还是找到你们院长要紧。”

    “嗯,等闲兄台所言极是。鱼罗小兄弟好本事,竟然能发光,而且照的这般清楚,那么我们接下来便容易探墓了。”

    莫秋怀左右瞧了瞧,道:“墓?你觉得这是墓吗?”

    慕容白郁闷了,说道:“我刚刚看到有墓碑。”

    莫秋怀点头道:“没错,是有个墓碑,还写着极其简单的碑文。不过一路走来,我看此处不像是墓,倒像是纯粹的地下洞穴。”

    慕容白听完,在鱼罗的光芒下,再次重新打量了周遭的一切。层次不齐的土壁,随意生长的青苔,坑坑洼洼的地面,污浊难闻的空气,确实怎么看都不像是皇室之女的墓。

    可是那个墓碑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