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40章 除恶(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家里,邬易安让其他人都留在外面,她与清舒进了卧房。

    坐在床边,邬易安才开口说道:“现在可以说,这人到底做算了什么,竟让你如此惧怕?”

    她跟清舒也认识这么长时间,知道她不是个胆小的人。

    清舒轻声说道:“我也是无意之中发现,这罗永康、就是我们刚才见到的那畜牲,他喜欢凌虐小孩。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孩子不知道有多少。”

    易安脸色微变:“凌虐小孩,不会是我想的那种吧?”

    清舒点点头:“就是你所想的那般。我跟静淑原本是关系极好的朋友,只是在罗家见到他时吓坏了。后来静淑摔断腿我不敢去罗家看她,两人关系就此疏远了。不过她待我很好,我去京城她还将搜罗到的几本名家字帖送给我。”

    若不是罗静淑那般待她,她也不会主动提出去罗府看她。谁想,就那么背又碰到那畜牲了。

    其实去了京城,她也将那些证据抄录了两份寄去了飞鱼卫跟刑部。可惜,都石沉大海没有击起一点水花。

    后来知道了七色组织,清舒还想着等七色组织除掉了陆子帧,那她再出钱请他们杀了罗永康。结果陆子帧只是失踪并没见着尸首,她不放心,也打消了雇佣他们杀罗永康的念头了。

    邬易安阴沉着脸说道:“清舒,他确定他真的害死了很多条孩子的命?”

    清舒点头道:“我很确定。蒋护卫还亲眼看见罗永康的心腹将孩子的尸体从罗府带出,扔到乱葬岗。”

    说到这里,清舒一脸痛恨:“我将搜到的证据寄给金陵的飞鱼卫跟提刑按察使司,可恨那些官员尸位素餐。我势单力薄,也不敢对他对抗。”

    “死在他手上的孩子,你知道大概有多少吗?”

    清舒摇头说道:“具体多少我不知道,但这些年下来,二三十条命是有的。”

    邬易安拳头捏得咯咯响:“都该死。”

    罗永康该死,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员也同样该死。

    “我原本想雇杀手杀了他,可又怕那些人拿了钱不干事。钱没了还是小事,就怕被他察觉查到我身上。”

    说来说去,还是她太弱小了。若是像邬易安一样,有高强的武功跟强大的后盾。杀了也就杀了,查到也不。

    邬易安问道:“你搜罗的证据呢?”

    “在京城。”

    邬易安叫了墨雪进屋,说道:“你去请闫叔进来,我有事与他说。”

    闫叔是镇国公放在邬易安身边的护卫,这人长得特别粗狂,还满脸的胡子。

    邬易安见到他,开门见山地说道:“闫叔,我想杀一个人。”

    清舒不由侧目,你别将杀人说得这般轻描淡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杀人如麻呢!

    闫叔正色道:“姑娘,你可不能胡来。”

    邬易安看向清舒,说道:“清舒,你将搜罗到的东西都告诉闫叔。”

    清舒将这事详详细细地告诉了闫叔,说完后道:“蒋护卫亲眼看到罗家的人抛尸。若是闫叔不相信,我可以叫了蒋护卫来。”

    “那就请姑娘将蒋护卫请来。”

    蒋护卫过来后,将他当日在乱葬岗看到的情形详细说了下:“也是我武功不好,若不然我一定摸到罗家将那畜牲宰了。”

    万一没杀死那畜牲被活捉了,他自个死不要紧,会牵连到清舒跟妻儿。

    能将场景描写得那般清晰不可能是胡编乱造的。

    就在这个时候,坠儿在外说道:“姑娘,罗姑娘来了。”

    邬易安一点都不想看见罗静淑:“你去招呼她吧!”

    清舒点点头,走了出去。

    罗静淑一见到清舒,就问道:“清舒,你怎么到了门口又走了呢?”

    清舒歉意道:“我们在门口见到你三叔,他说要带我们去找你。易安觉得这与礼不合不愿意,见你三叔坚持脾气上来骂了他两句,然后拉着我回来了。”

    这与罗家门房说的差不多。

    瞅了瞅外面,罗静淑压低声音问道:“清舒,这易安姑娘到底是谁家的?怎么脾气那么大?”

    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般嚣张脾气又如此暴虐的姑娘。

    清舒笑着说道:“她是镇国公的嫡长女。因自小被家人宠爱,脾气被养得有些大,不过很讲义气。。”

    因为没隐瞒身份,总督府的仆从很多都知道邬易安的身份。罗家的人只要一打听,就知道了。

    “原来是邬家的姑娘,莫怪呢!”罗静淑说完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不是考了第一名,怎么会跟她一个班?难不成她念书也很厉害,进了一班?”

    就那模样,也不像个会念书的呀!

    清舒笑着说道:“我没进一班,而是进了特招班。”

    清舒考第一名这事,在金陵女学的大肆宣扬之下很多人知道。但她进六班这事并没刻意对外说,所以知道的人不多。罗静淑想当然地认为清舒进的是一班,没去打听。

    “你怎么会进特招班?”

    清舒见她一副被惊吓到的样子,不由莞尔:“不仅我,第二名也在特招班。第二名你应该也听说过,就是总督的嫡长孙女祝斓曦,也是我考金陵女学时的第二名。”

    “你们干嘛都进特招班?”

    “特招班老师都不管学生,学习都靠自觉,我觉得在哪挺自由的。”见罗静淑一脸不认同的样子,清舒笑着说道:“我跟斓曦虽进的特招班,但每次考试全年级第一第二都是我们俩。”

    两人聊了一小会就到吃饭的时间,清舒留了罗静淑吃午饭。

    邬易安从屋子出来看见罗静淑,脸色很臭。不过她虽不喜,却没说难听的话。

    吃过饭,罗静淑问道:“清舒,你明日要不要会金陵女学看看?”

    清舒摇头说道:“我明日就要回平洲了。等下次来再去看吧!”

    昨日上午去了谢家,下午去看望了几位先生,至于女学她并不想去。

    “这么快就要走了?”

    清舒解释道:“我外婆跟妹妹现在在平洲,我得回去看望她们。”

    罗静淑点点头:“那我明日来送你。”

    走之前静淑还瞪了邬易安一眼,镇国公府的姑娘又怎么样,她可不怕。

    邬易安嗤笑一声:“幼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