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324 晚晚是魔鬼,场面刺激高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九点半海边椰林

    段林白和那个私人侦探找好位置,埋伏好,架好设备,将摄像机调成夜景模式,眯眼调整焦距镜头。

    “你这相机还不便宜啊。”段林白拿过那人的设备,低头查看了一番,看他动作手法也知道是专业的,“镜头得五六万吧。”

    “您识货,玩摄影?”这个私人侦探悻悻笑着。

    一天接触下来,他知道这几个操着京腔口音的人,很不好惹,压根不怕肖靖安,所以他自动自觉地选边站了。

    “精通点。”段林白伸手拍了下手臂,妈的,这么多蚊子。

    段林白的父亲是摄影爱好者,家里设备很多,玩这个很烧钱,因为买设备,没少被母亲念叨,段林白自小耳濡目染,自然认识些。

    他说想看戏,傅沉就让他跟着这货,说什么第一现场,刺激。

    他当时脑子没转过来,就跟过来了,现在想来,自己好歹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蹲在这里喂蚊子算怎么回事?

    九点三十多的时候,有个男人走过来,明显是精心打扮过,头发梳得锃亮。

    光线很暗,只有不远处的路灯,影影绰绰照进来,海边几乎无人,只有凉风海浪,徐徐袭来。

    段林白眯眼看着他,这身装扮……

    真骚。

    一个穿着吊带裙的女人紧跟着过来,摇摇曳曳,肖靖安尚未回头,她已经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靖安哥哥。”

    “严知欢?”肖靖安猛地回过头。

    严知欢却直接踮脚吻住他,她长得本就不差,如果不堪入目,肖靖安也懒得应付她。

    南江天热,大家穿得都不多,严知欢主动去拉扯他的衣服,手指直往下三路……

    她穿得清凉惹火,还可劲儿撩拨他,肖靖安有些忍不住,几番推拒,就滚到一起了,两三分钟而已,两人几乎坦诚相见……

    肖靖安想着和宋风晚约定的时间尚早,应该能来一次,心一横,扯掉了严知欢的衣服……

    段林白懵逼了。

    卧槽!

    小嫂子还没登场,就来这么劲爆的,这男人不是约的小嫂子?怎么还能和别的女人搞起来?

    天为被,地为床?

    野战啊。

    我的妈,真特么劲爆。

    他抬脚踹了踹边上的人,示意他赶紧拍照。

    摄影师懵逼了,这不是女主角啊。

    不多时已经传来了女人的娇喘,段林白咋舌,简直辣眼睛,恨不能自戳双目。

    ……

    此刻的宋风晚确实从家里出发了,可她并非一个人。

    严望川原本在公司加班,接到宋风晚电话,急忙回来。

    “晚晚,你说被人威胁?”他声音深沉,加之非常紧张,就连老太太都惊动了。

    乔艾芸见他回来,去厨房给他热菜,被他这话吓得碗勺都掉了。

    “大晚上你嚷嚷什么?”老太太原先已经打算睡觉,听到动静下楼。

    “晚晚说被人威胁,我回来处理。”严望川眉心拧紧,眼底俱是厉色。

    宋风晚极少联系他,一打电话,就说自己被威胁,他自然紧张,一路飙车,心脏都跳出来了,他伸手拉扯领带,后背都是热汗。

    “威胁?”老太太错愕,“谁这么大胆!”

    “肖靖安!”严望川沉声道。

    老太太诧异,看向宋风晚,“怎么回事?”

    宋风晚垂头,“其实也不算是威胁,我来南江之后,才知道三爷和段哥哥也过来了,私下碰面,可能走得近些,他居然找人跟踪我,被他拍到,他非说我们之间有什么。”

    “我们三个人出去,都是在公众场合,能干嘛啊?”

    “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我们做了什么苟且之事,这根本不可能啊,三爷的人品总是值得信任的吧……”她声音越发细小。

    也是心虚。

    严望川眼皮一跳,傅沉人品?他立刻明白,宋风晚是设计好了,准备借他手惩戒肖靖安。

    “段哥哥?”老太太年纪大了,深居南江,对京圈格局不太了解。

    “段林白吧,京城段家的那位。”乔艾芸从厨房走出来。

    “嗯,以前在京城很照顾我,知道他们过来,就出去见了一下,不知道会惹出这种事。”宋风晚一脸委屈。

    “昨晚我被吓到了,忘记解释,那个肖靖安说今天约我见面,谈一下照片的事,可是他以此威胁我,让我晚上十点去椰林找他,这么黑,我害怕。”

    “他说我不去,就把照片给你们,或者曝光,我自己没什么,要是损害了三爷和段哥哥的名声……”

    “畜生!”老太太拿着拐杖,狠戳地面。

    深更半夜,约小姑娘出去,想干嘛,大家都清楚。

    “我害怕,想让严叔陪我去。”宋风晚也没扯谎,说得都是实话。

    “小兔崽子,真当我们严家没人了,望川,再叫几个人,我也一起过去。”老太太气闷。

    宋风晚本想叫严望川一人的,她和傅沉的事,他是知情人,交流起来方便,谁知道他嗓门这么大,也不知道避讳,回来就嚷嚷的尽人皆知。

    “奶奶,这样不好吧。”宋风晚显得有些紧张无措。

    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肩膀,“怕什么,有奶奶在,黄妈,给肖家打电话,让他们立刻过来。”

    “这混账,还敢欺负到我们家头上了?”

    “白天还那么殷勤,没想到天一黑,这般无耻下作,畜生不如!”

    乔艾芸拉着宋风晚的手,“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私下解释清楚就没事了,他非约我半夜见面,我害怕,才通知严叔,最近家里也挺忙的,和肖家关系也不错,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想惹事。”宋风晚解释得非常识大体。

    “关系都是面儿上的,没什么好坏,纯粹是看各自利益。”老太太拄着拐杖,“都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跟我出去。”

    然后众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出门了。

    “椰林这么大,你们约在哪儿了?”老太太此刻还气得青白着脸。

    “老地方吧。”

    “你们哪里来的老地方?”

    宋风晚就把以前肖靖安跟着她,因为误会被她打的事简单叙述了一番。

    老太太算是气炸了。

    “狗屁误会,他还有脸提着东西来我家道歉?倒是真给他们肖家长脸!”老太太气得都开始飙脏话了。

    大家都是人精,肖靖安想干嘛,都心知肚明。

    “妈,注意文明措辞。”严望川提醒。

    “你也给我闭嘴,自己女儿被人威胁,你居然不知道,要多关心她,养孩子不是给钱就行的!明天别上班了,带他们母女出去玩。”老太太干脆把枪头瞄准了严望川。

    “好。”他从善如流。

    此刻椰林处的两人正在酣战,压根不懂正有一大波人正在靠近,沉醉其中,哪里还能注意到外面的事。

    沙滩外时不时有人经过,椰林处经常有情侣约会,南江是著名的艳遇圣地,有小情侣野外偷腥,大家都见惯不惯,只是绕道而行。

    入夜涨潮,海浪声一下接着一下,盖掉了不少杂音。

    段林白打着哈气,这都快十点了,小嫂子怎么还不来,他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憋着什么坏。

    他伸手扶了下护目镜。

    “有人来了。”那个侦探拍够了照片,许是被传染了,也跟着段林白打着哈气。

    这苟且交合,有什么可拍的,他是真没想到,还有人出钱让他拍自己艳照。

    脑子绝壁是进水了。

    段林白打起精神,一道刺目的光线晃过来,他眯起眼,有点刺疼。

    下一秒,严知欢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啊”手电光线照过来,严知欢虽然吓了一跳,可是心底还是高兴的,肯定是宋风晚来了,急忙往肖靖安怀里钻。

    肖靖安直接懵逼了,大脑一片空白,因为这特么来的根本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群人。

    为首的就是严家老夫人和严望川。

    冷厉着脸,夜色中阴沉可怖,宋风晚被护在身后,一脸无辜。

    他被吓得直接萎了。

    “卧槽!”段林白险些暴露,边上的私人侦探急忙捂住他的嘴巴,“嘘”

    段林白挥开他的手。

    这特么太狠了吧。

    人家约她私下碰面,她把家人都喊上了,还浩浩荡荡带着一群人,这是幽会还是捉奸啊。

    这小子真特么倒霉,会不会吓得以后不能人道啊。

    也太精彩了吧,他偷摸拿出手机,在他们那个小群里拍视频直播……

    “傅三,你家这小媳妇儿绝壁是魔鬼啊。”

    傅斯年刚冲了咖啡开始工作,看到录像,咖啡打翻,险些弄湿键盘。

    麻烦以后做这种事,说一下前方高能。

    段林白腺上素飙升,整个人亢奋得不行。

    这才是大戏啊,刚才那些简直辣眼睛。

    傅沉此刻正坐在车内,距离这边不远,收到视频点开看了下。

    忽然就笑了。

    十方勾头看了眼,因为太黑,看得不是很清楚,傅沉干脆把手机递给他。

    “宋小姐这是太狠了吧。”

    “嗯?”傅沉挑眉。

    “哈哈,干得漂亮!”十方立刻改口,悻悻笑着。

    傅沉伸手,把手机接过去,继续看直播。

    肖靖安刚才正在兴头上,真的被吓得一秒那啥了……

    整个人后背都凉透了,面如霜色。

    严知欢抱着他的腰,呼吸起伏,此刻也是觉得分外紧张,她已经可以想见宋风晚看到这种情形时,是何等诧异失落。

    她一转头,想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傲视宋风晚,刚看到为首的人……

    晴天霹雳,眼花耳鸣。

    他们一行人过来,隔着很远就听到男女苟且的欢愉声,老太太当即就黑了脸,还询问宋风晚是否来错地方。

    此刻看到那女人居然是严知欢,攥紧手中的拐杖,抬手扔过去。

    “不要脸的东西!”

    伴随着一声怒斥,拐杖狠狠砸在严知欢后背声,疼得她闷哼一声。

    “你滚开!”肖靖安慌乱的推开她,无措的穿衣服,严知欢也是懵逼的趴在地上,捡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

    两人手忙脚乱的穿着破碎的衣服,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严望川稍微挪了下位置,挡住宋风晚的视线。

    “脏,别看。”

    宋风晚失笑。

    “龌龊不堪!”老太太气得面红耳赤,“现在知道丢人,刚才苟且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要脸,这……在外面就……现在知道穿衣服了!”

    乔艾芸伸手把宋风晚搂到怀里,不让她看这一幕。

    她也诧异,这不是来抓肖靖安的,怎么严知欢也在这儿。

    当真是丢人现眼。

    宋风晚纯粹是想带人来揍一顿肖靖安,让他知道自己不好惹,她确实是故意说给严知欢听的,但是她会怎么做,做到什么份上,她无法预知。

    她低头摩挲着白天被仙人掌刺过的掌心。

    她想过严知欢会来,可是野外这个……

    这是有多迫不及待的想要宣誓主权,向她示威?

    她整天想着偷摸出去和他家三哥约会,她到底从哪儿看出她对肖靖安有意思了?

    ------题外话------

    晚晚说三爷任凭值得信任,你认真的么?

    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晚晚确实挖了坑,准备借严望川的手“杀人”来着,不曾想还有个脑残跳进来了。

    真不怪晚晚。

    段哥哥:太刺激了!

    晚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