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97:每个人都很疲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露在一旁拍手鼓掌,充当起了啦啦队的角色,还拍手叫好,“打,使劲打,加油,加油!”

    罗晶晶气红了眼,明媚的脸上竟然也有青筋暴露出来,这女人的心胸着实太小,自个儿能把自个儿气死。

    那两个小厮明知道不是时峰的对手,但在这种时刻也不得不扑上来送点人头,否则回去不好交代。

    时峰对付他们简直不要太轻松,只是惊叹于罗晶晶的疯竟然能到这种地步,大有一种今儿个你不把我打死我就非要和你死磕到底的架势。

    最后还是薛丰出面,将罗晶晶拦了下去。

    “疯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女人!”安露将额头前的刘海拨到耳朵后面,为刚才时峰打罗晶晶那几个耳光竖起大拇指。

    相比于罗晶晶,时峰更怕的是安露,这女人是庞飞的小姨子,打不得骂不得,偏偏她又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想想刚才自己摸她拿一下,时峰的脸就不由得微微发烫。

    好在安露也没有过多地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是想到了安瑶还在包厢里,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安露使劲拍着门,却不见里面有动静。

    沈凝心也不觉担心,忙叫了人来将包厢的门打开,只见安瑶竟然晕倒在了里面。

    “姐,姐你怎么了啊,你别吓我啊……”安露大惊失色。

    时峰到底经验丰富一些,快速给安瑶做了检查,抱着人就往外跑。

    惊吓过度和情绪太过激烈导致的昏迷,没什么大碍,心情平复下来很快就能醒来。

    安露守在病床前,哭哭啼啼,倒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很害怕。

    从小到大,一直是安瑶护着她庇佑着她,如今安瑶倒下了,她的天好像就塌了一半了。

    有些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能不会觉得其有多重要,可一旦她不在你身边了,所有的困难、麻烦都会铺天盖地地朝你压下来,那个时候,你才会发现她的存在是多么的重要。

    时峰和沈凝心在外面等着,看着安露可怜兮兮的样子,沈凝心充当起大姐姐的角色来,宽慰着她。

    时峰又给旁飞去了几个电话,一直打不通……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林静之,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林静之去了个电话,没想到很快被接起了。

    “林大美女,你知道庞飞在哪吗?”这么晚了给林静之打电话询问庞飞的下落,时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就听着电话那边传来一声短暂的“谁啊”的声音,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可不就是庞飞的声音嘛。

    时峰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什么情况,庞哥和林静之在一起,他们两个……

    林静之不想隐瞒庞飞,如实说道,“你兄弟,时峰,大概是有急事,你听听他说什么吧。”

    说着,将电话放在庞飞耳边。

    庞飞很自然地问,“时峰,大半夜的,什么事啊?”

    时峰这会子倒犹豫了,要不要把安瑶的事情告诉庞飞啊?

    庞飞好不容易走出安瑶的阴影中,如果再让他掉进去,对他可没什么好处。

    可如果不告诉的话,日后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怪罪我的吧。

    还是告诉吧,至于庞飞怎么选择,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于是,时峰将安瑶惊吓过度住院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庞飞一骨碌坐起来,潜意识里对安瑶的牵挂是伪装不了的。

    “赶紧去看看吧。”林静之跟着坐起来,将外套穿上。

    庞飞摁了挂断键,神色忧愁,去,这是他心里最直白的声音,可又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阻止,不去,不要去!

    “去了,或许不会得到你想要的,可若是不去的话,只怕你今晚都会睡不着的。”林静之的话,就像是庞飞心底的声音。

    没错,不去的话,怕是他今晚都无法安睡。

    快速下床穿戴整齐,庞飞拿了手机转身离去,连声告别也没有。

    说不在意那是假的,可林静之知道,自己唯有善解人意不给旁飞添麻烦,才能长久地将这个男人留在身边。

    庞飞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安露抱着他的胳膊哭哭啼啼,又是抱怨又是责怪,眼泪鼻涕都往庞飞身上抹。

    安瑶已经醒了,默默地掉着眼泪,看上去很憔悴,不免让庞飞有些心疼。

    说到底,他还是在意这个女人的,只是她这副冷漠的表情,好像庞飞欠了她什么似的,着实让他有些不爽。

    都到这种时候了,她还在高傲什么,庞飞真想不通!

    “我在这守着,你们都回去吧。”

    时峰和沈凝心相继告别,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时峰可以送沈凝心回家。

    安露不敢回去,安建山可是严重交代过,不把庞飞带回去她们就不许回家,她要是这个点跑回去,肯定免不了一顿斥责。

    “那你去外面找个酒店凑合一晚吧。”两个人都守在这着实没什么意义。

    安露“嗯”了声,转身要走,手腕却被安瑶拽住,“我没事了,露露,我跟你一起走。”

    什么意思?

    不想跟庞飞呆在一起?

    可你要不要做的这么明显啊,忘了爸爸的交代了?

    安露急忙将她摁到床上,“你干什么啊,姐夫这不是来了嘛,有什么事情好好聊一聊,是误会就要化解开……”

    安瑶不听,执拗的让人无语,“没什么误会,我就是不想呆在这。”

    “姐,你到底想干嘛啊?”安露也恼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你还不清楚罗亮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到底中了他什么邪啊?”

    安瑶似没听见,执拗地下床。

    庞飞不后悔自己急匆匆赶来,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上这个蠢女人!

    他应该庆幸,庆幸自己终于看清这个蠢女人的真面目了。

    “我走!”他站起来,拔腿就走。

    安露一手拉着安瑶,一手拉着庞飞,“我说你们两个到底要干嘛啊,能不能别折腾了,咱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啊。”

    二人均不说话。

    安露先丢了安瑶,拽着庞飞的胳膊硬是让他在椅子里坐下,“姐夫,你不能。还有你,安瑶,你是准备一辈子都不回安家了吗,你忘了爸的交代了?我可是为了你才跟着一块出来的,你别连累我也没法回去啊。”

    安瑶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好,我今晚可以不走,明天一早咱们一起回去,有什么话,当着家里人的面,说个清楚。”

    说完,径直躺了下去,跟谁欠她什么似的。

    就这情况,安露哪里还敢走啊,指不定这一走就该爆发什么战争了。

    两个人都执拗的很,你不服软我也不服软,她现在都有点怀疑了,这两个人是否真适合在一起。

    一晚上三个人都没怎么睡,安露困的不行,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想眯一会,又怕庞飞偷偷走掉,一晚上都在跟周公做斗争。

    八点钟,医院的工作人员一上班,安瑶就从病床上爬下来要自己去办出院手续。

    庞飞从她手里拿了病历单等手续,也不说话,就那样径直转身离开。

    没多大功夫,手续什么的都办好了,他也不搀扶安瑶,就那么径直离开,在车里等着。

    可怜的安露一晚上没睡好,困的要命,还得用生命扶着安瑶下去,一到车上就跟被抽了魂一样,眼睛一下都不想睁开。

    三个人的车里,安静的像是只有一个人一样,庞飞和安瑶一路上连一个眼神的碰撞也没有,更别说是交流了。

    车子到了安家,庞飞和安瑶都去叫安露,彼此互看了一眼,也都不叫了。

    可怜的安露就那么被一个人丢在车上,庞飞到底是不忍心安露这样难受地蜷缩着,将其从车上抱了下来,再看安瑶,已经走向家门口。

    安露到底是她亲妹妹,昨晚上拿命护着她,这般劳累辛苦,还不是为了帮她和庞飞复合,她呢,对这个妹妹就是这般态度。

    无情……

    安瑶,到底是你真的这般无情,还是我以前看错了你。

    “呀,你们可算回来了,露露……露露怎么了这是……”曹秀娥急忙跑到庞飞跟前询问。

    庞飞道,“没事,就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

    进了家,庞飞将安露放到她自己的房间,给其盖上被子,让丫头好好睡一觉。

    安建山一夜基本未睡,庞飞离家出走,安瑶和安露彻夜不归,这个家已经不像是个家了,他哪里能睡得着。

    见着安瑶回来,也不管她脸色好看不好看,心中的怒火抑制不住地就发泄出来,“让你昨晚出去找人,你干什么去了你,啊!”

    “爸,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庞飞不想一回来就看着他们吵吵嚷嚷的。

    安建山拉着庞飞在沙发里坐下,喃喃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安心在家里住下……”

    这话倒是让庞飞越发觉得心酸,一个大男人,竟然活到要靠老丈人才能立足的地步,这不仅很可悲,简直就是可怜、可叹!

    目光不由得落向安瑶,那女人面色平静,眼睛低垂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庞飞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怕是今天,离婚的话题终于要画上句号了吧。

    该来的,躲不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