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127:上门道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露一直惶惶不安的,说是去闹事,结果把人给打了,也不知是死是活,真要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出了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料到,到底年纪尚轻,一群小女生吓的六神无主,那几个来帮忙的都在推卸责任,特别是那个拿砖块砸人的,说她也只是为了那张演唱会门票才那么做的,还要安露自己承担责任。

    “走走走,都走都走。”安露心烦意乱,把一帮小姐妹们全赶走了。

    人一走,她更加慌乱了,一会想着警察来抓自己,一会想着被关进去如何如何地凄惨,想着想着就把自己给吓哭了。

    这种时候唯一想到能帮自己的,也就只有姐姐安瑶了。

    “露露,你到底怎么了,别哭了,先说说到底怎么了?”

    安露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过,“姐,我……我好像杀人了,我……我要被抓去坐牢了,我好怕啊,姐,我该怎么办啊?”

    安瑶惊吓不已,“你说什么?你杀人了?你杀谁了?”

    “林静之,呜呜呜……”

    “你……”安露和林静之没关系,这丫头铁定是因为她和庞飞的事情去找林静之算账的,说到底丫头也是一片好心,这个时候去责怪她未免也太让她寒心。况且,以安露的手段,还不至于真的去杀人,估计是闯了祸吓到了,以为自己杀了人吧。

    安瑶问,“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接你。”

    “就在你酒店门口,我不敢进去。”

    安瑶挂了电话,急匆匆跑下来,安露蹲在酒楼门口双手环抱着膝盖,肩膀一耸一耸的,样子极其可怜。

    安瑶将她拉起来抱在怀里安慰,“没事没事,肯定会没事的,我现在就给林静之打电话,问问她那边情况怎么样?”

    电话打过去,安瑶询问了几句,得知林静之并无大碍。

    这件事到底是安露做的不对,赔礼道歉是必须的,“改天我带露露亲自去跟你赔礼道歉。”

    听闻林静之并无大碍,安露一抹眼泪,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来没死啊,害我哭了半天,我看那女人分明就是装的,不,她就是故意的。她肯定把这件事跟我姐夫说了,我姐夫肯定误以为我是故意的,挑拨离间,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

    “露露。”安瑶实在无语,“这件事情你别管了好不好,让我自己来处理吧。”

    安露道,“姐,你怎么自己处理啊,姐夫那么晚回来你也不问缘由,那他老是往哪个狐狸精那跑,你们的感情能和好吗?我这不也是为你担心呢嘛。我还想起一件事,你知道我今天去找林静之算账的时候碰见谁了吗?”

    “谁啊?”

    “沈凝心,就是水云间ktv的那个头牌,她和林静之手挽着手,宛如亲姐妹一般有说有笑,两个人提着一个菜篮子,看样子是住在一起的。”

    “你说一下子两个狐狸精,我姐夫是个正常的男人,你又不肯跟他同房,他肯定经受不了那么大的诱惑的啊。”

    安瑶脸色不太好看,同房不同房的又不是她说了算,如今庞飞住在他那个小房间里像是上了瘾一样,总不至于让她提出让他搬回去住的意见吧?

    再者,她从来不屑于用身体去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可如今危机摆在眼前,不由得她不去担心了。

    纵使在相信庞飞,再相信林静之,可对那个沈凝心,她是没什么信任感的。

    庞飞时常回去的晚,莫不是真和那两个女人在外面厮混?

    “姐,你看……”安露躲到安瑶身后,浑身颤抖。

    庞飞怒气冲冲走过来,不管安瑶的阻拦,硬是将安露从她身后拽了出来。

    安露怕的要命,“姐夫,姐夫你干嘛啊,你弄疼我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去了?带人去闹事很爽是不是?打赏了人很牛逼是不是?”庞飞力气大,安露那小胳膊小腿的哪能是他的对手,被其死死拽着手腕动弹不得。

    安瑶到底不忍心,劝庞飞先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说。

    安露跟着帮腔,“是啊,姐夫,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说嘛,你别这么心浮气躁的行不行?”

    庞飞是很生气,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小姨子,不能真把她怎么样?

    三人在安瑶的办公室里坐下,安露惧怕不已,躲在安瑶身后不敢出来。

    庞飞自始至终都冷着脸,目光深邃,看不透他的心思。

    安瑶主动承认错误,“这件事是露露的错,我已经跟静之联系过,回头我会带着露露去跟她赔礼道歉,并且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庞飞找到这里来,并不是要拿安露兴师问罪,就是想给她个警告,让她以后不敢再乱来。

    今儿个的事情是个万幸,若是那石头再偏一点砸中了太阳穴,可就出*烦了。

    安露这丫头太任性妄为了,的确是该好好管教管教,如今安瑶主动出面承认错误,并且愿意管教安露,那他自然也不好再深究。

    到底是一家人,不该闹的太难看。

    安瑶将安露从身后拉出来,让她亲自向庞飞保证。

    安露做发誓状,“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给林静之找麻烦了,但我有个前提,那两个女人不能再勾引你。”

    说完,一溜烟钻到安瑶身后。

    庞飞甚是无语,但转念一想,这些话从这丫头嘴里说出来,倒也符合她的性子。

    说来说去都是因误会而起,既然如此,那他把话说清楚便是,“我和静之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错不在她。”

    这话让安瑶多少有点不舒服,庞飞的意思是错不在林静之,那就是在她安瑶了?

    她自己明白这个理是一回事,从庞飞嘴里说出来就又是一回事了。

    神色不太好看,也不想跟庞飞起争执,现在两个人的矛盾够深的了,不想再制造麻烦了。

    庞飞起身要走,呆在这里无话可说也是尴尬,倒不如离开。

    安露在背后推搡安瑶,示意她赶紧将庞飞留住。

    安瑶心里其实是很想留住庞飞的,可就是拉不下脸面,几次到了嘴边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安露恨铁不成钢,“姐,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你刚才为什么不把姐夫留住啊?”

    “我……”安瑶无法辩解,脸面这东西有时候真没那么重要,特别是明知道自己有错在先,现在不过是让她承认自己的错误,主动提出和庞飞搬回一个房间,就那么难吗?

    “你看姐夫刚才走的那么决绝,一点留恋的感觉也没有,再这样下去,你们就真完蛋了。虽说不离婚,可这跟离婚了又有什么区别?”

    “姐,我是发现姐夫现在为什么不在像以前那样喜欢你了。你看看你,又不温柔又不体贴,还不跟姐夫同房,你再看看那个林静之和沈凝心,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善良,一个妩媚妖娆身材又好,我要是个男人,我肯定也选她们。”

    “你说够了没有?”安瑶本就心烦,被安露这么一番奚落,更加心烦。

    安露还想再说什么,被安瑶以工作要忙为理由赶了出去,“回去好好在家里呆着,不许乱跑,下班后我去接你,咱们一块去跟林静之赔礼道歉。”

    安露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适才误以为杀了人的胆战心惊这会子是忘的一干二净的,嘴上依旧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安瑶没心思理会她,如今林静之离职,酒楼的很多事情都堆到她头上来,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她还得忙着给酒楼拉投资拉资源,最近竞争越发激烈,实在艰难。

    工作工作做不好,家里的事情也处理不好,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很失败。

    下班后,安瑶先回安家接了安露,然后去商场买了一些补品之类的东西,带着安露去林静之那赔礼道歉。

    门一开,映入眼帘的是沈凝心那张不施粉黛但却依旧倾国倾城的面容,一身家居服配着那碎花围裙,美艳又不失生活气息。

    安露也算是阅人无数,却也被沈凝心这身样子给惊艳到了。

    “安总?”沈凝心望向安瑶身后的安露,神色复杂,不知道该不该请她们进来。

    林静之闻声出来,见是安瑶,十分热情,“安总,你怎么来了,快请进。”

    当事者都发话了,沈凝心没有不让进的道理。

    林静之十分热情,亲自倒水。

    安瑶让她不用那么客气,“今天我带露露来是跟你赔礼道歉的,这丫头生性莽撞,不该动手打人。露露,快跟静之姐姐道歉。”

    安露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对不起。”

    言语间哪里有半分诚恳道歉的意思,不过林静之也不在意,安瑶能带着安露亲自来道歉,已然让她很是意外了。

    “不打紧的,就是擦破点皮,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怪不好意思的。”林静之向来这样,连安瑶都很喜欢她的性格,更何况是在安家处处受委屈的庞飞了。

    将礼物送给林静之,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

    倒是林静之率先打破了尴尬局面,“安总,我这一走,酒楼肯定很忙,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