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546:成熟未必是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哪有那么简单?

    那些记忆那些过往,不会像写在白纸上的字一样,用橡皮擦一擦就掉的,它们是根深蒂固地种在你的记忆里的,你得时刻调整自己的身份去忘掉那些东西,那太难了!

    难到安瑶始终找不到一个平衡点来平衡那些事情,所以她还不知道该怎么接纳庞飞,她还需要时间。

    这些庞飞都知道,他都理解,刚才真的是他太冲动了,“是不是吓到你了。”

    安瑶却是摇头,吓到到不至于,她也理解庞飞的心情。

    两个人都太感性了,太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了。

    说是都改变了,其实谁也没变,还是以前那个熟悉的感觉。

    相视一笑,两个人都笑了,气氛也在这一瞬间得到了缓解。

    回去的路上,安瑶又提到了安露,说这两天安露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她反倒有点不安心了。

    “以我对安露的了解,她不应该这么平静的,我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但我问她她却又不肯说。哎,我这个当姐姐的太失败了,只顾着给她施加压力逼迫他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却从来没有从心里面去真正地了解过安露。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和她好好谈谈心。”

    安露和时峰在一起的事情,以及时峰在沈凝心住院期间说的那些伤害安露的话,庞飞没敢告诉安瑶,若不然,依着安瑶的性子,她怎么可能还会去帮沈凝心挑选什么婚纱首饰。

    这些事情,相信安露也不会主动跟安瑶说的,那就让这些事情都深埋过往的泥土中吧,也希望安露能真正地放下过去,早日蜕变。

    回到安家,安瑶果然履行承诺,主动找到安露聊天谈心。

    可不管安瑶说什么,安露始终都是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什么“我没事”“我很好”之类的,但那神态和样子却又明显的不是我没事我很好。

    安瑶努力想和安露认真地沟通一次,可不管怎么努力,始终都好像和安露之间隔着一层东西,无法交心,更无法走入安露的心中。

    以前总想着让安露成熟一点懂事一点,现在真的成熟了懂事了,却又让她有种陌生的感觉。

    “那你早点休息吧,别熬的太晚了。”无奈,安瑶只能留下这样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隔天,时峰和沈凝心竟然亲自来安家登门拜访感谢安瑶,沈凝心没什么朋友,都是安瑶一直陪着她忙前忙后的,她是真心感谢安瑶,也希望以后能和安瑶一直都这样和睦相处。

    安瑶将二人邀请进来,却正好碰上安露背了包包准备离开。

    “安露……”

    安瑶本想让安露跟他们两个打声招呼,话还没说出口,却见安露便兀自低着头离开了。

    很明显的,那丫头分明还是对沈凝心和时峰有着芥蒂,根本没从心里上放下。

    “这丫头的脾气还是那么地倔。”安瑶找了个合理的借口,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沈凝心和时峰倒也没当回事,进来和安瑶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他们还要去庞飞那,还问安瑶要不要一起去?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好久没见到乐乐了,我去看看他。”

    三人便一起来到庞家,安瑶给乐乐带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时峰和沈凝心则是给庞金川和乐乐都带了很多东西来。

    小小的房间里很快被挤满了人,好不热闹的场景。

    不过,沈凝心和时峰也只是简单地坐了一会,便离开了,他们还要去感谢很多很多人。

    见时峰和沈凝心都走了,安瑶也准备起身离开,便在这时,有几道人影走了进来,是几个大妈,来叫庞金川去跳广场舞的。

    那几个大妈看到安瑶的时候,特意在安瑶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那古怪的眼神仿佛在说,这就是庞飞的前妻啊。

    “不去了,今天家里有事。”庞金川笑呵呵着从屋子里出来,对那几个大妈说。

    那几个大妈应了声,又三五成群地离开了,不过她们走的时候又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安瑶几眼。

    安瑶自知现在的身份出现在庞家很是古怪,便也没多做停留。

    在经过广场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又碰到那几个大妈了,安瑶本不予理会的,却无意间听到那几个大妈竟是在谈论自己。

    “庞飞的前妻啊长的是挺漂亮的,可就是人不行啊,据说对庞飞可不好了,呼来换取的跟使唤下人似的,这有钱人就是势利眼,瞧不起人,也难怪庞飞会在外面找女人了。”

    “是啊,你看现在庞飞发达了有钱了,她又屁颠屁颠地倒贴上来,甚至还不计前嫌地帮庞飞带孩子,这个时候怎么不讲究自尊了面子了?我看啊,她分明就是冲着庞飞的钱来的。”

    “自己赚不到钱了,不依附着男人还能怎么办,女人啊,特别是漂亮的女人,都一个德行。”

    “漂亮女人都什么德行啊?”安瑶听不下去了,厉声打断。

    那几个大妈转身一看,吓的连忙闭了嘴巴。

    安瑶却不依不饶,走了过来,再次问了一遍,“漂亮的女人都什么德行啊?嗯?”

    “我……我去跳舞去了。”

    “等等我,我也去。”

    “别走啊,还有我呢。”

    那三个大妈看见安瑶跟看见鬼似的,一溜烟跑的没影没踪了。

    安瑶虽然用气势唬住了那三个大妈不敢再说三到底,可谁又能保证他们背着自己的时候又该怎样添油加醋了。

    适才那些话她实在不想往心里去,但却又控制不住地生气。

    什么叫她依附男人?

    她安瑶从来不依附任何人!

    事业,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只不过现在庞飞的风头远远地盖过了她,才会给这些长舌妇们落下话柄。

    不过转念一想,这悠悠众口,你又能管得了谁呢?

    人最怕的就是活在别人的评价中,这个人说你好你便努力地好,那个人说你不好你便更努力地变好,那多累啊。

    人还是要活的清醒一点,不要受周围人的评价而影响了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得有一杆秤衡量着。

    笑了笑,安瑶转身离去,很快将那些不快的想法都抛出了脑海。

    蓉城这边暂时没什么事情了,庞飞和安瑶决定启程去豪城,柳市集团虽说有柳钦坐镇,可很多大型的会议以及一些重大场合还是必须得庞飞亲自出面,为此柳钦都推掉好几个了,这次的帮助贫困山区儿童建立学校的事情实在推不掉,必须庞飞亲自出面。

    这种扶贫的公益项目邀请的都是一些大企业,扶贫救助,一来提升企业的良好形象,二来,也是为整个城市树立一个好榜样。

    柳啸天在世的时候,便是以柳市集团的名义建立了两所学校,在这一点上,他的确是很让人钦佩的。

    今年的扶贫政策有所改变,不再是企业捐助多少就是多少,随后由企业代表人上台领教即可,今年的扶贫变成了现场竞争,就是他们出项目,企业家们竞争这个机会,这有点坑企业家的感觉。

    所以当柳钦跟庞飞说今年的政策的时候,庞飞便是很不高兴地说,“什么时候慈善变成勒索了?”

    “今年的主办方变了,听说是一个叫爱与爱的慈善机构举办的。这爱与爱的领导人在上面又人,估计又是假借着慈善的名义在贪污罢了。这种事情近年来是越来越多了,大多数企业家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办法。”

    就是因为没办法,才助长了这些人的嚣张气焰,越来越明目张胆,越来越胆大包天了。

    庞飞并不是个好大喜功的人,但他绝对不允许这些人这样明目张胆地这样做!

    “你多联系几家有名的新闻杂志记者,再找些人跟踪调查这次公益的事情,把那些钱的来龙去脉都调查清楚了,该见报的见报,该曝光的曝光。”

    柳钦不无担心地说,“咱们这样做不好吧,会惹上麻烦的。”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只是想知道我捐的钱都去了哪里,是不是真的用到了征途上,这有什么错吗?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可是……得罪那些人,对咱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庞飞伸手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我不怕。按照我说的去做吧,出了事,我担着。”

    老板都发话了,柳钦哪有不照做的道理。

    这次的公益捐款大会,庞飞还是按照以往的形式,捐款一百万,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

    这是柳啸天在世的时候就留下来的规则,他只不过是将柳啸天的规则继续延续下去罢了。

    有些企业为了争个好名声,不惜砸重金,几百万,上千万,好名声是落下了,可也让自己伤筋动骨了。而且这些钱最后大部分还可能流入某个黑心人的口袋里,何必呢?

    庞飞不争不抢,也不喜欢记者拍摄自己,所以他全程带着帽子和口罩,将那一百万捐献出去之后,就起身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