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560:奇怪的养父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庞飞进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先去看周大福,而是观察这房间里面的摆设,实在是,这个房间的设计和造型,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还有周大福的妻子。

    周大福今年都五十多岁了,他的妻子居然那么年轻。

    还有,这屋子里走到哪都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氛,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嫂子,这位是庞医生,或许他能看好老板的病。你快带他进去给老板看看吧。”郭乔害怕老板再将死气沾染到自己的身上,便站在门口说,怎么也不肯进来。

    周大福的妻子听到郭乔说庞飞是医生,或许有办法治好她丈夫的病,连忙摸了眼泪,“你……你要是能看好我丈夫的病,我就给你很多很多钱。”

    “夫人,老爷的病多少有名的大夫都给看过了,都说这是绝症,没办法,这人年纪轻轻的,会不会医术还是个问题呢,他怎么可能治好老爷的病。怕不是个骗子,来骗钱的吧。”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一位身穿藏青色衣衫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劝阻那年轻女子。

    女子对那男子的话似乎很信任,当下,便对庞飞产生了怀疑,“可是,爸,现在不这样也没办法了,就当是司马当成活马医吧,试试看好了。”

    “那你得给他把丑化说在前头,要是看好了,自然少不了他的酬金,要是看不好,哼,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这人什么心理?

    看的好看不好的现在庞飞连看都没看呢,就在这恐吓威胁了,庞飞怎么觉得,这人压根就不想他给周大福看病呢?

    “夫人,先带我进去看看吧。”

    那女子看了身后的中年男子一眼,没采取他的意见,而是带着庞飞进了屋子。

    周大福所在的房间,死气更加浓重,人一进来,就能感觉到一股?人的寒气。

    这种感觉,庞飞以前也有过,那是在某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被逼进了乱葬岗中三天三夜,而在那三天三夜的时间里,他们所有人,都被死亡的气息笼罩着。

    而那个时候,是他们刚刚执行任务的时候,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死人,恐惧、不安、害怕……

    正是那第一次印象十分深刻的体验,才导致他后来对死亡的气息特别的敏感,甚至后来的很多次作战中,他甚至能根据死亡的气息来判断战友的伤亡情况。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庞飞无法解释清楚,但他就是知道,当有死亡的气息出现的时候,他就能确切地感受到。

    “夫人,你先出去等着。”

    “好,那辛苦你了。”

    等那女子退出去之后,庞飞才来到病床前。

    很快,庞飞就从房间里出来了,那女子就等在门口,见庞飞出来,连忙迎上来问,“怎么样?你能治好我丈夫的病吗?”

    周大福其实根本没有生病,而是被人下了降头,只要将降头消除掉,他的病症自然就会好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降头是谁下的?

    是这个年纪都能当周大福女儿的年轻女子,还是那个行为古怪异常的女子的父亲?

    亦或者是,还有庞飞没看见的其他的人?

    下降头这种东西,必须要有被下的人的贴身的物品才能管用,而能拿到周大福贴身物品的,眼前看来,只能是这年轻女子和女子的父亲了。

    但从进门到现在,这年轻女子一直在抹眼泪,表现出很担心丈夫安危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在撒谎,因为情感这东西有时候你是很难验出来的,庞飞的确是在年轻女子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担忧。

    倒是女子的父亲,一直表现的对庞飞看病一事很抗拒的样子,似乎很不希望庞飞给周大福看病。

    就目前的表面现象来看,年轻女子的父亲似乎嫌疑更大一些,但庞飞没有轻易下结论,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能单靠猜疑就给一个人判了死罪。

    “办法是有,不过……”

    听到庞飞说有办法,年轻女子立马止住了哭声,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真的……你真的能治好我的丈夫,那真是太好了。神医,你要是能治好我丈夫的病,我给你五百万……不,一千万的报酬。”

    庞飞一边留意年轻女子的反应,一边观察女子父亲的反应,发现男子在刚听到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先是露出震惊的表情,但随即,又很好地用平静掩饰了过去。

    现在,庞飞是越发地怀疑这个中年男子了,肯定有问题。

    不过,他还需要再确定一件事情,“夫人,你跟我来一下。”

    庞飞将年轻女子叫到了一边。

    年轻女子一脸茫然,十分不解地看着庞飞,“神医,怎么了?”

    “有几件事想跟夫人确定一下,第一,那个男人,是您的亲生父亲吗?”

    “不是,他是我养父。我是个孤儿,是养父一手将我养大的,若是没有养父,就没有现在的我了。神医,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先别急着提问,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呢。这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养父是不是自从你丈夫生病之后,就一直在这?”

    女子蓦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是……是的。”

    “那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是你养父在照顾你丈夫,不让你去接触?”

    女子再次吃惊,“是啊,不过,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很简单,周大福的房间里气死那么重,可是,在女子和中年男子的身上,却都没有任何死气的感觉。

    这很不正常,按理说,这女子和丈夫的感情如此深厚,肯定会全心全意照顾丈夫才是,那必然就会沾染上死气的。而她的身上却是相反的,一点死气也没有,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她压根没进去过哪个房间。

    可这屋子里就她跟养父两个人,她不进去,那自然是她的养父进去了。

    庞飞在这之前也只是推测,所以才需要找女子证实一下。

    现在,他已然可以确定,这件事就算和中年男子没有直接关系,也肯定和他有着间接的关系。

    “夫人,很可能,你丈夫生病的事情,就是你的养父搞的鬼。”庞飞想了想,如实将这些事情说了出来。

    女子连忙否认,“不可能,我养父对我一向很好的,他怎么可能对我的丈夫做出这种事情来。这……这绝对不可能的。”

    “你说你养父对你特别好?”

    “是啊。养父待我一向视如己出,他家境并不富裕,但是从小到大,不管自己多辛苦多累,却从来没有让我吃过半点苦。我就像他的张生明珠一样,一直被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哪怕是我结婚了,养父也一直担心我牵挂我,怕我跟大福结婚会惹得他前妻不高兴,怕大福会对我不好,他什么都在为我操心,我不相信那么好的父亲,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庞飞却说,“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养父或许正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这样做的呢?他会不会是因为不想你嫁给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人?会不会觉得你嫁给周大福一点也不幸福?会不会是想杀了周大福,让你重新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呢?”

    庞飞的话,让年轻女子愣了一下,表情瞬间凝固住了。

    很显然,女子是被庞飞的话说动心了,作为养父的女儿,她岂能不了解养父对自己的爱?

    当爱变成了一种枷锁的时候,会不会真的出现庞飞说的这种情况?

    再联想到一些古怪的事情,比如养父以前很不喜欢周大福,现在却愿意留下来照顾周大福。

    比如以前家里的摆设是那样的,养父来了之后却要变成这样?

    这一系列古怪的行为,好像都指向了养父行为不正常这一点。

    女子安奈不住,径直跑过去质问养父。

    庞飞本想阻拦,却又没有那样做。

    有些事情,他只是提个醒,至于怎么做,还是交给他们当事人去处理的好。

    “爸……”女子急匆匆跑出来,可是,看到养父的那一刻,那些质问的话,终究还是没忍心问出口。

    她换了一种更为温和的方式,可能是不忍心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对待这个辛苦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男人,“爸……如果大福死了,我也就跟着他去了,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

    男子平静的脸上突然变得绝望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大福,很爱很爱。”女子热泪盈眶地说。

    中年男子反驳道,“他跟我年级差不多啊,都能当你爸了,你爱他什么啊?”

    “爱他的一切,爱他的所有。爸,祝福我跟大福吧,也祈祷大福,能快点康复起来。”

    “他不可能好起来的。”男子情绪失控,竟是直接露出了马脚。

    女子却是无比坚定地说,“庞医生说可以,那就肯定可以,我相信庞医生。”

    男子恶狠狠地看了庞飞一眼,竟是冷笑起来,“他?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相信他的话?别傻了,周大福不可能康复的,灵灵,你也该清醒清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