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656:回去结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

    其实,只是庞飞不愿将自己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告诉冷颜罢了,怕她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冷颜略微沉思了一下,继而说道,“你想一个人承担?不牵连任何人?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拒绝别人的帮助,就是在拒绝你更多的希望。”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

    “你就是太高傲了,也太自以为是了,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为别人着想,殊不知,你所着想的东西,未必是别人想要的。”

    “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就没有不管的理由,你可以不接受,但你没资格管我该怎样做。”

    冷颜说完,转身离去。

    修长曼妙的身影,在昏暗的夜光下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不管是出于朋友的身份还是野编三号战友的身份,冷颜都不可能对庞飞的事情置之不理的。

    她就是那样,向来话不多,但心里的注意,却是比谁都要清楚明白。

    庞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他无法阻止冷颜掺和进来,而他能做的,就是躲的远远的,不连累任何为他好的人。

    三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再过两天,就是婚期了。

    庞飞不得不启程先返回蓉城。

    答应安瑶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到。

    但,即使返回蓉城,他也没有回庞家,更没有去安家。

    他只是给庞家和安家都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自己则在外面单独租了房子住。

    安瑶没问他为什么,她始终选择相信庞飞!

    这是一种深深的信任感,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

    “瑶瑶,不是我说你啊,这后天就是婚礼了,庞飞到现在连个面也不露,就给你打个电话你就那么信以为真了,你就真一点也不着急啊。这万一到时候婚礼上他不出现怎么办,这岂不是把你当黄花菜给晾着了?”

    “我也不是要给你们之间挑事,毕竟你们证都领了,我当然也希望你们能好好地走到一起,但……但那个姓庞的在临结婚之前突然玩消失玩失踪,到底什么意思啊,你也不问个清楚,我真是替你着急的不行。”

    安瑶倒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仿佛这些事情都跟她没关系似的。

    她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害怕,那是因为她相信庞飞不会放她鸽子的。

    林妙雪无语至极,自己说了那么多,跟白说了一样,能怎么办,只能不说了呗。

    一旁坐着的安露起身来到外面,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拨通庞飞的电话。

    庞飞倒是没有拒绝,将安露的电话接了。

    安露跟林妙雪一样,也是十分不理解庞飞的行为,她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帮安瑶问问清楚,庞飞这段时间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回来了也不肯跟安瑶见面?

    “这些东西我都跟你姐说过了,暂时我没办法告诉她,不过我答应过她,婚礼的时候,我一定准时出现。我保证!”

    那严肃诚恳的态度,倒是让安露无话可说。

    到了这种时候,不相信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将庞飞臭骂一顿,又能改变什么事实?

    “希望你说到做到,否则,我第一个绕不了你。”

    刚挂电话,庞飞的手机便又响了起来。

    电话是庞金川打来的,比起安家那边,这一次倒是庞金川这边更难搞定。

    庞金川非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让庞飞将这段日子的去向以及为何回到蓉城却不肯回家的事情解释个清楚。

    “爸……你相信我吗?”庞飞突然这样问了一句。

    庞金川愣了一下,随即说,“你是我儿,我不相信你相信谁,我肯定相信你的。”

    “既然你相信我,那就别问那么多了,我能这么做,肯定是有我自己的理由的。”

    庞金川哀叹一口气,“你和安瑶的事情真是给我搞怕了,我就怕在这结婚之前你再出什么幺蛾子,飞啊,爸相信你,爸也不问你了,爸相信你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婚礼之前,你务必赶回来就行,好吗?”

    “必须的!”不然,庞飞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回来了。

    听到庞飞肯定的回答,庞金川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边,跟庞金川的电话才结束,时峰的电话又进来了。

    之后又是庞燕、贼五,连姬如雪都给庞飞打了电话,询问他到底还想不想结婚了云云。

    庞飞耐着性子一一解释,这些打电话的人,无一不是在关心他,他又如何能对这些人不耐烦啊。

    夜,渐渐地深了。

    霓虹灯闪烁着,给城市增添了绚烂和多彩。

    庞飞站在原长安酒楼,安瑶办公室前的落地玻璃窗前,凝望着窗外。

    这里,早已换成了其他的办公场所,有关长安酒楼的影子,也都被消磨殆尽。

    外表容易改变,但有些感觉,是改变不了的。

    在这里,庞飞依然能看到安瑶在这里忙忙碌碌的身影,能看到他和安瑶在这里摩擦的点点滴滴。

    那些昔日让他崩溃让他受不了的画面,现在想来,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生苦短,又有几个日夜可以消磨,过去的日子不会再重来,后悔的东西也不会再重新来过。

    人啊,仿佛只有经历过一些东西,才能明白另外一些东西的重要性。

    “谁?”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怒喝声,是值班的保安在巡逻,发现这扇房间的门是虚掩的,便进来查看,然后,就看到了漆黑的屋子里,窗户前站着一个陌生男子。

    庞飞是偷溜进来的,他只是想来这里回味一些东西,并不想惹出不必要的事端。

    “嗖”的一声,庞飞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那保安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却发现窗户前已然没了人影。

    “眼花了吗?还是我出现幻觉了?累的,肯定是累的。”那保安絮絮叨叨一番,将门合上,继续巡逻去了。

    公司楼下,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双手插兜,缓缓离开。

    这个人,正是庞飞!

    这一夜,他未睡,从原长安酒楼离开后,就来到了安家,站在远远的地方,一直站到了天亮。

    这是婚礼前的一天,安庞两家人,都进入了紧张忙碌的阶段。

    庞飞只是想看看安瑶,哪怕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就好。

    安瑶亲自踩点,亲自规划每一处细节,所有的事情,她都要亲力亲为。

    她做到了,他们的婚礼,她要参与其中,可是庞飞,却食言了。

    内心,愧疚不已!

    时针在不知不觉中飞速转动,很快,一天结束,黑夜降临。

    安家灯火通明,林妙雪和安露早早地为安瑶穿上婚纱,三个女人的身影倒映在窗户上,是那样的美丽、平静。

    庞飞望着安瑶卧室的窗户,一直到凌晨一点多。

    灯熄灭了,安瑶休息了,她是新娘子,要养精蓄锐,为明天的婚礼养足精神。

    庞飞离开,却是依旧没回酒店,而是来到了庞家。

    庞金川到现在还没休息,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在忙忙碌碌,庞燕帮忙照看乐乐,他自己则一个人计算这个计算那个,生怕有任何一点遗漏的地方。

    他其实已经很累了,连连打着哈欠,眼睛也是通红的,可手上的事情没有忙完,他就还不能休息。

    庞燕劝他,“爸,这些东西你都数了好多遍了,不用再数了,赶紧休息去吧,明天还有一天要忙活的呢。”

    “不行不行,我再数最后一遍。”两个孩子从小就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让他习惯了凡事事无巨细处处到位,不把每个他能想到的点检查清楚,他就睡不踏实睡不安稳的。

    庞燕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将乐乐交给他,“那你去休息吧,我来清点。你看,乐乐看你不休息,他也不休息,我哄不下的。”

    “爷爷……睡觉……”乐乐拉扯庞金川的衣襟,小手在嘴巴上拍了两下,一副很困倦的样子。

    庞金川心疼乐乐,只好将本子交给庞燕,让她再清点一遍,一定要确定万无一失。

    等庞金川带着乐乐去休息,庞燕则乖巧地代替着庞金川的位置,开始认认真真地清点东西。

    这一幕幕,都被庞飞透过窗户看在眼里。

    每个人都在为他的事情尽心尽力,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

    可是,亲人之间又哪有那么多愧疚,更多的,只是缘分的亏欠罢了。

    待到凌晨四点钟时,庞金川醒来,开始准备东西。

    庞飞的身影,终于在庞家大门口出现。

    “飞。”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今天可就是婚礼的日子了,庞飞回来的正是时候。

    “快快快,快去换衣服。”

    庞燕听到声响,也跟着出来,看到庞飞回来,同样高兴不已,“哥,你回来了啊,快点去换衣服吧,咱们要准备的东西还多着呢。”

    这番温馨的场面,让庞飞暂时忘却了诸多的烦恼和顾忌。

    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只见衣架上挂着一套熨烫的平平整整的西装,洁白的衬衣、**大气的领带,擦的油光发亮的皮鞋。

    一切的一切,都准备的是那么的妥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