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742:吴家三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家长媳阴沉着脸,眼神中迸射出狠厉之色,“庞飞害了我吴家十几条人命,那我们也必须让他偿还回来。老二老三,你们集结家中所有力量,咱们先一起去和仁堂,找点麻烦去。”

    “是,大嫂。”

    和仁堂。

    卢立伟出院第一件事,便是重新修葺这里,经过一周的改善和修葺,这里,总算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突然自门外的方向传来,卢立伟下意识向着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好大一群人蜂拥着进入和仁堂。

    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一看遍是来者不善。

    卢立伟不得不警惕起来,“你们是……”

    “哗啦啦……”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只见几个人抬着几个昏迷不醒的人进入和仁堂。

    “你是和仁堂的负责人是吧?”

    “我是。”

    “我家老弟在你这抓的药,回去吃了几顿,人突然就昏迷不醒了,你们这什么狗屁的和仁堂,不是治病救人的地方,是专门害人的吧。”

    “我妈也是,明明只是个拉肚子的小问题,吃点治拉肚子的药就能好的,可她深信你们和仁堂,不惜大老远跑过来来你们这排队买药,结果呢,你看看,人都成什么样子了。”

    “我爸也是……”

    “我奶也是……”

    “还有我爷爷,我爷爷也是这样……”

    人群七嘴八舌的,无不在诉说和仁堂的不是。

    卢立伟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像这些拉肚子头疼感冒之类的小病,这店里任何一个伙计都能医治,且绝对不会出错。可这些人呢,全都是因为吃了和仁堂的药而出的问题,按照他们的意思,自然觉得这是和仁堂的问题。

    卢立伟敢用性命来担保,和仁堂的药,绝对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些人。

    一个两个的或许他还能理解,但这么多人一块来找麻烦,可就太不正常了。

    这些人,分明就是来给和仁堂找事的。

    “各位,请稍安勿躁。”

    “安你妈逼,我们家人都成这样子了,能安的下来?你们和仁堂到底是什么狗屁药店,接二连三治出这么多问题,也好意思在这显摆。”

    “对,这狗屁和仁堂,我看一点也不和仁,就该关了,砸了……”

    “赶紧的,给我们个交代。”

    “快点,少他妈的磨磨唧唧的。”

    卢立伟已经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他也长了记性,随身带着刀子,以防万一。

    这些人欺人太甚,卢立伟被逼的连连后退,不得不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你们别乱来。咱们有事说事,是和仁堂的问题,我绝不推卸责任,但凡是都要讲究证据,不是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

    “你他妈的还敢掏刀子,你是什么狗屁医生,我看你就是个屠夫。”

    “跟这种人讲什么道理,押他出去,让大家都看看,这狗屁和仁堂到底安的什么心。”

    这些人压根就不惧怕卢立伟手中的刀子,说着便蜂拥着冲上来。

    卢立伟被吓到了,下意识挥舞刀子。

    “啊……”人群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下一秒,人群自然向后退去,只见人群中有一年轻的小男孩赫然倒在了血泊中。

    “杀……杀人了,和仁堂的大夫杀人了……”

    “不……不是的……”卢立伟完全懵了,他根本没想杀人的,刚才就是想拿刀子把这些人吓退而已,根本没成想要杀人的。

    而随着人群的喊声,聚拢到和仁堂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上前检查小男孩的伤势,有人吆喝着让卢立伟赶紧给看看。

    卢立伟下意识丢掉刀子,便想上前为小男孩查看,却被几个女人给拦了下来。

    “你少碰他,就是因为你他才出事的,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你给我滚开,别碰我儿子,你这个杀人犯。”

    “光天化日的,你就敢这么行凶,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仁德,你怎么不去死。”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的推搡着卢立伟,就是不让他靠近小男孩。

    卢立伟根本没机会去救人。

    而就在这时,人群那边再次传来喊声,“人……没呼吸了……”

    “轰”。

    卢立伟的脑袋,瞬间炸开了锅。

    那小男孩,死了,死在了自己的手中,死在了和仁堂?

    他赶紧推开那几个阻拦他的女人冲过去查看,没有脉搏,没有心跳,也没有了呼吸,心肺复苏抢救了几分钟,一点效果也没有。

    死了,真的死了。

    他,杀人了?

    “报警,快报警。”

    人群越发地乱了。

    卢立伟早已懵了,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十几分钟后,辖区派出所的白思思出现。

    事情是出在和庞飞有关联的和仁堂的,而且出事的还是和仁堂的老板卢立伟,白思思也很头疼,要是庞飞掺和进来该怎么办?

    但现在涉事的人是卢立伟,她就不得不先公事公办。

    “卢大夫,先跟我们回去吧。”白思思用眼神示意两个手下动手。

    白思思等人走后,那些前来闹事的人,紧跟着就将小男孩的尸体抬到和仁堂门口放着。

    警局。

    庞飞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但,这次涉事的人是卢立伟,不是华炎宗的人,周辉真的没办法通融。

    “庞大夫,你也别给我们施压,身在其位某其职,这都是我们该做的,您要我们无条件放了卢立伟,那我们给民众怎么交代?况且,出事的人家一直逼着警方给个交代,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我们穿着这身衣服,不得不这样做啊。”

    庞飞不语。

    周辉暗暗抹了把冷汗,继续说,“您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倒不如去把真相查明。卢立伟那边我问过了,他说,他不记得自己伤过人,他觉得是那些人在故意陷害他……”

    话还没说完,庞飞却已赫然起身离去。

    看着庞飞离开,周辉反倒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这次的事情,分明是吴家人在背后搞的鬼,故意陷害和仁堂,陷害卢大夫的。”白思思也早就察觉出了不对劲,如是说道。

    周辉哀叹一声,“咱们是穿制服的,不能只靠猜想做事,要讲究真凭实据。”

    “和仁堂的监控被人为的损坏,这是巧合吗?”

    “证据,要讲究证据。”周辉还是这句话。

    白思思懒得再跟他争辩了,气呼呼转身离去。

    庞飞第一时间去调和仁堂的监控录像,好巧不巧,当天和仁堂的录像损坏了,什么也没记录到。

    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没有监控还原事实,所有人又一口咬定就是卢立伟挥刀伤人。

    是谁,在陷害卢立伟,陷害和仁堂?

    “查!”庞飞一句话,莫轩、时峰全都全力以赴。

    很快,庞飞便收到消息,“是吴家的三个媳妇,分别是豪城的苏家、李家和魏家。他们联合起来,收买了许多的孤儿流浪者,演了那一场戏,就是要抹黑和仁堂陷害卢大夫,但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师父您。”

    “庞哥,我去收拾他们。”

    “不!”庞飞伸手打断时峰的话,眼神里,迸射出一抹冷冽的寒光,“这件事,我要亲自动手。”

    “区区几个小家族,师父您不用亲自动手,我们替您摆平就是。”莫轩不明白庞飞的意思,只想尽自己所能地做点事情。

    时峰却是暗暗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再说了。

    庞飞已然做出的决定,他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这一次,那些人真是惹怒庞飞了。

    几日后,是吴家十几口人安葬的日子。

    吴家三个媳妇为其举办了隆重的丧事,并拉起一副大大的横幅,上面写着“冤枉”两个字。

    吴家的丧事,没有进行火葬,而是选择了土葬。

    在华夏,土葬早在几年前就被禁止实行,强行进行土葬,是违法的行为。

    但吴家却不管不顾,硬是要将吴家所有人都进行土葬,可见吴家的势力,的确是不容小觑的。

    殡葬队伍横穿豪城几条繁华大街,引来不少人的围观,更是吸引来了大批的媒体记者。

    那巨大的“冤枉”二字,实在是醒目,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他们就是要大张旗鼓,就是要告诉所有的人,吴家的人死的冤枉。

    他们就是要针对庞飞,将他的名声搞臭。

    殡葬队伍走至郊区,突然,被几道人影给拦住了。

    仪仗队停止了吹奏,音乐声戛然而止。

    吴家三个媳妇分别抱着各自的丈夫以及孩子的遗像,在听闻哀乐停止之后,纷纷抬起了头,便看到了站在队伍不远处的那三道人影。

    那三个人,分别是站在最前面的庞飞,以及站在庞飞身后一步之远的时峰和莫轩。

    天,忽然变了,吹起了冷风,吹的两旁的树叶,“哗啦啦”作响。

    仿佛,预示着将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吴家长媳抱着丈夫和孩子的遗像,一步步走向庞飞。

    老二老三见此,也跟了上去。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炸雷响起,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随时都有可能下起瓢泼大雨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