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1071:白雪的身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庞飞见过最厉害的易容术,贼五算一个。

    他的易容术,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就连神态、声音、体型都能模仿的很到位。

    但是,贼五的易容术毕竟是要花心思和时间去琢磨去研究的,而魅影族的魅影术,几乎在眨眼间就可以完成易容的动作。

    你几乎看不到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她的容貌和身形就完全变了。

    不得不感叹,这魅影族的魅影术,果然是恐怖的骇人。

    白雪此刻变成的样子,是庞飞家中保姆的样子。

    因为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变成什么样子,就先变个保姆的样子让庞飞不那么讨厌吧。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样子楚楚可怜,委屈巴巴,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她确实不知道该变成什么样子,这十几年来,她一直都是以别人的样子而活着,都不知道自己该长什么样子才好。

    她没有自己的容貌,没有自己的身材,也没有自己的身高,她什么都没有。

    所有的一切,都是要以别人的样子为蓝本,她才能存在。

    她还是她吗?

    不是!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每天活的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可能怎么办,谁让她是魅影族新一任的族长,门派所有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灌输要将魅影族发扬光大的重任。

    她这十几年来,始终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活在别人给她建立的世界中,慢慢的,她就真的变成了别人所想的样子,完全没了自我的感知。

    庞飞说她的单纯和楚楚可怜的样子演的逼真,差点连他都给骗了,却不知,她根本就没有演,也不需要演,因为,这些都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看着她这番样子,庞飞不知为何,心里竟隐隐的有点别样的滋味。

    这种别样的滋味让他很是惶恐,他很怕自己会对这个女人产生怜悯的心里。

    人,一旦动了其他的心思,很多事情,就不受你自己的控制了。

    起身,庞飞不去看她,只是冷冷地说,“打消你的念头吧,明天一早,你就离开牛头山,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轰!”庞飞话音刚落,突见白雪的身影,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庞飞不由得皱眉,唯恐这女人是在演戏,欺骗自己。

    他让岐峰先去查看一下。

    “家主,她是真的昏迷了。”

    “先送她上楼。”

    岐峰点点头,将白雪抱起来,放在客房。

    庞飞为她把了脉,脸色不由得越来越难看。

    这女人……这女人的脉象,乱的像是一团乱麻一样。

    她的身体,极度极度的虚弱,就像没有生命的迹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最初相遇的时候,她的脉象不是这个样子的。

    便在这时,昏迷中的白雪缓缓睁开眼睛,像是庞飞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她主动替庞飞解答疑惑,“那天,我在胳膊下面动了手脚,所以你没发现我的脉象很不正常。但现在,我已经没力气去动手脚了,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一个从小被削骨的人,脉象怎么可能正常。魅影族的多少前辈和族长,都是因为这些东西而惨死的。我今年快二十岁了,距离我的死期,也不远了。”

    “我倒是希望,我能早点死去,这样,也就不用受这些痛苦了,只希望,下辈子我不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好。”

    说着说着,一行清泪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

    庞飞正欲松开她的手腕,却被白雪反手一把又给抓住,“庞大哥,你能再坐一会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你需要休息。”

    “我不需要休息,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我们魅影族历代族长和学会魅影功法的人,没有一个活过二十岁的,我今年十九了,再过几天就要过二十岁的生日了,我已经算是魅影族里面活的最久的一个人了。”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老天让我活这么久是干嘛呀,每天让我受这种折磨,活的生不如死的,还不如让我早早死去算了。直到遇到了你,我才终于知道,原来老天让我活这么久,是为了让我见到你。”

    “我在你面前从来没有演过戏,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我喜欢你,从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可我没有自己的样子,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样子来见你,大家都说你最爱你的妻子,所以我就变成她的样子来找你。”

    “果然,你看到我那张脸,就把我抱起来,还把我带了回来。对我那样的好,跟我一起吃饭,还帮我夹菜,我活了快二十年,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庞大哥,你这我这辈子,对我最好最好的一个人。我有时候真的很希望,我就是你的妻子,每天和你一起开开心心的,一起吃饭、一起陪小狗们玩、一起参加晚会,我挽着你的胳膊,你拉着我的手。”

    “好美好!好幸福!”

    明明才是二十岁不到的年纪,说出的话却是这样的伤感,这让庞飞的心里也难免很是不好受。

    他再狠心,再冷酷,也狠不下心来对一个垂死的对自己没有坏心思的人说出什么狠辣的话来。

    “你的愿望,都会实现的。”庞飞宽慰着说。

    白雪缓缓闭上眼睛,眼泪“哗啦啦”像是雨水一样落下来。

    她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移动,就好像整容失败了之后,脸皮下面的填充物在移动一样。

    庞飞被这一幕吓了一跳,不敢想象,一个人的身体怎么可以零散到这个地步,而人却还是活着的。

    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吓到庞飞了,白雪赶紧变幻了自己的样子。

    她又恢复了安瑶的那张脸,并且很抱歉地说,“庞大哥,对不起,我吓到你了。我现在身体太虚弱了,必须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控制自己的样子,不然它们就会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胡乱地流动。”

    “我不知道该变成谁的样子,因为每个人的样子在我心中都是模糊不清的,只有你妻子的样子,我是深深刻在心里的。你……你别怪我变成她的样子来欺骗你,因为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

    庞飞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道,“我不怪你,你也别自责了,流的眼泪越多,你的脸越容易不受控制。”

    这一句简简单单的安慰的话,却是让白雪心里暖洋洋的,比喝了蜂蜜还甜。

    她是一个极度缺少温暖和关怀的女孩子,所以哪怕是一点点来自别人的关怀,也能让她十分动容。

    一个十几年来对生活毫无眷恋和期望的人,一下子突然看见了希望,便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狠狠地抓着,怎么也不愿意松手。

    但她有知道,这救命稻草是别人的,她不该去抢夺,她努力告诉自己去放手,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她哪里错了,她没错,错就错在,她不该生再那样的地方。

    可,这是她能选择和决定的吗,不能!

    命运对她太不公平也太可悲了,而她从没有责怪过那些,她只是很想好好地享受一下临死之前这美好的短暂的幸福。

    “庞大哥,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一切……”

    说不掉眼泪,可却又控制不住。

    庞飞反手,握住她的手,“什么也别说了,什么也别想了,安心休养,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的。”

    白雪以为这不过是一句安慰人的话,她的病,根本不是病,是人为的损坏,怎么可能治得好。

    但她还是很感谢庞飞说的那些话,很感谢庞飞愿意花时间听她说那些罗里吧嗦的话。

    来之前,她就听闻过庞飞对江湖十大门派的那些事情,她也做好了被庞飞收拾的准备,但现实是,庞飞没有对她那般冷酷无情,愿意听她讲那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也愿意帮她治病。

    这就够了,这已然让她很满足了。

    房门外,庞燕焦急不安地等候多时了,看见庞飞出来,终于迎了上来,“哥,那个女人的事情岐峰都跟我说了,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暂时让她先住在这里,等她的伤治好之后,再让她走。”庞飞说。

    庞燕连忙跟了上来,“哥,你不是同情她可怜她心软了吧,就凭她说的那几句话你就相信她了,那要是她有别的什么企图呢?”

    “你救她可以,但是,不能让她继续呆在这里了。要不,你给她在外面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安排人去照顾她,这样不也可以吗,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留在这里呢。这要是被嫂子知道了,你们两还能和好如初吗?”

    庞飞就是故意将白雪留下,故意气安瑶的。

    安瑶躲起来不让他找到,那是想验证一下庞飞还是不是像以前一样在乎她。

    庞飞不上她的当,他还要反过来牵制安瑶,让她吃醋,让她心里不平衡,让她主动找回来。

    只有安瑶心甘情愿地回到这里,日后才能将她长长久久地留下来。

    若不然,就算把她请回来了,怕也是留不住她的心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