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摘仙令 > 第二七五章 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人能想到,堂堂山海宗掌门,会被人暗杀在自家的宗门大殿里?

    消息传之天下的时候,第一时间信的人几乎没有,显武掌门何等人也?那可是魔门巨孽,本身便是元婴中期修士,更何况在山海宗里暗杀,那不是搞笑吗?

    可是随着天上越来越多的飞剑传书,以及各宗高阶修士进进出出时那凝重的表情,下面的修士终于半信半疑起来。

    滞留在飘渺阁的宜法真人在秋宇掌门处,看到各方汇总过来的消息时,心中翻起了涛天巨浪。

    “风门前辈还在灵界,所以,可以剔除他的嫌疑。”

    秋宇掌门分析这件事的时候,没有避着宜法,“能够击杀显武,对方修为最低也是元后。在山海宗的大殿动手,他(她)要么有像风门那样的空间法宝,要么就是有特别厉害的破禁法宝,或者说,他(她)本人是非常厉害的阵法大师。”

    除不了是掏心而亡,显武的遭遇与商德海有太多的相像处。

    “还有济世堂关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很多人怀疑,他与他的六个金牌杀手,也早就死了。”

    那样的人,是不可能突然之间避世不出的。

    “我们无相界能这般动手,而不留什么痕迹的,目前为止,好像只有四位化神星君。”

    元后修士是有,但大家成名日久,有什么本事,各宗大佬基本都心中有数,他们可以击杀显武和关山,但想一点也不惊动旁人,根本不可能。

    更遑论还在人家的地盘上。

    “玄天宗那边传来消息,通天传送阵目前为止,只有离开的人,还没有回来的人,所以,秋某认为,动手的不会是我无相修士。”

    宜法:“……”

    她当然不会把她的怀疑说出来。

    如果是宁知意,她动手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给林蹊出气,为小丫头扫清所有障碍。

    如果不是宁知意,她同样秋宇掌门的怀疑。

    “秋掌门所言甚是,这件事……”

    “若没意外的话,玄天宗那边的微平掌门此时应该已经把此事报到灵界的联盟总部了。”

    不是他们无相界的修士,趁着他们的四位化神星君不在家,这样大肆杀人,哪怕杀的全是魔门修士,也容易引起恐慌。

    毕竟,今天他可以把显武击杀在山海宗大殿里,明天他就可以,再跑到千道宗、飘渺阁……

    风门之所以被天下人忌惮,就是因为他那个可以无来踪云无影的风门法宝。

    他虽然邪性,却从不曾攻入谁家的防护大阵。

    秋宇掌门叹口气,“山海宗现在大概顾不上林蹊的擂台战。”没有指定继承人,又没能让山海宗各派系都心悦诚服的,加上这段时间,属于显武派系的连陨三位元婴真人,山海宗闹不好,都要分崩离析。

    “你看是不是要通知她一声?”免得无想还为她操心。

    只要一想到,从来不管事不记事的师妹,现在要为林蹊操心打擂的事,秋宇掌门就有些一言难尽。

    “暂时……还是算了吧!”

    宜法想了想,“难得无想道友愿意帮我调教她。”无想虽然疯了,却并不是没有本事,重影的设计就是她帮着完善的呢。

    不过,看到秋宇几个有些郁闷的表情,她又笑着加上一句,“也难得无想道友愿意动动脑子,我们就别干涉了吧,反正也就几天。”

    ……

    还在上云院努力的陆灵蹊和无想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事,她的陪练,现在又加上了无想祖宗。

    刀、剑、绫、枪……

    陆灵蹊都不知道,疯了的祖宗还会这些不同路子的东西。

    也幸好在思过洞跟那些连绵不绝的风刀风刃斗了好几个月,要不然,她怀疑十面埋伏早被祖宗这不同的打法攻破了。

    “拿着!”

    试过陆灵蹊的本事后,无想的焦躁渐去,把她收集的各种功法全塞过来,“重影是异形法宝,你想变成什么样,它就能是什么样。没事的时候,多看看这些招数,以后想怎么变都行。”

    这倒是!

    不过,这些东西,陆灵蹊真不能要。

    千道宗什么没有?

    她和祖宗到底不是同一个宗门,已经拿了可能是混沌巨魔人留下的藏酒,占了大便宜,再拿这些,万一让飘渺阁的人看到,多丢人啊?

    不仅丢人,他们还可能对祖宗有想法。

    “您忘了,我是千道宗随庆真人唯一的徒弟呢。”

    陆灵蹊笑嘻嘻地又把玉简推还给她,“师父虽然闭关了,可是我师叔他们都管我,您看我现在厉害吧?我告诉您啊,都是我几位师叔,天天陪我喂招练的。”

    “……”

    无想笑咪了眼,“我认识宜法真人,那年我和她一起打妖来着。林蹊,她这次,是不是就为你来的啊?”

    “嗯!”

    陆灵蹊希望祖宗能放心她,不要惦记她,“我筑基在东水岛,那时候师父中了毒,是宜法师叔亲自为我护法的。结丹的时候,她也陪在我身边,虽然是师叔,可是跟师父也没两样了。”

    说来,师叔确实为她操了好些心。

    陆灵蹊嘴角含笑,“也幸好,她不像知袖师叔那么多徒弟,要不然,她徒弟和知袖师叔的徒弟联合起来,我肯定已经偷着打过好几顿了。”

    “她们的徒弟为什么要打你啊?”

    “因为我比他们得人喜欢啊!”

    陆灵蹊笑着摸出从宗里带出来的保命符?,“您看看,当时我在外事堂领的时候,知袖师叔的二徒弟刘师兄可是叹了好几口气,说~千万别再给别人看见了,要不然,大家都要嫉妒我了。”

    “……”无想看着灵气十足的八张符?,很为她高兴,“那你以后就低调点,不要让别人看见了。”

    “嗯嗯!我听您的。”

    陆灵蹊把她递过来的符?收回,又摸出一个玉盒,“您再看看这是什么?”

    “……冰肌?”

    无想甚为惊讶!

    她好像对这东西非常有印象,好像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特别想买到这东西,“能变脸的是吗?”

    “是!”陆灵蹊点头,“这是掌门重平师叔奖给我的。出了飘渺阁,我就把它盖到脸上,换身法服,谁都不会再认识我了。”

    “重平掌门是好人。”

    无想的手,在软软弹弹的冰肌上留连,心下不知怎的有些沮丧起来,“林蹊,我也会好好修炼,以后——给你撑腰。”

    “我知道!”

    陆灵蹊笑着又摸出一个玉盒,“这是千金菇,共有十株,您要是修炼累了,或者感觉要冲关了,就把它们全吃了。”

    “我做不好!”

    无想拿起伞盖肥厚的黄金菇,“你不能像以前一样,把它们全做好吗?”

    “……也行!”

    陆灵蹊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找最好的食材,“我把它们都做好,您什么时候想吃,就什么时候吃,不过……”

    她分出三株来,“这三株我帮您蒸好,冲关之前一起服下去。”

    化神天劫太恐怖了。

    陆灵蹊虽然知道,飘渺阁很紧张祖宗,会尽量帮她做好防范,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对了,我再给您一样东西。”

    她从自己的存货里,又摸出一枚玉简,“这是我在奇怪岛所得,那个大殿的石门,会把打入的灵力,再反弹出来……”

    陆灵蹊把当时的情况,全跟祖宗说了一遍。

    拓印回去的符文被厚来师叔整理后,刻进了玉简,她当时就复制了。

    “我厚来师叔说,它们联合起来很厉害,要是研究透彻,溶和进阵法里,哪怕化神天劫,也不用怕了。”

    陆灵蹊现场给祖宗复制,“您若是没时间研究这个,可以给秋宇掌门。”

    无想好奇接过,把神识探了进去。

    陆灵蹊看她探进神识后,就一直不动,哪敢打扰,跑一边用丹火给她做黄金菇。

    好半晌,十株黄金菇变成了七十一份灵食,可是,无想还是那个姿势。

    陆灵蹊悄悄一叹,把该整理的全都整理好,老实陪在一边。

    她早就听说祖宗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人,阵符之道,都很有涉猎,当年那位津生掌门就说过,她不论精研哪一门,未来都可得一大师之名。

    陆信老祖当年,只怕也是舍不得她去那个无灵之地,浪费一生的聪明才智。

    陆灵蹊乱七八糟地想着,时间如水,在不知不觉中逝去,她从坐着,到趴着,到躺着,到睡一觉,修炼三个周天,无想还是没有回神的迹象。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直到算时间,她要出去打擂了,祖宗还是没醒转,无奈之下,陆灵蹊只能在院外等碰上,免得秋宇掌门触动禁制的时候,惊到了她。

    “怎么只有你?无想呢?”

    带宜法过来的秋宇掌门没看到自家师妹,很是吃惊!

    “嘘!”

    面对来接的宜法师叔,哪怕隔着阵门,陆灵蹊都有些气短。

    那符文她交给宗门换成了贡献点,其实说来就是宗门的了,“师叔,无想师叔无意中看了我复下的符文玉简,已经四天没动了。”

    什么?

    宜法似笑非笑地白了她一眼,“看来无想道友是有所得了。”她把自己复下的符文玉简拿出来给秋宇掌门看,“这是林蹊在奇怪岛所得……”

    奇怪岛各空间,他们从各方汇总到一起的消息中,都了解了一些。

    秋宇掌门看到那连绵不绝的符文,再听宜法说厚来的一些试验,哪能不知道,这是好东西?

    难得林蹊愿意把它拿出来跟飘渺阁分享。

    “擂战取消了,既然无想这边不能惊动,那就麻烦林小友你再陪几天。”

    什么?

    陆灵蹊好吃惊,“怎……怎么会取消?”

    “山海宗出了一些事。”宜法不打算跟她细说,只想追着秋宇掌门,把分享符文的利益先争取到手,“等无想道友出……”

    她的话音未落,里面突然传来好些动静。

    秋宇掌门的阵牌一扬,迅速冲了进去。

    宜法真人在阵门将合的时候,一闪而入时把也要跟进的陆灵蹊拉住,“干什么?”她的神识延展的快,已经看到无想在玉石地板上刻画符文了,“你进去会影响她思绪的。”

    没看到秋宇掌门都停在门口了吗?

    “等着吧!”

    她是千道宗人人羡慕的修炼天才,可是跟无想一比,宜法总觉得,自己还是差些。

    这人虽然疯了,但她的修炼速度,明显比他们所有人都快了。

    更何况……

    看她以神识为刀为阵,在玉石地板上画那些分开认识,合一起就不认识的符文阵图,宜法的眼睛就忍不住有些晕。

    说来,她对符、阵也有涉猎,修仙界很多人都如她般,都把基础的死记硬背在脑海里,以免与人相谈的时候,一点也不懂丢人。

    可是无想……

    宜法看向不算大的上云院,忍不住一叹。

    无想这些年,从不曾被外物分心过,修炼之余,大概把符、阵都当兴趣培养了吧?

    陆灵蹊不知师叔在这边的感慨,她现在不仅惊讶祖宗的速度,也惊讶地板上刻的那些符文和图案。

    它们似乎完全不相统,却好像完美地溶合在一起,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灵光,顺着它们在流转了。

    因为十面埋伏,她把一元、阴阳、三合到十方的十种阵法,都研究得很透,可以看出祖宗把五行阵的阵纹微改了与符文更契合地连接在一起。

    被刻录符文和阵纹的玉石地板,不是发出‘咄咄’的声音,半个时辰后,它们围成了一个圆,把无想围在中间。

    嗡!

    微不可闻的一声响,地面的玉石灰尘好像被什么东西一弹,全都甩在了圆外。符文和阵纹上的灵光流转不绝,似乎已经自成一个世界。

    “师兄?”

    无想才回神,抬头时看到秋宇和宜法甚为惊讶,“我新得了一样好东西。”她的笑容甚为甜美,“林蹊,你怎么到外面去了?快进来。”

    进去?

    陆灵蹊被宜法师叔和秋宇掌门的眼神催着,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就要靠近圆了,她的脚才试探着往前一伸,就感觉被一股好像柔水的力量,往外面推。

    这?

    她忍不住加大力道。

    圆上的灵光一闪,回击的力道集中过来,在她脚上狠狠一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