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神陨之星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丫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女娃子在男子的安抚之下,疼苦之色稍减,随之脸色开始涨红,如同火烧一般,随后弱小的女娃身一条条经络暴突而起,让小女娃看起来极其恐怖。

    “大叔叔,好痛,好痛,好痛。。。”

    小女娃一声尖叫,身上不时冒起白烟,老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知道自己的小孙女现在正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但他也不敢在此时发出任何声音。

    小女娃一声又一声的疼叫,男子却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似的,按压在小女头上的大手都没有松开过,另一只大手开始缓缓在小女娃身上推动。

    “小娃子,想活吗?”

    “好痛,大叔叔,好痛。。。”

    男子这时眉头大皱,他感受到了小女娃的精神开始在激烈的疼痛中出现了崩溃的迹象,一声痛叫高过一声,男子很是担心她会沉不住而魂海破灭。

    “小娃子,你要加油!不然你会死的。”

    “痛,爷爷,爷爷。”

    女娃现在整个人就像一个恐怖的气球球,随时都可能被体内的能量涨爆,现在她的意识里只剩下痛和爷爷这两个。

    “大人,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孙女吧!不要折磨她了,我求求你了,我不要你救了,你把孙女还给我吧!”

    老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跑到男子身边苦苦哀求着,连连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他实在忍心不下看着孙女受这般折磨。

    “再妨碍我,我杀了你。”

    老人的哀求没想到想小女娃的魂海越发不稳定,开始出现裂痕,再这样下去,想救都没得救了,气得男子一脸火爆,直朝着老人就是一声怒吼。

    “不要,不要杀我爷爷。”

    小女娃一声尖叫,带着很强的冰属性攻击,差点将男人按在她小身体上的手震开。

    小女娃的这一表现这让男子很是意外。看来她爷爷在她心中极其重要,能拴住她整个魂海的意志,男子在次试探一下,还带有杀意的说道。

    “杠不住我就杀了你爷爷。”

    “不要杀我爷爷。”

    又是一声带有属性攻击的意念,男子杠住着冰冷的气息都,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男子一手捏住小女娃的头颅,一手开始沿着小女娃身上的经脉缓慢游走,每次在感受到小女孩魂海有崩溃迹象之时,男子就扬言要杀她爷爷,便迎来一股冰冷的气息攻击,好在小女娃还不会控住,不然男子也不敢一直这么做。

    时间又一次延续到深夜,这已经是男子苏醒过来的第儿天。小女娃此时身体不再鼓涨,不过嘴边却满是鲜血,而身子冰冷惨白,不是还有那微弱的气息,让人都以为小女娃已是一只冰冷尸体。

    “呜~总算是疏通完了。”

    男子双手一收,就直直倒压在小女娃身上,脸色惨白不省人事。

    其实男子也不想用这种方法,可一个三岁多的普通小女娃他还能怎么办?教她修炼圣剑决?就算可以教,她也得懂得怎么去运用,就算她能学会那也得时间学,就现在这个情形,所以他只能用这个简单又粗暴的方发,不仅要帮她冲洗修复经络,还要帮她运转大周天,幸好她还是个小娃子,不需要很多的圣力灌输,再加上死马当活马医,反正这娃子现在弄不好也就没了,种种机缘之下还真就成功了,男子不仅帮小女娃捡回了一命,还造就了未来一个冰强者,多余的冰元之力还在她丹田内还留下了一个冰圣力的火种,这等于直接冰圣力觉醒,这女娃子从此就可以走上圣剑之路还是一个稀有属性的冰剑士。

    老人当然不知道这将彻底改定了小女娃一生的命运,见男子压在孙女身上心疼地赶忙跑了过来,将其从自己孙女身上移开,然后很是爱怜的给小娃子穿上衣服,感受到孙女那冰冷的身躯,老人穿戴的双手还心有余悸的阵阵发抖。

    将孙女和男子安放好后,老人那也没敢去,就这么让渔船在沙罗湖里飘着,饿了就是生吃钓上来的冰鱼儿,一直等啊等!

    皇天不负有心人,两天后,小女娃子在一声嘤咛中醒来,哭闹着叫饿,老人立马将弄好的冰鱼片喂给她,小女娃子吃得不亦乐乎,怕早已忘了之前的疼痛,小孩子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体力恢复后,又是一个活泼的女娃子。

    “爷爷,这个大叔叔是谁啊?太阳都晒上他大屁股了,他还在睡觉,大懒虫,还不知羞羞,都不知道遮衣。”

    小女娃子在男子身边跳来跳去,一副人小鬼大的摸样说教着。

    “小丫头,真没礼貌,来爷爷这,让爷爷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爷爷每天不都看着我吗?我要玩,不给你看。”

    “好吧,那爷爷钓鱼,回家给你做冰鱼全席。”

    “好耶!你钓你的,我不打搅你了,你多钓一点,我可很能吃的哟!”

    小女娃子说这对老人扮了一个鬼脸,很是活泼地溜到船地另一边。老人为之摇摇头,一脸欢喜,没什么比小娃子安然无恙来给他欣喜,看着小孙女脸上的童真,这比什么都来得幸福。

    老人静静在船头钓着鱼,不时回头看看在船尾自娱自乐的小孙女,夕阳西下,老人开始驱船回岸。

    “哇,好好玩的大虫子,爷爷,你看,大叔叔身上有一条大虫子,软趴趴的,好好笑,我扒不出来,爷爷,我要刀,刀放哪了呢?”

    正驱船老人闻言一身冷汗,赶紧跑回了船内,见自己的小孙女正把玩着男子的兄弟很是哭笑不得。这也不能怪这丫头,她才不到四岁,还不识男女之分,对这男子身上的出现与之不同的东西好奇,这还真是一条大虫子。老人家无奈很是无语地将小娃子拽到船尾,用冰冷的湖水给她的小手洗了又洗,还严厉的警告她不能再去玩,会让她变成大肚子丑老太婆,这才让她安分坐在船尾回岸。

    “风老头子,这几天去哪了?都不见你的嘞!哇哦,风小娃子,几天不见这么水嫩,这白里透红的,来来来,给王奶奶抱抱。”

    这船还没靠岸,岸边上就有人朝老人家喊话着,这话里呀总有那么一股亲近和担忧之意。

    “王大娘,你怎么有空来这边。”

    “老风头,我这不是几天没见你了,来看下你嘛,还以为你咋滴了,我女儿可念叨着你家的冰鱼了。”

    “冰鱼谁家的不都一样,呵呵,小娃子,来,给王大娘送几条冰鱼上来,好让她解解馋。”

    老人站在船尾一边驱使着渔船掉头一边对小女娃子呦呵着。

    “呵呵,好啊!风丫头,给我挑几条肥大的,奶奶给你做你最爱的冰糖溜。”

    “好嘞,王奶奶。”

    风老头趁小女娃下船捞鱼,一把将岸上的王大娘拽到船上,让年过七旬的王大娘一阵脸红。

    “干什么嘞,这么多人看着呢!”

    “王大娘,正好找你有事呢,能不能弄几件年轻男人的衣服来?我给钱的。”

    “你一老头仔,要年轻人的衣服干嘛?还装年轻扮嫩啊!”

    见风老头不是找自己,心里一阵失落,很是没好气地将风老头推开怨声骂道。

    “唉,我就一普通的糟老头子,给你你都不要了,不是弄给我的,给我小丫头的恩人的。”

    风老头见王大娘不喜,便好声好气地解释道。他自己也可以去买,但又不放心小娃子一个人留船上,带上她又没人看鱼,所以他只好委托这老相识王大娘帮忙。

    “谁说我不要的,是你不给。”王大娘自己碎碎念叨一番,听说不是买给他自个的才转回笑脸对风老头说道:“原来是小丫头的恩人的啊!没问题,抱我身上,保证帅气凛然,钱就不用了,将当我给小娃子谢恩人的,老风头,你什么时候肯上岸来过日子啊?总不能让风丫头一直和你住船上吧!我家还有个小院子,要不你和风丫头搬哪去住呗,不免费住的,我收你便宜点。”

    这里的渔民谁人不知王大娘喜欢风老头,原本这风老大家境还算可以,为人和善,可惜一场又一场灾难降临,家破人亡,风家就剩了他一老头和一小女娃子,还好上天可怜,没继续带走最后一个娃儿,不然这风老头不死也真成疯老头了,至于风老头为什么不接受王大娘就无从得知了,这王大娘在乡里乡亲眼中还算是很不错的。待王大娘说完后岸上立马就有人开始起哄。

    “王大娘,我也住你家去呗,房租一分不少。”

    “老赵头,你这可就没意思了哈。”

    “是啊!王大娘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这热闹凑得不地道啊!”

    “我就说说,看你们说的,王大娘都脸红得无处放了,呵呵~”

    老赵头的尴尬,王大娘的脸红,若得岸上一片欢笑,作为当事人的风老头对之摇摇头,笑了笑便走回船内。王大娘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懂,两家曾还是邻里,可以说是青梅竹马都不为过,两人一直错过又错过,可是现在的风老头那还配得上人家,自只剩小娃子后,王大娘不但不嫌弃还一直帮着他,这让他心零更是亏欠,只觉得对她不起,那还敢让这倒霉的自己去祸害她,避都还来不急。

    是的,在风老头心里自己是一个灾星,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都不得善终,风家的消亡也都归罪于自己,要不是风丫头太小又是风家最后的独苗,他都早已送人,一切的灾祸都归根于自己,这样的他还怎么可能去接受王大娘的心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