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重启工业时代 > 第20章 必须严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0章必须严惩

    翻译不吃饭?

    是不可能的!

    退一万步来说真没饭吃,人家不会掏腰包吃馆子?

    更何况人家的工作室为外国客商服务的,作为地主之谊难道区区一顿饭还让人家千里迢迢而来的外国客商自己掏钱?既然要请外国客商吃饭,可外国客商就免不了需要翻译对精美的中国美食进行翻译讲解。

    那么问题来了,都说人人平等,咱们总不能让外国客商吃饭,咱们在一边看着吧?

    所以担心翻译没饭吃,不存在的。

    当然黄贺也深知这一点,之所以这么说主要还是面子所谓的面子观念的思想包袱太重,怕丢人!

    不过刘向阳这么一解释,他也算有了一个台阶下,免费的午餐不吃白不吃!

    和热情的刘向阳股长交谈是顺利的,也是愉快的,很快两人就关于蜀中省国营企业以及外省国营企业的整合资源资料的供给形成了一个口头约定。

    由蜀中L县毛毯厂或者说黄贺成立一家贸易名为公司中国工业外贸出口公司,而作为一家对外贸易公司总会有着许许多多的业务,为了方便开展这些业务因此中国工业外贸出口公司编写了就中国涵盖目前轻、重工业一共八大分类,352个小类的企业进行了划分和整理,预计作为公司的内部资料印刷8册资料类书籍,以便公司内部使用。

    当然,这些内部资料型书籍中国工业外贸出口公司也会有偿的提供给一些公司的合作企业使用也就合情合理了。

    至于有偿提供,难道这么多资料的整理、印刷、校对不要钱?

    黄贺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劳动所得天经地义,刘向阳也觉得这件事互利互惠值得发扬,甚至如果蜀中省能多出几个黄贺来那才好,至少能给蜀中省的企业带来一番新的气息。

    不过刘向阳还是严厉的批评了黄贺的社会主义价值观问题,竟然意图给他划分10%的收入红利。

    作为一个党员干部难道眼睛里就只能看到钱吗?

    所以挨了一顿臭骂的黄贺只能像个孙子似的继续听着刘向阳股长的教诲。

    “这股份的问题你就不要说了,不过这一番操作下来我估计你的这个中国工业外贸出口公司就要发财喽!”看着黄贺一脸诚恳的态度,刘向阳的语气缓和了一些,说道:“早就知道你小子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本来弄成一本书既方便又实用的事儿,偏偏被你给弄成了八册,说说吧,你准备怎么撸羊毛啊?”

    作为蜀中省轻工厅里边的干部,特别是还负责广交会展出的重要岗位,要说没点儿见识那是不可能的。从黄贺说出注册公司,再到以公司的名义出版,然后有偿供给,他要是再猜不出来黄贺的打算,这些年在轻工厅的工作可就算是白干了。

    但也正是黄贺的这番话和一系列操作,让刘向阳再次对黄贺重视起来。

    在下属企业当中,有的人满嘴的理论却只是套话、空话,根本就不能实施。

    而还有一些人他们是实干家,可要让他们说出理论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所以黄贺这样有想法,有能力,并且能够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人就尤为难得。

    就像这次资源整合的想法,他们这些人还只是想想,可人家已经在做了,甚至还早早的就对广州各大批发市场的商户、企业进行了调查。

    可以说哪怕不需要广交会这边的资料做出来的东西也足以在企业中间爆发一次不小的地震。

    这样的人才不被捧着、看着那就是浪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向阳才会对黄贺的金钱线路感到痛心。

    这么一个有想法有能力的小青年,怎么就一心钻到了钱眼里了呢?这样的想法很危险啊!

    “发财谈不上,不过能够缓解一下我们厂的财务问题那到是真的!”黄贺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就变得有些黯然,他顿了顿才继续道:“不瞒刘股长您说,我这次来广州其实是找我父亲的。我父亲名叫黄山,可能您在蜀中轻工厅的时候应该听过他的名字。”

    “嗯,听说过,当时蜀中省有好几家企业被承包了出去,你的父亲好像就是L县毛毯厂的承包人吧?”

    “是啊,当时毛毯厂不景气,我父亲就变卖了家里的房子,并且将所有的存款都拿了出来承包了毛毯厂。不过您也知道,要想管理一个企业很难,特别是管理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更难。

    我父亲接手毛毯厂以后,虽然厂子还算能够正常生产,但是因为产品样式老旧以及质量等原因的问题销售日益困难,直到上个月已经达到了发不出工资的地步。所以他在厂里安排好工作之后就来到了广州,找他的一位做生意的战友借钱给工人发工资。

    可是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厂里边保卫科的人里应外合不仅盗窃厂里的库存货品,还放了一把火把仓库给烧了!我和我小姨也是逼得没有办法,当时火势太大也帮不上忙,所以就准备上广州找我爸,希望找到他回去处理问题。

    只是来到广州之后我们才发现,广州之大,人口足足有数百万之多,想要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是因为厂里的情况紧急,如果筹不到足够的钱给工人们发工资,那些工人们怎么办?所以再三考虑之下我才想到了整合资源,希望通过这些资料赚上一些钱,能够在过年之前给工人们发放工资,过一个好年!”

    “哎!~~~~~”

    刘向阳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原本还以为黄贺这个小青年对钱的看重是因为价值观产生了问题,现在停了黄贺的解释才知道是因为工人的工资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才会把钱看得那么重要。

    而现在看来,貌似自己误会黄贺了。

    这一刻刘向阳也不得不对黄贺高看一眼了。

    这么年轻就能够为厂里分担,真的不容易。

    “那你知道现在毛毯厂那边的情况吗?”刘向阳又问了一句,虽然他此刻看似平静,可是内心却早已经酝酿着滔天的怒火。

    保卫科那就是保卫工厂的财产和工人不受损失和损伤的,可是这些人不仅没有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还监守自盗,更严重的还敢放火烧厂。

    这....已经不简单是一个小偷小摸能够说的事情了,这就是犯罪!这样的人必须严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