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云鬟酥腰 > 第22章 第 2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庄怀菁出府之前,庄夫人叮嘱她早些回来,庄怀菁倒是无奈,却也应了。

    嘉朝皇子满十八便出宫立府,二皇子得圣宠,母妃又是当今贵妃,府宅豪奢大气,大门柱子漆红,两侧有和瑞安详的一对石狮子,台阶干净。

    这尚且只是皇子府,等到了封王赐匾额的时候,怕又得扩上一扩。

    庄家大小姐来了二皇子府,二皇子亲自出府迎人,倒是没让人意外,他一直都这样。

    几个官员在四角凉亭中一聚,看太监宫女来来往往,不免小声议论。

    有人开口:“看二皇子这样,庄家小姐怕是要做凤凰了。”

    “这还真不一定,二皇子今天有喜事,是贵妃娘娘给他定下的,准备今天让皇上嘉赏功绩,赐圣德婚,所谓双喜临门。”礼部员外郎悄悄举起两个手指头,“不少人都知道。”

    两个长相清丽的丫鬟上前来奉茶,这些官员互相对视一眼,闭了嘴。

    鸿胪寺金武风道:“也不知是哪家的女儿,不过如此看来,庄家那位就算能进二皇子府,顶多也只能得个侧妃之位。庄家是怕落魄,趁着现在还有女儿,就让人赶紧过来,要是和赐婚的小姐撞上了,这更有得来看。”

    其中一个丫鬟的手一顿,偷偷看了他一眼。

    金武风是舒妃的嫡亲弟弟,曾经犯事犯到庄丞相手里,今天来这,还是舒妃向皇帝求的。如今姐姐得宠,他这弟弟自然水涨船高,狐假虎威惯了,什么都敢说,也不怕现在的相府。

    旁人忙捂住他的嘴巴,不小心打翻了茶水,溅到两个丫鬟身上,衣裳上有块茶色污渍,金武风手上也溅了水。

    丫鬟忙跪下说大人饶命。

    那些人不想惹麻烦,摆手让那丫鬟赶紧下去,警告一通道:“不得乱说。”

    她们忙忙应是。

    等左右四顾一番后,他们才松了手道:“这事还没水落石出,金兄慎言,别被别人听见。”

    金武风满不在乎地喝了口茶:“你们太过谨慎,现在又没什么外人。”

    “你不怕得罪庄相爷,总该想想这是谁的地盘,舒妃不是说上头那位会来吗?她可是专门派人来让我们看住你,让你在万岁爷面前露个好脸。”员外郎道,“方才还有俩丫鬟,要是告诉二皇子怎么办?”

    “谁信两个丫鬟说的话,”金武风声音小了点,“我姐姐可是舒妃。”

    后院的青石板地两侧青草郁郁,叠嶂的假山形状各异,小山洞大大小小,别致雅观。当初不知是哪位工匠画造,偏偏入了二皇子眼,要是第一次进来,怕是得绕半天。

    那两个丫鬟回后院去换衣服,一个小声道:“儿,他们说的那个,是不是打断你姐姐腿的那位?”

    名叫蔻儿的丫鬟道:“你勿要说出去,我母亲把我卖了,要是被二皇子发现我的身世,我定是要被赶出府上。”

    “我知道的,可惜了你姐姐,她平日对你那样好,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那丫鬟边走边小声说,“以后果真要再小心一些。”

    她们早几年便被卖了柳府,之后才被柳家大爷转来的二皇子府,接触过的嬷嬷警告她们不能胡言乱语,免得丢了性命,她们也不敢说太过。

    蔻儿对她笑了笑道:“我姨妈很好,虽为妾氏,但送了很多药回家,我姐姐还行。”

    “你们家就是太好心了。”那丫鬟说,“我那还有点剩余的银子,可以拿给你姐姐治病。”

    “嗯,我待会再去,”蔻儿说,“管家早上让我把熏香放回库房,我给忘了,很快就回去。”

    另个丫鬟羡慕说:“管家对你真好,董大人也说你人机灵,以后肯定是要你去伺候二皇子。”

    “又不是贴身的活,”蔻儿笑道,“只是处理些杂物。”

    ……

    庄怀菁倒不知道上次教唆赵姨娘害庄夫人的人还有个妹妹,她现下也没心思管。

    二皇子兴致正高,带她游二皇子府的后花园。

    “我也只是回过几次府,许多地方都不知哪是哪,”程常宣耳朵微红,指着旁边的花说,“不过这儿比皇宫自在些,种的花也奇特,这是以前从西南带回来的,你若想过来赏花,直接来便行。”

    庄怀菁穿淡色绣蝶衣,葱白玉指轻握玉骨团扇,放在柔|软的雪脯前,轻道:“确实是不错,您该走了。”

    他们身后跟着几个太监宫女,两旁的花开得正艳,青石板地打扫干净,绿树繁茂。柳贵妃和二皇子确实得皇帝宠爱,仅个后花园便如此之大。

    程常宣摇头说:“你不用担心,这时还不必我出面,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御医说我不宜见太多人……我们去前面看看,那里也是个好地方,曲折凉爽,是那位有名的苏匠人造的。”

    他上次冒险闯相府的时候姿态雅然,庄怀菁没觉着他哪里 伤到了。

    程常宣似乎也想起了,他手微微攥成拳,捂嘴咳了一声,又顺手折断手边一枝花,抬手赠与她,有些不太好意思。

    “你父亲的事和我母妃没有关系,她本是想救你父亲的,但太子的人一直拦着,我也没想到会发生下毒这种事。”

    庄怀菁轻轻皱了皱眉,她后退一步,没有收。

    这等暧|昧之物,换做是谁也收不得。

    庄怀菁不想招惹麻烦,只是说道:“相府知道与您无关,这种事由大理寺来查,他们还未出结果,父亲也不会信那些谣言。”

    她说的话透着生疏,到底还是在避嫌。庄大小姐身份高贵,不必趋炎附势,能做到现在这样,经历太多。

    程常宣见她不喜,也不在意,便随手把花丢给后边太监,摸着头说:“我没别的想法,只是觉着这花好看,配你。”

    她细眉如柳叶弯弯,琼鼻精致,朱唇榴齿,腰肢纤细,本就是个少见的纤弱美人。一别几月后,容貌又长开了不少。

    庄怀菁柔软的长发垂下,她手握团扇,倒没别的想法,只开口道:“二皇子过誉。”

    她对程常宣无意,也从不给他想法。

    庄怀菁是硬心肠,从不会拖沓行事。

    程常宣不擅长在她面前说漂亮话,站在原地也不懂该怎么开口,想了想,让下人退后一点,道:“关于上次的事,我想和你谈谈。”

    清风吹起庄怀菁几缕发丝,她抬起玉指轻轻按住,眼眸微深。程常宣上次去相府,说的是庄月的事。

    归筑犹豫道:“小姐……”

    庄怀菁微微摇头,归筑只好行礼退下。

    庄月一事就像梗在她心里的刺,本以为庄丞相回府便可处理,哪知他又是让她不要往下查。

    如果真没大事,庄怀菁倒也不急,怕就怕二皇子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今天的太阳不大,凉风习习,是个清爽的日子。

    “父皇今日会过来。你要是有话问他,先同我说,至少不会触怒圣颜。”程常宣先开了口,“今日只请了几个世家小姐,我记得从前同你关系最好,品性也不错。”

    庄怀菁听出他的意思,也不知如何回他,只好道:“皇上圣明,自会给庄家一个交代,臣女无话可问。”

    她和二皇子已经没有这个可能,庄怀菁也不想再搭上自己。

    皇室律法严厉,涉及婚嫁更是严上加严,一切都是为确保皇室血脉的正统。

    她已非完|璧,甚至怪不得太子。

    “你太过谨慎,在我面前不用这样。”

    庄怀菁顿了会,问道:“月儿那事,希望您不要告诉任何人。”

    程常宣身体站得笔直,道:“你放心,我会守口如瓶,父皇能让庄丞相回府,这事大抵就掀过了。往后谁也不会知道,你大可放心。”

    柳贵妃自请禁足,今日来不了洗尘宴,便派心腹告诉他不要惹是生非,刑部和礼部那两位小姐虽是拟定了,但圣旨未下,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

    世家小姐的名声最为重要,万一出了岔子,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退婚。

    他是有主见的,早有法子推掉。

    程常宣道:“府上的这些东西都是费了心思的,你要是觉得烦了,我们可以去别处逛逛。”

    庄怀菁突然开口道:“二皇子不必在我身上费功夫,我已有心仪之人。”

    他有些怪异地看庄怀菁,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提这个事。

    “你当初和我说过,但孙珩已经死了,已逝之人,何足挂齿?”

    庄怀菁顿了顿,回道:“您倒是记得清。”

    那时庄怀菁一出相府就必定会遇上程常宣,他比她大一岁多,虽说少年意气风发,但假装偶遇时,他只会说一句干巴巴的近来可好。

    她颇为无奈,却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尽量避着。

    有一次她与孙珩同乘马车,回来路上他正抬手为她试往后及笄要用的首饰,恰好又遇上了程常宣。

    孙珩朝马车外看了一眼,告诉她这样下去不是法子,便用手作笔,轻轻写在她手心,庄怀菁迟疑看着他,最后说了出来,没想到程常宣记到了现在。

    有个穿黑衣的侍卫突然跑过来,腰上佩剑,他抱拳行礼道:“殿下,太子来了。”

    庄怀菁心下一惊,手微微用力,攥紧手中的团扇,太子怎么会突然过来?

    程常宣同样讶然道:“他怎么来了?”

    那侍卫道:“陛下身体抱恙,他代陛下前来。”

    “父皇怎么了?”程常宣皱眉问,“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