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云鬟酥腰 > 第24章 第 2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庄怀菁没见到太子, 太监捧着令牌再次回了后花园。

    这里清凉幽静, 林立的高树枝繁叶茂, 淡淡的茶香四溢。

    太监脸上有汗,他对庄怀菁行礼道:“庄小姐, 二皇子殿下去了书房,奴才没赶上。结果、结果路上遇见了太子殿下, 他本想问您些话, 但突然有事, 要走时,托奴才给您捎几句。”

    太子开始要召见庄家这位大小姐, 话才出口便有大理寺的人前来禀报。

    什么查到、回来, 太监半句都没听懂,反倒吓得半死,生怕自己听到不该听的事。

    太子倒也没再说别的, 只是准备回去时, 让他带几句话给庄怀菁。

    庄怀菁看着这太监, 微微皱了眉, 没想到太子会直接传话给她,她问道:“他说了什么?”

    太监擦了擦额上的汗,回道:“他只说如果您还记得他的话,便知道要做什么。”

    庄怀菁愣怔片刻。

    身旁的假山石别致, 圆石桌上的清茶有淡色的烟氲, 微风轻轻吹过来, 带来一阵凉意。

    太子虽是寡言少语, 但也说了不少,她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庄怀菁手轻轻捏着团扇,没敢露出和太子常见面的样子,又问了一句:“我倒没什么印象,还有别的吗?”

    太监摇了摇头。

    她轻轻颔首,说一句知道了。

    太子心思缜密,不太可能无缘无故说这话。

    他是让她离二皇子和陶临风远一些?还是让她继续查董赋?太子在相府周围插了人,应该知道万管家差点被二皇子发现的事。

    青石地板铺得整齐,地上没有落叶枯草,干干净净。

    庄怀菁敛眉沉思,太子向来重名声,连她刻意的引|诱他都只是皱眉,当没发生过,这太监是二皇子府上的,他不太可能是在说他们暗下的事。

    庄怀菁突然一怔。

    她原先为救庄丞相,去过东宫不少次,虽说大多时候都被拒,但也进去过那么一次。那次之后,便再也没从正门进过东宫。

    “证据确凿,谁也帮不了他。”

    她倏地站起来,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青瓦遮住阳光,下边的石台阶干净,不远处的湖水潺潺流动,四边种有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太监被吓了跳,头低得更下:“大小姐,那这……”

    他将程常宣的令牌呈给她,庄怀菁倒也没为难他,抬起玉手,接了过来。

    她问道:“二皇子现在在何处?”

    ……

    书房的黄花梨木书架上摆了好些本兵书,墙边横摆几把刀剑,战意凛然。帷幔用干净的如意钩挂起,整齐精致。

    一群人安安静静站在旁边,不敢出声,程常宣手里拿着几封信,剑眉英气,越皱越紧,他抬起头,开口问道:“这些信是从何而来?”

    敦亲王正在进京的路上,意图状告庄丞相勾结反贼,窝藏前朝余孽,他不仅查到了当年盖有皇帝私戳的信件,甚至还从玢州找到了接生的稳婆。

    玢州最后几战时,嘉朝胜况已定,但当年依旧有人死里逃生,至今未找到尸骨。朝廷没对外说,只不过是怕有反贼借机起|义。

    “皇宫的探子传来的,贵妃娘娘自请禁足也是提前知了消息,您前几次去找她时有舒妃的眼线,她没法传消息出来,得亏太子来宣旨,我们的人才能跟着出来。”

    刻圆纹方头书案上的书信一字一句无比清晰,是柳贵妃亲手所写,程常宣攥紧这些信。

    其中一人道:“殿下有怜香惜玉之心,但大局为重,庄丞相与逆贼勾搭的证据虽被推翻,但现在不一样,这可是敦亲王亲自举证,人证物证皆非上次能比。”

    敦亲王是皇帝手足,平日逍|遥在外,偶尔做些除|暴|安良的好事,查案一把手,最得皇帝信任。

    程常宣松开信,起身来回走了两圈,开口道:“庄丞相一事是太子定的,太子说没罪,敦亲王证据再充分又如何?”

    淡淡的阳光透过刻长纹窗牖照在地上,吊兰雅致,叶边微白。

    “下月十五才开始案审,还没开始审,可不是太子说没罪便没罪的事,”另一幕僚说,“再说敦亲王是太子的人,他们定是早就通了气,您这般亲近庄家,等事情戳穿,往后必定被皇上嫌恶,他们打的好算盘!”

    程常宣看向他道:“太子之位是父皇定下的,我又没那个想法,孙先生此言太过,他们没必要做这种事。”

    孙河李说道:“是殿下心思太过纯正,太子是谨慎之人,为确保万无一失,做出这些事不足为奇。这庄家小姐殿下最好还是不要再接触,今日您已经做得太过,一介女子,哪能劳驾皇子亲自去接?”

    这孙河李是个奇人,快要饿死之际被二皇子所救,忠心耿耿。他心思转得够快,但说的话一向直白,常说程常宣在庄怀菁身上耗的精|力过头,惹程常宣不喜。

    “够了,”程常宣皱眉,“我做事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只需告诉我如何保全庄家,若是保不了,只保庄怀菁一人便行。”

    父皇上次没动庄家,只不过是念在和庄夫人的兄妹情谊。他一向不喜旁人谈论前朝之事,现在突然冒出个前朝余孽,定想要斩草除根。

    一帮人跪下来喊殿下三思,程常宣坐回扶手椅上,不耐烦地开口道:“如果连这件事都做不到,要你们有何用?”

    一个瘦瘦高高的人抬起了头,他叫董赋,长得普通,极其不显眼。

    董赋说:“恕董某多言,这种事,除了上面那位,谁也保不了。您没坐那位置的心思,我们这些人也想不出万全的法子。”

    他常拐着弯劝程常宣与太子争斗,又劝他为柳贵妃着想。

    “胡闹。”程常宣没有半分犹豫,“与其想这些,不如想想敦亲王说相府窝藏的余孽是谁?即便稳婆是真的,又怎能确认那孩子就是去了庄家?”

    庄家只有庄月不是亲生,程常宣最清楚不过,难怪汪御史当初遮遮掩掩,非要到庄怀菁面前才愿说个明白!

    他以前还打算让庄怀菁借庄月的身份金|蝉|脱|壳,没想到她背后竟藏着这样的事!

    “敦亲王既然在回京,他定是早就查到这些,殿下何必为庄家这趟浑水?”

    底下人七嘴八舌,就是不想他做这些事,吵得程常宣脑袋疼。

    雕云纹隔扇门前突然有侍卫通传道:“禀报殿下,庄家的小姐求见,她手上有您的令牌。”

    程常宣倏地站了起来。

    他顿了顿,说道:“事已至此,即便我不见她也没什么两样,在场诸位皆是足智多谋之士,明早之前,望能给我一个合理的法子。”

    “殿下,这未免……”

    “下去吧。”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想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退了下去。二皇子有赤胆之心,待人不薄,他们当初追随,也是看中了他这份心思。

    这庄家的大小姐确实是实打实到的美人,可二皇子也太过于耽溺美色。

    程常宣坐了回去,他说道:“让她进来。”

    ……

    今日是二皇子从西南回来后的洗尘宴,加上二皇子府新建成,邀请的人虽不多,但也热热闹闹。

    庄怀菁看见一行人从书房出来,他们都瞪了她几眼,眼神就像是在看红颜 祸水一样。

    她心中怪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侍卫请她进去,归筑在外等候。

    那帮人里有个瘦高个,和庄怀菁路过时停了脚步,抱拳朝她行了个礼,低声开口道:“庄大小姐,湖边十一四角亭,董某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董?庄怀菁脚步一顿,转头淡声问:“你叫什么?”

    董赋回道:“董某名赋。”

    庄怀菁心下一惊,抬头盯着他,董赋面微露疑色,她慢慢转回头,应了声好。

    竟是董赋!

    她葱白的指尖微攥着罗裙,又缓缓松开,当做什么都没发现,进了二皇子的书房。

    这间书房分两室,内室议事,外室可见客人,摆一红木圆桌,上面有鱼戏莲叶青瓷的茶壶。

    程常宣慢慢给她倒了杯茶,让她过来坐下,问道:“怎么突然过来。”

    庄怀菁虽避着他,但也不是怯弱之人,迟疑了会儿后,上前几步道:“您未回来前,我曾去求过太子殿下,那时只见过他一面,他说父亲的事证据确凿,谁也帮不了他。”

    程常宣知道:“太子向来是那个德行,往后求谁也不用求他。”

    庄怀菁顿了会儿,又道:“今日我让人送还令牌给您时,被他遇上了,他让人前来传话,大抵是嫌我以前烦了,所以提前传话让我别去找他,我心中觉着不对劲,他有和您说了什么吗?”

    她也不敢把事情说得太详细,怕惹程常宣去查。

    “他只是替父皇宣了旨,旁的并未多说,”程常宣实话实说,“你要是问我知道了什么,还是你庶妹的事,本来打算帮你瞒住,但没来得及,你回去之后再问问庄相爷。”

    庄怀菁柳叶细眉紧紧蹙起,面容白皙透红,双眸有丝淡淡焦虑,她问道:“与月儿有关?”

    程常宣顿了顿,不想瞒庄怀菁。

    “我收到的消息是有些不好,不过你也别担心。别人如何说我不知道,只有庄相爷才最明白事情的经过,他没法说话,最好把事情写下来给我,我帮你们。”

    他的语气凝重,庄怀菁心跳得厉害。

    程常宣说:“这次与两个月前的证据不一样,是敦亲王亲自查的,他是太子的人,太子又一向与我不对付,我若主动插手,必会有多番阻碍,你暂且放心,我会做得隐蔽一些。”

    庄怀菁深吸了口气,料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她问道:“他查出了什么?”

    “相府窝藏前朝余孽。”程常宣迟疑道,“你回去仔细问问庄相爷。”

    “什么!?”庄怀菁大惊,“怎么可能?”

    “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庄相爷倒是……”程常宣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过了,忙岔开话题道,“你回去问清庄相爷,之后把事告诉我就行了。”

    庄怀菁手微微攥成拳,心里乱成一团杂乱的思绪,虽还不知是真是假,但她也知道程常宣不会无缘无故骗她。

    她小口微张,要再说些什么时,脑子忽然灵光一闪。

    程常宣看出她的奇怪,问道:“想起什么了?”

    庄怀菁慢慢摇了摇头。

    方才听到二皇子说出了事,一时之间太过慌乱,竟没想通过来。

    敦亲王是太子的人,那他应该早就得了消息,没可能连二皇子都知道了,太子还被蒙在鼓里。

    太子要对她说的,或许不止那几句话。

    程常宣道:“有事可以直接和我说。”

    “……多谢殿下。”庄怀菁垂眸,轻咬着唇,“我想出去走一走。”

    “我闲着无事,刚好可以带你逛逛。”

    “朝廷的官员应当正等着殿下,”庄怀菁声音慢慢平静下来,“我一个人静一静。”

    程常宣不勉强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摸着后脑勺道:“你带一个侍卫引路,放心,一切有我在。”

    庄怀菁低头应他一声。

    程常宣出来指了一个侍卫和宫女,让他们带庄怀菁四处走走。

    二皇子对她一直都很好,庄怀菁没法否认。

    她轻轻揉着额头,回头看了一眼,程常宣跟在她后边,见她转头,忙要跟上前,庄怀菁摇了摇头,他便叹了声气,随她去了。

    庄怀菁抿了抿嘴,他是个受宠的皇子,没必要为庄家做事。

    万管家查董赋查了那么久,什么都没查到,现如今董赋亲自和她谈事,庄怀菁自不会错过。

    二皇子府的亭子建了许多,按数命名,侍卫听她的话,将她领到了湖边的十一四角亭,董赋早已经等候多时。

    见她过来,他抱拳道:“庄大小姐,请坐。”

    庄怀菁看了他一眼,慢慢坐下来,她的长发柔顺,削肩细腰,归筑站在她身后,庄怀菁轻轻放下玉手中的团扇,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湖水中鲤鱼四处游动,一时静一时动,湖边有几株高大的柳树,柔曼的枝条垂进平静的水面。

    他拱手问道:“您这丫鬟可否避让?”

    “她是我的贴身丫鬟,”庄怀菁说,“不需避着。”

    她对这方面的事向来谨慎,若是被人传出二皇子身边的人单独见她,不知道旁人又会说出什么话。

    “既然如此,那董某便直说了。”董赋开口道,“董某在二皇子账下至今已有七年之久,知道您在他心中地位,斗胆一问,殿下方才可是同您说了什么?”

    庄怀菁不动声色观察他,庄丞相能做到丞相一职,手下的势力不会太少,即便被太子拔了不少暗桩,也不可能连区区一个幕僚都查不到。

    这董赋面相看着不精神,说出的话却中气十足。

    她顿了一会儿说:“你应该猜得到。”

    董赋叹了一声,说了句果真如此。他从布衣袖口中拿出两封信,呈给庄怀菁。

    “顾及您的心情,他或许不会详细说太多,董某这有几封信,您可大致看一眼。”

    庄怀菁接了过来,纤柔玉手白皙,慢慢打开。

    这信似乎才写没多久,还有淡淡的毛笔墨味,掺杂一些纸张本来的香气,她柳眉轻皱,只觉香气太过,微微屏住了呼吸。

    庄怀菁往下一看,倏然大惊。

    “您应当也知道,这一次相爷恐怕在劫难逃,”董赋叹声道,“嘉朝律法严苛,即便相爷现在得了恩准回府养病,可等敦亲王回来之后,一场牢狱之灾在所难免。”

    “这是哪来的消息?”庄怀菁手攥紧信角,“太子性情刚正,愿保父亲出来便是说明他无罪,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敦亲王去玢州查案的事?”

    庄怀菁心中掀起巨浪,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太子给了她去那间宅子的信物,便相当于给她辩解的机会。

    不可急躁。

    董赋跪了下来道:“大小姐现在该想的,不是董某从何处来的消息,而是该怎么救人。二皇子殿下怜您是弱女子,想要相助,可您若真想救相爷,现下只有一个法子。”

    庄怀菁抿嘴,没有说话。

    “陛下对二皇子虽有宠爱,但从小只教他习武领兵,治国之术很少提及,他甚至从未让二皇子有过争皇位的想法,以至于现在二皇子一听到旁人所说便是拒绝。”

    sp;她心中隐隐有想法,开口问:“你想做什么?”

    董赋低头又道:“您若是劝上一劝,他必定会好好考虑,若是二皇子成了太子,大理寺便到了他手上,庄相爷这事可不是普通小事,如果能一劳永逸,岂不乐哉?”

    他想让庄怀菁劝二皇子与太子争位。

    “荒唐。”庄怀菁道,“你作为二皇子的人,岂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如果被人传出去,你要别人怎么想二皇子?”

    “二皇子自幼长在陛下跟前,得龙气庇佑,见识多广,难道大小姐觉得他不配?”

    他这话着实是像在为二皇子打抱不平,庄怀菁望着他,紧紧皱眉深思。

    陶临风曾告诉她董赋与前朝有些关联,现下董赋又刻意让她挑拨二皇子与太子,他怀的到底是什么心思?

    “大小姐可得想明白了,”董赋道,“谁也不知道往后会发生什么,你便是觉得救不了相爷,也得好好想想庄家的那些兄弟姐妹,想想那些无辜下人,这种罪责要是下来,后果如何您比谁都要清楚。”

    皇帝现在不动庄家,不代表庄家以后没事。

    庄怀菁沉默,仍然没说话,她绣鞋面上绣海棠花色,罗裙的裙摆边绣波澜水纹。

    董赋心觉她在动摇,便又道:“以二皇子殿下对您的情意,届时他是太子,您便是太子妃,庄相爷是国舅爷,谁又敢说声在背后说声不是?”

    他句句都像肺腑之词,仿佛只要庄怀菁劝了二皇子,那这太子之位就唾手可得一样。

    庄怀菁愈发谨慎,即便是她都知道太子手上的权势深不可测,二皇子府邸的幕僚,不可能不了解。他如此莽撞来劝她,是为了什么?

    鹬蚌相争,总有渔人得利。

    她沉思了会,抬眸回道:“这位大人所言太过,二皇子龙章凤姿,又是沉稳之人,心中自有定夺,我等旁人不敢多说。”

    董赋没想到她会拒绝,眼睛睁大,他抬起头道:“您就不在乎相爷的死活吗?”

    他语气有种奇怪的咄咄逼人,庄怀菁静静看他,董赋一惊,忙低下头。

    “父亲牢狱之中被人下毒,现在还没查出是谁,如今又突然冒出敦亲王的事,我谁也不敢信。”

    “您实在执拗,”董赋低头劝道,“信与不信又何妨?您总该提前做个打算。”

    天上的太阳依旧晒人,但亭内的凉风却宜人凉爽。

    庄怀菁安静了一会儿,道:“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倘若父亲做了,庄家愿意担这份罪,如果父亲没做,太子定会还父亲清白。”

    董赋嘴巴张张合合,一瞬间竟想不出对策,最后只能道:“敦亲王不可能随意污蔑相爷,大小姐三思。”

    他实在想不通,当初二皇子不在京城,庄怀菁没有任何选择,大多数人都对庄家避之不及,现下有了更好的对策,她应当没理由再拒绝。

    董赋忍不住又道:“您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便可保庄相爷一命,何必要……”

    “不必多说。”庄怀菁淡道,“这是庄家的事,犯不着连累二皇子。”

    她站起身来,头突然有些晕,她往后退了一步,归筑连忙搀着她。

    庄怀菁轻轻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她说道:“多谢提醒,府内有急事,这洗尘宴我便只能先回去了。”

    不管董赋给她看的东西是真是假,她都必须赶紧回相府一趟。

    “是董某逾越了,”董赋无奈叹了声气,“庄小姐若要回府,不如先同二皇子道别,让他别掺和此事,您不想连累他,但他却实在想帮您。”

    庄怀菁顿了会,应了声好。

    程常宣喜好舞刀弄枪,这二皇子府着实不太像他喜欢的样子,过于清幽。微风吹进亭子里,消散热气,树叶随风摩挲。

    董赋自然知道二皇子是处处挑着庄怀菁喜欢的来。他看着庄怀菁纤细的背影,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答应,只好小心翼翼将石桌上的书信折好,收了信封中。

    这纸张上有香,梅凝香,是皇室禁用的香料。虽说是能舒缓头疼,放松心情的香,但遇上特定的龙涎香时,会让人做出平日不该做的事。

    只消那么一点点,事|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龙涎香极少,皇帝只赏赐给喜欢的皇子。除却太子外,便只有二皇子手上有。

    二皇子不喜熏香,幸而今天庄家小姐会过来,他便提了两句,二皇子特意让人给熏上了。

    与其在别的时候催他,不如直接下剂狠药,二皇子要了这庄怀菁的身子,怕是连命都要给出去,何况是去争这太子之位?

    到时争个两败俱伤,朝廷乌烟瘴气,这嘉朝的命数也不久矣。

    ……

    但庄怀菁没去见二皇子,她让侍卫领路出府。

    酉时正式开宴,还有两个时辰,该来的大臣也已经在路上。

    有些人来得早,想和程常宣套近乎,没想到庄怀菁一过来,他就径直去陪她,也有的人以为皇帝会过来,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归筑小声问道:“小姐,我们真的要是回去了?不用同二皇子说一声吗?”

    庄怀菁的手攥紧团扇,面色微淡道:“方才已经让宫女去禀报,他知道我的难处,不会怪罪。”

    董赋后边如果真的有幕后人,那他今天被她拒绝,定会有所行动。二皇子府外有相府的暗探,要是速度够快,说不定能找到他背后的人。

    庄丞相不想让她知道,可她这个做女儿的又怎能真的什么都不做?

    归筑犹豫道:“刚才那个人说相爷在劫难逃,又说什么太子、国舅爷……”

    她在庄怀菁后面听得心|惊肉|跳,那个人胆子也太大,实在是口无遮拦。

    庄怀菁摇头道:“此番大逆不道之话,你听听便过,不要同任何人说起。”

    董赋身份本就不怎么简单,他怀的是什么心思谁也不知道,庄怀菁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希望与庄丞相无关。

    归筑踌躇应了声是,她担心的只是庄怀菁。

    二皇子对她家小姐的好不是一天两天,归筑倒是想看他娶庄怀菁,可万一被他发现……恐怕性命难保。

    庄怀菁纤手扶着车沿,软绣鞋踩凳,回了相府的马车。

    片刻之后,归筑从马车里探出个头,左右四顾,悄悄塞了团纸给马夫。马夫微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塞进袖口中,等要走的时候,又丢给了另一个人。

    车轱辘在慢慢滚动,相府的侍卫跟在一旁。庄怀菁坐在马车中,她轻轻揉着额头,一边想着董赋的事,不知这次会不会查到幕后人,另一边又想赶紧回到庄家,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专门挑着这时候对庄丞相下毒,会不会是知道了敦亲王的事,想让庄丞相死无对证?

    他现在声音全失,连个字都说不出来,日后当堂对质,又该如何是好?

    庄怀菁头有些晕,脑子有些空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她不敢慌乱,能扛庄家的只有她。

    马车微微晃动,茶壶固于方形案桌中,外鎏淡色的波纹。

    归筑拿帕子擦方才溅出来的墨渍,问道:“您是否要先喝口茶?”

    庄怀菁摇了摇头,她轻轻抬起玉手,微微掀开垂下的窗幔朝外看。二皇子这里热闹,出来巷子便是大道,道路两旁不少行人来来往往,马车想快也快不了。

    sp;她慢慢放下窗幔,手放在胸|口,只觉心中乱极了。

    “如果父亲真的做了那些事,”庄怀菁喃喃问,“你说我该怎么办?”

    庄丞相从小就教她忠君爱国,她只爱琴棋书画,乐舞琴音,对此虽并不上心,但却深受影响。

    上次大理寺的人搜出证据她不信,但庄丞相什么都没和她解释,现在二皇子这么说,连最可疑的董赋张口闭口都是同个意思,她若是不起疑,该是个傻子了。

    归筑犹豫道:“还是等回去问问相爷再说吧,万一其中有些误会,也能做好准备。”

    庄怀菁叹了口气,沉默不语,扶额闭眼。她不是遇到事情就慌乱的人。

    人情二字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庄丞相的性子,确实会还。退一步说,如果庄月真是前朝余孽,那能让庄丞相做这些事的人,和他情谊应当不是一般的深厚。

    庄怀菁出生那年大应朝便灭了,今朝律法严厉,庄丞相性子同样谨慎,从不让下人提及有关前朝的事,她也不清楚庄丞相从前和谁相熟。

    庄月性子胆怯,一直不敢出风头,会不会是因为他私下已经把事情告知了她?

    庄怀菁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庄丞相不愿让她查这些事,总不可能还有什么连她都不能知道的隐情,莫不是府内还藏着别的前朝余孽?

    她越想越偏,委实束手无策。

    马车在回庄家的路上,车门两侧的福结微微晃动,归筑见她烦闷,收了帕子团进袖口中,小声开口道:“您常说急不得,现在更不该急,再不济……方才那个人说得也可以。”

    “他别有用心,信不得,”庄怀菁缓缓睁开双眸,看着归筑,“罢了,想得太多也不好,不要让夫人发现异常。”

    董赋倒确实有点脑子,嘴上说得轻轻松松,好似什么力气不废,但要真那么简单,庄家或许早就抽身出来。

    现在的庄家无权无势,仅有一个丞相的名头,二皇子如果因要帮庄家而动了争夺皇位心思,往后若是成功,她又拿什么来还?

    难不成还想用这副身子?庄怀菁抿嘴,她胆子再大也不敢冒这份险。

    二皇子与太子间的不合是出了名的,若是被他发现自己早已搭上太子,他该作何想法?

    马车慢慢拐进相府周边的巷子,才进巷口,没到相府,突然停了下来。

    庄怀菁心中还想着事,突然听见马夫开口问:“来者何人?”

    她手倏地一顿,和归筑对视了一眼,京城御林军时常巡视,城中心一带高官大户居多,更是严密查防,谁要见她?

    庄怀菁微微朝外看了一眼,发现一辆马车堵在不远处,旁边有几个严肃的御林军,她眼皮微跳。

    御林军递了一个玉佩过来。

    归筑道:“呈上来。”

    马夫没问出来人是谁,心觉奇怪,却还是呈回了庄怀菁道:“他说大小姐识得这东西。”

    归筑伸手从马夫手上接过,瞥见外面那些御林军袖口的样式,眼睛微微瞪大。

    庄怀菁静静看着这张玉佩,揉了揉额头,只道:“是位朋友,他还说了别的吗?”

    马夫在外道:“那位邀您马车一见。”

    庄怀菁沉思片刻,应了一声,又道:“我去去就回。”

    归筑小声道:“是东宫……”

    庄怀菁慢慢抬手止住她要出口的话,归筑闭了嘴。

    “奴婢知错。”

    归筑掀帘随庄怀菁下了马车。马车旁的御林军抱拳道:“主子想单独和您谈些事情。”

    庄怀菁腰身纤细,发上玉簪子透亮,珍珠耳坠华润。她微微颔首,让归筑在外等候,独自踩凳上了马车。

    程启玉手边有好些本文书,他似乎正在处理政事,见庄怀菁上来,抬起淡色的双眸,让她在一旁坐下。

    他事事认真,庄怀菁每次见他,他几乎都是在处理这些事。现下又得了位好琴师,连凝水涧都不打算再去。

    庄怀菁动作微顿,稍稍行了礼,她鼻尖有淡淡的香气,是太子常用的龙涎香。

    马车里的东西并不多,干净整洁,他素来不喜繁乱。

    程启玉不说话,收起批记的笔,庄怀菁先开了口:“殿下让臣女去今日的洗尘宴,是想要臣女做什么?”

    “你不是知道了吗?”程启玉淡声问,“董赋和你说了什么?”

    庄怀菁垂眸回道:“他说敦亲王快要回京,在玢州查到了一些对父亲不利的证据。”

    在回来的路上她便想通了。

    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怎么可能偏偏就在她来二皇子府的时候敦亲王查案一事传了出来?

    董赋包藏祸心,想借机挑起事端,私下找她,在意料之中。

    太子的意思,是要她继续查董赋。她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他应当早就已经清楚董赋的底细。

    如果董赋和庄丞相有关系,那庄丞相有没有罪他该是最清楚的。倘若他们没有关联,为什么还要让她一而再地做无用功?

    程启玉没有答话。

    庄怀菁硬着头皮道:“还说了些没用的,臣女没放心上。”

    他突然开口:“可知大应朝的梁王?”

    庄怀菁读过不少书,知道这位大应朝的梁王,是皇帝最小的弟弟。据说是位敦厚的善人将军,以血死抗嘉朝将士,玢州一战后以身殉|国。

    她正要开口,头突然之间有些晕。马车中放冰鉴,温度适宜,庄怀菁却觉得周围热了许多,琼鼻微微冒汗,连脸|蛋都红了许多。

    庄怀菁手攥着罗裙,慢慢应道:“以前听过。”

    “梁王妃下落不明。”

    她不动声色地抬手擦了擦汗,连他在说什么都没险些没反应过来。

    庄怀菁早就不是处|子身,自然明白自己的反应。

    太子面色如常,没有异样。

    庄怀菁从二皇子府上出来,没接触过什么人,连茶水都没喝过,唯一能想到异常,只有董赋拿出信件上的香气。

    他倒是好算计,难怪那时让她向二皇子辞别。

    “若敦亲王所查为真,”程启玉声音淡漠,“庄丞相难逃死罪。”

    “殿下圣明,自有定夺,”她低着头,额上开始冒薄汗,“待臣女回府问过父亲之后,再来向禀报,既然说是他做的,那我只信他的话。”

    大庭广众之下,马车外边全是东宫和相府侍卫,她要是出了丑,以后该如何见人?

    “让他出来见孤。”

    他的声音依旧听不出语气。

    庄怀菁雪|脯微微起伏,抬手擦热汗。太子证实庄丞相一事证据存疑,皇帝这才松口让他回府,现在突然冒出这些事,这不是在打他的脸?

    太子脾性淡漠,极少发怒,现在招惹他,不是上策。

    庄怀菁不是逞强的人,便只道了声是。她扶着马车结实的车壁,缓缓起身,愈发觉得鼻尖的龙涎香烈。

    皇帝下令让庄丞相不得离开相府,到时抬出圣旨,庄丞相就算想出也出不来。

    太子低头翻看那些厚薄不一的文书,只是淡声道:“如果庄丞相真的做了这等事,孤绝不会饶恕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