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云鬟酥腰 > 第57章 第 5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雅间内只有庄怀菁一人, 归筑才出去不久。

    红木圆桌上未喝完的茶正在冒热气, 茶壶底下垫着竹木垫, 垫面刻展枝梅,庄怀菁的手攥紧了帕子, 她朝外轻道:“进来吧。”

    守门的相府小厮推开雅间的门, 请这位琴师进来。相府内都知道庄怀菁得了把好琴,正宝贝得厉害,生怕磕着碰着,时不时和旁边丫鬟小厮说几句。

    她今天约了琴铺老板, 想问他怎么养琴好,不过她是不是把人约到了这里,小厮就不清楚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映入她的视线,他带个普通面具,下巴光滑, 穿着一袭浅色的白布衫, 干净整洁,腰间没佩玉。他抱一把琴,手指修长, 看着便像琴艺极好的。

    京城人才济济,瑶琴雅致,附庸风雅之辈稍有些自命不凡,如他这样讨生活的不少, 都不太愿意以面见人。

    庄怀菁低垂着眸眼, 轻咬着唇, 不敢看他,轻轻关上门。琴被轻轻放在一旁的案桌上,发出一声微响,面具摘下来后,露出男人俊朗的面庞。

    雅间内溢满茶香,淡香宜人,沁人心脾。放茶具的案桌上还有几包茶叶,标着名字,庄怀菁没有看他,将旁边的东西看了个遍。

    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庄怀菁手心发热汗,心骤然缩成一团,紧张又害怕。小厮守在外边,她的声音只要稍大点,便会传出去。

    那天马车之后,他们便约了这个地方。

    太子虽回京只有几年,但对京城各处都有了解。

    庄怀菁绞着帕子,依旧不敢有太大的动静,程启玉把琴放下之后,低低叫了一声庄小姐,随后进了里间。庄怀菁呼出热气,挪着步子,跟在他后面。

    程启玉坐在扶手椅上,他的身体挺|直,白衫干净,庄怀菁轻掀幔帐,走了进来。木制地板整洁,角落摆净雅盆景,他双眸静静望着她,招手让她过去。

    庄怀菁脸如蒸红的虾子,连身子都在发热。她慢慢走到太子面前,两只皙白的手不知往哪放。

    太子的大手径直环住她的腰,庄怀菁站在他面前,手微颤,轻轻按住他肩膀。

    程启玉抬头问:“想做什么?”

    庄怀菁指尖都像软了一样,她转过头,珍珠耳饰微动,耳畔烧红,哪里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殿下想做什么,我便想做什么。”

    窗牖外人来人往,这里算清净,支起了窗户也没有太过吵闹的声音。瑶琴古朴,同样是把不错的。

    庄怀菁说完那句话后,在太子面前站了许久,太子坐在椅子上,同刚才姿势一样。她上身的衣裳乱了,其他却还算完好。

    佳人双眸含水,轻咬嘴唇,指尖颤|得粉白。她不亏是有着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身材窈窕,就算是现在这样,也能当个画中美人,轻妩而媚柔。

    上方挂的四个大字是平心静气,庄怀菁没看进去,太子让她低下头。

    现在已经入秋,天气不如前段时间炎热,凉风倒是舒适,从窗户外吹进来。良久之后,程启玉扶着庄怀菁慢慢从里间出来,他已经给她理好衣服。

    程启玉扶她坐下,在她耳边道:“庄小姐以后会是个好母亲。”

    热气抚她脸颊,庄怀菁脸越来越红,好像热得厉害,明明现在天气正适宜。

    她双手攥紧胸前的衣襟,只随便应他一声,也不知道说什么,耳畔的酥红隐藏在乌黑的长发下。

    庄怀菁没想到会有和太子如此亲近的日子,即便是皇帝赐了婚,她脑子里的第一想法也只是抗拒。

    她和太子迟早是要成亲的,庄怀菁想,做些越距的事也无妨。连太子那般性子都不觉有异,她更用不着多想。

    程启玉转身拿过面具,他的背脊宽厚,劲腰精瘦。他们其实也没做什么,但比起前两天晚上不时出现的梦境,身子舒服了许多,却又莫名多了种寂寞的虚空,痒得难受。

    nbsp;尽不了兴。

    她真的好想他那些时候的、的……庄怀菁咬唇,两只绣花鞋绣兰草,合得紧紧。

    他在案桌前端坐,把面具放在一旁,修长的手指轻抚琴,慢慢拨动琴弦,一曲平沙落雁娓娓动听,庄怀菁抬头看他俊俏的脸,心脏漏跳一拍,皙白的手又攥得更加紧了些。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信了他那句不会。

    程启玉只弹了一半便慢慢按住琴弦,收回了骨节分明的大手,他抬手带上面具,抱琴站起来。

    他的身量很高,明明还是一个人,面具却平白无故遮了他的严正,如同雅致君子。

    但庄怀菁没法忘记刚才的冲击。

    他走到她身后,弯腰低头,在她耳边道:“成婚之后,望你早日为皇家添子嗣。”

    庄怀菁咳了一声,头微微避开,她的眼眶因方才的事红了许多,低声说道:“母亲今日要去姨妈家,姨妈在父亲下狱时偷偷帮我们递过药,她和轩儿打算去住一日。”

    相府占地很大,在临近后门处有一大片竹林,庄怀菁以前喜欢那儿的环境,便让人在里面建了竹屋。

    她好几年未去,竹屋也有些荒废,现在除了几个下人过去打扫外,平常都不会有人过去。

    深夜时竹叶摩挲声有些可怕,庄夫人信神佛,府中下人跟着她,对这些鬼怪之事很是忌讳。

    庄怀菁和庄丞相都觉着夏日清凉,便也没砍,留到了现在。

    程启玉轻声道:“听闻庄小姐院内有间浴屋,里边有大池子,如若是那里,庄小姐恐怕要欢喜得多。”

    庄怀菁有些结巴了,这种闺阁中的事不可能传出去,他是怎么知道这种隐蔽的事?相府那么大,他莫不是都摸清楚了?

    “那便、在那吧。”

    他只在这里待了半个时辰,出去之前和庄怀菁一同喝了一口茶,让庄怀菁的衣服都沾了水。

    小厮规规矩矩送他出去,也没发现正在饮茶的庄怀菁有什么怪异。她的手搭在红木圆桌上,拿着杯子的手有点抖。

    归筑回来时已经有些晚了,她急急忙忙跑回来,拿着帕子擦汗。小厮见她这么晚回来,还多问了一句:“归筑姑娘,你去哪了?”

    “本来是去买东西,”她头上冒热汗,“没想到遇见小偷了,刚好有衙卫经过,抓了半天才把人送到官府,时间就耽误了。”

    归筑推门进去,见庄怀菁已经睡着了。她双手搭在红木圆桌上,头枕着手臂,双眸紧闭,红唇莹润。

    许是等得久,所以有些累了。若不是那些衙卫要她作证,可能还耽误不了这么长时间,归筑擦干额头上的汗,叫醒庄怀菁。

    “小姐,我们该走了。”

    庄怀菁缓缓睁开眼,双眼含水般,眼眶有丝淡淡的红,似乎刚睡着没多久,她轻轻打了个哈欠,问道:“你这是去哪置办衣服了?”

    归筑叹气道:“奴婢什么都没买,这些日子走了霉运,做事都不顺畅。小姐要去琴铺问事情,奴婢便先赶回来了。”

    “琴铺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不用再去。”庄怀菁揉了揉额头,“我也累了,先回相府吧。”

    归筑有些歉疚,倒没想自己会耽误这么久。

    ……

    太子在回东宫的马车上,他单手搭在马车上的案桌,撑着头。修长的手指放在嘴唇上,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鼻尖的女子香气似乎还在,清香诱人。她自小在他身边长大,转眼之间,处处都已经不一样。

    性子变了些,身子也变了。

    马车轱辘轴慢慢转动,转进一个无人小巷时,马夫朝他说:“陶先生说今晚有事见您。”

    程启玉的手搭在膝盖上,淡淡道:“孤累了,今晚不见人,让他明日午时来东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