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云鬟酥腰 > 第62章 第 6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榆木灯罩透着亮光,幔帐垂下,太子握住庄怀菁纤细的手腕,给她把脉。微凉的风从外面吹进来,他把被子向上提了一些,盖住她的身子。

    他沉声道:“一个月。”

    经他这么一说,庄怀菁心中彻底乱了,她忙抬头问:“如何是好?”

    “十个月与九个月并无区别,不必担心。”

    等孩子十个月出世时,恰是她嫁给太子九个月后,孩子早产一月,很是常见。

    庄怀菁知道他什么意思,但她心中依旧乱。她是庄家的大小姐,私下与太子做那档子事已经让她觉得又羞又怕,现在竟连孩子都有了,她实在接受不了。

    她攥住太子的衣衫,咬住唇,不知道说什么话。庄怀菁胆子不小,她只是从没预想到会在关键时刻出这种事。

    太子的手环住她的腰,藏在被褥下,看不出很用力,但庄怀菁肯定拿不开那只大手。

    他只是微微思考,便开口和她说:“保下来,若你生的男孩,登基之后,立为太子;若生的女孩,赐封号嘉禾,封地禾县。”

    太子之位,国号为嘉,无论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极大的赏赐,他的话如平地惊雷,着实是让慌乱中的庄怀菁惊了惊。

    她怕的只是旁人的眼光,这些日后的事她还未想过。

    庄怀菁心中有猜想时,第一反应是不想要,这孩子出现得不是时候。可她害怕会出事,现在这样,即便要不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最稳妥的法子是去东宫,喝药掉了,她以为太子也是这样想。

    “这几日不要乱想,”太子开口,“完婚之后便无事。”

    庄怀菁知道是这个理,可她实在是没办法静下来,孩子一事并不是小事,提前怀上了,他们日后要费很多心思来熬。

    太子的面庞在暗淡灯光下,眉目俊朗,她心乱如麻,不知道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

    他又说了一句:“不要想别的。”

    她轻轻咬唇,应了一声,柔|软的身子还在太子怀里,他身上的温热让人很舒心。

    庄怀菁要起来之时,太子的双手突然抱住她,他在她耳边说:“先前说过你会是个好母亲,别忘了明日多吃些,天色已晚,好好歇息。”

    庄怀菁衣襟有些乱,露出的肌|肤雪腻,胸口的弧度不小,柔软至极,完美无瑕。她小口微张,不知道要说什么话。

    太子挑起她的下巴,微微低下了头,咬了一口小嘴,又在她额头留下轻轻一吻。

    无人察觉到那份喜悦的心思。

    她第一次癸水是他发现,脏了他一件白衣,从那时到现在,过去了才不到五年。

    他把她当成一个黏人的妹妹,万般宠她,从不知自己已经过了线。

    庄怀菁很敏|感,直觉和身子都一样,他从前便发现了,但她从这些敏|感,从不在他身上。她眼睛里全是信任,便连意外同他共浴,也只是微红脸颊,仅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可他不一样,他只想紧紧锁住她的双手,扣在床头,让她哭喊,挣扎,慢慢成为他的所有物。

    她掉水那次,颤抖的睫毛沾了水,粉唇莹润,浑身都湿透了,却也依旧听他的话。她坐在床榻边,小手白皙,按着床榻,甜糯的声音一直催他。

    她还单纯,不知道那时候的男人,听不得那种声音。*最新免费章节*

    他那时摸她的头,她额上头发贴在一起,身子被湿衣服称出了曼妙,面庞纯洁,亲近他时不带抵触,他先前甚至看过两次她的身子。

    庄怀菁的身份不能暴露,只有庄丞相死了,世上才没人会对她提起那件事。

    他做事向来如此,但她想救庄丞相。

    太子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跟她说:“孤很快过来迎亲。”

    等庄怀菁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走了,窗牖也被关了起来。

    庄怀菁轻轻抬手捂住额头,愣在原地,随后耳朵一热,也不知道他这动作什么意思。被他弄了这么一出,庄怀菁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太子都说了没事,她再担心也只是瞎担心。

    她不知道太子回去之后并没有休息,他睡不着,在书房坐了一宿,已经在想孩子出生后叫什么。

    ……

    大婚当天,庄怀菁半夜便被折腾起来,丫鬟给她穿了嫁衣,戴上金冠玉钗,她面容白皙精致,涂了些粉,口脂抿唇,螺黛描眉,翡翠玉耳坠子透亮,微微摇动。

    庄怀菁坐在梳妆镜台前,腰身纤细,两只皙白的手轻轻交握,放在腿上,冠上金流苏垂在她细肩,红绸嫁衣绣工精美,袖口两只蝴蝶追逐,金线丽。

    她先前已经吃了许多东西,现在又觉得肚子空空,归筑看出来了,偷偷往她手里塞了几块糕点,低声说:“这凤冠霞帔重得很,小姐轿上再吃。”

    庄怀菁带着红盖头,微微点了头。

    成婚的仪式十分复杂,拜别父母,三叩三跪,弟妹惜别,赠言新妇,出新门,不落地,敲锣打鼓,喜庆奏乐。

    地上铺整齐的红毯丫鬟和喜嬷嬷搀着庄怀菁,送出了庄府,皇家的迎亲队伍等在门外,太子坐在高头大马上,清隽端正,几个礼部官员跟在后面,壮观热闹。

    宽大的辇轿四处红绸,庄怀菁弟弟尚小,背不起她,程启玉乃太子,也不必照凡间习俗前去背她,庄怀菁便只能由喜婆背着过去。

    喜嬷嬷蹲下来时,太子下了马,旁边众人有些惊愕。他亲自把庄怀菁背了起来,一句话未说,喜嬷嬷赶紧站起来,庄怀菁搂着他的脖颈,脸似乎被红盖头映得发红,耳边的锣鼓喧天。

    别人以为太子和庄府早有商量,庄家的人也以为旁边官员请他这么做。

    庄怀菁轻声在他耳边说:“多谢殿下。”

    她的手纤白,娇娇|嫩嫩,身子也没什么重量,但太子知道自己背着两个人,每走一步都稳当。要上辇轿的时候,太子才突然开口:“别忘了把喜帕系上。”

    庄怀菁不知道他是哪里知道她绣了喜帕,这事府上也只有几个人知道,她脸在发热,想不了太多,轻应一声。

    庄家的人在相府门口看着她离开,浩大的迎亲队伍往回走,举匾上写着大大的喜字,周边镀金。

    等到了东宫之时,还有许多步礼仪要走。宽大的正殿门前同样铺红毯,长长一段,需要他们牵着红绣球两个人一起走。

    庄怀菁如果走完这一段路,身子肯定有些受不住,好在太子派了宫女在旁边扶她,她才没费多少力气。

    新人仪式繁繁杂杂,祭祖跪天样样麻烦,庄怀菁倒还好,只做了必须做的,便进了太子寝宫正殿。

    有几位儿孙满堂的老夫人带着孙女侄女过来恭贺她,朝她行礼道:“恭请太子妃金安。”

    庄怀菁这时才有了一些嫁给太子的实质感。

    太子的寝殿很宽敞,帷幔精致。庄怀菁手握着手,想起了从前。她低声下气求他,太子只让她自重,兜兜转转,竟会有这么一天。

    床榻上摆红枣花生,桂圆莲子,中间有张白喜帕,庄怀菁入眼之处皆捆着红布。她其实有些饿了,幸而早上归筑递了几块糕点给她,她在辇轿上吃了。

    太子不同于旁人,闹洞房一事是绝对不可以的,等世家各位夫人来朝她请完安后,天已经黑了。

    旁边宫女好像得了太子吩咐,入夜之后,便上前帮她先解了头上凤冠霞帔,又盛了碗热汤,整理床铺,让她歇息。

    她站在一旁,刚喝完汤,穿着红色里衣,人白如美玉,额上微微汗湿,绣花鞋上鸳鸯相对。归筑扶着她,显然被惊到了,她说:“太子殿下尚未回来,怎么能、怎么能……”

    这也太不合规矩了!

    *最新免费章节*

    宫女手里捧着新被褥,微微福身行礼道:“姑娘莫急,殿下吩咐说娘娘身子弱,不必照凡礼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