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2章 第 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

    计安安瞠目结舌地看着玄关。

    苏荷穿着紧身T恤,下搭一条黑色短裤,此时正扶着墙,蹦蹦跳跳地踩上那双灵巧的跑步鞋。

    长马尾在后面一左一右地甩,再配上那张素颜美脸,活像个十七八的小姑娘。

    “老板,你确定你这副打扮……”计安安上下扫视,“是要去见你老公??”

    苏荷回头,理所当然。

    “有什么不对吗?”

    “……你好歹也是个小明星啊老板,就算被雪藏,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吧?”

    苏荷回头,冲计安安眨眨眼。

    “不用捂得严严实实还能素颜出门,这可是十八线的最大福利。”

    计安安:“……”

    说的好像挺有道理。

    “那我走了,下午见。”

    “?”计安安一懵,“你和你老公不是几年没见了?只一起吃顿午餐就回来?”

    苏荷的身体已经一半在门外了,带着点笑音飘回来。

    “塑料夫妻嘛,习惯就好。”

    计安安:“……”

    你还挺骄傲啊。

    下了楼,苏荷就近找到公交站点。

    刚坐上车,手机又开始在她包里疯狂震动起来。

    顶着前座大妈诡异的目光,苏荷只得拿出来调静音,顺便扫了一眼再次炸窝的粉丝群。

    群里正在以一张商骁的全身照疯狂刷屏。

    苏荷从快速刷屏的消息里,迅速抓取了几个关键词:

    “骁神”“新专辑”。

    苏荷眼睛亮了。

    商骁的新专辑造势已久,这次的唱片公司显然深谙营销之道,趁着商骁回国这波引爆微博的热度,直接推出了新专辑的第一波宣传。

    而和商骁的无数死忠粉一样,苏荷对这张新专辑期待已久。

    此时一看群里有消息,她毫不犹豫地点开了大图。

    甫一入眼,瞬间震住。

    这张专辑宣传海报的用色堪称单调,几乎只有简单的黑和白。

    背景是纯黑色的。正中一张高背沙发椅,椅里坐着一个男人。

    那张被全球媒体誉为“东方神颜”的面孔上情绪寡淡,似乎望着镜头,又似乎谁都没看。眸子漆黑,唇角似翘非翘,睥睨漠然。

    这样禁欲到极致的图里,男人手上竟戴着一副银色手铐。

    锁链从漆黑的沙发扶手上后拉,没进引人遐思的无尽黑暗里。

    宣传海报上一左一右两个大字。

    专辑名:《镣铐》。

    苏荷屏息好几秒,才迟钝地放开了对自己的窒息压迫。

    她无意识地咬住唇瓣,转开眼看向车窗外。

    但还是没用。

    车窗上好像隐隐浮现起一片影儿,是几年前,她打着去找发小商娴的旗号,晚上到了商家,称心遇上归家的商骁。

    她被商家的佣人带进厅内时,那人正倚在沙发里,长腿松散搭着,手臂搁在一旁。碎发下阖着眼,眼睫在冷白肤色上拓下淡淡阴翳。

    佣人说是喝多了。

    他却听见动静,睁开眼,懒懒看了过来。

    也不言语,似笑而非。

    眸子里像是蕴了清冷又勾人的光。

    也是这个模样。

    让人忍不住想。想撕掉他的冷漠,想扯开他一丝不苟的扣子,想咬他的喉结,想听他低沉沙哑的呼吸,想他漠然的眼里露出耽溺的沉迷……

    车窗影里,女孩儿耳朵红了。

    公车一刹,苏荷回神。她轻咳了声,转去小号微博,发图配文:

    【这专辑不该叫《镣铐》,该叫《要命》好不好?】

    发完之后,苏荷转回粉丝群。

    群里早就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疯了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啊啊啊啊!!”

    “艹,这个男人我能正面上他一年。”

    “姐妹,你这个想法有点儿危险。”

    “楼上的姐妹,我能两年!”

    “【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jpg】”

    “【鸡笼警告.jpg】”

    “…………”

    苏荷不由莞尔。

    她正准备继续往下翻,突然就听见耳边炸响了一声惊呼——

    “啊!你是林菡吧!?”

    “……”

    苏荷神情一顿,眼神微妙地抬眸。

    站在她旁边要落座的是两个高中女生,还穿着校服,其中一个就是方才开口的,正激动看她。

    “我是你粉丝啊!我超喜欢你最近拍的那部剧——不过你真人比电视和宣传照上都漂亮多了,真的!”

    苏荷微笑。

    “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这也不是苏荷第一次被认错。

    她的长相属于典型的骨相美人。无论眉眼唇鼻,每一处五官线型都美得挑不出瑕疵,理论上说很难撞脸。

    只是不巧。

    当初跟她同期新人出身而如今正当红的流量小花林菡,刚好在五官上与她有点相似——用计安安的话说,就是一个低配版的苏荷。

    但有圈里神一样的化妆修图加成,各种宣传照里的林菡就和苏荷的相似度从一两分骤增到七八分。

    因此,随着林菡的走红,还是个小十八线的苏荷已经习惯被认错了。

    不过眼前这个小姑娘不一样,她格外倔强:

    “不可能,林菡,我是你粉丝,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来呢!”

    苏荷:“……”

    就在小姑娘已经准备掏出纸本跟苏荷要林菡的“亲笔签名”的时候,小姑娘同行的朋友尴尬地拉了拉她。

    “错了错了。”

    “啊?”

    “她真不是林菡,林菡现在在机场呢。”

    “机场?”

    “你看手机,微博和新闻端都炸了——喏,这个,《当红小花旦林菡与骁神机场相遇,深情对望长达十秒,疑有新恋情将公布!》”

    “?!”

    这话一出,不止那小姑娘懵了下,连苏荷都诧异地拿出手机。

    苏荷翻到被自己调成静音的粉丝群里一看,果然,之前还锣鼓喧天的粉丝群里,此刻刀光剑影,骂声载道。

    “日!”

    苏荷耳旁,那高中女生突然气壮山河地来了一句——

    “想和骁神传绯闻,她敢!?”

    苏荷被这一嗓子震住,回神失笑。

    “你不是林菡粉丝吗?”

    女生怒发冲冠地扭回头。

    “其余都是浮粉,骁神那是本命——谁敢动骁神,我们千万X光跟她不共戴天!!”

    “X光”,商骁粉丝群体的自称,取义“X神是他们世界里唯一的光”。

    只这几秒时间,又有新的新闻冒出来,惹得两个小姑娘再次炸毛:

    “新闻上说骁神被送咖啡的狂热粉丝洒了一身咖啡?!”

    “日哦,今天哪个粉头安排的接机!”

    “司机调头!我们要去机场!!”

    “……”

    前面的公交车司机翻了个白眼。

    苏荷又看了眼粉丝群,怔了几秒后,失笑着垂眼,合上手机。

    唔,看来她不需要急。

    反正有人要迟到。

    *

    A城,国际机场酒店。

    顶楼套房。

    浴室的磨砂玻璃门敞开。

    满是水汽的镜面上,汇成珠子的水滴一颗颗集聚,由慢渐快,最后成流地淌下。

    镜子里。

    一柱柱水流下的沟壑间,勾勒出一张男人破碎而凌厉的侧颜。像块极尽了雕琢的玉,轮廓深邃,冷白。

    一颗水珠顺着凌乱湿漉的黑发滴下,拂过那张侧颜。男人的眉眼很深,鼻梁高且挺,唇线略有些薄,衬得五官都疏离冷淡。

    水珠顺着男人修长的颈,掠过凸起的喉结,从一颗淡色的小痣旁滚落。

    镜里薄薄一层水雾笼上,瘦削修长的身影被遮了七八,却藏不住这一身凌厉而线条张扬的侧影。

    几分钟后。

    穿着浴袍的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门铃正响。

    托运的行李没有随身,那一杯咖啡淋得意外,经纪人王思言只能亲自去给商骁取换洗的衣物。

    料想是王思言回来,商骁擦着湿漉的黑发走过去。

    门被拉开。

    四目相对,商骁动作一停。

    门外的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抹胸小礼裙,此时正惊喜地望着他,绽开一个妩媚的笑容。

    “商前辈,没想到真的是您啊?机场的事情很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引来这样的后果,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我一定会尽快澄清这次……”

    “你哪位。”

    冷淡的声线带一点浴室水汽熏染出的倦懒微哑,漆黑的眸子压下来,深里按捺些微不耐。

    “——”

    女人的笑容蓦地僵住。

    “前辈您可真爱开玩笑,我是林菡啊,就刚刚在机场,您看见我了不是?”

    林菡的目光不着痕迹,掠过男人那张清俊面孔,和露在浴袍外的颈部线条。

    那颗淡色的小痣在喉结旁,衬着冷白修长的颈,有些显眼而勾人。

    偏男人眉目冷淡。漆黑眸子里不见半点情绪沾染。

    林菡下意识吞咽了一口空气,才楚楚地低下头。

    “真的很抱歉给您造成这样的困扰,我之后一定会注意的……前辈您能原谅我吗?”

    林菡一边说着,一边神情可怜地往前凑,身前那丰满滑腻的风光几乎要蹭到男人扶着门的手臂上。

    只是离触及那肌肉线条流畅漂亮的小臂还有两公分,“砰”的一声轻响,房门取而代之——险些拍在女人傲|挺的胸上。

    林菡目瞪口呆。

    而她耳边尚萦绕着那声十分性冷淡的男声——

    “不认识。”

    “??!!”

    林菡差点气得吐血。

    她凭借着自己被评为“男性梦中情人第一位”的脸蛋和身材,在圈内几乎无往不利——这是第一次,竟然有一个男人在自己主动的投怀送抱前,还这么无动于衷!

    就算是圈内以性冷淡闻名的“天神”商骁……

    明明半小时前,在机场,这个男人还盯着自己看了整整十秒!

    自诩圈内当红小花旦第一的林菡到底没能再拉下脸,愤恨地扭头要走。

    然后她瞳孔一缩。

    “王……王哥。”

    商骁的经纪人王思言站在前面,身后跟了两个抱着衣服的小助理。

    王思言四十左右的年纪,永远一副圆脸带笑的模样,但却是圈里以资历人脉手段可怕著称的金牌经纪。

    想起自己团队之前的作为,林菡背后微微起了汗,强撑着笑迎上前。

    “王哥是来给商前辈送衣服?”

    “嗯。”

    王思言笑眯眯地走过去。

    林菡心里一松,然而就在王思言即将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耳边那人突然淡淡说了句:

    “后生可畏啊。”

    “……”林菡笑容一滞。

    王思言却已经走过去了,“只是这片海深浪大,小心点——别翻了船。”

    “!”

    林菡的身影蓦地僵住。

    几秒后,她咬了咬牙,“谢谢王哥提点。”说完,林菡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地变着,脚下快步离开。

    五分钟后。

    套房内。

    换好衣服的商骁从卧室走出来。

    沙发上坐着的王思言和两个小助理同时停住了话声,抬头看过去。

    “骁哥。”

    观察几秒都不见男人神情变化,王思言只得斟酌着开口:

    “林菡那边是有备而来,恐怕这次新闻不好压。”

    “这是公司里的失误,我代公司同仁跟您道个歉。”

    走到单人沙发旁,男人坐下来。

    “林菡?”

    王思言一愣,反应过来,“您真不认识她?”

    商骁没说话,淡瞥过来。

    男人刚出浴,湿发黑眸,肤色冷白得像玉石,唇色比平日多了两分红,唇角微翘。

    却不近笑,只让人周身微寒。

    王思言欲哭无泪,“刚刚在门外听见您说那话,我还以为是故意气她的。她最近在国内很火,算得上当红小花旦了。”

    他斟酌了下,想起那【对视十秒】的梗,又说:

    “她公司那边之前来电话了,骁哥您如果有兴趣,她那边愿意……”

    “叫她滚。”

    商骁不想往下听,声线倦懒。

    听出商骁隐隐动怒,两个小助理对视了眼,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问:

    “骁哥,您都不认识她,那怎么在机场看了她那么久?”

    “!”

    话一出口,小助理就被对面的王思言瞪了一眼。他自知失言,连忙看向沙发上的男人。

    然而让他们都感到意外的是,商骁竟然答了。

    “……认错人了。”

    那张清冷侧颜上看不出情绪。

    三人却更意外。

    这话里似乎蕴含着的可怕的信息量,让王思言额头有点冒汗。他正想试探,突然听见商骁问:

    “手机修好了?”

    “啊,对。”小助理连忙拿出来,“让人检查过了,应该只是当时热咖啡溅入引起的短路,现在已经能正常开机了。”

    商骁垂眸。

    手机屏幕被触,亮了起来。

    信息界面。

    在他被那杯咖啡泼到身上、手滑发出那个“嗯”字后,对面就再没了动静。

    “……”

    见男人皱起眉,王思言更懵了。

    他晃了晃脑袋,不敢往下想,看向两个小助理。

    “热搜压得怎么样了?”

    “已经撤了。”

    “嗯,而且公司里似乎还顶上来另一个吸引眼球的‘替罪羊’。”

    “替罪羊?”王思言皱眉,“不是无中生有吧?”

    “不是,本来就有的,看起来像是小剧组宣传所以买的热搜。”

    王思言:“买的?”

    “对,但原本热度很低,这次相当于公司帮他们加了一把火,他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王思言彻底放下心了,往沙发里一倚。

    他刚拿出根烟想点上,突然想起什么,顾忌地看了对面的商骁一眼,又把烟收了回去。

    被小助理忍笑看了眼,王思言尴尬地摸摸鼻子,问。

    “咳,是谁在炒作?”

    “最近刚小有点名气那个三线男星,齐闻笙。”

    王思言顺口问,“他跟谁啊。”

    “好像是个十八线小女星,没什么知名度,不认识。”

    “十八线?叫什么?”

    “我看一下——哦,叫苏荷。”

    “……”

    王思言想了想,确实没印象,便懒得再管。

    而此时,对面的男人却突然抬了视线。

    声线里褪了倦懒。

    “你们刚刚说,谁的绯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