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10章 第 1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0章

    “什么叫我胡说?”

    吴颂无辜回头。两人对视几秒,他突然表情一滞,然后大笑起来。

    “不是吧你骁神,你真没看出来那个被你当亲妹妹的小姑娘喜欢你?”

    “……”

    商骁眉骨微动,然后他皱眉看王思言,“你们出去,我和吴导有话说。”

    王思言满心不甘,但也只能和吴颂的助理一起离开了。

    门一关上,商骁起身。

    “你说清楚。”

    “我说的很清楚了啊。”吴颂耸耸肩,“太明显了,那小姑娘叫苏荷是吧,无论眼神表情模样,看一眼就知道是喜欢你啊。”

    “……她是我妹妹。”

    “你把人家当妹妹,人家说不定想上你呢。”

    “吴颂。”

    商骁声音一寒。

    “哈哈哈……骁神,真的,你需要对自己的杀伤力有正确认识。不信你自己去问,我这节目还忙着,我先走了啊。”

    吴颂溜了。

    商骁坐回椅中,眸色沉浮几次,给商娴拨了一通电话。

    商娴接起来便打趣:“哥,最近这太阳从西边起得有点频啊?又什么事情要问我?”

    “……”

    商骁的视线落到面前桌上,合同摊开,白纸上黑色的方框字在他眼前晃,却辨认不出。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从眉骨向下,冷白的侧颜绷出凌厉的弧线。

    “商娴。”

    “嗯?”

    “三年前你告诉我,苏荷愿意帮我解决困难,因为她是单身主义,联姻也能替她摆脱烦恼,我们互不打扰。”

    “……咳,对啊,是我说的,怎么了?”

    “你没骗我么。”

    “当然了!”

    “……”

    商骁垂下眼。

    手机被微微攥紧,修长的指节压出白痕。

    ——

    跟商娴兄妹二十几年,什么语气是她心虚,他能分辨。

    会议室外。

    原地徘徊的王思言被突然拉开的房门吓了一跳。

    “骁神你——”

    话声一噎,王思言缩了缩脖子。

    面前的男人和平素一般冷淡,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男人此时的冷淡里,仿佛还抑着几分罕见的躁郁。

    “帮我查一个剧组片场的位置。”

    “哎?剧组?……难道是骁哥你昨晚说要去客串的那个《呈凤》剧组?”

    “嗯。”

    “骁哥,你要现在过去??可你接下来还有——”

    商骁走出去,“推到下午,1点前我会回来。”

    “……好,我这就去查。”

    *

    《呈凤》片场。

    古代宫廷风格的大殿内,剧组人员往来奔碌。宫殿一角支着张躺椅,苏荷正窝在上面翻剧本。

    前几天她便拿到剧本,已经看过几遍,对全剧内容了熟于心。

    这《呈凤》是部古代宫廷背景的大女主剧。

    剧里女主顾亭素,与双胞胎姐姐顾亭柔生于京城一大户人家里。幼时因一次出行,心底善良纯净的顾亭素意外救下了少年太子凌霄,对对方一见倾心,却被姐姐顾亭柔冒领功劳。

    由此,姐姐顾亭柔得以嫁入宫中,成为太子妃。在太子继承大统后,顾亭柔擢为皇后。

    而两年后,恰逢选妃,妹妹顾亭素也入了宫,经历一番磋磨,阴错阳差之下被皇帝凌霄发现真相。天子大为恼怒,以欺君之罪将皇后顾亭柔打入冷宫,转幸顾亭素。

    顾亭素在经历初入宫时姐姐的迫害和宫斗倾轧之后,也逐渐从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女,变得手段狠绝、城府深沉,最终夺后宫之主、又博弈朝臣,成为垂帘听政而执掌真正权利的太后。

    女主顾亭素是由林菡出演。而那个恶毒姐姐顾亭柔,自然就是苏荷的角色了。

    “老板,你看这么认真干嘛?”

    “嗯?”

    计安安趴在躺椅边,没好气地说:“反正是给那个林菡做陪衬,我看顾亭柔连三分之一的剧本都没跟完就死在冷宫里了,你准备再认真也没用啊。”

    苏荷笑着拿剧本轻敲了下计安安的额头。“这叫敬业。而且我还挺喜欢顾亭柔这个角色的。”

    “啊??她那么恶毒,你喜欢她什么啊?”

    “做事果决,敢爱敢恨,而且对凌霄一片真心?”

    “额……”

    “在这一点上,顾亭素这个角色我反而不喜欢。”

    “咦?为什么?”

    “唔,因为她一边谴责顾亭柔这些人的不择手段,另一边在享受旁人倾轧给自己带来的利益后却从不拒绝;而且她身边从无被她完全真心以待的人,即便是相爱的凌霄,后来也被她利用。”

    苏荷将剧本合上。

    “所以啊,相较于这种本心与所为相悖的角色,我更想演顾亭柔这种。”

    “……有意思,我第一次听人这样理解顾亭柔这个角色。”

    “——!”

    苏荷受惊,差点从躺椅上跳起来。

    因为这话不是计安安说的,声音来自身后。

    “祁……楼?”

    苏荷转头,瞧了来人两秒,不确定地张口。

    说话的人就站在她身后,是个身着古装的长袍公子扮相,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垂,笑意轻忽,显得有点玩世不恭。

    “你可以叫我凌霄。”

    “……”

    苏荷了然。

    这人就是剧组里的男主角,扮演皇帝凌霄的圈内流量小生,祁楼。

    祁楼近一年可谓圈内新贵,粉丝数量十分可观,拥趸无数,如果不是本身选秀出道,没什么影视作品说话,那大概也轮不到林菡和他合作。

    “祁先生有什么事?”

    “下一场就是我们的对手戏,我提前过来和你打个招呼,免得尴尬。”

    “祁先生有心了。”

    “……”

    两人闲聊几句,祁楼便借口补妆离开。他的助理很快跟上来,凑到祁楼身旁。

    “楼哥,你理那个小十八线干嘛?难不成你也相信他们说的?”

    “说的什么?”

    “就昨天开机宴,组里不是有流言说,这个临时插进来的小十八线认识天神商骁吗?”

    “噢。”

    “楼哥你可别信这些,怎么可能呢——她要是真认识那位,那这剧组女主角的位置给她都算委屈她了,怎么可能只捞了个小配角。”

    “嗯。”

    “……楼哥你敷衍我。”

    “……”

    祁楼转身,半垂着眼笑。

    “不然,还想我陪你一起八卦?人家跟谁认识,和你有关系吗?”

    “我、我这不是好奇嘛。”小助理委屈地说:“虽然就是个小角色吧,但您也知道,一开始定的确实不是她啊。她到底怎么进来剧组的,我们都在好奇呢。”

    “制片人不是说过了,因为她和林菡相像。”

    “这倒是真的……不对不对,肯定没那么简单。”助理凑过脑袋来,压低声音,“您还是离她远点吧,我可听林菡的助理说了,她和林菡以前同公司,名声非常不好,跟好些男人暧昧不清,这次说不定就是和制片人——”

    “啪!”

    “哎哟!疼!……楼哥,你打我干什么啊?”

    “打你欠打。”

    祁楼哼笑了声,语气吊儿郎当的,却又发冷。

    “没风没影的事情,还敢胡传,你是长舌妇吗?”

    助理委屈地捂着脑袋,“我没胡传啊,大家都这么说的……”

    祁楼不满地皱了皱眉,“以前我就告诉你,不要听一个人说什么,要看他怎么做。”

    “那她也没做啥啊。”

    祁楼笑:“至少这剧组里,我看她比林菡准备得认真多了。”

    小助理咕哝:“谁知道她是不是蓄意想勾引楼哥你,特意装样子呢。”

    祁楼气极反笑。“你他妈真以为我是皇帝是吧,这一剧组都是等我临幸的妃子?——还勾引我,你宫斗剧看多了?”

    小助理:“…………”

    “而且,不说她角色理解独到,很明显对剧本下了苦功夫,单说她刚刚和我说话,你没发现她语气风格都已经开始入戏了?”

    小助理沉默几秒,大着胆子抬头,并诚实地摇了摇。

    祁楼又拍了他一剧本,故作叹气。

    “朽木不可雕啊你。”

    “楼哥。”

    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声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祁楼回头一看,皱了下眉,又不动声色地压平。他笑了笑,“林菡小姐啊,有事?”

    “天气开始闷热了,这是我助理准备的去暑的绿豆水,楼哥你——”

    “谢谢,我不渴。”

    说着,祁楼已经转身,“下一场我的戏份,我先去准备。”

    祁楼和小助理前后走了。

    留在原地的林菡僵着身,气愤地看着祁楼离开的背影,几秒后她转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宫殿角落。

    骁神和苏荷是过去认识也就算了,连祁楼今天第一次见,似乎都对苏荷格外关注……

    林菡咬得嘴唇发白,不甘心地站了很久,她才捏紧手里的保温杯,愤然离开。

    *

    “卡!!”

    导演把剧本一摔,空气里唾沫横飞:

    “说了几遍了!少女怀春!要少女怀春的眼神!!你是顾亭柔——为了嫁给凌霄、胆敢冒欺君死罪顶妹妹功劳嫁进皇宫里的姐姐!你看凌霄的眼神怎么能跟看木头一样呢??”

    苏荷从戏里脱身,皱眉道歉:“对不起。”

    “算了算了,也中午了,都去吃饭吧,下午继续——顾亭柔!你自己再好好琢磨!”

    “……”

    祁楼犹豫了下,走到苏荷面前,问道:“没事吧?王导工作里脾气比较急,骂人是常态,你别在意。”

    苏荷说:“本来就是我的问题,不怪王导。抱歉,这个镜头一直不过,连累你也NG几遍了。”

    祁楼笑:“我看这不能怪你,得怪我啊。”

    苏荷一怔,不解地看他,“?”

    祁楼玩笑道:“难道不是我卖相太差,让你完全找不到少女怀春的感觉、所以入不了戏?”

    苏荷莞尔,“这怎么能……”

    话声中间,她目光不经意地扫过祁楼肩膀,突然僵住。

    连声音,带身影,甚至就连面上潋滟的笑色,都一并定格了。

    “我肩上是蹲了个猴儿吗?”

    祁楼有心玩笑,回头,顺着苏荷的目光看过去。

    视线便落到片场后方。

    一个男人站在那儿,身穿一套黑色运动衣,戴着棒球帽。他身形修长挺拔,气质又出众,在来往的临时演员间格外扎眼。

    但那人面孔被一只黑色口罩全然挡住了,只隐约能看见一段脖颈露在外面。肤色冷白,在光下晃眼。

    似乎是察觉两人注视。

    棒球帽檐被一只修长漂亮的手轻一拉抬,现了双漆黑的眼。

    祁楼回头,“这人……”

    话声未竟,他看见面前女孩儿眼睛蓦地亮了。

    下一秒她便笑起来,开心不加掩饰也无法掩饰——明眸皓齿,?丽夺目,乌黑的瞳子像是云后亮起的星砾,叫人移不开眼。

    她绕过他,提起裙角跑过去。

    而祁楼愣在原地。

    刚刚那瞬间,他突然想起《呈凤》里凌霄的一句台词,是对顾亭柔。台词说,【我见过万千星辰,不及她眸里一颗。】

    但这一颗,却不是为他亮的。

    “……”

    祁楼面上笑意蓦地淡了。

    他转头,再次看向那个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男人。

    这一次敌意十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