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17、第 1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第17章

    商骁的微博背景七年未换, 图片分为左黑右白两半色块, 分界线上一道瘦削身影,身影同样以中心为线, 却是左白右黑。

    极端碰撞的色彩切割出那道凌厉的身形。而从身影底端的脚后,向左上右上拉出与底色相反的对称影子,即为大写字母“x”。

    x, 天神商骁。

    无论是否粉丝,无人不知,他是圈内性冷淡的第一代表。连微博也是秉承个人风格,基本月更。

    然而今天,点开这个熟悉的界面,就会发现两条最新的转发微博——转自同一个十八线小女星。

    【骁】:认领“神秘人x”。(转发)//苏荷:满伍,列车长请发车 //《穿越, 异世界!》官方微博:……

    【骁】:来抱。(转发)//苏荷:我都不知道,原来我是被哪位大腿看上了?求抱啊大腿爸爸。

    全网炸了。

    x光们更是集体发疯。

    如果苏荷的微博门户能实质化, 那么别说门槛踏平, 地基大概都要被汹涌而至的网友们踩塌了。

    所幸服务器没能承受住这样突然指数上升的访问冲击——没用一分钟,【无法访问】的字样出现在每个人的屏幕上。

    “……”

    苏荷心有余悸地把平板搁回去。

    她抬头,眼神无辜, 和计安安面面相觑地对视两秒。

    苏荷刚要开口,计安安弯腰捡起的手机被触开免提,经纪人郭如近乎尖锐的嗓音撕开了客厅里的安静——

    “苏荷!你和骁神什么关系!?”

    苏荷:“……”

    苏荷:“社会主义兄妹情?”

    郭如:“???”

    郭如差点被气岔了气。

    然而她自己这边也乱成一团麻,顾不得和苏荷掰扯,只提高声音嘱咐:“你明天立刻来公司……不对, 你明天别出门!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呈凤》剧组那边我帮你请假。公司这边处理好这件事前,你除了我谁也别给开门、任何人联系你你都不要透露任何信息,听到了吗!”

    苏荷揉了揉被震得不轻的耳朵,苦笑:“郭姐,我还没聋呢。”

    郭如一噎,沉默几秒,她语气复杂地说:“我就问一件事,你告诉我实话。”

    “嗯?”

    “你和商骁认识多久了?”

    “……”

    “怎么,不方便透露?”

    “没有。”苏荷很诚恳:“我在努力回忆。不过我小时候记事晚,所以一时半会儿算不太清。”

    郭如:“…………”

    把“算你狠”三个字憋回去,郭如由衷叹了口气。

    “跟我三年了,滴水不漏。你这人脉藏得可真深,苏荷。”

    苏荷笑了下,“我没藏,只是您没问过。”

    “行吧。你保持手机畅通,我这边会议一结束,立刻给你电话。”

    说着,郭如那边在忙乱声里挂断了。

    “……老板,你还真跟郭姐说实话了啊?”计安安问。

    “不然呢。”

    苏荷淡淡一笑,看起来兴致不高。

    “这种时候隐瞒,不是欲盖弥彰么。”

    计安安观察苏荷表情,又小心翼翼地问:“那你现在是在担心骁神那边吗?”

    苏荷眨了眨眼,似笑非笑的。

    “这么明显?”

    “……刚刚你自己被全民声讨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看起来这么心不在焉呢。”

    “唔。”

    “老板你要是真担心的话,不如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嘛。”

    “……”苏荷眼神一闪,难得露出点迟疑,“这样合适么?”

    计安安一副无奈表情,“有什么不合适的?这可是骁神主动帮你背锅。你就算是单纯道谢,也是应该的啊。”

    计安安说完,叹气。

    “老板你真奇怪,在对骁神跟对他之外的人或事上差别也太大了,像人格分裂似的。”

    “哪奇怪了。”

    苏荷拿起手机,起身,走之前口不经心地咕哝了句:

    “越在意,越小心翼翼啊。”

    计安安怔然抬头,苏荷却显然心不在焉,更没注意自己方才说了什么,拿着手机径直走到旁侧走廊去了。

    计安安盯了几秒,低头叹气。

    ——

    以前她最怕她家老板被曝出已婚,现在她觉得自己错了,她更该担心苏荷哪天被曝出“婚内出轨”。

    还是跟圈内天神商骁。

    一想象那个场面,计安安狠狠地哆嗦了下。

    苏荷走到长廊里,背靠上墙。她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指尖小心地点向“x”序列。

    在即将触到屏幕的那秒,手机突然震动。

    苏荷吓得一僵。

    回神后,她定睛看了,有些哭笑不得地接起来电。

    “娴哥。”

    “苏大明星,你还没被x光逞凶灭口呢?”

    “谢谢关心,一息尚存。”

    “哈哈哈,那你跟我哥这是搞什么,微博出柜吗?我可听说服务器都被你俩搞瘫痪了,牛啊。”

    “娴哥过奖。不过出柜这词不是这么用的。”

    交谈里,苏荷慢慢放松身体,彻底靠到了墙上,她露出个没心没肺的淡笑。

    “而且,这瘫痪跟我关系不大,我只是个无辜的小十八线,主要是你哥的功劳。”

    商娴也笑起来。

    “别谦虚。我了解过,这事里你绝对功不可没。”

    她话风一转:“不过,天神已经给你递竿了,再上两步就是神座啊——上去以后随便你把上面的人怎么吃干抹净——怎么样,爬还是不爬?”

    苏荷一怔。

    几秒后,她微垂眼,莞尔。

    “别人不懂就算了,你怎么还来奚落我?他当年说的,你听到过。”

    “你也知道那是当年,早就不作数了好不好?”

    商娴一顿。

    “而且,就算当年他说把你当妹妹,但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吧?”

    “嗯?”

    “说明你对他来说不一样啊!从小到大,商骁眼里就只有音乐,什么时候有过妹妹了?再说,我家世交家里那么多女孩子,我怎么就没见他说把其他哪个当妹妹??”

    苏荷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又过两三秒,她仰起后颈,后脑勺抵上墙。视线里,走廊壁顶,蔷薇暗纹被醺黄的光描出柔软的枝叶与花朵。

    苏荷抬了抬手,看光从指缝间漏下来。

    “娴哥,如果三年前你说这话,那我可能就真信了。毕竟那会儿我还傻。”

    商娴:“。”

    商娴:“你都傻了这么多年了,就再傻这一次——这次结果绝对不一样。”

    苏荷忍不住轻声笑了。

    “你今晚到底是怎么了?突然跑来找我说这种没谱的话,就因为他发的那个微博?”

    “还不是前两天他——”

    商娴话声戛然一停。支吾了几秒后,她改口:

    “没什么。但我就觉得,今晚这微博是个讯号——他一点都不避讳你们的关系,丝毫不担心被记者追到你们两个的隐婚上,你发现了吗?这是过去的三年里他绝不可能做的事情。”

    苏荷眨了眨眼,“他以前不可能做吗?”

    “当然不可能了!你忘了当初我们怎么找的借口?他以前一直当你单身主义者,不打扰和不影响是他对你的尊重——怎么可能会做今晚这种没分寸的事情?”

    苏荷被商娴一番连珠炮轰得晕头转向,甚至都没去思考这话里透露的一个讯息,只跟着疑惑。

    “那他怎么……”

    “答案就要你自己发掘了。”

    商娴大松了一口气,心说我只能帮到这儿了,便飞快地要结束聊天。

    “哎呀,薄屹找我,先不聊了——你好好想想啊!”

    说完,电话直接挂断。

    只剩一句隐约的尾音被收进话筒:

    “你挂我的,我挂你媳妇的,真是天道好轮回,爽啊……”

    “?”

    苏荷莫名其妙地放下手机。

    她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在走廊里站了会儿,等站不太住,又蹲下身去,抱着膝盖抵着下巴,开始放空。

    可是无论苏荷怎么试图清空大脑,商娴的那些话仍然像是长了小翅膀,在她脑袋里飞啊飞,晃得她一刻都不得消停。

    真的……不一样吗?

    苏荷情不自禁地想起前天的剧组里,那个狭小的储物间内,那是她第一次离他那样近,近到气息都缠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很羡慕剧里的顾亭柔,至少凌霄某一刻是真的爱过她吧……

    而商骁,他从来都清清冷冷的一个人,像是高高在上的天神。

    这么多年了,他的那个世界里好像只有音乐,别的他一眼都懒得施舍,更没有人踏进去过。

    “商骁……”

    苏荷无意识地轻念出他的名字。

    这两个字总让她安心,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事——

    “怎么了。”

    一个轻淡声线突然接住她的话声。

    苏荷悚然一惊,猛地抬头,几乎要以为自己想某人想出幻觉来了。

    ——

    只是现实往往更残酷一点。

    苏荷颤抖地拿起亮着的手机,声音小得像垂死挣扎:

    “我……什么时候……拨通的……”

    对面极轻一声,像是笑了。

    “没多久。”

    苏荷却已经看清通话显示:

    2分07秒。

    神、啊……

    苏荷几乎想就近撞晕自己。明明那人没在眼前,但她脸颊依然红得欲滴。

    “我我我我不小心拨开的。”

    “嗯,听出来了。”

    那个素来清冽冷淡的声线此时竟染上了一点笑,像是冬雪初融下的簌簌清泉,涤得人心思恍惚。

    苏荷却欲哭无泪。

    她刚刚嘀咕过什么?他到底听到什么了?又听出来什么了??

    然而这些话,再借苏荷三年胆子,她也问不出口。

    于是最后苏荷只能小心地转开话题:“微博的事情,会不会对你不太好?”

    对面安静下来。

    苏荷有点急了,“如果真有问题的话,那我去找我爸……”

    “之前怎么不去?”

    “啊?”

    苏荷一怔。

    商骁重复,“之前遇到过那么多事情,怎么没有找伯父?”

    苏荷低下头,声音也低下去了,有点委屈。

    “闹、闹翻了。”

    “为了自己不去,为了我要去。”

    商骁似乎有点无奈地笑了。

    “还有刚刚,自己被骂了一晚,先来问的却是对我会不会有影响……”

    他叹声,“苏荷。”

    苏荷被训得脑袋都抬不起来了,听到那人喊自己名字,她有气无力地“啊”了一声。

    “以后离商娴远一些,不要再被她带傻了。”

    苏荷:“……”

    这要不是她天神,她真的真的要怼人了。

    “那,你真没事吗?我看粉丝群里都炸窝了。”

    “……你在我的粉丝群里?”

    苏荷:“!”

    她后知后觉地捂住了嘴巴,然而已经说出口的话是收不回来了。

    犹豫两秒,苏荷毫不犹豫地卖了计安安。

    “我、我助理,她是你的粉丝,她在你粉丝群里。”

    沉寂几息,耳边又是一声低哑的笑。

    酥麻感顺着耳尖一直通到了四肢百骸,苏荷若不是抱膝蹲着,大概也腿软跪到墙角了。

    “好。让你的助理别看了,ja这边会做公关。”

    苏荷由衷地松了口气。

    “早点休息。”

    “嗯……那,骁神晚安。”

    电话对面一顿,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作罢。

    “嗯,晚安。”

    “……”

    电话挂断。

    灯光通明的会议室内,围着长桌坐了十几个人,此时却全都鸦雀无声,表情或扭曲或诡异地看着主位。

    白衬衫解了两颗扣子,修长颈线上露一点淡色小痣,主位上的男人挂断电话,眉眼便重归清冷。

    他放下手机,修长的指骨交扣。

    声音如冰片轻叩,再不闻分毫之前的温柔——

    “继续吧。”

    众人面面相觑。

    震撼太大,显然他们一时半会儿还回不过神。

    坐在商骁右侧第一位,王思言表情扭曲了下,像是很努力地要挤出一个笑容,但并没能成功。

    “骁哥,刚刚是?”

    “苏荷。”

    商骁说完,似乎决定了什么,又叩桌面。

    “我妻子。”

    “……??!!”

    作者有话要说:  王思言:人间不值得。

    ——引用上章读者【_是满秋啊_】评论

    宝贝们七夕快乐

    【第一更】

    感谢支持

    本章随机60个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