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23、第 2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第23章

    “你——你就跟她那样说了?你告诉她你不在意?”商娴的声音几乎要从话筒里跳出来。

    “嗯。”商骁微皱眉, “有问题么。”

    “这他妈能没问题吗??”

    “商娴。”

    男人微沉了声。

    商娴被这清冷声线一慑, 打小养成的本能让她有些犯怂,只是很快商娴就想起商骁的复述, 怒火再次攻心。

    “是,我知道你从小优秀惯了,碾压同辈一骑绝尘, 所有人只能看着你的背影望尘莫及……哥,你大概这辈子都没尝过什么叫嫉妒什么叫求不得吧?”

    不等商骁回应,商娴又连珠炮似的一通:

    “你那么聪明,只要稍加一点点心,联姻这件事背后的真相你肯定猜得到——前几天你来问我,我以为你已经对苏荷有感情了,结果现在, 你告诉我说你对苏宴管别人叫姐夫都没关系不在意?”

    “我不想影响她。”

    “这根本不是影响不影响的问题!”商娴快要气炸了,她深吸一口气, 努力沉下情绪, “好。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一个答案——你到底喜不喜欢苏荷?”

    “……”

    商骁垂眸,回身。

    几分钟前,女孩儿就是站在这里。她望着他, 那双乌黑晶亮的眼瞳慢慢黯下,光都落不进去。

    商骁眼神一沉,眉心无意识蹙起。

    “我欠她。”

    商娴气急败坏:“喜欢你的女人数之不尽,那你每一个都欠?”

    “我把她当妹妹。她从不一样。”

    “…………”

    商娴咬牙。“是,她不一样。她喜欢了你那么多年, 而你对感情、对性——你对音乐之外的任何东西都没有需求——所以你索性就把自己送给她、拿自己来还她的喜欢?”

    商骁不语,只皱眉更深。

    商娴所说就是他曾所想,但真待商娴说出来,他却又觉什么不对——

    分寸清算下,他分明看到了自己深埋的私心。

    只是看不清。

    在这沉默里,商娴终于彻底冷声。

    “商骁,十年如一日,你还真是丁点未变。早知道苏荷会喜欢上你,我当年一定让她躲你远远的。”

    商骁目光一动。

    须臾后那双墨眼里的波澜便重归平静,他淡淡道:“但你没做到。”

    “……好。你记住你今天的话,以后如果苏荷不喜欢你了,那不管苏荷和谁在一起,你千万别在意、千万没关系。”

    商骁垂眼。

    “我说了,我不会影响她。”

    商娴气极,反冷笑了声。

    “我信你啊。但感情是最不可控的东西,今天你把自己押进去,我就赌你总有一天会输得彻彻底底。”

    电话对面仍无回应,商娴咬牙切齿——

    “我期待你那时候的狼狈,哥。因为这是你欠她的。”

    苏荷刚过回廊,便被家里佣人拦住:“小姐,老太太让您回来之后,直接去三楼茶室。”

    “茶室?”苏荷一怔,随即轻“嘶”了声,小心翼翼地探问:“爱喝茶的**oss回来了吗?”

    佣人有点哭笑不得,“是。您父亲刚归家。老太太催过一遍,您尽快过去吧?”

    “不了不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件事没……”

    苏荷调头就想往回走。

    “小苏荷,你要上哪儿去?”

    “。”

    苏荷身影一顿。

    几秒后,她僵着笑转回来,仰头一看,楼梯上方正站着雍容淡定的苏老太太。

    苏荷停了两秒,笑容灿烂,原地转了转腰。

    “哈,奶奶啊,那个,我就是坐久了,出来活动一下手脚。”

    “你爸在茶室,你去那儿活动吧。”

    “……”

    苏荷笑容一丧,蔫了。

    “奶奶,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两年跟我爸简直水火不容的,他现在看我哪哪儿都不顺眼——让我去茶室,那是我活动手脚还是他‘活动手脚’啊……”

    “少跟我耍贫嘴,去。”

    “……哦。”

    对着家里权势第一的老太太,苏荷抗争不过,只得蔫蔫地答应了。

    进茶室前,苏荷在门外徘徊了好长时间。直到茶室里专门侍候的佣人拉开门,惊望见她:“小姐?”

    门内斟茶声蓦地一停。

    苏荷咬了咬牙,挤出个笑,“你出去吧,没你的事。”

    “哎。”

    佣人担心地回了下头,直身离开。

    苏荷轻吸了口气,收腹挺胸,踏进茶室。

    不等她转过门前屏风,先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伴着潺潺的洗茶水声:

    “谁让你回来的?我有没有说过,如果你执意要入圈,那就再也别让我看见你一眼了。”

    “……”

    苏荷抬头。

    苏家这一处宅子的茶室内,茶海是粟棕色的古朴根雕。茶室内又专引了滤化过的山泉,顺着茶海一侧造型别致的金蟾口中落下,本就绝佳的选木被水莹润,在光下釉上一层醇厚的质感。

    而苏荷的父亲、也是苏家这一辈的长子苏毅民,此时就坐在那茶海后面。从苏荷进了房间,他连头也没抬过,只打理着他面前的新茶。

    无声看了会儿苏毅民行云流水的沏茶过程,苏荷撇了撇嘴。

    奶奶早便和她说过。父亲从小便脾气躁动,生性顽劣,喝茶能修身养性,所以这习惯还是奶奶给父亲一戒尺一戒尺地抽出来的。

    后来,等有了苏荷,苏毅民就总拿出这架势装模样地唬她。每次苏荷惹火了苏毅民,茶室也总是她的倒霉地。

    譬如现在。

    “离家三年,现在连仅有的一点礼数都忘干净了是不是?长辈问话,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苏毅民话里带火,手里功夫杯也重重地一搁。

    苏荷低着头,嘀咕了句。

    “是是,您说过。您的话我敢忘么?可这次是奶奶叫我回来的,又不是我自己要来。再说了,早知道您今天也来,那我一定退避三舍,恭恭敬敬地等您下山再回、免得污了您的眼啊。”

    这轻飘飘一套话下来,苏毅民更来了火。他站起身,恼怒地指向女儿。

    “苏荷!你是不是非要气死我才舒服?!”

    “……”

    苏荷轻咬了下唇瓣,眼神犹疑,没再开口。

    只是她的沉默在苏毅民看来就是无声的抗议,丝毫没减轻他的恼怒。

    “当初我说过,不许你进这个圈子,你听没听过我的话,嗯?!离家出走、还瞒着我偷偷到邢天参加选拔,我看你就是翅膀硬了,觉得我管不了你了!”

    苏荷被戳了痛处,她仰起头,“……是您禁足我在先的。那是我的人生、我的选择,我只是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就算您是我父亲,您也不该代替我安排我的人生。”

    “你的人生?那你告诉我,你现在的人生是什么,啊?去参加那些乌七八糟的酒局?去应付圈里那些潜|规|则?还是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天天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热搜、被无数人指名道姓地骂!?”

    苏荷一噎。

    过了片刻,她才咬了咬牙,不甘心地低头:“三年里我没靠家里半分,就是因为拒绝那些所以我到如今才好不容易能拿到正经拍戏的机会,其他只是意外。嘴长在别人身上,我没法控制他们。而且就算说几句又如何,您是邢天的老总,连圈子里这种流言蜚语都不习惯——”

    “砰!”

    一声炸响,把苏荷唬在原地,余下的话音也咽了回去。

    她惊恐抬头,只见到地上那个被苏毅民摔得粉碎的功夫杯的残骸。

    “爸,你……”

    苏毅民脸上是从未有过的震怒,眼神里像是藏了什么更悲痛的情绪。

    “苏荷。”他一字一句,又痛又恨地咬牙切齿,“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啊?!”

    “我……”

    “你以为你就是你自己,你有没有替苏家考虑过?!你小时候我纵容你,许你不参加那些你不喜欢的应酬和活动,而今你就这样选择你的人生?!”

    “……”

    苏荷捏紧了手,指甲用力地往掌心里扣。

    她松开自己被咬得泛白的唇瓣,眼角微红地抬起头,声线轻栗。

    “爸,我的人生怎么了?我只是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就不能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为了选这样的人生你抛下那么多、你得到什么了吗?没有!网上那些人怎么骂的你你看到了吗?你得到的只有这些!”

    苏毅民嘶声咆哮:

    “除此之外,你更丢尽了苏家的脸!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女儿!!”

    “…………”

    余音在整个茶室内回荡。

    苏荷唇瓣抿得用力而苍白,她死死地咬着牙,攥着手心,不想露出半点示弱的情绪,但通红的眼角还是背叛了她。

    在原地僵立很久,苏荷终于慢慢松开手,掌心深陷着月牙印儿,疼得麻木了,久久回不过血色。

    而她声音喑哑空洞,轻笑。

    “您说的对,怪我,我丢尽了苏家的脸。您这光辉灿烂的一生,有我这么个女儿,真是败笔了。”

    苏荷无神笑着,慢慢吐出心口郁结闷疼的那口气。

    “不过您放心,我答应您——从今天起,我再不踏苏家的门一步。抚养费我会慢慢还您,您就当您的女儿已经死了吧。”

    “……也或许在您心里,她早就死了。”

    “——!”

    苏荷说完,扭头离开。

    出门时视线早就被眼泪模糊掉了,苏荷慌不择路,脚下急促又踉跄,只想赶紧从这让她觉得窒息的屋子里离开。

    她慌乱地跑到不知道哪一处弧形的小露台上。

    长而垂地的帘子被清风鼓动,将她身后的一切掩在朦胧里,苏荷脱了力似的,靠到露台外沿那及胸口高的白玉石护栏上。

    护栏冰凉。扶在上面的十指纤细葱白,却抖得厉害。

    “……真没出息。”

    苏荷低低地念了一句。

    耳边那些声音却还是在一遍一遍地响:

    ……你抛下那么多、你得到什么了……

    ……你丢尽了苏家的脸……

    ……你不配做我的女儿……

    苏荷在嘴巴里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儿,她抬手一抹唇瓣,再拿下来,指尖殷红刺目。

    原来是不知觉地把嘴唇咬破了。

    苏荷自嘲地笑。

    在这鲜红的血迹下,那些竭力压抑的情绪又翻涌起来,酸涩闷疼的感觉像是把她胸口都炸碎了。只剩下心里空落落的,一片荒芜。

    她听见有个小人在心里说它快要难过死了。

    因为父亲说得对。

    她把什么都抛下了,她什么都没换回来。

    因为那个人说。

    他说【没关系,我不在意那些】。

    因为这三年。

    三年里她独自坚持和煎熬过的所有孤独和痛苦,在父亲那里只是不能被理解的苏家的耻辱。

    苏荷的手指再次轻颤栗起来,她觉得自己大概绷到极限,快要忍不住哭了。

    可她实在不想哭。

    苏荷抖着手去摸自己的手包,把最边角的那个暗袋拉开,里面藏着一盒窄窄的女士香烟和一只打火机。

    她费力地摸出一根细细的香烟,指尖颤着想去点上,却几次都抖灭了。

    苏荷眼角更染上嫣红。

    眼泪下一秒就要从眼角滑下。

    这是气哭的,被一只打不上火的火机。

    才不是因为难过。

    苏荷崩溃地垂下手。

    然而就在这一秒,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修长,沉稳,有力,覆住她的。

    火机“咔哒”一声轻响。

    淡蓝色的火苗一跃而起,在风里盈盈。

    苏荷咬着香烟怔住。

    她仿佛能感受到,这只手的主人就站在她的身后,以他的修长身形,此时手臂绕前为她拨开火机,大约已是从后把她虚抱在怀里的姿势。

    被微风鼓荡起的白衬衫,正若有若无地撩拨过她的背后。

    苏荷脑袋发木,但她记忆深刻。

    ——

    商家长子性格冷淡犹如神?,少有好恶,唯独最严也最厌两点。

    一是烟,二是酒。

    所以眼下,她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把烟扔了。

    但鬼使神差的——

    苏荷低头,就着那只白皙修长像是不染凡尘的手。

    她把烟点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苏荷:渎神日记(1/n),达成

    【第一更】

    感谢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38903131、j.xiang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五月儿呀、湮、穿了壳的兔子、罗婷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903131、北宴、大忽悠、扎铁了老心、凡凡 2个;33196590、开心一点鸭、38851608、该用户名已被占用、毕绍欣 helena、芝遇姑娘、余夏、我是晓晓吖、sun?、39007882、面瘫呀、坂田银时、老大、压脉带、爱看书的锦鲤烟、脸盆、管家秀儿、r也许、dreamone、28975336、言辞、和气生财、39080073、祁南絮、gracilaria、啦啦啦、2295309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凯伦 50瓶;白十三 40瓶;饼饼饼 37瓶;20216313 30瓶;汐竹 29瓶;dloma 28瓶;叶三岁、困兽、唐吉柯北、淡忧淡蓝 20瓶;jazz2159 15瓶;佛系 14瓶;, , , , , 11瓶;小狐?壅?u、晚安、一颗兔熊豆子、y,、626852、??尼、金薇薇、maserati、喜宝、云莜、大脸妹她麻麻 10瓶;假装 9瓶;?媛?、木水、顾雨离、26483066、橙鱼儿 8瓶;成林 7瓶;柠檬酸、木英 6瓶;爆瘦的胖子、国 庆、土豆炖马铃薯、28975336、木野、我只想被摸摸头~、奶茶小公举、郁诺雪、是芝士啊、小娜、fairy:)、肆肆肆肆 5瓶;jujuju、黎熙、wan 4瓶;冷清秋、祁醉今天做人了吗、木南、淡淡不加糖、南乔 3瓶;抓烊烊、莫问归处、沉沦在你眼底、嘉颖宝宝、?、禾几、肆寺、楠、one、爱长痘的胖星、羽羽 2瓶;??_zyh、南梨、fuku、sleeping、shy_929、王家小五、慕歆辞、27347586、你头发乱了喔、20106979、晴浅、每天都要喝点儿毒鸡汤、n  d、一只炸烊.、小池妈、真真、x、疏狂潦落、归玖长安、嘤嘤嘤、恩恩呐、萌雅晶奈、tiome.、肖的诺安、s.a.、姐姐大、娜小孩、稚子、you(=i)、小兔、电竞的女友、白白淆、鸢酒°、3082785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