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4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0章

    如果上天再给苏荷一次机会, 那么苏荷一定会回到昨天晚上,把那个趁酒撒欢的自己捶到晕过去为止。

    也能省了醒来后这种恨不能自绝以谢天下的无边羞耻。

    “我都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啊……”

    苏荷痛苦地倒进柔软的床上,一合上眼,她好像就再次回到会所那间晚宴厅里。

    晃眼的水晶吊灯,摇曳的人声,面前重影儿的人, 被拽松的领带,扯掉了第一颗扣子的白衬衫, 冷白凌厉的锁骨……

    还有那颗淡色的小痣。

    一切拉近。

    “——!!”

    苏荷痛苦地呜咽了声,扭头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许久后快喘不上气来,她才翻了个身,摊成一个生无可恋的大字型,气若游丝焦点空泛地看着空气。

    然后耳边似乎又多了一个声音。

    就坐在她的床边。

    低缓,微哑, 似笑而非。

    【不讨厌我了么。】

    【完全不!】

    【现在是清醒的么。】

    【特别清醒!】

    【没有忘记自己今晚都做过什么吗。】

    【绝对没有!】

    【那明天还会记得么。】

    【一定记得!】

    【不会后悔?】

    【才!不!会!呢!】

    苏荷:“………………”

    瞒了几年的暗恋被她一口气吐露出去了。

    当着剧组十几个人的面逼着商骁喝了一杯酒。

    然后当着同一批人的面把商骁压在晚宴厅的高背椅上……

    还在那人面前不知羞耻地耍了一路酒疯。

    苏荷:“………………”

    来一道雷劈死我吧。

    我是个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的罪人。

    *

    计安安小心翼翼地推开公寓的门,探进了一颗脑袋来,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一圈——

    客厅没人。

    房间里窗明几净,电视墙上挂着的显示屏一片漆黑,不像是有人碰过的样子。

    计安安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进门换鞋。

    只是走过客厅时, 她余光瞥见紧邻的小餐厅内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餐桌, 以及她昨天离开前刚换了新垃圾袋、此时里面还一根头发丝都瞧不见的垃圾桶。

    计安安心里咯噔一声, 下意识抬头看向旁边挂着的石英钟。

    下午三点十分。

    按时间说,苏荷应该至少吃过了昨晚的晚餐、今天的早餐午餐了——那餐厅里怎么会连垃圾桶都这么一尘不染的??

    又想起自己看到后而仓促赶回的那条新闻, 计安安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一个箭步冲向卧室,猛地推开了门——

    “老板!!你可不能想不开啊!!”

    “…………”

    昏暗的房间里,被这声音惊醒,不知惨遭何种蹂|躏而满是褶皱的被褥间,一颗长发凌乱得像鸡窝似的小脑袋慢吞吞地抬起来。

    投来死气沉沉的一眼。

    ——幸好还活着啊。

    计安安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等她定睛一看,还是被自家老板这副尊容吓得不轻。

    这也就太……

    计安安叹着气走进房间。

    “我知道老板你难过,但也不要这样糟蹋自己嘛……您这尊容万一被哪个狗仔拍去了,那好不容易攒出来的那点良性知名度可都得吹了……”

    计安安说完话,停住。

    “节哀顺变吧,老板。”

    “…………?”

    苏荷僵滞空白了半天的脑袋里缓缓浮现一个问号。

    她麻木地和计安安对视。

    空气静滞几秒后,苏荷瞳孔惊恐地一缩,紧紧地揉住被子——

    “连你也知道了???”

    计安安:“我回老家,又不是进了什么消息闭塞的大山。倒是赶回来之前,我本来还寄希望于老板你没看到呢……不过也对,网上都闹得沸沸扬扬了,估计下午就得有各路登报,您肯定看见了。”

    “沸……沸沸扬扬?——全网都知道了???”

    “是啊。毕竟是天神。”

    “………………”

    苏荷两眼一翻,感觉自己离当场去世只差一步。

    计安安见状,无奈安慰:“老板你也别太难过了,伤身啊。这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老板你如今事业正起步,何必单恋天神那一颗花呢?”

    “。”

    等等。

    埋在被子里考虑死法的苏荷思绪一滞,几秒之后她重新抬头,目光茫然。

    “什么叫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知道的是什么消息?”

    这次轮到计安安一愣。

    “老板你不知道吗??……那你为什么这么伤心欲绝的样子啊?”

    苏荷嗖地一下坐起身。

    过了一秒,似乎觉得自己此时这个抱着被子不撒手的形象略显睿智,她手一松,把被子用脚尖移开,同时捋了捋长发,竭力做出严肃正经的模样。

    “……你刚刚说网上闹的沸沸扬扬,到底是怎么回事,先说给我听听。”

    计安安露出明显的迟疑。

    停顿两秒,她小心翼翼地问:“老板,既然你不知道,能不能当我们没有聊起过这个话题。”

    “不能。”

    “……”计安安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郭姐要是知道了肯定该骂我了。”

    苏荷作势起身,“那我自己去看了?”

    “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计安安连忙伸手,把苏荷压住了。

    要苏荷自己去看的话,还不如她整理一下语言,冲击性还能小一点……

    计安安这样想着,在心里打了一遍腹稿,才谨小慎微地开口:“我们先说好哦老板,无论你听了什么消息,都不要太激动。”

    “嗯。我不激动。”

    计安安:“额,老板你应该还记得,昨天我跟你说的,时代期刊给骁神做了专栏采访的事情吧。”

    苏荷:“。”

    要不是那本该死的杂志,她昨天晚上就算撒酒疯也不会干出那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苏荷深吸了口气,压住濒临崩溃的情绪:“知道。”

    计安安:“咳,那老板你应该还记得,当时那专栏里提起来的骁神那颗痣吧?”

    苏荷:“…………”

    苏荷表情微微扭曲:“记、得。”

    计安安鼓足勇气,开口:

    “今天上午,骁神在ja外面被一家小报社的狗仔抓拍了照片,照片今天中午传到网上去了。”

    “……然后呢。”

    苏荷突然生出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嗯,就是小报的照片里,骁神那颗小痣旁边多了一圈很细的牙印……咳,看情况估计是哪个女孩儿咬的。现在大家都说他有秘密交往的女朋友了,全网x光已经快要发疯。”

    “哦对,我进门前,还见微博上一帮a市的x光要自发去ja门口围堵。”

    “……”

    “老、老板?”

    “…………”

    “老板你没事吧?”计安安慌了,伸手在苏荷面前晃了晃,“你、你别吓我啊老板?”

    半晌后,苏荷终于回神,幽幽道:

    “我没事。”

    “老板你脸色不太好看……”

    “嗯,没事。”

    她只是在考虑是不是应该血书一条“我不该玷污你们的天神”横幅挂到身上,然后拿根绳子吊死在ja门口。

    以死谢罪。

    *

    临近傍晚,苏荷终于从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里慢慢恢复。她去浴室里把外观吓人的自己先收拾了一遍,然后才回到了客厅。

    计安安正抱着平板坐在沙发上,表情绷得很严肃。

    一见苏荷过来,她下意识就准备把平板往身后藏。

    “别藏了,我都看见了。”

    苏荷叹气,也坐下来。

    计安安强笑,“哈哈,老板,我就是看看……网上战况如何……”

    苏荷:“所以怎么样了。”

    计安安小心地观察了下,见苏荷整理完情绪后好像并不是特别伤心的样子,不由松了口气。

    “还没找到人,ja也还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

    见苏荷不说话,计安安犹豫了下。

    “老板,你不难受啊。”

    苏荷:“。”

    苏荷麻木地说:“我没资格。”

    计安安只以为苏荷在说的是自己已婚的事情,并未多想。然后她便见苏荷捞起桌上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天神粉丝群。

    不出苏荷所料,群里哀鸿遍野。

    【呜呜呜呜呜我还是无法相信!!】

    【根本不可能!!!!】

    【p的,一定是p的!】

    【没错!天神不可能动凡心的!那家报纸在造谣!】

    【……姐妹们,虽然残酷,但还是要告诉你们,我找我的技术科兄弟查过了……那张照片是真的,没有任何ps修图痕迹。】

    【啊啊啊啊啊杀了我吧!!!】

    【ja旁边那条是叫清丽江吧,有一起跳的小伙伴吗?】

    【后来的麻烦排队】

    【已经排到ja门口了,姐妹明天再来跳吧,记得赶早】

    【这条江快填平了,你们换一条吧】

    【……】

    【好啦,大家都平静一点吧。】

    【没错啊,骁神都27了,你们还真希望他孤独终老不成?而且我们爱他又不只是因为他的人,更重要的明明是他的歌和他的才华。】

    【同意。】

    【尤其是在微博闹版的个别那些,劝你们安分点——别搞得天神像个流量爱豆、全靠粉丝捧起来的似的,简直自降神格。】

    【…………】

    群里粉头出来重整了节奏,粉丝群这才稍稍安静了些。

    躲在手机后窥屏的苏荷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心虚又羞愤的感觉让她无地自容。

    “哎,老板,有人放风向了!”

    苏荷心不在焉地问:“什么风向?”

    “就是商骁那个神秘女友的风向啊。”

    “——!”

    苏荷嗖地一下坐直身,神色严峻。

    计安安被她吓了一跳,“老板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他们说是……谁了吗。”

    计安安愣了下,举平板过去。

    “有人分析了一下骁神之前的行程,他好像昨天刚为新专辑里的一支歌曲mv的录制去了一趟国外。”

    “然后?”

    “歌曲mv的录制参与里,好像有一位国际知名女星,只是之前ja没具体透露过,所以大家都说应该是那个女星、但还不确定是哪一位。”

    苏荷:“……”

    苏荷沉默几秒,轻声问:“那《呈凤》剧组的官博呢,有没有什么反应?”

    “《呈凤》剧组?这跟剧组有什么关系?”

    计安安一脸茫然。

    苏荷含糊带过,“你先看看。”

    “……哦。”

    尽管觉得苏荷今天一切反应都很反常,但计安安嘀咕了几秒后,还是听话地转去和《呈凤》剧组相关的官博以及主要导演、演员的微博转了一圈。

    转完回来,她摇头。

    “没啊,特别安静,什么事情都没有。”

    “……”

    “就算有骁神客串过,但这种大事,方向未明前,他们肯定不敢随便说话 的。”

    “嗯……”

    苏荷心虚又敷衍地应了。

    正在此时,苏荷手机突然响了铃。

    苏荷下意识地一低头,正看见屏幕上亮着两个又粗又大的黑体字。

    “哥哥”。

    苏荷:“…………!!”

    苏荷想都没想,啪地一声把手机反扣在了桌面上。

    电话自动挂断。

    而计安安受了一惊,茫然地回头看向苏荷:“老、老板,刚刚……?”

    “刚刚什么都没有。”

    “?”计安安茫然地歪了下脑袋,“可是我明明听见你手机——”

    “诈骗电话。”

    “……哦。”

    计安安嘴上应着,看向苏荷的目光却越来越犹疑了。

    *

    同一时间。

    a市郊区,商骁名下别墅。

    ja被x光们围堵了,天神小队的负责人全数转移阵地,来了商骁的这栋别墅里,忙了一天的紧急公关方案。

    王思言结束今天的第n个紧急会议后,面如菜色地爬上了二楼。

    楼梯口正对的护栏边,男人竟不在房里,而是拿着手机微微俯身,撑在护栏前,俯视着窗外。

    王思言上来时,男人似乎刚拨通一个电话,听见声音后微微侧身,做了一个稍等的姿势。

    王思言便不作声地等着。

    只是电话并未接通。

    几秒后,隔着很近的王思言听见了手机里响起拒接的电子声音。然后便见商骁微垂下眼,唇角微勾,竟还有些似笑非笑。

    王思言心念一动。

    僵了两秒,他嘴角抽搐了下,“骁哥,您是打电话给……苏小姐?”

    “嗯。”

    商骁轻哂。

    “被拒接了。”

    王思言抬头,正看见穿着男人那身黑缎似的睡衣领口前,冷白的颈上那圈淡淡的、艳红还未褪尽的牙印。

    王思言:“…………”

    mmp这是拱完就跑毫不负责啊。

    商骁却似乎丝毫不怪,垂眼淡淡笑了片刻,他倚着隔开夜色的护栏,微微抬头。

    “有事?”

    王思言:“啊,是……我们和策划部商议了下,想让您安抚一下粉丝。毕竟这消息这么突然,对粉丝的冲击确实挺大的。”

    “嗯。我知道了。”

    “?”

    答应得这么轻巧?

    王思言茫然。

    到商骁关门回房了,他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他们骁神竟然这么好说话了?

    一分钟后。

    为那颗被咬的天神之痣而闹到鼎沸的平台里,无数人的首页跳出来一条新微博。

    【骁】:

    别吹那痣了。

    你们想看她气得给我咬下来么。

    全网静默五秒。

    五秒后,微博再次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