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4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3章

    前天晚上犯下的“罪行”还历历在目, 此时站在债主面前,苏荷本能腿软想怂。

    所以她小心翼翼地在背后摸门把手,然后偷偷拉开一条门缝:

    “我大概是进错房间了……我出去重进。”

    话间,办公室的门已经被苏荷拉开两三寸的空隙。苏荷转身就想往外溜。只可惜不等她完全面向房门,刚开了一道希望之缝的门就被身后的人重新按合。

    “砰”的一声轻响。

    房门在苏荷眼皮子底下无情地关上了。

    “你没进错。”

    身后男人淡声道。

    苏荷:“……”

    不不不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在躲我。”

    “我没有,我只是找严奕有点事情……”

    苏荷强撑着看似淡定的笑, 慢慢地一点点地挪回身。

    男人站得太近,她不得不仰起头, 才能避开那“犯罪证据”,而将视线落到对方脸上。

    两相对视,安静几秒,苏荷心慌得像一窝待宰的鸡崽子在叽叽喳喳活蹦乱跳。

    而那人目光淡然。

    “前天晚上你喝多了,断片了么。”

    苏荷眨了眨眼,想都没想便遵循本能——顺着杆儿往上溜。

    “断了断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是记得第二天要挂我电话?”

    苏荷:“…………”

    不是杆吗,怎么给她顺坑里去了?

    “不讨厌我了?”

    【不讨厌我了么。】

    【完全不!】

    “……”苏荷一顿,假笑,“骁神你说什么,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商骁淡淡垂眼,似笑而非地瞥她。

    “现在清醒么?”

    【现在是清醒的么。】

    【特别清醒!】

    苏荷强撑着笑, “……清、清醒啊。”

    “还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吗?”

    【没有忘记自己今晚都做过什么吗。】

    【绝对没有!】

    【那明天还会记得么。】

    【一定记得!】

    苏荷:“…………”

    苏荷笑脸一垮, 放弃挣扎, 低下了脑袋。

    “对不起骁神,我错了。”

    “哪错了。”

    “不、不该跟你耍酒疯?”

    “嗯。”

    “……”从这声“嗯”里听出点“继续”的意思, 苏荷只能忍着羞耻自我剖析,“不该让你喝酒。”

    “还有么。”

    “不、不该……”

    剩下这句到底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苏荷脸颊微微泛红,乌黑的眼睛不安地看向旁处。

    安静许久。她头顶却传来一声极轻而微哑的笑。

    “现在后悔了?”

    “……”

    这次绝没了借着酒劲抱着被子跳起来放狠话的勇气,苏荷乖巧地点头如捣蒜。

    “后悔了,特别后悔。”

    “那该怎么赎罪?”

    “…………赎罪?”

    苏荷茫然地抬头。

    和男人那双漆黑的眼对视两秒,她心底刚扑腾起来的挣扎的小火苗又熄了。

    苏荷蔫回去。

    “我听骁神你的。”

    “听我的?”

    “嗯……”

    “……”

    商骁不语。

    他想起今早,王思言顶着两个吓人的黑眼圈,一副忐忑不安的神情等在他房门外时给他的建议。

    【骁哥,你如果真的想挽回,就趁这件事借题发挥吧。虽然闹出来这么大的乱子,但也是你最好的机会了。这种时候,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都最容易被答应了。】

    商骁眼神微晃。

    须臾后,他伸手轻揉了揉女孩儿的长发。

    “不许再躲我。”

    “?”

    苏荷茫然抬头。

    显然她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赎罪”会是这么轻飘飘的结果。

    而商骁垂眼。

    “别再躲我,也不必不安。我不是说过了。”

    “?”

    商骁收回手,在自己颈上泛红的痕迹旁一点。

    他极淡地笑了下。

    “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苏荷:“!”

    与此同时。

    ja娱乐,经纪部。

    何源脸色难看地倒进沙发里,四仰八叉,眼都不睁地问办公桌后的王思言。

    “老王,我让你传给那位祖宗的话,你传到了吗?”

    “我今天一早就说了。”

    “那就好……他可赶紧把那位苏小姐弄回来、俩人安安分分的吧。再这么折腾下去,我估计我家里老父老母很快就得拿到他们儿子的过劳死抚恤金了。”

    王思言冷笑了声,“那该拿还是得拿。”

    “……你啥意思??”

    王思言:“骁神不会听你意见的。”

    “不是——我那可是最佳建议,绝对手到擒来啊他为什么不听??”

    站在办公桌边的王思言没说话。

    他只皱起眉,耳边好像还留着男人清冷却认真的声音。

    【在我不知道的时间里,她已经自己委屈了很多年。】

    【所以在我这里,我不会让她再受一丁点委屈。】

    收回思绪,王思言叹了声气。

    他苦笑了下。

    “你要是不愿再受累,趁早离职走人吧。我们这位天神啊,这次是真的要从云端那神坛上‘栽’下来了——谁都拦不住。”

    何源噎住,半晌后没好气的。

    “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说的跟谁没谈过似的。”

    “骁神就没谈过。”

    何源:“……母胎单身还很光荣是吧??”

    “你没懂我意思。”

    王思言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这就好比那些个神话传说里——越是冷淡无欲的仙佛,一朝入了魔,就越是可怕。”

    “?”

    “苏荷就是他的‘魔’啊。”

    “……”

    *

    商骁那话说完后,苏荷懵了很久。

    直到她逼着自己回忆起来,一个多月前在苏家的玻璃长廊里,那人是以怎么样温柔却轻淡无谓的口吻,跟她说“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而那时候,也是在他说完同样的让她误会的话后没多久。

    回忆了两遍,苏荷在办公室内暖洋洋的阳光里心里打了个激灵,便也清醒过来。

    她在心里叹气。

    ——

    从小到大她拥有的太多,所以她对旁人旁事聪明的很,从来都不会太在意。但唯独在商骁身上,她像是被下了咒,总能轻易地跌倒无数次。

    摔得头破血流还不够,要叫她跌得粉身碎骨。等再拼凑起来,稍一触碰,那些裂隙里就会传来密密麻麻的疼。

    这样才足够。

    苏家里那句话,就是推她掉进悬崖的那一下。

    她疼怕了。

    也就终于学乖了。

    严奕办公室外的助理进来送茶,通报了声严奕五分钟后会过来,便转身出去。

    办公室里重新安静下来。

    苏荷坐在沙发上,经方才一起一落,心里已经平静许多,倒更像是压了一潭死水了。

    对着茶杯边沿的花纹研究了几秒,苏荷抬头,轻声问道:“我听说你和我父亲在录音棚里起了冲突……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他只是质问了我几句。”

    “是因为,”苏荷犹豫了下,还是直言:“因为咬痕的事情吗?”

    “嗯。”

    “那你怎么跟他解释的?”

    苏荷问完又觉得不合适,正迟疑间,便对上商骁垂落的目光。

    那双漆黑的眼里隐有一点笑意,却又错觉似的,清淡得像随时会散去。

    “你想我怎样和他解释?”

    苏荷一噎。

    理所当然是实话实说……只不过若真这样说了,那她怀疑逐出家门都不够,她那位老爸大概率想追来捶死她这“败坏门风”的亲闺女。

    苏荷正脑补着自己的第二十七种凄惨死法,脸越来越绿,然后她就听见商骁低低一哂。

    “不用怕。我没说是你。”

    “那你……”

    苏荷一怔,随即了然。

    商家苏家从最初便是联姻,两家家长都心里有数。商骁若是独力担了,于面子或者情分,苏毅民必然动火,但也仅止于此。

    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事……

    苏荷还未想完,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连门都没敲就进来了的,自然不是别人,正是办公室的主人,严奕。

    只不过一贯不怎么正经的严奕这会儿脸色有点青,他目光复杂地看了办公室内的两人一眼。

    “老太太那边没瞒住,大发雷霆,你俩摊上大事了——赶紧回家领死吧。”

    苏荷:“…………”

    她这嘴是反向开过光吗??

    *

    成功一波把自己毒奶个半死,苏荷哪还敢耽搁,第一时间和商骁分成两拨,做贼似的溜去了停车场,前后乘车往苏老太太的居处赶。

    还是那间阳光房里的会客厅。

    只不过今日这苏家家里的温度像是寒冬腊月没关窗,阳光底下都是从脚心儿往上钻的凉。

    会客厅里老太太沉着脸色,气氛更僵得硌人。

    苏老太太坐主位,苏毅民脸色难看得不逞多让,坐在老太太左手边。

    苏荷和商骁被家里佣人领进来,一左一右坐到了老太太右手边。

    刚一落座,苏荷就听见对面,苏毅民把手里的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搁,还稳准地压住了一声冷哼。

    苏荷:“。”

    还真是熟悉的开场和前奏啊。

    就跟县官老爷公堂案板上的那惊堂木似的,每次一“拍”,苏荷都想跪下喊冤枉。……这次她倒是一点都不冤。

    拖下去杖毙了也是罪有应得啊。

    苏荷正腹诽着。

    房间里最后一位佣人被老太太挥下去了,房门牢牢关上,空气瞬间便一寂又一窒。

    死寂持续了约有半分钟。

    在苏荷怀疑自己能一口气闭到晕过去的时候,主位上的苏老太太终于开口了。

    话声打头便是嗖嗖的冷。

    “如果不是我今天上午看报纸,随手翻到了娱乐版,那你们是不是准备瞒到我死?”

    苏毅民尽管不忿,但此时也只能安抚老太太为主。

    “妈,这件事我……”

    “你闭嘴。”

    老太太语调都没抬,冷冰冰三个字给苏毅民压了回去。

    苏毅民脾气再冲也不敢反驳苏老太太,闻言就老实地闭了嘴。

    苏老太太没看他,眼神跟刮骨刀似的,扫向商骁。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说。”

    商骁从进门伊始便规矩守礼,一举一止挑不出半点瑕疵。即便此时听见苏老太太发话,矛头直指过来,他也谨礼自持,眼神平淡。

    “抱歉,奶奶,是我失了分寸。”

    苏老太太等后话,等了十几秒都没等到。即便是老太太这副心性,此时都不禁冷了眼。

    “一句抱歉和失了分寸就没了?就算你我两家只是联姻,我也不逼你和苏荷强求什么善果,但这种直接打到脸上来的做派——商骁,你当我苏家是什么地方??”

    苏荷到底良心不安,刚欲言语,就被有所预料的苏老太太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苏荷,你今天要是替他说一个字的情,今后就别再叫我奶奶了。”

    “……”

    商骁沉默片刻,垂了眼。

    “这件事错在我。无论长辈如何处置,我会担我的错。”

    这话出了,苏老太太都眼神一顿。

    她轻眯起眼,上上下下地扫量了微侧身向自己的商骁一遍。

    ——

    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她见商家这个“了不得”的长子在人前低头。

    即便当年联姻被敬那杯尊长的酒,她都记得那时少年漆黑的眸子里,是何等的清冷淡漠。

    而此时她却有点看不懂了。

    这颗冷冰冰的心和从不言表的清傲,到底是为谁折下来。

    苏老太太审度过,眼神连着转了几转,一点深意划过。

    她再次开口:

    “好。既然你要听长辈的处置,那依我看,这联姻有名无实,强求三年照旧无果,也不必维持——你和苏荷离婚吧。”

    “——!”

    苏荷一怔,无意识地攥紧了手。

    或许是粉身碎骨不够,得挫骨扬灰吧,不然她怎么听到这话,还会本能地生一丝不舍?

    ……熬过商家当年的逼迫,商骁能重归自由,似乎也不错。

    他应该会答应吧。

    桌旁,最先惊而抬头的却是苏毅民。

    他不解地看向苏老太太——在苏荷和商骁到家前,两人早便商讨过,那会儿却没有这离婚一说。

    联姻毕竟是联姻,关系到两个大家族的许多干系,人脉、规划和无数决定都连扯其中,牵一发则动全身。

    联姻的夫妻间的问题,反而是联姻里最不重要的因素了。

    似乎是察觉他的目光,苏老太太随意扫了一眼。目光交流,苏毅民有些恍悟:苏老太太这是在试探商骁的问题程度。

    苏毅民心情有些复杂,抬眼看向商骁。

    然而商骁的神色间仍不见变化,似乎是对老太太的话并不意外。

    他到此时都似乎不以为意无关痛痒的反应,彻底惹怒了苏毅民。

    苏毅民刚要发作,就听商骁开口,声线低缓,却未留分寸余地。

    “我不会和苏荷离婚。”

    “除此之外,任凭处置。”

    苏荷愣了。

    她扭头看向商骁。

    苏老太太眯着眼,似乎对商骁的回答并不意外。

    她只冷笑了声。

    “商骁,你从小谨而自守的那些礼数,是不是都扔到国外去了?让你解释,你只一句抱歉;让你离婚,你又不肯?”

    商骁垂眼。

    “知错受罚,我不会有一字怨言。但离婚,我绝不同意。”

    苏老太太闻言提声,语气更冷。

    “是你犯错在先、又抹脏我苏家门脸在后,知错不改还恬不知耻——难道这就是商家教你的东西么?”

    “……”

    苏荷眼神一震,下意识去看身旁那人的侧颜。

    她见商骁微皱起眉。

    但他却一字都没有反驳。

    苏荷怔然。

    她最熟悉他。

    她知他从小到大不犯丝毫错误,所以从没在谁那儿受过这样的折或辱,还是为了一件根本不该怪他的事……

    苏老太太:“好。既然你今天摆明这副态度,那干脆叫你父母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们,怎么管教的自家长子,做出这种——”

    “……奶奶。”

    苏荷终于忍无可忍,出声截断了苏老太太的话。

    苏老太太冷脸,“我刚刚说了,不许你替他求一个字的情!”

    苏荷咬了咬牙。

    “……那是我咬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