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4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6章

    第二期播出时, 弹幕在此处彻底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一万次呜呜呜呜呜呜】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这是什么级别的绝命暴击】

    【这身制服长大衣简直就是要我的命啊!!】

    【跪求天神正面up我!!!!】

    【擦擦擦擦这也太犯规了吧这他妈谁扛得住啊】

    【星河溺我天神在上啊啊啊啊啊】

    【我嫉妒苏荷那个女人啊啊她凭什么能享受我天神这样的盛世美颜!!】

    【嫉妒令屏幕反光里的我面目扭曲】

    【《玫瑰花与枪》,我总感觉这狗屎节目组在安排我们天神】

    【看这节奏,是安排得明明白白】

    【节目组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说!】

    【啊啊啊我绝不准你们强行cp!!天神的盛世美颜只能是我们大家的!】

    【说起来天神之痣的咬痕到底谁干的至今还没水落石出呢,我记得四个选项里有一个就是苏荷??】

    【日日日我们x光绝不同意!】

    【别搞笑了,涉及几千万人的投票她到现在只有三位数的票数,蹭什么cp热度呢!】

    【没错!就算天神真谈恋爱了那肯定也是最顶流的国际女星!苏荷一个十八线凭什么沾我们天神的光!】

    【…………】

    话题很快一歪千里, 再也没回来过。

    而回到此时,节目录制现场。

    懵完之后, 苏荷一把拉住了身旁冲着来人谄媚笑起来的中年女人。

    “岳……岳经理,他就是少帅?”

    她没忘记压低声音。

    于是那女人也压着声儿回:“是啊,蝶影小姐,您怎么着糊涂了,还连少帅大人都认不得了?”

    苏荷顾不得解释,套话:“那他跟我是……”

    只可惜没来得及说完, 那边军靴起落,踩出的铿锵落地的脚步声已经齐齐到了身侧。

    中年女人也没工夫和苏荷多说了,连忙转回头,谄媚笑着往前迎。

    “少帅大人日理万机,怎么还劳您亲自莅临?您要什么吩咐一声,我们自然不敢耽搁地给您送去。”

    到此刻, 那人一双漆黑的眼, 才终于将目光从苏荷身上抬起。

    男人凛肩, 明暗的光影将他身形削得颀长利落,眉眼被军装夜色打磨得多了两分肃杀。

    他神色冷淡地审视片刻, 薄唇却微微动了。

    “很漂亮。”

    旁人怔住。

    苏荷没忍住地面上一烫。

    ……这人还真入戏。

    苏荷有点束了手脚,旁边那歌|舞|厅的经理却不会。她等了两秒,没听见动静,竖起眉给苏荷使眼色——

    “蝶影小姐,少帅大人夸您呢,您还不快谢谢少帅大人?”

    苏荷僵了下。

    “快打个招呼啊,蝶影小姐!”

    女人耐不住地催。

    苏荷没法,只能转过身,强行迫着自己继续入他来之前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角儿和戏。

    “蝶影谢少……少帅大人夸奖。”

    ——

    这到底是导演组里哪个编导想出来的羞耻设定啊!?

    苏荷内心几近崩溃。

    耳边那声音细如蚊蚋,尾音几乎消进过堂的夜风里。

    柔软微拂的发丝间,女孩儿面颊透红,却更被这一身玫瑰暗纹的艳红旗袍衬得娇艳妩媚。

    商骁眼神一深。

    中年女人嗔怪地瞪了一眼突然就不开窍了的“蝶影小姐”,一脸歉意地看向身旁的男人。

    “实在抱歉啊少帅大人,蝶影小姐今个儿身体不舒服,礼数上有怠慢的地方,您千万别跟她计较。”

    “嗯。”

    “不过您突然莅临,不知所为是何事?有什么需要请少帅大人尽管吩咐,要是是对今晚的晚宴献歌有什么不满,您也尽管斥骂我们就是了。”

    中年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去观察男人的神情。

    站在男人身后,落后半个身位的副官站出来。

    “岳经理,我们少帅大人是专程来接蝶影小姐去少帅府的。”

    中年女人为难:“这……”

    副官又道:“今晚的晚宴有许多重要客人,不乏对蝶影小姐慕名已久的,我们先将人接过去,也好避免有什么意外,免得耽搁了晚宴和贵客。”

    中年女人在原地踟蹰片刻,“少帅大人的吩咐,我们自然不敢怠慢了。只是蝶影小姐今个儿下午午间小憩起的晚了些,还未准备过晚宴献歌的彩排……”

    “我等她。”

    男人淡淡一声,歇了两边话音。

    中年女人抹去面上为难,连声应了,吩咐着下面的人搬来一张最是舒适的宽敞沙发椅,往低矮的小舞台前视野最宽敞的空地一搁。

    转头,她便拉着苏荷扭头去后台安排。

    刚进后台,苏荷就见有歌|舞|厅里的人犹豫着上前。

    “岳经理,这彩排有外人在,不合行内的规矩啊。”

    岳经理翻了个白眼。

    “这行里我不比你待得久?我能不明白这不合规矩?”

    “那您这是……”

    “你是死榆木脑袋啊?这讲规矩也得看是对谁讲。少帅府在这片地界上,那是最大的话事的主儿,这大帅一去生死不知,所有军|务军|队军|权都在少帅手里掐着呢。多少方势力都等着看这位少帅会往哪儿站队?你以为这少帅府闲来无事怎么办起了晚宴、你又知道这晚宴上都会去些什么可怕的大人物吗?——跟他讲规矩,你裤腰上是别了几十个脑袋备用?”

    一通连珠炮把来问话的人轰懵了,苏荷跟在后面却听得明明白白。

    ——

    这是给嘉宾做世界观设定补充呢。

    那岳经理轰走了方才来问话的人,转头看向苏荷。

    “蝶影小姐,乐队已经上台了,您稍微拾掇一下,便也上去吧?”

    苏荷一愣。

    两秒后她表情有点古怪,“今晚要唱的是什么曲子?”

    “当然是您最拿手的《夜上海》了。”

    苏荷:“……真要我自己唱?”

    “不然呢?”

    “假唱行吗?只对口型不开嗓的那种。”

    “…………”

    中年女人似乎是被她这话给噎着了,好半天没接住,过了十几秒才咬着牙笑:“蝶影小姐,就算仗着少帅大人对您青眼有加,您也别在这种关头开玩笑了……这一不小心,大家可都要丢小命的。”

    苏荷沉默很久,慢慢叹出来一口气。

    “这可是你们要求的。”

    “……?”

    “别后悔。”

    苏荷拍拍对方的肩,表情沉重地转身上台去了。

    中年女人一脸懵。

    两分钟后,她就知道原因了。

    “蝶影小姐”入了角色,一身艳红旗袍,玫瑰暗纹,踩着摇曳生姿的莲花步,在晃人的灯红酒绿里上了台。

    十指纤纤扶上了老式的话筒,伴乐一起。

    一首侬软的《夜上海》,起调就差点跑到西伯利亚去。

    歌|舞|厅内隔音和收音极好,节目组现场的工作人员和隔壁监控室里的导演组众人,同生死,共沉沦,被苏荷一支小曲唱得鬼哭狼嚎。

    隔着监控室的门都能听见里面戴着收音耳机监听苏荷那边的歌|舞|厅现场的编导在嚎——

    “这他妈什么级别的魔音灌耳!娱乐圈之耻!到底是谁放这种祸害出道的啊!?”

    后期成功剪入,还配了字幕:为了剪进这段灌耳魔音,我们大约牺牲了半个导演组。

    播出后的弹幕里再次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灾难级别的歌舞水平哈哈哈可以直接上战场了】

    【我妈听见我外放,问我这是哪部剧里的主角在受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到头掉啊哈哈哈哈哈】

    【导演组实力演绎鬼哭狼嚎痛不欲生】

    【心疼节目组】

    【心疼节目组+1】

    【我错了,之前天神那神秘女友的投票里,我还投了苏荷一票…………现在我相信天神和这个可怕的音痴绝对不可能有关系了。】

    【哈哈哈娱乐圈之耻,歌舞界泥石流,我也想知道她到底怎么出道的哈哈哈哈】

    【我更同情现场群演,沙发后面站着那副官小哥哥忍笑忍得手都在抖了】

    【这么说起来,你们发现没,骁神好像一点都不意外哎?】

    【卧槽,还真是】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不可能!别多想!天神对什么都冷淡没反应,这不正常吗?】

    【…………】

    商骁确实并不意外。

    很早以前他便听商娴提过,说别人唱歌要钱,苏荷唱歌要命。什么时候真碰上了,最好提前撞晕自己免遭荼毒。

    如今看……

    还真是。

    商骁臂肘撑在沙发椅扶手上,十指交扣,听完全场。到此时结束,他方一垂眼帘,遮了瞳里深浅的笑。

    等伴奏的乐声也停了,男人玉立起身,墨绿色的军大衣从垫肩后坠下刀削似的笔直线条。

    他眉眼清冷,未言,只抬手摘了黑色皮手套,鼓起掌。

    被歌声杀过的歌|舞|厅内,万籁俱寂,于是这并不高调的掌声被托衬得十分响亮。

    后面的群演一个个脸色铁青,不忘对那道还能坚持着鼓掌的背影肃然起敬。

    ——

    人家听完还能起来鼓掌,而他们只觉得想死,这就是天神和凡人的差距了吧。

    等结束拿钱的时候,还得记得管节目组要精神损失费……来之前他们可没说要听这么要命的歌啊!

    此时,商骁已经走至台下。

    他放下了手,微仰起眼,看着台上穿着玫瑰旗袍的女孩儿。

    苏荷早便知道商骁是清楚自己唱歌“功力”的,但此时弄这么一出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但这会儿遵循人设,她只能当自己唱的是天籁之音。

    ……跑调到西伯利亚也是天籁之音。

    这么想着,苏荷在脑海里拟着歌|舞|厅第一舞女的姿容,微垂着眼冲那人笑。

    “少帅觉着,我唱得好听么。”

    众人:“………………”

    你他妈还有脸问??

    而更令他们傻了的是,那一身军|装的男人在舞台前站了几秒,望着女孩儿被暧|昧灯光柔和的眉眼笑颜。

    空寂的歌|舞|厅里响起低沉的声线,隐着极淡而纵容的笑。

    “嗯。”

    “……”

    “好听。”

    “…………”

    饶是苏荷再入戏、再厚的脸皮,这会儿也实在不好意思接话了。

    在其余人怀疑人生的目光里,男人将皮手套握到一只手里,另一只手则抬至空中。

    指节修长而干净分明。

    “走吧,我带你回府。”

    “……!”

    苏荷眼神一恍,下意识地避开了那双漆黑的眼。

    那里的情绪太重,她有些承不住。

    她迟疑了下,还是伸手将指尖放到那人的掌心。

    初触,微微的凉,和那人的冷淡一样。

    只是不等苏荷再做回应,那人蓦地收手,将她的手完全裹住,轻轻一拉,俯身折腰。

    苏荷猝不及防,被那人打横抱起,转身向外。

    ——

    制服笔挺的少帅,横抱着玫瑰旗袍的舞女,大步走出歌|舞|厅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