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5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3章

    深夜, 11:30。

    窗外夜色黑得深沉,天空铺满了化不开的浓墨,月亮也被掩映在厚重的云层后面。

    只一点余光的落地窗前,几米外便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床|上,两道身影相拥而眠。

    室内静谧,只有极轻的空气净化器工作的细微声音。

    直到床头柜上, 搁在手机摆架上的宽屏手机突然亮起。一两秒后,手机的震动声音便划破了室内的安静。

    离着手机较近一侧, 散着长发的女人不情愿地睁开眼,她刚想转身去摸床头的手机,就发现自己正被人紧紧地圈在怀里、手臂都一动不能动。

    女人不清醒地皱眉,抬起脚尖,往前踢了踢。

    “薄屹……松手。”

    抱着她的人轻动了下,似乎醒了, 过了几秒也不说话,只慢吞吞地埋下头,在她颈旁蹭蹭——然后双手抱得更紧了。

    商娴:“……”被这一蹭她反而清醒,哑着困乏的声音“威胁”。

    “再不松手,我明晚不来了。”

    “。”

    介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生闻言,在商娴颈旁的长发间闷闷地低|哼了声, 又磨蹭几秒, 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了手。

    此时手机早便停了震动。

    商娴伸手摸过来, 在黑暗里被手机屏幕的强光一刺,下意识地轻眯起眼。

    等字迹的光晕散掉, 她看清了手机屏幕上的未接来电显示。

    身后男生仰躺着,抬手遮了额头,睁开一只眼,声音松散倦懒地侧过来。

    “谁半夜给你打电话?”

    “苏荷。”

    商娴坐起身,想了想。

    “她今天应该是跟我哥去录节目了才对,怎么会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估计有什么急事。你先睡吧,我去隔壁接。”

    薄屹侧躺过来。

    介乎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躯体修长,瘦削却线条有力,在窗外冷淡的月光下,肤色也衬得白皙如玉。

    “我等你,有事记得……”他忍不住倦意地打了个呵欠,黑色碎发间眼神乌黑,“记得喊我。”

    商娴熟知薄屹脾性,自己不答应他是不会松口的。

    她应声后,拿起手机离开了主卧。

    电话拨通,对面先幽幽开口。

    “娴哥,我怀疑我对你哥的幻想加重了,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商娴一愣,回神后叹气。

    “苏大明星,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结果你是半夜来找我感情辅导的?”

    “……”

    听对面不说话,商娴一顿,收起玩笑,问:“真的很严重?”

    “嗯。”

    “多严重?”商娴想了想,“难道,终于进入春|梦阶段了?”

    苏荷:“……呸。”

    商娴笑了起来,只是刚笑到一半,她就听见对面女声似乎埋进了被子里,“不过如果是幻想,那也差不多了。”

    商娴:“……”

    商娴:“??”

    一方震惊一方复杂的沉默后,商娴问:“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

    苏荷头疼地说。

    “今晚录节目,回来的路上我睡过去了,嗯……然后进旅馆是你哥把我抱上楼的。中间我醒了,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为免尴尬我就——”

    “装死?”

    “……装睡。”

    商娴:“差不多差不多。然后呢?”

    “然后,你哥把我送到房间里了……”

    电话对面没了动静。

    商娴等了两秒,“这怎么还带留悬念的?重头戏呢,之后发生什么了?”

    苏荷又沉默几秒,憋着气一句话秃噜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我总感觉他隔着衣服亲了我。”

    商娴:“????”

    商娴:“我哥?趁你装睡的时候亲你了?还是隔着衣服?”

    苏荷还未回应,电话对面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可惜离得太远了,不然我真的要去找你开瓶香槟庆祝一下——趁你睡了偷亲?他也有今天!”

    苏荷:“。”

    苏荷:“你一点都不怀疑是我幻觉?说不定什么都没有只是我做了个梦呢……”

    商娴一顿,语重心长。

    “我知道你是被我哥伤怕了才缩进乌龟壳子里的,但是不是梦或者错觉你肯定知道答案,你说呢?”

    “……你才乌龟壳子。”

    商娴莞尔,“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沉默两秒,苏荷心情复杂地窝下去,闷声道。

    “不知道。”

    商娴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在考虑要不要跑下楼投怀送抱呢。”

    “……”

    “……你不会真考虑过了吧?”

    “没。”

    “说实话。”

    “最多,想了0.01秒。”女孩儿小声嘀咕。

    商娴:“出息!”

    商娴冷哼了声,“最后怎么没去?”

    “……”

    对面不说话。

    手机里安静了很久很久,商娴才听见女孩儿极轻极轻的闷声:

    “我怕。”

    “……”

    商娴一愣。

    回过神,她心窝里像是被狠狠擂了一锤,闷疼、酸涩——

    苏荷什么也没说出来,但又仿佛什么都说了。那一个怕字里,往事十年,千言万语。

    听得她呼吸跟着轻栗。

    两厢沉默许久,商娴眨了眨眼,强压下情绪,笑。

    “怕个屁。”

    “你装不知道,等两天。他如果连主动表白都不肯做,那这大猪蹄子就别要了。最多找个机会,我帮你把门,你睡了他就跑。一次回本,不够就多睡几次。”

    苏荷听得哭笑不得,也从方才的情绪里跳脱出来。

    “他还是你亲哥么。”

    “亲哥怎么了?你还是我亲闺蜜呢。”

    商娴撇嘴。过了两秒,她又想到什么,微竖起眉严厉警告。

    “你必须给我忍住啊苏小荷,你要是敢没出息地往上扑,我就打断你那小狗腿儿。”

    “你才小狗腿。”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晚上睡觉前记得锁门,多锁几道。”

    “?为什么?”

    “我怕你半夜梦游,等不及我到,就爬我哥房间去把人睡了。”

    “…………”

    几秒后,电话对面传来女孩儿恼羞成怒的磨牙声。

    “商、娴。”

    “千万锁门啊宝贝。”

    “……”

    *

    事实证明,商娴的担忧完全没必要——因为这一整晚苏荷基本就没睡着。

    早上,洗漱完化了淡妆,苏荷顶着两个遮不住的黑眼圈下了楼。

    被包场的旅馆一层的小餐厅里,苏荷见到了还没离开的祁楼和夏诗意。

    两人在桌边吃早餐,夏诗意最先看到苏荷,一打眼便“扑哧”一声轻笑出来。

    “苏荷,你接新戏了?”

    “……?”

    失眠整夜的苏荷此时状态像只小游魂,看过来的焦点都虚得发飘。

    夏诗意指了指自己的下眼睑,笑。

    “不然怎么一副国宝的扮相?”

    苏荷:“……”

    苏荷闷了几秒,挪到桌边,慢吞吞地坐下,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两声便软绵绵地趴到桌边了。

    “没睡好。”

    夏诗意也趴下来,跟她玩笑:“我听说,你昨晚在回来的路上睡着了——你知道自己怎么上的楼吗?”

    苏荷默然两秒。

    “不是工作人员送我上去的?”

    夏诗意笑得很有深意。

    “工作人员?有大佬盯着,工作人员谁敢碰你呀?”

    苏荷正斟酌着如何接话,斜对面,祁楼突然笑着出声问:“苏荷,你认床么?不然怎么休息的这么差?”

    这话题转的突兀,苏荷和夏诗意都有所察觉。

    只不过夏诗意多看了祁楼一眼外,仍是那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搞事笑容盯着苏荷。

    苏荷想起之前节目里夏诗意的提醒,一时心情复杂,强压着未表露在脸上。

    “没有。可能是昨天太累了。”

    苏荷说完,像是无意地扫了一圈。

    “裘前辈他们已经离开了?”

    夏诗意:“裘前辈好像是昨天就走了。柯瑜今天下午也有个通告要赶,一早离开的。”

    苏荷本就是转移话题,听答案也心不在焉,直到从这沉默的缺失里反应过来,她头疼地看向夏诗意。

    夏诗意微微一笑。

    “商前辈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走。苏荷,你和商前辈不是旧相识么,我们都不敢搭话,你上去问一声?”

    “……”

    苏荷差点被小米粥噎着。

    过了两秒她才直身,保持假笑。

    “骁神不习惯和家人之外的人同桌用餐,我看还是算——”

    “商前辈?”

    夏诗意惊讶地看着苏荷身后。

    “……?!”

    苏荷猛回头。

    身后空无一人。

    苏荷:“……”

    苏荷转回身,无奈地撑着脸侧头看向夏诗意,对方早就笑得停不下来了。

    “哈哈看你吓的——苏荷,商前辈是你克星么,我怎么感觉你那么怕他呢?每次见了他都像是老鼠见了猫、兔子见了狼似的?明明我觉得他除了太冷淡以外,也没什么好怕的。”

    苏荷无奈。

    “可能因为他跟你一样?”

    夏诗意笑意一顿,“啊?商前辈怎么会跟我一样?”

    苏荷:“跟你一样欺骗性太高。”

    夏诗意装无辜:“我哪有?”

    两期节目下来,再加上中间的私下联络,此时的夏诗意已经是苏荷在圈里关系最熟络的女艺人了,自然也没那么多顾忌。

    苏荷扫了夏诗意一眼,无奈:“诗情画意小淑女,你还没有?分明古灵精怪小魔头吧?”

    夏诗意摆摆手,“人设嘛,圈里谁没有?”

    苏荷刚想说商骁就没有,表里如一地性冷淡,只是一不经意又想起昨晚那睡前一吻。

    苏荷心虚了,没接话。

    夏诗意却凑过来问:“那商前辈也有另一面嘛?”

    苏荷正心虚着,没抬头,闻言张口就来,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嗯,特别有,超凶的。”

    夏诗意那颗八卦之心立刻燃了。

    她嗖地一下贴上去,和苏荷凑在一起,“真的很凶吗?所以你才那么怕他?”

    苏荷犹豫了下,只能继续扯。

    “嗯,很凶,你看我都不敢跟他说话,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他看我一眼我就怂成一团了。”

    “哎?真这么凶啊?”夏诗意感慨。“上期结束后,我听吴导说你们认识很久了,两家世交亲如兄妹,还不让我们外传呢,是真的吧?”

    “嗯……”

    苏荷含糊应了。

    “那你肯定知道商前辈那个神秘女友咯?”

    苏荷一顿,“神秘……女友?”

    “就咬了天神痣的那个嘛。对着那么凶又冷淡的天神都敢用咬的,这也太厉害了——既然亲如兄妹,你肯定知道他们的事情吧?”

    苏荷:“…………”

    苏荷强撑着微笑,“略、略知一二。”

    夏诗意眼睛都亮了,“漂亮吗漂亮吗??”

    “还、还行吧?”

    “那真是网上说的,是这次和骁神mv合作的国际顶流女星吗?k?a?还是m?r?她们俩都好漂亮,k?a是我女神哇——”

    苏荷被问得想溜进桌底缝里。

    “这个,都不是,圈外人——对,圈外人,不想被打扰所以不好曝光。”

    “哎?圈外的?”

    苏荷只能心虚地给谎言补充细节,试图尽快带过话题。

    “对……我认识的一个姐姐,人在国外,骁神和她是异国恋……这个,跨国恋情,相思之苦,大概骁神出国两人才能碰面所以就情不自禁——”

    “商前辈。”

    苏荷和夏诗意斜对面,祁楼突然抬头看向两人身后。

    苏荷吓得一毛,随即反应过来,苦笑道:

    “楼哥,一套把戏你也来玩第二遍就过分了啊。你没听说过来‘狼来了’的故事吗?”

    祁楼表情复杂地看她。

    空气安静得令人心慌。

    苏荷终于还是没忍住,缓缓转头。

    一身休闲衬衫长裤的男人站在她身后,微垂着眼。

    清隽冷淡,眸子漆黑。

    死寂对视后。

    “我很凶?”

    苏荷:“……”

    “在我面前不敢说话?”

    苏荷:“……”

    那人似无奈,笑又纵容。

    他抬手轻点了下懵成鹌鹑的女孩儿的额头。

    “不敢说话,怎么敢咬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