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5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9章

    a市郊区, 一栋别墅内。

    二楼的小型桑拿房里,唤醒铃声震动起来。木床上的林菡睁开眼,不悦地起身过去打开门。

    “不是说了,我放松的时候不准打扰吗?”

    “菡姐,是公司的电话。”

    门外的助理小声喏喏道。

    林菡扶着厚重木门的手不由地掐紧了下,一点异样的情绪飞快掠过她的眼底。林菡接过手机, 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显示,便拿到耳边。

    “辛总监?”

    “林菡!——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说没说过不准你私自联系那些营销号和水军, 谁让你去招惹苏荷的!?”

    对面是异常恼怒的女高音,即便手机是话筒模式,也叫林菡面前的小助理听得分明。

    她畏缩地看了林菡一眼。

    林菡面色发冷,表情上是无法掩饰的恼怒,只是开口时,她话声仍带笑。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谁惹您发这么大的火气?”

    “你少跟我装蒜!微博上扒皮苏荷的那些相关文案,难道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扒皮苏荷?”

    林菡低低地笑了声,她伸手挽过浴袍,在助理的帮手下穿上了身,而后就势靠到了桑拿房敞开的厚重木门上。

    “辛总监,您是真的冤枉我了。我现在可是被您雪藏的状态, 哪有心情管别人如何?”

    “你当所有人都瞎是不是?那几个水军头子和营销号, 哪个不是我们公司合作惯了的?其中几个就是当初帮你《呈凤》造势踩着苏荷炒作的!只要有专业团队肯扒, 你以为这破纸能兜得住火??”

    “……”

    林菡眼神闪烁,表情冷得发白。

    电话对面的人粗|喘了几声, 似乎在身旁不知谁的劝告下慢慢平静了些。等听林菡仍是沉默,对方稍稍放缓了声调。

    “我知道你急,公司里一样急,你是公司里的一姐,我们难道还真能放弃你??只是情势不饶人,如今你也看到了。苏荷借着《穿越》综艺风头正盛,邢天愿意捧她,再加上《呈凤》里她镜头虽少,但次次都是亮点,你们这几个主演确实成了陪衬她的绿叶——公司想你避开她的锋芒,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再做打算,这你都不懂??”

    听到最后一句,林菡压不住情绪。

    她冷笑了声。

    “我懂啊,当然懂。一个多月了,我都没再拿到支像样的通告,公司里的意思我能不懂?”

    说完,她呵呵一笑,表情微狞。

    “邢天多可怕呀,娱乐巨头,所以就算苏荷只是一个二线都算不上的小明星,单搬出邢天的名头来,就让辛总监您吓破胆了吧?”

    “林菡!你不要无理取闹!”

    对面声音陡然又提:

    “我早跟你说过,这不只是邢天的事——邢天里明星无数,或许不会为这么小小一个苏荷出头,但圈内最近关于天神和苏荷的传闻你难道没听到吗?如果她真和天神有什么关系,那你——”

    “大不了鱼死网破!难道我的结局还能比现在更差吗?!”

    林菡突然爆发。

    笑容面具被撕了粉碎,她声音都扯得嘶哑。青色的血管从她洁白的额角和颈上绽起,像是爬上了细长的虫蛇。

    桑拿房内,蒙着薄薄雾气的镜子里,女人披散的长发间的神情狰狞可怕。

    桑拿房门口的小助理吓得一哆嗦。

    而即便是电话对面的那人似乎也被突然爆发的林菡震住了,半天没说话。

    之前的桑拿和这一番吼话让林菡有些脱力。她伸手扶住木门,脸色发虚地白,但气仍硬撑着,她咬着牙笑:

    “我知道,公司里现在利用完我了,该拿到的钱和资源都拿到了,想扔掉我去培养新人了?我告诉你,没、门!”

    “你……”

    “辛总监,你们当初给公司新人在酒局里下药、安排女艺人援|交的那些丑事您不会都忘了吧!”

    “你、你这是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和苏荷这一场我就是要捆上全公司——假如我‘死’了,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话声一落,林菡把手机狠狠地摔向墙角。

    “砰!”

    手机撞在冰凉的镜子上,摔得四分五裂。

    同样碎掉的镜子里,被割裂的女人面孔狰狞,眼圈通红,眼白里布满骇人的血丝。

    她浑身发抖,许久后才平静下来。

    然后林菡慢慢转过脖子,眼神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僵硬冰冷。

    “你还站这儿干什么……等着看我的笑话?”

    “不、不是。”助理再次吓得一抖,“是菡姐您母亲来、来了。她正在、在客厅等您。”

    林菡一愣。

    须臾后,她表情上划过一丝冰冷的讥诮,更多是麻木的空白。

    “讨命鬼又来要债了啊……让你去取的钱,拿给她罢。”

    “我给她了,但是她说,说想要见您一面。”

    “……”

    湿漉的黑发下,女人的眼球轻轻一颤。须臾后,她才茫然抬头,声音里带一丝不置信。

    “她要……见我?”

    十五分钟后。

    穿着真丝睡袍的林菡化着淡妆,走下楼梯,进了一楼的客厅。

    厅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女人。她有一张和林菡些微相似的脸,只是已经被岁月的刀划下太多沟壑一般的皱纹。

    听见脚步声,她连忙抬头。

    目光一对上,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微僵了下。

    林菡很快回神,走到单人沙发前,一撩睡袍便倚进了沙发里。她声音轻薄讥诮地开口:“这么晚了还来拿钱,你可真是够辛苦的。”

    “……”

    中年女人没有说话,无意识抿了抿干涩的嘴唇。

    林菡低垂下眼,视线一扫。

    客厅的水晶灯下,女人杂草似的枯燥扎起的长发里,几根银丝反着光。

    林菡的眼睛像被扎疼了,瞳孔一缩。须臾后她慢慢低了眼,声音轻了些。

    “我助理说你有事找我。什么事,说吧。”

    中年女人局促地捏了捏手下的衣服,开口便是浓重的地方乡音。

    “我听说……你,你最近过的,不大好……”

    林菡化着淡妆的五官僵了下。

    很快,她挂起一抹讥笑。

    “我不好?我哪儿不好了?不用跟你还有那个赌鬼一起过,我好得很!”

    “……”

    中年女人发黑的面皮涨红了,她似乎想说什么,嗫嚅了半天却都没出口。只扯得干裂的嘴唇发白,几乎要破了。

    林菡盯了她几秒,扭开头,声音僵冷。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你弟弟……”

    女人低着头,嗫嚅了句。

    “你能不能大声说清楚点?我听不清!”

    女人终于鼓足了勇气。

    “你弟弟要上学了,钱、钱不够……”

    林菡蓦地一僵。

    几秒后,她慢慢扭过头,表情僵硬发冷,“你就是要说这个?”

    “对……”

    “我每个月给你们十万、还不够?你当我是印钞机吗!?”

    “不、不是……”女人局促地摆手,脸色涨红,眼睛浑浊慌乱,“是你爸他上个月又……又欠了债——”

    “别跟我提他、他不配!”

    林菡猛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冲着女人吼。

    女人被她吓得一抖,表情慌乱地往后缩了缩,声音带上哭腔。

    “我也没、没办法……要债的追到家里了……他们说再没钱就、就要抢走你弟弟……”

    “那就让他们抢!”

    “…………”

    沙发上的中年女人终于忍不住,抖着肩膀啜泣起来。

    她干裂的嘴唇终于还是撕开了口子,血珠混着浑浊的泪往下落。

    站在灯下,林菡面无表情地看着女人,眼神麻木空洞。

    许久后,她慢慢弓腰,脊背的骨支起薄利的弧度。她扯出几张纸巾,伸到女人面前。

    不等她开口,中年女人似乎察觉了,在她的手伸过来时,条件反射似的往后一缩。

    林菡的身影僵住。

    “嗤。”

    她一扯艳红的唇角,表情苍白。眼底千疮百孔似的,扎开的空洞里都透着麻木的绝望。

    “连你都觉得我脏,是不是……既然觉得我脏,为什么还要花我拿这么脏的身|体赚的钱呢。”

    “…………”

    中年女人止住哭,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林菡低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从肩头垂落的黑色长发间,那张姣好的脸惨白、麻木。直到她慢慢、慢慢咧开嘴角,唇色艳红,这一笑在灯下夸张而可怖。

    像是舞台上抹着浓重油彩的小丑。

    她嘶哑着声,笑问:

    “你知道,我为什么每个月都叫你、一定要自己来这里拿钱吗?”

    中年女人似乎被吓到了,哆嗦着摇了摇头。

    林菡无声地笑,支着膝盖慢慢起身,她出声笑,拿起身后的包拽出里面的银行卡,然后她大声地笑,歇斯底里。

    银行卡被摔在桌上。

    林菡笑得眼泪流出来了。

    笑得腰弯下去、沉得直不起身。

    等中年女人颤着手去摸那张卡,林菡的笑收住了。

    她像个疯子,突然就没了表情。转过身,她往回走,声音嘶哑地沉。

    “对。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

    华美的真丝睡袍没进楼梯深处的黑暗里。

    身后的光惨白地亮着。

    *

    翌日一早。

    邢天娱乐,艺人经纪部,会议室。

    苏荷坐在会议桌的一头,挂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食指中指并立,她指着天花板,表情严肃:

    “我发誓,我和行政部的严奕严总监,真的、真的、真的没有一丁点的不正当男女关系!”

    郭如难得气得厉害,闻言就拍桌了,指着身后投影幕——

    “那你给我解释!这拍下来的照片里,那个女的是不是你,那个男的是不是严奕!?”

    “…………”苏荷无辜地看了一眼投影幕,转回来,“是。”

    “他都给你当司机了!你俩还没有任何不正当关系?!你糊弄鬼呢!?”

    苏荷:“……”

    苏荷有一句“中学那会儿他给我当了好几年司机呢”没敢说,想了想,她捡了句敢说的,开口了。

    “嗯,可能是节目组人手不够、所以安排他去机场接的我?”

    “……”

    郭如气得翻白眼。

    “好好好。就算这是《穿越》节目组安排,这事儿不提、我昨晚连夜跟公司行政部的前台求证过了——上次刚跟你谈完剧本的事,你转头就去了严奕的总监办公室,待了整整二十分钟!你俩要是没关系,你告诉我,你一个没名气的小明星闲着没事跑人家总监办公室又是干吗去的??唠嗑啊!?”

    苏荷:“…………”

    还真是。

    毕竟塑料表兄妹,就只能靠唠嗑巩固感情了。

    这一早上,苏荷几乎没说话,全是郭如一个人在那儿叭叭叭。说了没多久她就有点大脑缺氧,扶着会议桌才稳住身。

    她深吸了口气。

    “你给我一句实话,苏荷。你是不是真像这爆料里说的一样,是靠着不正当手段进了节目组?是不是通过严奕才给你拿到了《穿越》节目组的名额?”

    苏荷一顿。

    郭如又急了:“连这个你都不能说?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经纪人了!”

    苏荷:“郭姐,不是我不能说,是你这前后两个问题在我这儿的答案截然相反——你让我说是还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

    苏荷:“嗯,我也是进节目组后才知道,我能进组确实是……某些人的功劳。”

    眼见郭如脸色一白,好像随时可能翻白眼倒下去,苏荷连忙补上——

    “但是!这件事和严总监没有半点关系,真的。就他那性格,你借他三百斤胆子他也不敢假公济私啊。”

    听说邢天高层包养小明星、私用名额的罪名摘了,郭如差点背过去的一口气缓了回来。

    只是她再琢磨一遍苏荷的话,脸又绿了。

    “所以,吴颂真是你……金主?”

    “?”

    苏荷一懵。

    “谁??”

    郭如拍桌,“《穿越》节目组就颂宇文化和我们邢天双方合作,颂宇文化那边是吴颂话事、我们这边是严总负责!除了他们两人以外,还有谁有那么厉害的手段、能力排对方阻止、把一个小十八线直接塞进去的?!”

    苏荷:“。”

    要是这么问她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毕竟严格意义上,这两方哪一方都是和她有关系的。

    而偏偏,哪一方的关系细究起来都不是她能自由透露的。

    和天神隐婚?

    是苏董女儿?

    ——说出来任何一条,苏荷怀疑自己都得被她那暴躁老爹直接挂到邢天三十层的天台上。

    而在那之前,郭如很可能已经先跳下去了。

    苏荷叹气。

    “郭姐,这件事不如您直接去行政部找严总监——”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叩响。

    “……进。”

    郭如嗓子都喊劈了,这会儿哑着声音开口,顺手拿起矿泉水瓶给自己嗓子润水。

    门被推开,郭如的助理易云鱼快步进来。她进来以后,先目光复杂地看了眼会议长桌尽头的苏荷。

    苏荷被她这一眼盯得,莫名就有点心惊肉跳。苏荷把方才未完的话咽了回去,竖起耳朵等着。

    郭如回头,“公关部给出公关方案了?”

    易云鱼摇头,“还没有。”

    “那你回来干吗?你在那儿盯着他们,什么时候出公关方案什么时候回来跟我说。……一帮就知道消极怠工的,要是搁公司里那几个大腕身上,他们敢这样么!?”

    郭如气得又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水。

    易云鱼迟疑了下,“不是公关部的事情,但确实好像跟苏荷这件事有关。”

    郭如抬起矿泉水瓶,眼角一斜。

    “?”

    易云鱼表情一顿,语气有点微妙。

    “骁神来了。带着……ja那支金牌公关团队。”

    “咳咳……”

    郭如一口水呛了出来,没顾得擦,瞪大眼睛扭头看苏荷:

    “……商骁才是你那个金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