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6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64章

    苏荷自诩是一个历经过不少风浪的十八线了, 但还是差点被郭如一句话吓得溜到座位下面去。

    “已经,开始扒了?”

    “嗯。你觉得骁神那样明目张胆的告白,x光们会不去查查这个亲吻动作的意义所在?”

    苏荷声音不自觉地放到最轻,“那他们有查到什么吗?”

    郭如一顿。

    “暂时没有。”

    “…………”

    苏荷长松了口气。

    郭如:“但是那个手绳,你还是劝骁神不要再戴了。现在不知道多少媒体盯着他,万一之后被拍到高清图, 再遇到眼尖的发现和综艺里你给他的那条是同一条——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不用我提醒你吧?”

    苏荷想了想, 含混道:“我尽量。”

    郭如显然仍是不放心,又在语音通话里跟苏荷交代过好些事情,才结束这通通话。

    苏荷原本就因演唱会上的心绪跌宕而无法入睡,和郭如这通电话更赶走了她最后一点睡意。

    躺在放平的柔韧皮椅里,苏荷对着手机开始发呆。

    计安安从洗手间回来,正见苏荷直勾勾地盯着手机。

    她问:“老板, 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要不要给他发个消息……”

    苏荷回神时,自己已经无意识把心里话托盘而出了。

    对上计安安促狭的笑,苏荷难得有点尴尬。她微绷住脸,故作严肃,把手机搁到一旁。

    “咳, 算了, 都这么晚了。我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 飞机应该还有一个小时就落地了。”

    “嗯……a市机场多半会有守株待兔的狗仔,虽然不是以老板你本人身份为目标, 但如果被他们拍到还真没法担保不出问题。”

    计安安想到这个就有点头大,也没心思调侃苏荷了。

    “落地就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

    苏荷显然是幸运的。

    一整晚提心吊胆,但都是有惊无险,她最终顺利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凌晨四点苏荷到家,在折腾了将近24小时后,即便她心情再激动难安,身体也承受不住疲累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老板,你终于醒啦?”

    餐厅里,正放下两碗金黄色的小米粥的计安安抬头,一边摘掉隔热手套,一边看向卧室里走出来的苏荷。

    “嗯……”

    公寓里暖气很足,显然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女孩儿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米色套头长线衣,领口很松垮,白皙的锁骨和颈子全坦在空气里。

    她蓬松凌乱着微卷的长发,发间一张眼神懵懂迷糊的巴掌脸,明艳的五官这会儿看起来格外柔软。

    不知道是因为听见了计安安的话声,还是因为闻到了小米粥的清香气,女孩儿鼻头动了动,微眯着眼往餐桌的方向挪了几步。

    也由着这几步,计安安看到了苏荷的下半身。

    米白色的薄款线衣罩过了女孩儿的腿根,两条雪白笔直的长腿肆无忌惮地露在外面。

    肤若凝脂,骨肉匀停。无论是光泽还是线条都诠释了美——计安安觉着摸上去的手感也一定错不了。她轻咳了声,在脑海里叫停了自己这个危险的想法,然后她目光一落,下一秒就哭笑不得地开口了。

    “老板,地上凉,你又不穿拖鞋。”

    苏荷此时勉强从迷迷糊糊的困倦里扒拉出来自己的神智,她就近找了张椅子瘫进去,压着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嗯……又忘了。”

    计安安无奈。

    “你这个习惯到底是怎么养成的?难道老板你以前住着的房子里是地暖供热、家里地板还纤尘不染?”

    “……地暖?”

    仰在椅子靠背上的苏荷半阖着眼,懒洋洋地软在椅子里醒觉,闻言她无意识地轻声哼哼。

    “没注意过,不过有地毯,不会凉……”

    计安安:“地毯?那不是很容易脏?”

    “唔,不会,家里的佣人阿姨们每天都会换……”

    计安安:“…………?”

    看着摊在椅子里半睡不醒状态的苏荷,计安安陷入沉思:这得是什么样的家庭条件,佣人要用复数词,地毯还会天天换洗?

    计安安没憋住,直接问了。

    “老板,既然你之前说的和骁神的联姻是真的,那你家里岂不是非常——厉害?”

    “我家?我家你还不知道么,不就是邢——”

    话声戛然一停。

    前一秒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苏荷像是突然被戳到了某个开关。

    她醒过神,坐直身。

    “我家就是小康,对,小康。”

    计安安:“?”

    看着心虚低头摸水杯的苏荷,计安安这一瞬间,总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摸到什么大秘密了。

    可惜,没成功。

    既然彻底醒过来,苏荷自然不会就这个要命的话题继续往下聊,吃着午餐时间的早餐,她顺手拿过桌角搁着的手机和平板。

    “网上还在闹么?”

    “嗯,更热闹了。”计安安说。“关于骁神恋人的话题热度,估计要在热搜前三折腾至少一个周——这还是已经有之前两个多月的长期预热了。”

    苏荷叹气,“跟你说了,x光养精蓄锐三年,很可怕的。”

    “是啊,这次我算是彻彻底底见识到骁神作为圈内第一人的热度了。”

    苏荷由衷赞同地点头。

    大约是计安安之前在查看,平板一解锁便是微博界面,苏荷顺手点去了热搜里,就见前三高挂飘红。

    【1.天神告白】

    【2.商骁 神秘女友】

    【3.暗恋是颗柠檬糖】

    一看清第三条热搜。

    苏荷:“噗——咳咳咳咳……”

    一口小米粥差点把力占热搜前三的“神秘女友”本人呛得当场仙逝。

    计安安吓了一跳,赶忙递纸巾拍后背,忙完之后她抽空看了一眼平板界面,随即笑了。

    “老板你激动什么,昨晚不是已经知道你这笔名铁定要被扒个底朝天吗?”

    “……”缓过一口气,苏荷幽幽道:“那我也没想到我初中起的羞耻笔名,有一天要代表我自己挂在热搜前三。”

    “哈哈哈哈那这个羞耻笔名恐怕还要陪伴你很多年,老板节哀顺变。”

    计安安在该幸灾乐祸的时候,毫不留情。

    苏荷犹豫了下,还是小心地点进了热搜里。

    并不意外的,每一条微博下都是哀鸿遍野的x光们。

    【收到这个消息开始,我就没合过眼】

    【虽然早就知道天神多半是有女朋友了,但真的确定以后,还是难过的哭了一天呜呜呜哇哇哇我的天神】

    【真没想到骁神的神秘女友竟然不是明星不是圈内人、而也是他的粉丝,同样都是粉丝……嫉妒使我面容扭曲】

    【都是粉丝但不同样谢谢。虽然我也嫉妒柠檬糖,但柠檬糖还真不是普通粉丝。她当年在粉圈里非常有名的,砸钱狠宣传到位,可以说天神成名初期的知名度至少有一半是她功不可没。】

    【没错。“星河溺我,天神在上”这句话就是她原创的】

    【我听说她和骁神是青梅竹马】

    【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听起来就很好磕,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发生在我的天神身上哇】

    【十年啊,我真的好爱他】

    【虽然没奢求过什么,但是知道这个消息以后还是觉得心碎了。不过我的心碎了没关系,天神要好好的】

    【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只是没想到那么快】

    【……】

    苏荷越看越是心情复杂。

    静坐很久之后,她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微博,切换到了一个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上过的微博号:【暗恋是颗柠檬糖】。

    甫一登录,无数的@提醒、评论提醒和私信提醒便蹦了出来,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那些红点数字还在不断刷新。

    苏荷将所有提示调成不提醒。

    然后她在主页停留很久,终于还是发出了一条微博。

    【暗恋是颗柠檬糖】:

    十年x光,一如既往。

    星河溺我,天神在上。

    ——谢谢你们爱着他,十年或者更久,我也一样。

    这条微博发完没多久便在热搜排行榜上火速飞升上天,最终和前三肩并肩,壮观飘红。

    苏荷则心情复杂地下线。

    *

    凡wifi所至,皆是流言。

    苏荷于是山顶洞人了一整天。不上网、不开电视,拿着本书架里吃灰的书,她窝到阳台上,学着老爸给自己泡了一壶茶,躺着看书,晒太阳。

    只不过茶叶不是她所好,量下多了,喝第一泡苦的她想呸呸呸,但想了想还是勉强咽了。

    把太阳从头顶等到了西山下,天色将夜,万家灯火跳上来,苏荷看着看着就盖到脸上的那本书终于拿了下来。

    她掀开摊子,坐起身,身旁没挪开过的手机被她拿起。

    ——

    不是错觉,一通电话都没有。

    苏荷有点担心。

    在她站起身,一边考虑着要不要找严奕确定一下现在的情势再出点主意、一边向客厅走去时,苏荷听见家里的门铃响了。

    苏荷脚步一顿。

    计安安此时在厨房里做晚饭,所以不会是送外卖的;再加上又是这个时间来……

    下一秒,苏荷心里若有明悟,眼睛跟着微微亮起来,她快步走向玄关。

    趴在猫眼上看了两秒,苏荷拉开门,声音紧张地压低了,又藏着一点她自己都未察觉的雀跃。

    “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门外的人无声踏入。

    房门在他身后关合。

    苏荷又趴到门上,在猫眼里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后面没有什么人跟上来,她长松了口气,落回脚。

    安静的玄关里,卸掉一身伪装的帽子墨镜口罩的男人恰垂下眼。

    四目相对。

    苏荷莫名有点脸上发烫,“你这个时间点怎么还敢来?王哥竟然也肯放你出来……”

    商骁无声地望着她。须臾后,商骁微微勾唇。

    “他不放。”

    苏荷一愣:“?”

    “所以我偷跑出来了。”

    “…………”

    苏荷呆了。

    几秒后,她没有忍住,扑哧一声轻笑起来。

    ——

    商骁作为这一代世交晚辈里的楷模,从小到大恪守礼节,再加上性格冷淡寡言,更从未有过失格举动。

    所以苏荷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能从他的嘴里听到“偷跑出来”这样的话。

    笑过之后,却听得她心都软成泥泞。

    “如果有事,那你可以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的……我总比现在的你要‘安全’些。”

    商骁:“没有事。”

    苏荷又怔了下,“没事?那你还这么晚、冒着被满世界翻你的x光发现的风险出来?”

    商骁默然片刻。

    “因为看到你的那条微博了。”

    “……啊。”

    想起那条微博里的告白,苏荷有点脸红,“没有给你们的公关添麻烦吧?”

    “有。”

    “?”

    苏荷意外地抬头,还有点着急,“那我删——”

    “很麻烦。”

    伴着这一声低低的、有点无奈又纵容的笑,商骁轻抱住女孩儿。

    “特别麻烦。”

    “……”苏荷懵着,贴在那人身前,听见那个压得低哑好听的声音在近在咫尺的胸膛间轻轻震动。

    “看到之后,明知道会让你也变得危险,明明忍了很久,但还是没忍住……偷跑出来了。”

    苏荷开始脸红。

    那人又极低地笑了声,嗓音是苏荷熟悉的那种疏懒松哑又带一点冷淡勾人的性感。

    她脸更红,闷声问:

    “你、你笑什么?”

    那人回:“想看你一眼,看到了。想抱你一下,也抱到了。”

    “……”

    “所以很开心。”

    “…………”

    这次红到白皙的脖子了。

    苏荷实在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这颗冷冰冰的神仙果子哄得说不上话来,她无意识地扬了扬下颌,蹭开一点距离,然后藏着脸红小声嘀咕。

    “冒那么大的风险就为这一点点……听起来不是你会做的。”

    商骁不迫她,随她退开一点距离。

    他只垂眼,眸子漆黑。

    “是一点点,但是搁在心尖了,再大风险我也愿。”

    “……”

    嫣红漫到耳朵上。

    苏荷退无可退。

    但是她骨子里藏得最深的那一点点叛逆和乖张终于还是压得狠了,反冒出一点凌厉的尖尖来。

    女孩儿微抬头,眼瞳乌黑地亮,脸蛋俏丽地红,唇瓣欲滴地艳。

    她小声:“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嗯?”

    商骁未听清,微俯身,垂眼。

    苏荷只看得见视线平齐的地方,那人线条凌厉的冷白颈上,漂亮又性|感的喉结随低哑话声轻滚了下。

    那颗淡色的小痣也在光下一闪。

    苏荷心底装乖猫的那只小老虎没忍住,肉垫里藏着的爪尖再次露了出来。

    她几乎本能地抬手,扣住男人的手腕,往他身后墙上一压。

    一声低闷的响。

    商骁被身前只及肩高的女孩儿抵在玄关昏暗的墙上。

    她呼吸紧张又灼|热,攥着他手腕撑着墙,踮起脚尖吻在男人微凉的颈上。

    停驻几秒,像是在他的忍耐度边缘试探,她小心翼翼地轻咬了下。

    商骁一怔。

    须臾后,他眼帘一垂,无声莞尔。是极尽了纵容的,容她肆无忌惮。

    他未被束缚的自由的左手微抬,黑色的手绳在袖口露出一点。

    他轻抚咬在自己颈前的女孩儿的长发,哑声地笑。

    “你对它有执念么。”

    “……”

    感觉到那种无奈纵容,女孩儿脸颊涨红,唇与颈的间隙里,她的气息柔软炙|热,声音小得又低又轻。

    “我对你,有执念。”

    “有多执念?”

    “…………”

    苏荷脸憋得一红,攥着他手腕的指尖收得更紧,小声嘀咕,“你自己问的,你别后悔。”

    商骁哑然笑。

    “我不后悔。”

    苏荷鼓足了勇气,另一只手攀上男人薄宽的肩,顺着吻上他凌厉的下颌线。

    此时。

    玄关正对的客厅,计安安握着电话走出。

    “王哥你开玩笑了,骁神怎么可能在我老板——”

    尾声扭曲。

    苏荷慌忙侧眸,正见计安安目瞪狗呆地看着两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