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7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1章

    苏荷回神, 慌忙辩解:“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一不小心脱口而出的……”

    商骁从那个让他都意外的称呼里回过神,不由垂眸,莞尔轻哂。

    “脱口而出不是说明,你就是这样想的么。”

    苏荷:“…………”

    呜呜呜骁神一定是被商娴那个怼人精给带坏了。

    但是确实无法反驳。

    “别改。”

    “——?”

    苏荷怀疑自己听错了,茫然抬眼, 正撞进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

    那人像是在笑,情绪很淡, 云烟一样萦在眼底。他重复了一遍。

    “别改了。”一停,又接,“这个称呼我很喜欢。”

    苏荷:“………………”

    这次毫无余地,苏荷两颊晕起明艳的嫣色。那双乌黑的眼瞳里也绕上了水一样的潋滟。

    心底藏着的那只小老虎不知道是不是昨晚野惯了,忍不住就顺着杆儿爬了上去。

    “那,在家里这样喊, 在外人面前,喊你骁神。”

    商骁轻皱眉,但最终还是松开。

    他应声,“嗯。”

    苏荷松了口气,努力绷住了脸儿,免得心底藏着的雀跃压不住地从眼睛里跑出来。

    她坐到桌旁, 抬手去端面前的碗筷。

    “昨晚你喝醉了喊过头疼, 现在还疼么?”

    “……”

    苏荷的手陡然僵在空中。

    她绝望地抬头。

    ——原来这个话题她还是没能逃过。

    “不, 不疼了。”

    女孩儿把手放下去,搁到膝盖上, 脑袋微微低垂,是非常乖巧且娴熟的认错姿势。

    而昨晚那些记忆被这一句话提醒,各种画面还在脑海里走马灯似的放映。

    想尝口红?

    亲了一口。

    头晕?

    又亲了一口。

    太阳穴疼?

    还是亲一口。

    ……

    所以昨晚她趴在那人身上,到底找了多少理由把人亲了多少回,好像已经都数不过来了。

    苏荷:“…………”

    她上辈子是蜜蜂吗?

    所以才会一喝醉酒不干别的,只绕着自己最喜欢的神仙果子换着花样“采蜜”?

    苏荷越想越无地自容,恨不得以头抢桌,磕一脸血说不定能清醒点,免得以后继续犯错。

    商骁安静望着。

    女孩儿脸上的窘迫表露无疑,显然是被勾起前一晚的记忆了。

    他唇角极轻地翘了下。

    “苏荷。”

    “……?”

    苏荷闷着微红的脸儿抬头。

    那人坐在高背椅里,仍是冷淡凌厉的面孔,但清隽的眉眼间好像又多了点柔和的情绪。

    原本搁在桌上的右手抬起,翻转过来,掌心白皙,五指修长漂亮。

    是伸向她的。

    苏荷更茫然了。

    但出于本能,她还是没怎么思考就抬手搭了上去。

    那不轻不重的力度牵着她起身过去。

    伴着低而悦耳的声音。

    “你好像每次喝醉都想对我做什么?”

    苏荷:“……”

    苏荷想跑,但手攥在他那儿,无处可跑,只能认命。

    “我就是,嗯,鬼迷心窍……再有下次,万一我又喝醉了,你还是躲、躲着我吧。”

    商骁没有开口。

    但一点明显的笑色划过那双漆黑的眸子。

    苏荷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着,更不好意思了。

    “那、那我以后不喝了……”

    这句话落时,她已经顺着那人的牵引走到坐在高背椅上的他的身前,停了下来。

    距离很近。

    原本就好听的声线,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低低一哂,勾起的尾音差点叫苏荷意识酥麻地回到昨晚的酒醉状态。

    她听见那个声音说:

    “我想过了。你会这样,大概还是因为平常我让你压抑得太厉害了?”

    苏荷一怔,连忙摇头。

    “不不不跟你没关系就只是我自己色胆包天而已。”

    一口气秃噜完了,苏荷才陡然一僵。

    “…………”

    她刚刚又瞎说什么大实话了!?

    不出意料,商骁也怔了下。

    这次他没有刻意压住,低笑了声。

    苏荷:“…………”

    呜呜呜这个永远脑袋跟不上嘴巴的速度是没救了,还是让她回炉重造吧。

    那人笑罢,抬了眼。

    眸子漆黑隐熠,像是藏着星河似的,漂亮极了。

    他仍攥着苏荷的手,唇微动。

    “上来。”

    “……??”

    苏荷一懵。

    上来?

    上哪儿???

    商骁眼底压着极浅的笑色。

    “你昨晚不是上来的很熟练么?”

    “……”

    苏荷僵住,并且在原地僵了很久。

    商骁耐心极好,此时也只是微微垂了眼帘。

    “有勇气喜欢我那么多年,却没有勇气在清醒的时候做点什么?”

    苏荷眼神一动。

    她微微低头,声音很小。

    “我、我警告你……你别激我哦,后果很严重的。”

    商骁莞尔。

    他向后倚在高背椅的靠背上,空闲的左手一抬,轻拽松了衬衫前的领带。薄薄的唇微翘了下,似笑而非。

    声线哑然勾人。

    “多严重?让我看看。”

    苏荷闭上了眼睛,停了几秒,又睁开。

    乌黑的眼瞳里,一点熠熠的微光在最深处点了起来,像是墨色的火把。灼得杏眼里情绪晃动不安。

    空气安静。

    某一刻,那点决心终于被坚定了。

    女孩儿被商骁握在掌心的指尖轻动,她微倾身向前,同时反手回握住那人的手,脚跟微抬,膝盖一弯。

    跟昨晚喝醉时的模样差不多,她红着脸颊扑上那人的身。

    视线陡然拉到最近。

    呼吸也近在咫尺,炽|热可闻。

    清醒的神智下,这样近而暧|昧的距离,女孩儿的脸蛋更是红透了。

    对视几秒,她心里已经像是揣了七八只兔子,没头没脑地在心窝里撞个不停。

    商骁眼底的墨色也起了微澜。

    但他隐了下去,线条凌厉好看的下颌微仰起,眸子望着跪在自己腿.上而比自己视线高了些许的女孩儿。

    商骁哑然地笑。

    “没有口红,但是要尝尝么。”

    “…………”

    苏荷感觉自己要疯了。

    全数理智被一块巨石坠在悬崖边上,只一根头发丝似的细度的弦还绷着牵着。

    她努力压下视线,却又瞥见男人被拽松了领带的衬衫领口,线条凌厉又性|感的喉结和那颗淡色的小痣。

    苏荷艰难地挪开眼。

    别说尝了,这种状态下的商骁这样勾她,她连吃了他的心都有。

    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乌黑瞳子里藏着的那只已经耐不住磨起爪尖的小老虎,商骁眼帘一扫,无声轻哂。

    “不敢的话,那算了。”

    “…………!”

    悬崖边上牵着理智不掉下去的最后那根弦儿断了。

    很努力地装作乖巧无害的猫眼里终于露出心底藏着的那只小老虎的凶光。

    “你才不敢呢。”

    她喑声咕哝了句,没与商骁交握的右手一起,半抓半握到了他的领口上。女孩儿义无反顾地俯身——

    唇有点凉。

    但吻很烫。

    *

    理智它头破血流地摔到悬崖底下,爬了半天才终于艰难地爬了回来。

    它回来的那个瞬间,苏荷也蓦地醒过神——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唇间,她连忙睁眼,眼神慌乱地退开了身。

    那人原本淡色的唇被她吻成艳极的红,更还沾了星点的血色。

    而苏荷很确定自己唇上没什么疼的小伤口,被弄破的不是她的。

    所以只会是——

    苏荷顿时慌的一批,开口就结巴了。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

    “没关系。”

    商骁眼底墨色里波澜被压抑至平息。

    他垂眼,声音染上细微的沙哑,还有纵容的笑意。

    “这样很好。”

    “……”

    商骁拭去唇上的血迹。

    他微抬起眼,望着女孩儿的眸子里染上薄笑。

    “你不需要总是压抑自己,更不需要在我面前小心翼翼。所有的你我都看得到,也都会接受。”

    “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

    商骁轻抚她的长发。

    他笑。

    “因为我是你的。所以你做什么都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