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7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9章

    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 苏毅民的司机和助理再次意外地对视一眼。

    在这三年内,苏家关于长房父女俩不和的事情已经讨论过太多了。结局设想了无数种,唯独没人想过,苏毅民竟然会是最先让步的那一个。

    ——这个关口上,苏毅民那句“回家吧”,显然不是说这段通往苏家的行程那么简单。

    苏荷更意外。

    心神大动而近乎恍惚。她茫然又不解地盯着座旁的苏毅民, 实在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让一贯固执强势的父亲突然松了口。

    长久的沉默,让苏毅民难得感觉到了些尴尬。他拧起眉, 回头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

    “怎么,难道你还不想回?”

    苏荷下意识地张口:“好不容易住进他那里,确实不太想。”

    苏毅民:“…………”

    助理在副驾驶座通过后视镜疯狂给苏荷使眼色。

    在苏毅民炸火的前一秒,苏荷回过神,眼角一弯。

    “不过等到爸你松口让我回家更不容易。我都自己一个人过了三个除夕夜了,冷冷清清的, 只能关着灯坐在地板上数外面夜里的烟花——哪有家里热闹?”

    苏毅民一愣。

    原本都到了嘴边的训斥不由自主地咽了回去,女儿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却仿佛叫他眼前都浮起画面来了。

    他梗了好一会儿,闷着气声扭过头。

    “苏家小辈里数你性子最拧,活该吃点苦头。”

    “是,是。”

    苏荷故意拖长了语调, 嫣然笑着。

    “那还不是像了老爸你吗?”

    “…………”

    质感极佳的暗色车窗上, 映着的邢天老总的老脸一红, 他最后还是哼了一句,再不吭声了。

    入了初冬, 天气转冷,苏老太太已经换了宅子,转而搬去了a市远郊西山的地段,仍是清清静静的半山腰,只是这处宅子在后院里引了温泉,即便是室外也并不寒冷。

    在干冷的a市的冬天,这儿实在是个再舒适不过的去处。

    因为预计之后还要离开,司机只将车停到了露天的停车区。

    助理给苏毅民开了车门,苏毅民便先下了车。

    苏荷刚要跟下,就听车里的司机叹声道:“苏先生跟荷小姐能父女和好,真是太好了。”

    苏荷一怔,莞尔。

    “我也觉得。”

    “荷小姐这些年在家外,一定吃了很多苦,其实苏先生又哪里舍得呢?只是……”

    司机又叹了声气,有些无奈地从后视镜看了苏荷一眼。

    “如果荷小姐能早些像今天一样,那苏先生也早就心软了。这几年,您又何必呢。”

    苏荷停住了。

    给苏毅民开车的司机是家里老人,在苏家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苏荷自然知道他说这话并无恶意,更近似于对晚辈的无奈和心疼。

    苏荷沉默几秒后,轻笑了声。

    “是啊,其实我也知道,也许只要我退一步就好了。”

    “既然这样,荷小姐那时候为什么不肯退一步呢。”

    “……”

    她望向车外。

    尽管初冬,今天却是难得的好天气,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一丝阴霾都瞧不见。

    她仰头看了几秒,突然轻声说:

    “因为太狼狈了啊。”

    “荷小姐……?”

    “在云端的时候,退一万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因为不管退去哪里,我身后总有人站着的。可是那时候……”

    苏荷轻眨了下眼,散掉眼底涌上来的那点酸涩。声音却更轻了。

    “那时候我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了啊。越是一无所有的境地,越是没办法放弃自己仅剩的东西——那时候对我来说,仅剩的不能放弃的东西大概就是那点坚持了。”

    司机默然。

    许久后,他叹气,“那荷小姐后悔吗?”

    苏荷想了想。

    “应该后悔过……吧?”

    在那些自己一个人过的节日里,只有凉掉的外卖,冷清的月牙儿,楼外满城不属于自己的温暖灯火,还有一室清寂的昏黑。

    她抱着膝盖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倚着坚硬的床,哼着跑调的歌。

    自己起床,做饭,祝自己节日快乐;自己用餐,洗漱,抱着自己一个人入睡……

    怎么会完全没有后悔过呢。

    “荷小姐就那么喜欢商家的那位大少爷呐,所以苏先生才会生气,荷小姐为了那位大少爷吃了这么多苦……”

    苏荷却突然笑了起来。

    司机愣了下,不解地回头看向苏荷,显然不懂她为什么发笑。

    女孩儿眼睛都弯成月牙了。

    “齐叔,其实我爸和奶奶还有你们都搞错一件事情了。”

    “嗯?”

    “我不是为了商骁吃这么多苦的。我明明是为了得到他啊。”

    “这……这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

    苏荷摇了摇手指,莞尔地笑。

    “为了他是牺牲和不计得失,为了得到他却是为了我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代价而且不保证成功的,这不是世上最浅显的道理了么?”

    司机怔了怔,才问:“那荷小姐付出了这么多,值得吗?”

    “当然值得。他值得。”

    苏荷抬头,看向车外。

    从苏家宅子院落里,那人似乎是见了进去的苏毅民而闻讯出来的。他站住身,视线一扫便看见了车里的苏荷。

    眼神停驻,很快便温和下来,连眉眼间那点冷淡都像是褪去了。他迈开长腿,向着这里某个“赖”在车内不肯下车的女孩儿走来。

    司机似乎也看到了。他愣了几秒,下意识地张口说:“原来商家这位大少爷,在荷小姐面前竟然是这个模样的?”

    苏荷忍不住笑了。

    开心得像是个抱住了自己最想要的那罐糖的小孩儿。

    “嗯!”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把‘天神’拉下神坛真难啊。不过总算拉下来了。”

    “拉下来了,就是我的了。”

    终于又听出以前那个苏家荷小姐的乖张俏皮,司机摇头而笑。

    几句话里,商骁已经走到车旁。他扶着车门微微俯身。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苏荷眨了眨眼,实话实说:“在聊……你是我的。”

    商骁一怔。

    须臾后,他垂眸,眼神无奈且纵容。

    “嗯,是你的。”

    他俯身,在苏荷不备时,却是把女孩儿打横抱进怀里了。

    “你一个人的。”

    苏荷在他的话和动作里愣了好几秒,等商骁走到院门外了,她才突然回过神,“我我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商骁收紧手臂,压住了她的挣扎。

    “这片宅子前院的入口处是修在温泉上的砾石和鹅卵石小路。你穿着细跟鞋,不怕跌进去么?”

    进了院门便有许多或认识或面生的家里的佣人,那些饱含着错愕惊讶情绪的众目睽睽下,苏荷脸蛋通红,脑袋里也晃进了浆糊似的。

    所以听了商骁的话,她迷糊两秒,下意识地小声反驳:“我、我会游泳?”

    商骁一停,不由莞尔。“几位长辈都在里面等了,改天再看你游泳。”

    “………………”

    被这句话提醒,苏荷终于回过神。

    会游泳?

    她刚刚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

    从进门,给长辈们问好,再到落座,苏荷紧张得心跳加快了许多。

    不提苏老太太和父亲,单是商家两位长辈,她名义上的公公婆婆就坐在对面这件事已经让苏荷有点呼吸不畅了。

    落座之后,她正觉得手脚微凉,就突然感觉指尖一紧。

    苏荷下意识地低头去看,却是商骁将她的手轻攥进掌心。

    苏荷扭过头去看自己身旁。那人仍是那张冷淡清隽的侧颜,眼帘半垂,从之前问好到此时落座,眉眼间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变化。

    更看不出来……他现在正在她手心里轻轻描字——

    【别怕,有我在。】

    终于察觉那人在写什么,苏荷不由地心里一软,又有些想笑。

    只不过这个之后,她心里那些紧张还真烟消云散了。

    直到苏老太太最后一个进到房间内,苏荷和商骁陪着三位长辈一起起身问好,而苏老太太落座到主位上。

    苏老太太没有急着开口,晚辈自然不敢先说话。

    房间里于是安静下来。

    这样沉默了十几秒,苏老太太终于扶着拐杖,轻轻拍了拍。

    “小苏荷,知道今天为什么让你们过来吗?”

    苏荷没想到自己被第一个点了名,闻言下意识地心虚了下。

    她沉默几秒,点头。

    “大概……知道。”

    苏荷在心里已经酝酿起老太太可能的问话和自己应有的回答。

    然后她就听见,安静的室内,苏老太太突然意味深长地问:

    “我听家里人说,刚刚进门,是商骁抱你进来的?”

    “…………??”

    苏荷一呆。

    而长桌对面,商家两位父母惊讶地抬头,看向了商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