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吻痣 > 第 8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1章

    商骁话声一落, 房间里便寂静下来。

    连苏老太太都沉默了。

    这沉默显然不同寻常,苏荷茫然地看着商骁,又转头望向主位上的苏老太太。

    “奶奶,他说的那件事……是什么事?和我有关的吗?”

    苏老太太没有急着开口。

    她抚着手里的拐杖,垂着眼皮在主位上沉默地坐了很久,才缓缓出声。

    “毅民, 你是她的父亲,这件事应该由你来告诉她。”

    苏荷此时心神恍惚, 顺着苏老太太的目光看向她手旁位置上的苏毅民。而直到此时,苏荷才发现父亲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十分痛苦的情绪。

    并不夸张,却很深刻,就好像那情绪已经埋藏在他心底太多年,此时被掀开,连带那些经年的旧伤一起遮掩不及地被揭了出来。

    这一瞬, 苏荷若有所悟。

    ——在她的记忆里,能让父亲如此痛苦的,大概只有她那位早逝的母亲了。

    “也罢。”

    苏老太太轻敲了下手里的拐杖,“小苏荷,你随我来。”

    苏荷迟疑地望了父亲一眼,最终还是上前站到老太太身旁, 虚扶着她离开了这个房间。

    出去之后并未走远。

    顺着院落里的小径浅浅绕了几圈, 祖孙两人便走到了一处单独的小楼前。她们的目的地就在一楼。

    小楼里专门负责清扫的佣人, 看到苏老太太和苏荷的身影,那佣人迟疑地张开口。

    老太太摆了摆手。

    “你做自己的事情去, 不需要在意我们。”

    对方点头,拎起花洒转身走了。

    苏荷在苏老太太的示意下,进到了一楼尽头的房间里。

    老太太在她身后开口说:“我年轻时落下过身上的毛病,上了年纪,受不得寒也经不起暑,劳着两代晚辈都随我一年四季地换居处——苏家许多处宅子,风格与设计各异,唯独有一点相同。”

    苏荷回头看向老太太,目光摇动。

    老太太点头,拍了拍手边的立柜——它看起来风格上的年代久远,和房间里其他摆件一样,更像是上个世纪末的玩意。

    “是,就是这个房间。无论苏家搬迁到哪一处,是如何的模样,唯独不变的就是这样一个房间。”

    苏老太太轻阖了阖眼,叹。

    “这房间里的一切摆件,看了太多太多遍,也太多太多年,如今我闭着眼睛都能记住它们每一处的模样……说到底,我们亏欠她太多了。”

    苏荷扶在墙上那面画框边沿的指尖微微一颤。

    “这里是,我母亲的房间?”

    “是啊,这是她的房间。这个房间呀,一动不动的,一成不变的,已经陪了我二十多年……”

    苏老太太身影轻晃了下,然后她走到立柜前,打开了最上面的那个抽屉。

    里面空荡荡的,只躺着一只旧式的相框。相框里黑白色的年轻女人穿着上世纪末风格的衣衫,望着镜头,巧笑嫣然。

    苏老太太无意识地伸出手指轻轻拂过女人的笑,指腹微微地颤。

    “邢嫣,是你母亲的名字。”

    苏荷的视线在房间里转过几圈,最后她走到老太太身旁,顺着老太太的手看到了照片上。

    “我知道,我听家里的人提起过。”

    老太太拿起那只相框,递给了苏荷。

    “你小时候总缠着要看,我不让她们给你看,后来你长大了,不知道怎么也不再提这件事了,真不好奇吗?”

    苏荷迟疑了下,接过去。

    “因为以前每次提,我爸看起来都会很痛苦,所以时间一久,我也就不再提了。”

    苏荷说着,对着相框里漂亮的年轻女人歉意地笑了下。

    “而且,大概因为母亲过世太早的缘故,我对她没有什么印象,所以……对她的感情也不及您和我爸。”

    老太太叹了声气,“是啊。她走那年,你还不到两岁。后来,家里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全都收到这一个一个的小房间里,你就更记不得她了。”

    苏荷没有说话。

    只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她望向照片里的女人的目光逐渐疑惑起来。

    “奶奶,”迟疑之后,苏荷还是忍不住抬头,“这个相片里的人……”

    “你看着有点眼熟,是吗?”

    “……”

    验证了某个隐约的猜测,苏荷瞳孔轻缩了下。

    她下意识地低头,再去以目光描摹那张在岁月里再也不会更易的脸,越来越多的熟悉点和记忆里那张面孔重合。

    直至苏荷睁大了眼睛。

    “她是舒雅,上世纪末国内最年轻的影后——但是后来……”

    苏老太太幽幽叹声:“后来,因为几桩莫须有的丑|闻,被吸血蚱蜢一样的无良娱记群起而攻,最后因为抑郁症……自杀离世。”

    “舒雅是你母亲的艺名。”

    “……!”

    苏荷脸色刷白。

    “可你们以前告诉我说她是因病去世!”

    “当然是病。”

    苏老太太重重地敲了敲拐杖。

    “她生下你之后便患上了产后抑郁,却又碰上那些该死的、疯子一样没有人性的败类娱记!是他们硬生生把生病的她逼到了悬崖边上——舆论,舆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之一!它能够践踏世间所有法律和力量把一个人撕得粉碎!”

    老太太脸色都涨红了,声音也嘶哑起来。那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刻着深沉痛苦的恨意。

    沉淀纠缠,最后只剩下悔恨和怅然。

    “可偏偏它又是最容易被误导的……而法不责众,就算他们用自己的言语‘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只需要在她死后假惺惺地、自欺欺人地忏悔悼念几句,便能把忘了自己扔进井里的那块石头、便能把自己的一切罪孽抹去……”

    房间里死寂。

    苏荷僵硬地站在原地,目光微栗地看着手里那张相片,她的脑海内乱成一团,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许久后,老太太终于平静下来。

    她重新按住手下的拐杖,低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一直不理解,你父亲当初为什么只因你要进圈就那样大发雷霆、甚至不惜拿赶你离开苏家来威胁你……这就是原因。”

    苏荷眼睫轻颤了下。

    【苏荷,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啊?!】

    她还能清晰记起,父亲说这句话时的震怒和颤抖,那些她从前不曾知道也就不曾理解过的情绪,在此时如同散开了遮眼的薄雾,一切都无比清晰。

    于是连痛意也感同身受。

    “对不起……奶奶,我真的不知道……”

    女孩儿低下头去,声音有些哽咽了。

    苏老太太轻叹声,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脑勺。

    “怎么能怪你呢,小苏荷?一开始就是我和你父亲不让他们告诉你的。这世上险恶,可做长辈的,总想把孩子护佑在温室里、但凡有可能便不想让你们尝到一丁点委屈。只是我们谁都没想到,你还是和你的母亲走上了同一条路……”

    苏老太太慢慢露出点温和无奈的笑。

    “你的那部戏,所有有你的镜头,我从头到尾看过了几遍。有时候在你的身上,还觉着好像能看见你母亲的影儿……血缘啊,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就算我们瞒着,和她相像的那些,仍旧流在你的骨血里。”

    “……”

    苏荷紧紧地握着手里的相框,视线里的女人嫣然的笑被泪水模糊了一层。

    苏老太太拍拍她的肩,带着安抚的意味。

    “很快就是你的第二个本命年了。商骁说的对,这些事情也该叫你知道了。告诉你没有别的意思,奶奶上年纪了,无所谓了,但是希望你别误会你的父亲——我们都是惊弓的鸟,越是手握资本和权力越是不敢妄动,你母亲的事情给你父亲留下太深的阴影——在你的事情上,他难免会过于苛刻。你要理解他。”

    苏荷轻呼吸了下,压住哽咽,点头。

    “我知道了,奶奶。”

    *

    临近中午,商家父母与商骁苏荷都留在苏家用餐。

    苏宴中午也回了家,全程看自己堂姐夫的目光都像是在看阶级敌人。只不过碍于商家两位长辈在,他难得按捺着性子,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敌意来。

    等餐后,几位长辈到茶室小聚,而苏荷和商骁、苏宴作为晚辈被“摘”了出来,单独坐在客厅内等着时,苏宴就终于忍不住了。

    落座前,他毫不犹豫地蹭到了苏荷身旁,把苏荷旁边唯一的空位给占住了,然后敌意地瞪向商骁。

    苏荷莞尔,伸手一揉男孩儿的头发。

    “小萝卜头,不准欺负我的人,知不知道,嗯?”

    在姐姐面前,苏家这个最毛躁也最叫人头疼的小魔王一贯怂得很。苏宴被揉得没脾气,瘪了瘪嘴。

    “我是怕他欺负你……姐姐你别怕他,这是在家里,有我在呢,他不敢欺负你的!”

    说着,苏宴还挺起单薄的小胸膛,拍了拍。

    苏荷被他逗得发笑。

    她不由地抬头望向商骁,那人站在沙发旁,眉眼沉静,长身玉立。此时有所察地转回头,接上她的目光。

    苏荷伸手,把苏宴这只小鬼头抱起来到自己腿上,然后拍了拍身旁空出来的位置。

    她笑了笑,嫣然漂亮。

    “过来坐。”

    “……”

    苏宴差点气成河豚。

    但坐在苏荷腿上,他的两条小短腿离地面还有二十公分左右,再被苏荷一箍,就更没有什么挣扎反抗的余地了。

    于是他只能气呼呼地瞪着自己那个“阶级敌人”。

    商骁盯了苏宴两秒,眼神微晃。

    须臾后,他按下眼底微躁的情绪,走到苏荷身旁坐下了。

    坐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苏宴从苏荷腿上拎了下来,放到两人之间。

    苏宴一懵,等他回过神就要炸毛,苏荷却在此时笑着把他按住了。

    “谁跟你说……”苏荷抬手指了指商骁,“他会欺负我的?”

    苏宴气鼓鼓:

    “你看他冷冰冰的,像个大冰块一样!肯定对你不好!而且姐姐你那么矮,他比你高两个头呢——你肯定打不过他的!”

    苏荷一愣,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按着苏宴的小脑袋一通“蹂|躏”。

    “好你个小萝卜头,自己还没长够一米三呢,开始嫌弃姐姐矮了,嗯?”苏宴被揉得委屈极了,抱着头嘟囔:“我没……没说你矮……”

    “那谁矮?”

    “我,我矮。”

    “这还差不多。”

    闹够了,看着苏宴那小鸡窝是的脑袋,苏荷满意收手。

    但苏宴显然还是不死心,又凑到苏荷身旁小声嘀咕:“姐姐,我新姐夫呢,你什么时候带他回来?”

    苏荷一懵,“什么新姐——”

    话声戛然一止,苏荷想起这件事的由来,哭笑不得,想了想又刻意板起脸。

    “小孩子不准胡说,你哪有新姐夫?”

    苏宴不满意地瘪瘪嘴巴。

    苏荷想了想,压低了脑袋和苏宴凑在一起,“你是喜欢祁楼么?姐姐可以帮你要他的签名呀。”

    这次,不等苏宴开口,两颗凑在一起的小脑袋上面,响起男人低沉平静的声音:

    “不行。”

    “……?”

    苏荷无辜抬眼,第一时间甩锅给面前的小萝卜头。

    “苏宴喜欢,而且只是要个签名。”

    商骁垂眼。

    “我帮他要。”

    苏宴回神,看看左又看看右,好像受了莫大委屈,扭过头指着商骁跟苏荷控诉:“你看他那么凶,祁楼总是笑着的!他以后肯定会欺负你的,祁楼不会,姐姐你为什么不喜欢祁楼?”

    苏荷被这番童言无忌弄得一怔,几秒后她才忍不住笑了。

    “他才不会欺负我呢。而且……”

    苏荷伸手指了指商骁,对苏宴轻声道:“祁楼对每一个人都会笑,可是他只对我笑哦。”

    “…………”

    苏宴狐疑而充满敌意地看向商骁,审视几秒后,才扭回头问苏荷。

    “真的吗?”

    “当然,我会骗你么?”

    苏荷眨了眨眼。

    “只有我欺负他,没有他欺负我。”

    原本还只是将信将疑的苏宴,闻言立刻撇嘴了。

    “我才不信呢。”

    “奶奶说了,姐姐在姐夫面前是只纸老虎,就算凶一会儿那很快也就会怂回去了。”

    “……”

    苏荷笑容一滞。

    几秒后,她脸颊泛红,恼羞成怒地拎起沙发上的小萝卜头往院落里走——

    “我才不在家里多久,你这小鬼就开始无法无天了,嗯?出来给我做引体向上。我告诉你,要是被我发现你这段日子偷懒了,那你的屁股可就要遭殃了。”

    “……”

    *

    苏家这处宅子的后院有一片露天的塑胶场地,紧靠着主楼,就是专门给苏宴做室外活动用的。

    这会儿,场地边的长椅上,商骁和苏荷并肩坐着。

    而他们面前不远处,小苏宴正在苦大仇深地做着引体向上,用苏荷的话说,“帮助小萝卜头尽快拔高”。

    看了一会儿,苏荷的注意力便忍不住飘去商骁那儿了。

    她斟酌了几秒,开口。

    “上午我和奶奶不在的时候,我爸他……有没有跟你聊什么?”

    商骁倚在长椅靠背上,闻言垂眸。

    “嗯。”

    苏荷好奇问:“他都说什么了?”

    “关于你的,很多。”

    苏荷说:“那有没有跟你提出什么要求?”

    “……”

    商骁抬眼,眸子漆黑平静。

    “有,但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苏荷一时捉摸不透这句话,正思索着,突然听见商骁又开口了。

    “但有一件事,我拒绝了。”

    “?”

    苏荷惊讶地抬头。

    “你还会拒绝?……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了么?”

    那人未言。

    午后温柔的暖阳下,那人湛黑的眸子里像是蕴着微晃的光。

    须臾后,他垂了眸。

    “他说要你回苏家住。但是我拒绝了。”

    “……”

    商骁重新抬眼,搁在长椅靠背顶端的手臂微抬,轻抚过女孩儿的长发。

    “你想回来住?”

    苏荷脑子里还混乱着,正要开口,又被那人截走了话声——

    “不要走,好么?”

    商骁压低了声音,带上些微好听的哑然。他微微向前倾身,那张冷白清隽的面孔在苏荷的眼底也一点点拉近而放大。

    “如果你想家,我可以经常陪你回来看望奶奶……”

    气息渐近。

    苏荷几乎要阖上眼时,耳边突然一声:“姐姐,我做完了!”

    “小萝卜头”蹦蹦跳跳地过来了。

    苏荷:“。”

    报应啊。

    她哭笑不得地抬眼,随后一怔——近在咫尺的那双她最熟悉不过的黑眸里,却是第一次浮现起少有的躁郁情绪。

    转回去,呆了两秒,苏荷接住扑过来的苏宴,看着男孩儿得逞的小魔王式笑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与此同时。

    场地后紧邻的主楼二楼。

    坐在阳光房内,除了已经去午休的老太太外,三位长辈正喝着茶,看着楼下发生的这一幕。

    三人都若有感慨,最终是骆晓君先开了口。她望着楼下两大一小的场面,淡淡一笑:“乍一看,还真象是一家三口。”

    商盛辉点头,苏毅民则犹豫了下,微微摇头。

    “苏荷年纪还小,急不得。”

    尽管这样说,他望着楼下的目光依然是让人陌生的慈和。

    窗外楼下。

    苏荷终于止住了笑,只是眉眼仍弯得月牙一样。

    苏宴非常得意,只是他本性还是有些怕这位不言不笑的姐夫的,所以得意了一会儿他就扭头去跟苏荷“邀功”。

    “姐姐你看,我就说他会欺负你的!”

    苏荷好笑地问:“这就是欺负?”

    苏宴用力点头,“当然了!所以你得离他远点才行!”

    苏荷莞尔,只伸手揉了揉他头发,不跟这个小鬼头计较。

    苏宴趁苏荷没注意,扭过头去,冲商骁吐舌头做鬼脸。

    他本以为,这个姐夫一定又是像以前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冷冷淡淡的,看他的目光也像看块石头。

    然而苏宴发现自己错了。

    和他对视两秒,商骁单手搭着椅背倚坐在那儿,默然片刻,竟轻勾了下唇角。

    那笑非常冷淡,冰雪似的温度,衬上那双漆黑的眸子,看得苏宴情不自禁地想哆嗦一下。

    然后他就见那人薄唇微动:

    “苏荷。”

    “?”

    苏荷茫然回眸,只对上一张冷淡勾人的面孔。

    那双眸子望着她,专注深情,薄笑隐熠其中。

    然后便是白净修长的手掌伸向她。

    被那人蛊惑,苏荷鬼使神差地搭上指尖。

    然后被蓦然攥紧了,向前一拉。

    她扑进他怀里。

    呆了几秒,苏荷错愕抬眼。

    “商……”

    余音未尽。

    她的视线里,男人指节修长,慢条斯理地拽松了领带,再扯开大衣内白色衬衫的领扣。

    他微垂眸,一笑艳杀。

    “不是要欺负我么。”

    “——!!”

    几秒后。

    二楼。

    “噗咳咳咳咳——……”

    呛了茶水的三位长辈差点把肺咳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