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明朝小公爷 > 第八章 恩师好牛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恩师明鉴,今日我已与好友约定往篁墩先生处为我座师求诗……”

    唐伯虎犹豫了一下,对着张仑拱手道。

    张仑看着唐伯虎,心里叹了口气。时也运也,偏生叫我这个时候碰上了你。

    环顾四周儒生,在听唐伯虎这么说的时候不少人眼神闪烁不乏暗自切齿者。

    徐经和唐伯虎却还不自知,一副颇为自得的样子。

    那次舞弊案为什么会闹的这么大,难道唐伯虎和徐经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吗?!

    京师之地张牙舞爪,怒马鲜衣频繁出入公卿府邸。

    还不止一次放出豪言说自己必取功名,如此张扬不招人愤恨才怪了。

    “大考在即,当以读书为先。我既为你师,为你座师求诗一事自会帮你安排。”

    说着,一勒马头道:“走吧!”

    唐伯虎本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张仑那微微眯起的丹凤桃花他竟是生出些许胆怯。

    到底是没有说出口,只是让徐经代他跟人致歉随后牵出马怏怏不乐的随着张仑从这客栈离开。

    “嗡嗡嗡……”他们才一走,这悦来客栈门前的儒生们顿时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愤愤不平觉着张仑折辱名教子弟者有,幸灾乐祸觉得这唐伯虎是活该者有。

    还有些则是羡慕唐伯虎这攀上了英国公府的高枝,再辅以他座师、公卿们的齐力。

    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唐解元都跟着了,那许庭光、江潮又怎敢不跟着一起走?!愿赌服输,唐伯虎都不敢耍赖他们就更加不敢了。

    一行人很快的到了张家庄子,庄子里呼呼喝喝的老少们则是笑盈盈的上来热情的给牵马。

    小公爷这段时间几乎都在这儿住,这住下来以后每天便带着孩子们操练。

    那大棚子已经搭建了起来,顶是架梁配木板榫卯卡死刷漆。再一层灰瓦,最后再铺上成片扎好的麦杆。

    边上还有一座草庐,虽然只是张仑中午在这里休息而已。但周管家还是把这草庐盖起来。

    而且里面一丝不苟的给张仑准备了足够的家伙什,吃喝拉撒一应俱全。

    撤下披风交予屁颠屁颠赶来的两个童子,张仑领着这三人便进了书房。

    摊开宣纸,周管家见状赶紧上前研墨。

    “问:学者于前贤之所造诣,非问之审、辨之明,则无所据以得师而归宿之地矣……”

    唐伯虎和另两名儒生不由自主的凑上前来看,见字不由得一惊!

    这恩师果真是有才学,他们全程都跟着的。

    不过是刚刚回到草庐内,甚至书都不用翻便直接开始出题考他们。

    “……请极论之,以观平日之所当究心者。”

    最后一笔写完,吹了一下墨迹张仑直接招手让唐伯虎和另外两名儒生过来。

    “既是来考,那我便出题考考你们。来吧,各自誊抄作答!”

    说完,背着手便坐在了椅子上。

    几位老亲兵早将桌椅、笔墨纸砚端来,一字排开然后恭敬的行礼退去。

    那两名儒生咬着笔头,在这隆冬下竟是冒出些许冷汗来。

    唐伯虎亦是脸色凝重盯着题目一言不发,好一会儿了唐伯虎才首先提笔作答。

    两名儒生则是长叹一声,艳羡的看着运笔如飞的唐伯虎。

    未几,唐伯虎便已经将题答完。吹干了笔墨,恭敬的把卷子放在了张仑的案头。

    这会儿他已经不再敢小看自己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生的漂亮的恩师了。

    这一题如果不是曾经有接触过,他也答不上来啊!

    这道题实在是太冷僻了,冷僻到有炫耀学术的嫌疑。这是前朝刘因刘静修所著《退斋记》里面,摘出来的。

    “既已入门,你们便互相为师兄弟。”张仑淡淡的道:“伯虎才学过你二人,自是为你们师兄。”

    “你二人,则是以长幼论序。”

    这话如果是年许三四十的人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张仑这唇红齿白看着自己都是个孩子的人来说,就显得很是怪异了。

    “谨遵恩师命……”三人拱手作揖,张仑则是看了眼唐伯虎的答卷道:“还算工整,你们且瞧瞧。”

    唐伯虎挑了挑眉,却是没有说话。显然很不服气。

    许庭光和江潮则是比较恭敬了,才学就是才学这玩意儿做不得假啊!

    说要考他们提笔就能来,而且是如此生僻的题目。虽然有炫技的嫌疑,但毕竟这是真才实学不是?!

    “是不是觉得为师出题冷僻生涩,却有为难你们的嫌疑?!”

    看着两人的脸色,张仑慢悠悠的道:“可你们好好想想,如果是考官出这题呢?!”

    许庭光和江潮闻言,不由得冷汗直冒。放下了唐伯虎的答卷,对着张仑深深的做了一个揖。

    摆手让许庭光、江潮起来,看着略显不服的唐伯虎。张仑抬笔再写。

    “君子易事而难说也……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

    将题目丢给三人,道:“答吧!”

    看着唐伯虎三人冷汗直冒张仑不由得撇了撇嘴,劳资搞不死你们这些个措大!

    至于提到张仑为何会掌握这些,这就是个无比痛苦和不堪回首的上辈子了。

    他转系后系主任一猜就知道他是来追妹子的,于是在作业上没少为难他。

    考你历史太简单了,显露不出他本事啊!

    于是系主任决定把大明大部分乡试、会试、殿试……甚至相关典故,都让张仑做一遍。

    要达到状元文的水准,还不许和状元文太相似。

    做的张仑那叫一个欲仙欲死,爽到无数次口头与系主任家女性亲属发生强迫性质的,超友谊负距离阴阳交泰。

    至于为啥选大明朝和八股文,那是因为系主任祖上在大明出过好几个进士。

    他隐蔽而骄傲着这点,只是他这个骄傲让张仑当时很想捅死他一万次。

    如果不是张仑那会儿比较怂的话,说不准还真就做了。

    不等三人答完,张仑“刷刷刷~”的再写出一张卷子丢给三人:“做完,你们三人讨论后再答!”

    唐伯虎和两个师弟先是一愣,当即这就要跪了。出题这么快,都不带打磕巴的。

    这恩师祖宗啊!您这是要了亲命啊!

    而张仑则是有了一种虐菜的快感,也瞬间体会到了当年那系主任的爽利!

    “答题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若什么生僻冷厉的怪题尔等都能顺利解出、头头是道,那还怕甚的乡试、会试、殿试?!”

    三人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恩师厉害啊!的确,如果这什么妖魔鬼怪生僻冷门的题都给解出来了。

    那还怕个屁的乡试、会试、殿试啊,啥试可不都是手到擒来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