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墨心儿秦北墨 > 第755章 还不说实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凌悦挣扎着不想咽下去,火舞捏着她的下颌往上一抬,让她将药丸咽了下去,随后放开了她。

    沈凌悦捂着自己的喉咙,说道:“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火舞道:“毒药。”

    沈凌悦脸色煞白,颤声道:“你敢杀我,我妈妈不会放过你的。”

    火舞慵懒一笑,说道:“不会放过我,你也看不到了。

    沈凌悦哑然。

    火舞又道:“不过......我暂时不会杀你,但也必须要给你点教训,至于之后会不会再取你的小命,就看沈青柔怎么做了。”

    说完,火舞下了沈凌悦的保姆车,回到自己车上,之后扬尘而去。

    荒郊野外,黑漆漆的一片,偶尔有风从破碎的车窗中吹进来,凉凉的有些瘆人。

    沈凌悦独自坐在车里,十分害怕,司机和助理早就没了人影。

    她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然后哽咽着拨打了沈青柔的电话。

    沈青柔接到电话之后,立刻带着保镖开车赶了过来。

    沈青柔匆匆下车打开车门,见沈凌悦独自一人捂着肚子缩在座椅里,立刻上前,关切的问道:“凌悦,你怎么了?”

    看着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沈凌悦,沈青柔焦急不已。

    沈凌悦哭着道:“我肚子痛,妈妈,我被火舞那个女人下毒了。那个女人也是杀手,你派去杀她的杀手跟她认识。”

    “你被下毒了?”沈青柔看向身后的保镖,命令道:“快上车,去医院。”

    保镖立即上了车窗已经破碎的保姆车,快速去了医院。

    ......

    火舞回到别墅。

    进门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便立刻上楼。

    不能被东方寒发现她带了枪出去,不然肯定要问她了。

    她一只脚刚踩到第一层台阶上,身后忽然传来东方寒的声音:“火舞。”

    她随即顿住脚步,转头向身后看去。

    东方寒一双狭长而锐利的凤眸睨着她,问道:“大晚上的去哪了?”

    火舞立刻道:“我去了趟剧组,导演说有个镜头没拍好,让我去补一下。”

    东方寒走近她,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相信,道:“是吗?”

    火舞转过身与他对视,理直气壮的说道:“当然了,我不去剧组还能去哪?”

    东方寒再次逼近她,一只手按在墙壁上,将她圈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火舞怔怔的看着他:“你......你干什么?”

    东方寒邪魅一笑,另一只手蓦然覆在她身上,片刻后便将她藏在衣服里的枪拿到手里,摆在她面前。

    故意道:“去剧组还带着枪?是不是剧组没有道具了,需要你自带呀?”

    火舞:“.......”

    东方寒轻笑:“还不说实话?”

    火舞看着他,轻叹一声,无奈道:“好吧,告诉你。”

    她正要开口,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被东方寒圈在墙壁上,于是便道:“你能不能先让开,我们去楼上说好不好?站着好累。”

    东方寒随即拉着她的手上了楼。

    回到房间里,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东方寒一副大人教育小孩子的模样,注视着她道:“说吧,怎么回事?”

    火舞看着他这副模样,顿时觉得心里不舒服,不满道:“东方寒我又不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你干嘛这副模样。”

    东方寒邪魅一笑说道:“放心,我也没把自己当你爸爸,这是老公对老婆晚回家的正常询问。”

    火舞白了他一眼,说道:“谁是你老婆。”

    东方寒:“早晚都是。”

    “那可不一定。”

    东方寒睨着她,又道:“好了,别再扯这些了,老实交代拿着枪出去干嘛了?”

    火舞也直奔主题:“没什么,不过就是去吓唬吓唬那个叫沈凌悦的女人而已。”

    “沈凌悦?”东方寒蹙眉。

    “嗯,她喜欢魅影,在剧组里我就跟魅影认识,平时说话就多了些,然后那个女人就认为我在勾引魅影,总想找我麻烦,

    我烦了,所以就直接选择了这种有点暴力的方法吓唬吓唬她,让她以后少烦我。”

    “那个女人以为你在勾引魅影!什么破眼神。”

    “就是呀!”

    东方寒眸光微深,顿了顿,忽然又道:“看来我还是有必要去你们剧组露个面,让所有人知道你有男人。”

    去剧组!

    火舞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东方寒如果去剧组的话,那不就很有可能会跟苏言洛遇到!

    她立刻道:“我就还一场戏就杀青了,你还去做什么。而且,很多人知道我有男朋友,你没必要这么刻意。”

    东方寒注视着她:“就是因为最后一场才要去,我看看你们怎么拍?”

    最后一场是她跟魅影的吻戏,苏言洛肯定也会去的。

    火舞忽然觉得有些头疼......

    沈凌悦到医院后,做了各项检查,却什么都查不出,检查报告上显示没有任何问题。

    最后,沈青柔只好带着沈凌悦先回家。

    车上沈凌悦一直不安分,哭着道:“好痛,妈妈我好痛。”

    沈青柔看着自己女儿被折磨,心疼不已,她联系不到火舞,但有墨心儿的联系方式,无奈之下只好给墨心儿打了电话过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墨心儿正准备上床睡觉,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个陌生号码,便直接滑动屏幕挂了。

    紧接着,那个号码再次打了电话过来。

    墨心儿坐在床边拿起手机,接了电话:“喂,哪位?”

    电话另一段传来沈青柔的声音:“是我,沈青柔。”

    “是你?”墨心儿蓦然想起火舞说今晚要对沈凌悦对手,难道是火舞对沈凌悦做了什么,沈青柔来找她算账了?

    “有事吗?”墨心儿问。

    沈青柔直接道:“墨心儿,我知道那个叫火舞的女人是你的人,你肯定也知道她今天对凌悦做的事,你们对凌悦下毒却没有直接害死她,是想怎样?直说吧。”

    墨心儿轻笑一声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是我的人了?”

    “我可以道歉,向你或者那个女人,只要你们放过凌悦。”沈青柔再次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