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 677从男朋友变成助理保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珺瞧着那小情话写的密密麻麻,又很扭曲。

  看得出来,是费了很大努力写出来的。

  明明这话是网上摘抄的,但是时珺还是不可抗拒得感受到了那种心尖微微颤动的情绪。

  不是因为这些话,而是他在努力为自己做的这些事。

  事实上,她看得出来,这人应该从来没做过这些。

  全套用那种约会模板复制下来的。

  但是那些用餐的习惯还有她偏爱的口味等等一系列的小细节里,她却还是能感受到秦匪独有的小温柔。

  “今天我很高兴。”

  出了餐厅的门,时珺手里拿着那一支玫瑰花,站在台阶上,微微仰头,在他的面颊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这是她后来在吃甜品的时候偷偷查的。

  网上说,这样子是对男朋友的肯定。

  虽然不太懂,这种蜻蜓点水的亲吻算什么肯定,在她的想法里,如果要肯定一个男人,不应该越热情越好吗?

  而且以她对秦匪的了解,每次不激吻到最后,他是绝不罢休的,怎么可能这样触碰一下,他反而会愉悦呢?

  不过……

  事实证明,网上那些海王们的手段果然是高超。

  这种若即若离的亲吻更有升华感。

  秦匪在得到了那个吻之后,明显眼睛亮了起来,甚至还很激动地一把扣住了她的腰。

  整个人的兴奋度绝对比之前在厨房里的那个吻更为激动。

  这让时珺真的有些疑惑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这种毫无实质性的吻有什么可激动的?

  带着好学精神,等时珺和他一起回去之后,趁着洗澡的时候她将那篇内容看了一遍,这下终于明白了,原来吻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这样细微的触碰若即若离,反而更勾人。

  时珺,懂了。

  原来秦匪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忙完事情,窝在家里看电影的时候,正好播到一个在车里亲吻的片段。

  看着电影里那缠绵的动作,秦匪立刻想起一年多以前时珺在车里主动亲他的那一次。

  那滋味,到现在他还念着。

  喉结小小地上下滚动了一下,然后秦匪就有些情不自禁了。

  投影仪还在播放着电影,他已经侧身,挡住了时珺的视线。

  意图很明显。

  不过他没有动。

  显然他想要再得到时珺的一个主动。

  而时珺在这个时候也将目光从投影幕布上收了回来,转而落在了眼前那张俊脸上。

  面对他眼里毫不遮掩的意图,时珺下意识就要微微仰起头……

  但脑海中突然想到了那篇文章的说辞。

  若即若离,最勾人。

  于是……

  原本的热吻,变成了一个蜻蜓点水的触碰。

  秦匪一开始还以为这是餐前甜品,嘴角轻勾起,打算等着她下一秒的主动。

  然而,他愉悦的样子落在了时珺的眼里,越发的肯定那篇文章的真实性。

  果然,若即若离的吻最让他开心。

  时珺满意地就这样撤了回去。

  但问题是,她这一撤,秦匪懵了。

  久久没见她下一步动作的秦匪有些不太能理解了。

  是……完了,结束了的意思吗?

  这不太对啊。

  前几次她明明不是这样的。

  怎么突然间就对自己变得那么敷衍了?

  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秦匪想了下,好像……并没有吧?

  还是自己打扰她看电影,所以敷衍自己?

  秦匪不敢问,就怂怂地退了回去,乖乖继续看电影了。

  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每次他们接触,时珺都会点到为止,再也没有那种缠绵的热吻。

  这让秦匪很是不解。

  他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才会让时珺如此疏远自己。

  因此开始仔细的反思这段时间他们之间所做的一切,想要从中找到蛛丝马迹,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但很可惜,无论他怎么想,始终想不出任何的问题。

  除了试衣服。

  她原本是不愿意的。

  可是,后来吃烛光晚餐的时候,她也说今天很开心了啊,那按理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才对。

  秦匪实在是想不明白。

  但又不想浪费好不容易两个人的独处时光去浪费。

  于是,他在磨蹭了两天之后的晚餐时间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这两天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太好的吗?”

  “没有啊。”时珺正在吃排骨,今天秦匪给她煲了一锅玉米排骨汤,非常好吃,她完全沉浸在吃货大业里,因此说话也是非常的不走心。

  至少秦匪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他特意又问了一声,“真的吗?”

  时珺吮吸着一块骨头,点头,“嗯。”

  看她真的不是在说反话,秦匪多少放心了些,因此就忍不住地开始了正题,问:“那你最近为什么对我好像很冷淡的样子?”

  时珺听到这话,吃排骨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没有吧。”

  他们两个人不是一直都这样相处的吗?

  而且前几天他们还一起逛街,一起吃烛光晚餐,一起看电影,这应该是最佳状态了吧?

  时珺自我认为。

  “可你没有让我亲。”秦匪忍不住小声地抗议。

  时珺听到他这个控诉,有点莫名其妙,“我哪里不让你亲,不是每次都亲你了吗?”

  秦匪当即就反驳,“可就一下。”

  就那一下能有什么用。

  他连感觉都还没有,就没了。

  时珺面对他的说辞,有些不太懂了,“你不是就喜欢那种蜻蜓点水的亲吻吗?”

  这话一出,差点让秦匪跳了起来,“谁告诉你我就喜欢这样亲?”

  时珺:“网上啊。”

  秦匪:“网上?”

  时珺点了点头,如实地回答:“是啊,网上说男孩子最喜欢这样亲一下,说是最撩人,而且事实证明,你的确也很喜欢,那天在餐馆台阶前亲你,你眼睛都亮了。”

  秦匪:“……”

  他这下总算知道这其中的误会了。

  顿时又气又好笑。

  笑的是因为时珺竟然自己去网上查找答案,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对于这一段关系的在意呢?

  只要想到这里,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当然随即而来的是更多的气,小姑娘居然能信网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以至于害得他被白白冷落了这么多天。

  当即压着嗓音,逐字逐句地说:“那是因为你主动亲我,所以我才那么喜欢!难道你没发现那次你在车里面主动亲我的时候,我都快疯了吗?嗯?”

  最后那一个尾音哑了很多。

  时珺:“……”

  有吗?

  秦匪看她一脸不记得的样子,气得牙根痒痒,恨不能揍她一顿,但到底最后还是没舍得,只是带着恼意地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你以后还是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都是胡说的。”

  时珺也知道自己大概是被网上那些话给骗了,所以点了点头,“哦。”

  秦匪见状,又怕自己说的太绝对,失去了一些恋爱乐趣,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可能也有些还是挺好的,不过得让我过目一下再做决定。”

  时珺这会儿也算是反应过来了,看他那副抖机灵的样子,就知道这人没安好心。

  根本就不搭理他。

  可秦匪哪里能忍,这几天他小心翼翼的,没敢说话,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才导致了时珺的冷淡,结果没想到最后闹了这么一场大乌龙。

  害得他这两天备受冷落。

  这个委屈委实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憋屈。

  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有点补偿来做弥补。

  而这个补偿,自然是要把这两天那蜻蜓点水的吻一次性全都双倍讨回了。

  当下,他伸手一把握住了时珺的手,将她从椅子上轻拽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后直接把人摁在了怀里,一阵热吻。

  春末的季节,穿得衣服都已经单薄了很多,时珺能非常明显得感觉到他胸膛的滚烫。

  他完全是要把之前失去的现在加倍要回来,所以能够明显感觉到他克制之下依旧汹涌强势的情绪和动作。

  唇齿纠缠,带着灼热的温度。

  似乎要在这个吻中,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饭菜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冷掉,但感情却正浓。

  那一晚上,时珺只吃了两块排骨,直呼自己滋味都没怎么尝够。

  反倒是秦匪却瘫坐在椅子里,灯光将他的五官轮廓柔化了,一脸餍足地表情说:“反正我尝着感觉不错。”

  时珺:“……”

  这人的脸皮可真够厚的!

  饶是再粗神经的时珺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回房间洗澡去了。

  看着她的反应,秦匪越发的满足了起来,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于是,热吻成功解禁。

  在那接下来的半个月的时间,秦匪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更喜欢那种热吻,可以称得上是时时刻刻拉着她吻了。

  工作时间,偷吻一记。

  饭后水果时间,再吻一下。

  早中晚更是一个不落。

  时珺感觉他快化身为接吻狂魔了。

  而且也因为他的接吻,她明显感觉自己肺活量都提高了不少。

  真不知道该谢谢他,还是该揍死他。

  不过还好,就在她控制不住想要动手的时候,时寅一通电话打给她,说是要去出个差。

  这算是变相挽救了一下秦匪的小命。

  但秦匪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就不乐意了。

  上一次是他被自己母亲骗回去,这一次变成她被自己的父亲给支走。

  他们两个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一起好好得待一段时间啊。

  秦匪看着她整理行李箱,坐在一旁眉头抱着抱枕,眉头拧了又拧,活脱脱像是被抛弃的小媳妇儿。

  如果时珺要出差离开的话,那他显然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可他真的很不想就这么走。

  于是,秦匪在等到她差不多要收拾完之后,就猛地从沙发上起来,就直接一把将人给抱到了自己的膝上,埋在她的脖颈处,深吸着她身上的味道,问:“一定要去吗?就不能换个人吗?而且你不是说,等收了网之后,时家就在你手里了吗?”

  时珺其实也很奇怪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我也不太清楚这次他要搞什么,不过他既然出招了,我自然是要接招的。”

  “那带我去呗。”秦匪趁此机会想要钻空子,“你爸这人向来对你不安好心,把我带在身边,安全点。”

  时珺皱眉,想也不想的拒绝,“别胡闹。”

  秦匪在她的脖颈处轻轻吻了一下,“我没胡闹,我就想陪着你。”

  时珺的锁骨那边很敏感,被他这么一吻,心尖微颤了下,多少气息有些乱。

  不过再乱,理智还在。

  “不行,这时间太长,而且你待我身边那么长,工作都会耽误,你爷爷该着急了。”

  他到底身份不同,不能太过随心所欲,所以她还是拒绝了。

  但秦匪打定了主意,会是随便放弃的人吗?

  上次因为自己母亲的耽误,害得他都没有好好和时珺在一起,这一次他把所有工作都压缩到了半个月内全部做完,为的就是想多一点时间能和时珺在一起。

  所以,他是非去不可。

  “我真没什么工作,而且你是去出差,又不是封闭式训练,我完全可以用电脑远程操控。”秦匪还在努力地为自己争取。

  时珺看他真的那么想要去,也是被缠得不行,退了一步,问:“可是你要怎么去?”

  秦匪挑眉一笑,“那多简单,我就充当你的助理或者是保镖一起去,不就行了。”

  时珺:“……”

  这好像也的确是个不错的理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