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十八章 人间处处有……套路!【感谢新盟主***的支持!】

第五十八章 人间处处有……套路!【感谢新盟主***的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夕阳的余晖中,五名炼气士在寨子门外动作慌乱的驾起云,迅速朝着海边飞去。

    前面两人抬着那尊被遮起来的宝光泥像;

    后面的一老道和一名年轻炼气士,搀扶着一名双腿打颤的王才……

    王才的胸口有一个明显的拳印,凹陷了三寸,自身法力如潮汐冲荡,久久不能平复,飞着飞着,就会对一旁喷一口鲜血……

    还好,他已经到达了化神境,这种伤还死……

    噗!

    可能真的会死吧。

    老道连忙喊道:“王才!王才!”

    满嘴鲜血的王才扭头对师父勉强一笑,颤声道:“师父,我没事,我们是炼气士……

    师父,咱们以后……不来这个寨子了,行吗?”

    “不来了,咱们不来了,”那老道颇为动容,“快,咱们找个安稳之地,你赶紧调息。

    还有,你下次吐血朝你师兄吐,为师这件道袍刚置办没多久。”

    王才有气无力地道了句:“是,师父……能给弟子一颗的丹药吗?”

    老道叹道:“为师这只有疗伤丹,没有调气之丹,你忍一忍,回去打个坐就好了。”

    寨门处,那群村民涌了出来;

    片刻前还都是满脸嫌弃的他们,此时正双眼放光地看着这五个人在空中的背影。

    一位金刚大婶小声道了句:“他们会飞?”

    “难道,真的是尊神派来解救咱们的使者?”

    “哎,神使别走啊!”

    “快追,快追!”

    有个猎户大叔怒吼了一声,寨门处的一群人瞬间向外涌,寨门晃了晃,轰然倒塌。

    那空中五人扭头一看,齐齐变了面色。

    只见后方乌压压一群强男壮女发足疾驰,在地面飘起了浓烈的烟尘。

    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一个个口中还大喊着什么;

    “别走!”

    “站住!”

    他们的声音太雄壮,喊声实在太噪杂!

    这老道面色大变,抓出两张符?甩出去,空中顿时狂风大作,两朵白云飞速朝着空中升去,将下面那群追过来的村民很快甩在了身后。

    “师父,他们追咱们干吗?咱们还没卖符给他们啊!”

    老道怒骂:“你们是不是又骗人村里面的小姑娘了?”

    “师父,咱们跳了一天,老大一直没来,想骗也没机会……”

    “咳!咳咳!”

    那王才颤声道,“骗不得,绝对骗不得,发个嗲真会死人……噗!”

    “吐那边!”

    “我咽回去了师父。”

    “嗯,好徒儿。

    快走,为师再加把法力,”那老道再次催法,“这偏僻之地果然多怪事,咱们快去找老大汇合,再说其他!”

    不多时,这两朵白云在空中越飞越远;

    下方追逐的熊寨村民无功而返,一个个垂头又丧气。

    先是跑了一个海神,又走了一位泥神,晚间寨子所有人聚在一起开会时,都有些提不起精神。

    他们寨子,这么不被神们看好吗?

    他们都是脆弱的凡人,也都需要保护啊……

    作为两件事的主要参与者熊伶俐,倒没被骂,被罚给寨子的老人端茶送水。

    村长看众人尽皆精神不振,戴了一件李长寿所留大金链的这位老人,心底渐渐有了个主意。

    “大家打起点精神,咱们,不还有个海神吗?

    咱们寨子这些年,出一些天灾祸端都是在海上捕鱼的时候,打猎一般不会出事。

    依我所见,咱们就为海神立神像,按时祭拜,也肯定能得到庇佑!”

    村里少有的几名业余炼气士、熊伶俐的父亲刚想说话,却被身旁那位,村子里罕见的身段窈窕的妇人,轻轻摁了下粗壮的手臂,示意他不要说话。

    很快,熊寨的村民们开始商讨该如何祭拜、如何供奉海神;

    当熊伶俐的母亲,就是那位窈窕妇人,拿出了海神熟睡时,她画在了兽皮上的画像……

    这群村民顿时兴奋了起来,夜色中就开始物色弄神像的石块,将一块块大石扛回了寨内。

    夜深人静时。

    李长寿躺过的那张床榻上,熊伶俐正呈一个大字呼呼大睡。

    隔壁房中,那对夫妻在床边依偎。

    熊老三沉声道:“夫人,之前怎么不让我提醒大家,那是一位仙人,不是什么海神。”

    “祭祀之事,无非是给大家心底一点安慰,仙人哪里会管咱们?”

    妇人轻轻一叹,“我本是想着让伶俐能拜这位仙人为师,去学高明的修仙之法。

    但没想到,仙人醒来就离开了。”

    “夫人你不是教我了修行法吗?”熊老三笑道,“传给伶俐不也成吗?”

    “那只是粗浅的炼气法,哪里比得上那些仙人的功法,”妇人想了想,“我一直想将伶俐送去仙门拜师,但中神州的路途太过遥远,又舍不得她一路颠簸。”

    “这样,夫人,咱们要不再要个老二?”

    熊老三嘿嘿一笑,“有了小的,这个大的随便她出去闯荡,怎么样?”

    “讨厌,别,孩子在隔壁……”

    “我去打晕了她!”

    “别,注意点就是了。”

    “嘿嘿。”

    不多时,熟睡的熊伶俐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噪音,她翻了个身,继续睡自己的。

    似乎是梦到了白天被族人指责的情形,这位少女轻轻抽泣了几下,睡的更深沉了些。

    ……

    几个月后,那片草原上。

    一路紧赶慢赶,发现西方教并未追杀自己,又在俗世中溜达了一圈的李长寿,总算回到了此处;

    在这一世父母坟旁做了个简单的土洞,李长寿就在此地暂住了下来。

    俗世中虽浊气浓郁,但他近来并无增进修为修行的计划,在此地暂住也是无妨。

    红尘行走,繁华盛景,本不该如此匆忙,但他怕西方教找上门来,故一直不曾松懈。

    偌大的南赡部洲,山川锦绣、江河奔腾,却无一处美景能让他停下遁法;

    无数城郭部族,在洪荒漫长的岁月刻度下,催生出的无数人文盛景,却无一人能让他回首半瞬……

    我心有长生,不慕俗世情。

    盘坐在土洞中,李长寿心底一片空灵,体悟着自身之道,思索着三昧真炎控制威力之法。

    三昧真炎的火种是由精气神点燃,自己的三昧真炎想降低威力,理论上来说已经不太可能。

    但,可以变化几个思路。

    比如,回山之后找灵娥帮忙,让她弄出几缕精、气、神出来,由自己凝成火种,而后储存在自己体内。

    只是灵娥修为尚浅,达不到返虚境,那样凝出的火种反而太弱。

    太强、太弱,都是不美;

    而且容易把小灵娥搞虚。

    指尖一捻,李长寿掌心多了一缕三昧真炎,他开始思索其他办法。

    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李长寿用了几日时间,就参悟出了解决之道……

    不用就是了。

    咳,就是只用气炎。

    气炎内用元神之力模拟出神、精双炎的波动,自己此时单单气炎的威力虽然也挺强,但也不会太过扎眼。

    人生大概便是这般,难有十全十美之事。

    自己的实力提升,遮掩气息、模拟气息之法,可蒙骗更高修为的前辈高人,但同样也留下了三昧真炎这一个小小的漏洞。

    回去之后,要时刻注意此事。

    现如今被真仙握住手腕,对方就算刻意探查,也很难看出自己真实修为如何;

    触碰到女子就会抽搐的这个病症,也可找个机会痊愈了。

    在俗世中走了这一遭,李长寿也并非没有收获。

    ‘说到赚功德,搞点发明扔在人族,似乎也有功德。’

    摸着下巴一阵思量,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这般想法。

    人族之中能赚功德的机会还是相对较多的,比如医药、生产工具这些方面,都还有功德可以捞。

    但这么做的前提,是必须自己有足够的实力。

    凭自己此时的积累,只要一得天道降下大功德、出现异象,必会被六位圣人所知;

    自己最有可能的下场,就是被圣人老爷们看出跟脚,然后抽个魂、解个剖……

    ‘老老实实修行吧。’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声,打消了这些活泛的念头。

    稳字当头坐,自可得逍……

    我去?

    这又是什么?

    毫无征兆的,李长寿心底出现了一些细模糊的画面,自身泛起了一缕模糊的感应。

    那画面中,一群强壮的男女,在自己脚下……

    跪拜祈福?

    他连忙掐指推算,很快就有些哭笑不得。

    这叫什么事?

    那个熊寨,真就给他做了个神像,把他当海神诚心祭拜了?

    天道自生感应,他现在也接了此地香火?

    这多少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吧?

    李长寿摇头苦笑,最初还并未太过担心此事;

    毕竟只是一个千人的寨子,弄出来的一个不灵验的海神,几个月后发现没什么作用,自然就不拜了。

    这沾染不上太多因果。

    但很快,李长寿就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他现在不就相当于,独身一人,在跟西方教争夺香火供奉?

    这要是被西方教圣人感应到,直接掐指一算……

    不行,要立刻赶回度仙门,回到太清圣人的地盘!

    上面有老的罩着,也就不怕那两位,到处给人洗脑挖墙脚的道祖记名弟子了!

    ——六位圣人中,唯有三清老爷与女娲娘娘算是道祖亲传。

    当然,太清圣人显灵度仙门,是不太可能之事;

    但只要西方教有忌惮,那就足够了。

    李长寿立生警觉,身形在土洞之中消失不见,朝着东胜神州而去。

    这一路,比来时要快了许多,路上的精彩也少了许多。

    偶尔撇到山间灵兽,听闻童子牧歌,也得见一对叔嫂收拾细软私奔被一群村民追赶,那场未停歇的征战还是流血不止……

    出得南赡部洲,入东胜神州,李长寿轻车驾熟,一面探查、一面赶往度仙门。

    如此赶了两日路,离着度仙门还有两万里时,他故意放慢土遁速度,符合一名返虚境三阶、四阶弟子所能达到的极限,慢慢靠近自家仙门。

    进入两千里范围后,李长寿总算松了口气。

    能有仙门庇护,当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不过,自己说是回家为父母守墓,若是三年都坚持不了,回山之后恐怕也会引起旁人议论关注。

    反常并非好事,一般弟子大多会在俗世多待两年享受。

    在此地,总算安稳了。

    李长寿在度仙门一处灵矿附近找了个山窝窝躲了起来,准备在这里修行两年再回山。

    洪荒,真的太险恶了!

    人心,当真太复杂了!

    他明明没有对熊寨做什么,竟然就被他们供奉起来,强行跟西方教争香火!

    现在渡劫也渡了,今后必须贯彻在山中老死不外出的理念!

    俗世也是凶险地,人间哪有清平天!

    再去乱逛,他就、就……

    嗯,洪荒誓言灵验的很,这些心里话,也是不能乱讲的。

    ……

    “师兄!”

    湖边柳树下,穿着宽松练功服打坐的灵娥突然睁开眼,呼吸略微有些急促。

    “是梦呀。”

    灵娥轻轻呼了口气,她刚才打坐不小心睡着了,还梦到师兄被一群强壮的怪人困住,场面十分混乱,师兄眼看就要被摁在地上……

    还好自己感应到了外面有人来,从梦中醒了过来。

    嗯?

    灵娥抬头看向自己感应到的人影,那是个有些眼熟但并不认识的师姐,驾云在小琼峰周遭左右徘徊,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隔离大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