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断五代 > 第九十七章:谋牟翎(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公元911年十月底。

    因为王定保的反击,以及刘鸿的暗中支持,韩成带着不足百骑进入了广州,争夺中枢大权,同时任命自己的弟弟韩武临时接管五洲兵马使的职位,随时听候调遣。

    自此广州城内的政局彻底乱了,从十月底到十二月初,以韩成为首的武将派同王定保为首的文臣派,可谓三天两头的找各方麻烦,原本韩成还是落下风的,毕竟他在广州没有什么基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刘鸿盲目的追求平衡,再加上韩成手握重兵,许多失意的官员纷纷投靠之,朝堂上的局势渐渐均衡了起来。

    这一天晚上,在广州的一座豪华府院当中,韩成脸色难看的望着魏岑,咬牙道:“王定保这个老匹夫,奈何本将不成,竟然又把矛头指向了武弟,说他什么侵占良田,要剥夺他兵马使职位,他怎么就忘记了,若不是我韩家抵抗南楚,若不是本将击败刘岩,这岭南早就完了”

    “将军息怒”魏岑施礼后,道:“不知道大王怎么说?”

    “大王有些意动了”韩成严肃道,这真是他担心的。

    魏岑冷冷一笑后,道:“看来大王坐山观虎斗后,准备借此掌兵权了”

    韩成面色一动,道:“景山,如今情况危急,你可有对策”

    “禀将军,如今的情况,已然到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地步了,在文绉绉的只会耽误时间,只要将军能在收复一人,必可在短时间内控制整个岭南”魏岑认真道。

    “何人”韩成连忙道。

    “广州兵马使,护城军统领牟翎”魏岑低声道。

    “牟翎”韩成一愣后,有些为难的摇头道:“景山,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牟翎乃是死忠大王的”

    魏岑微微一笑后,道:“将军,天下何来所谓的绝对忠诚,那只不过是筹码不够而已”

    “哦!”韩成眉头一挑。

    “属下已经派人仔细查过了,牟统领的确不贪财,不好色,乃是有为的战将,但他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他只有一个女儿,对这个女儿,他爱护不已,宠若明珠,若是能把他这个女儿掌握在手中,必可令牟翎俯首而来”魏岑自信道。

    “真的”韩成一喜。

    “不错,只要将军派人暗中抓了牟翎的独女,并且答应事成之后,将此女许配给自己的儿子,两方结成姻亲,同时大肆的封赏牟家,属下就不相信,这位牟统领会不动心”魏岑道。

    韩成稍稍犹豫后,严肃道:“若是牟翎真的归顺了,那之后呢?”

    “那之后就是他王定保的死期”魏岑突然目光冰寒道。

    “快说来听听”韩成顿时有些激动道。

    “一旦牟统领归顺,将军可同意让王定保派人去彻查二将军,随后让二将军召集军中部下,搞出点事情,就说朝中奸臣当道,动军心,侮将名,让他们联名上书,矛头直指王定保,实行兵谏,随后以护成军兵控整个王宫,威胁大王,严查王定保,揽中枢大权与怀中”魏岑抱拳道。

    “兵控王宫”韩成一惊,这可算直接谋反了。

    “将军,这个时候可不能心软,大王的禀性想必将军也看出来了,他就是在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所以纵然将军堂堂正正打败王定保,他也不会对将军安心,既然这样,将军为何不效仿那吴国的徐温,挟天子以令各州,将权利控制在自己手中,属下是从吴国来的,依照属下看,徐温手中的吴国,纵然比杨行密时期也不差多远,而将军觉得刘鸿能比的上吴王吗?”魏岑道。

    韩成吸了一口凉气,来回踱步后,道:“广州除了护城军之外,还有大梁设置的静海军”

    “将军安心,静海军根本不值一提,那是虚的,大梁安排的静海军指挥使凌棋,乃是个安逸之人,除了开始招收四千士兵之外,再无别的举动,只要将军礼待与他,依旧尊崇大梁为正统,内部的斗争他是绝不会插手的”

    “可若是牟翎不愿意归顺呢?”韩成还是有些不放心。

    “将军,做大事绝不能惜身啊!任何计划,都没有绝对的完美,但属下觉得,以将军的英明神武和军中的巨大威望,此计定然可成”魏岑崇敬的抱拳道。

    韩成眼神一凝,许久后,咬牙道:“那就先试试看,景山,若真能成功,本将绝不会亏待你”

    “谢将军”

    “哦!还有,那个赵光胤怎么样了?”韩成突然问道。

    “禀将军,还在劝说当中”魏岑低声道。

    “不识抬举,既然他不愿意归顺,那他不必留情,也算是给王定保一个警告”听到这话,韩成冷声道。

    魏岑面色一急,道:“将军,这个赵光胤乃当世贤臣,他对将军未来稳控大局将会有奇效”

    “贤明若不能归顺,必是祸端,本将如今在广州已经基本站稳,朝堂之上有三分之一的官员投靠本将,有他没他,区别不大了,你给我传令下去,先饿他三天在说”韩成命令道。

    魏岑眉头一皱,但最终还是点头道:“是”

    。。。

    到了晚上,一件隐秘的宅院当中,书房内,魏岑秘密来到了这里,望着主位的卢屏,惭愧道:“卢统领,属下无能,韩成准备动赵大人了”

    “景山,你千万别这么说,若不是你,搞乱岭南内部的计划,不会这么顺利,说来韩成能到现在才处理赵大人,已经是你多番拖延了,既然是这样,你不用管了,接下来由亲军都尉府接管”卢屏柔声道,卢延巡已经下令,必须保住赵光胤,此人乃是未来能否稳定岭南的重要人物之一。

    “是,统领”

    卢屏笑了笑后,道:“哦!还有,大王来信,让我们务必保护好你的安全,你要记住,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刻撤退,会有人掩护你离开”

    “属下谢大王关怀”魏岑感激道。

    “接下来是事情最关键的时期,无论如何要辅助韩成上位,记住,一旦他上位,一定要建议他撤换各州刺史,换上自己人,明白吗?”卢屏提醒道。

    “属下明白”魏岑点头后,道:“对了,将军,王定保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卢屏嘴角一扬,“岭南现在的情况,可不仅仅我赣南插手了”

    “统领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