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孽囚 > ゝ057。Chapte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孩别靠着墙面而站。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投下的阴影,遮住了眉目。在走廊有些晕黄的灯光照耀下,男孩那层次分明的亚麻色头发顶上反射着淡淡的很漂亮的亮光。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而此刻,他修长的手指之中正衔着一根冒着火光的香烟,一身嘻哈的装扮,慵懒的男孩像极了街舞比赛结束之后才出来的舞者,

    或许是意识到有人正盯着他在看,男孩抽着烟的同时也缓缓的转过了头,一张精致的脸霎时完全暴露在了秦语洛的眼中,她也因此一下看见了男孩的左眉骨上那一颗闪着冷光的黑曜石眉钉,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

    这样的外貌和神情,除了第一眼的惊艳,余下的就只能让人觉得他太锋利,有一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

    可是无可厚非的是,小桀确实是一颗耀眼的钻石,无论在哪儿,令人无法忽视。

    “嗨,又见面了!”小桀再看见秦语洛的时候嘴角一勾,一下就从墙面撑起了身子,嘴里叼着烟,迈起步子就朝楞站在原地的秦语洛走来。

    “喂,你该不会是傻了吧?就算久别重逢,你也不能高兴成这样啊!”小桀笑嘻嘻的说道,说话的同时一只大手扬起更是毫不留情拍在了秦语洛的脑袋上,精致的脸上带着痞痞的坏笑,就像是一个古代调戏良家妇女的公子哥。

    “我哪儿有高兴,我只是没想到而已。”秦语洛赶紧后退,躲开了小桀打算继续揉弄自己发顶的大手,望着对方明显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身高,秦语洛第一次觉得自己一米七的身高实在是令她感到汗颜。

    “咦,对了。你身高多少啊?我怎么觉得就算你穿了高跟鞋再加上你这一身职业装,还是显得很很小的样子,我说你到底多少岁?”促狭的看着脸色发窘的秦语洛,对于她躲开自己的动作并不生气,小桀也懒得在逗她了,便开口问她话边双手环胸的斜靠在墙面上,好整以暇的用着审视的目光看着秦语洛的这一身很正统的打扮。

    “我肯定比你大。”秦语洛不服气了,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鄙视,那种感觉很不爽的好不好啊!

    “有多大?”小桀笑得灿烂,饶有兴趣的追问。

    “我……年龄是女人的秘密,作为男士,你这样问是很没有礼貌的!”秦语洛不服气的说道。她今儿就是要好好地教教这小子的礼仪,实在是对长辈太没礼貌了啊。

    “好吧,那我们换个问题,你在哪儿工作?”嘴角的那抹笑始终不见,望着秦语洛的一双黑色眸仁里明显的沾染上的一丝兴趣,小桀望着秦语洛,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在哪儿上学?”秦语洛学着小桀的动作,也双手环胸的斜靠在墙面上,与他面对面的说着。

    “斯福坦。”男孩耸肩,回答得很干脆。

    “a市政府。”秦语洛挑眉,也回答利索。

    “职位呢?”男孩皱起了眉,对于秦语洛的回答似乎不太满意。

    “几年级?”秦语洛笑的有些奸诈。

    “新生。”男孩无奈了。

    “哦……”秦语洛点了点头,表情明了:“原来你是逃学回国了!”

    “你管我啊!”小桀翻了翻白眼,对于秦语洛有露出的一副长辈样很不高兴:“该你了,你还没有回答问题呢!”

    “市长秘书!”秦语洛边说边站直了身子,抬手指了指小桀,接着又道:“你呀,还是赶快回去吧,逃课回国可不好什么好玩的事情,玩过了小心学校给你记过,严重一点的就会劝其退学!”

    “笨女人,你”

    “我说怎么去一趟厕所这么大半天还不回来,原来是遇到了帅哥啊!”小桀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可还没有说完,忽然一下就被另外一道清丽的女声打断,二人同时顺着声源望去。

    摇曳着一身艳丽的蓝色长裙,年小蔻款着窈窕的身姿,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了秦语洛的身边,抬手勾住秦语洛的臂弯,年小蔻一双漂亮的眼睛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小桀的全身,这才有悠悠扬扬的开口:“不错,挺有叛逆小青年的范儿!”

    “她是谁?”小桀微微斜眸看了一眼说话的年小蔻,随即又将视线落到了秦语洛身上,语气有些不高兴,似乎很不爽她和秦语洛之间的对话被人打断。

    “挚友,小寇!”秦语洛说着又望向了年小蔻,秀眉微蹩:“你怎么也出来了?”

    “我喜欢你的介绍。哈哈!”年小蔻笑的妖娆,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能清晰的传进在场人的耳朵,可又令人不感到有丝毫聒噪的感觉:“我这不是见你去个厕所这么大半天也没有回来,怕你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出来找你啊!如果是你你不注意的掉进了坑儿里,我也好来英勇救美,这样你就一辈子也甩不开我了!”

    “呵。掉坑儿里?这种事情,还真是有可能发生在这笨女人身上。”小桀挑眉凉笑道,斜斜的睨着直翻白眼的秦语洛。

    “我对你们真是无语了,我身材还没瘦到能掉进坑儿里吧。还有,小桀,请你注意你对我的称呼!”秦语洛扶额,对于这二人第一次见面就能一唱一和的默契表示无奈。为什么偏偏要拿她开刷?

    “哦,原来叛逆小青年的名字叫小桀,不错嘛,连名字也很潮的样子!”年小蔻点了点头,目光却透过小桀的肩头看去,脸上笑意越发深了起来:“语洛你的身材是还没瘦到那种能掉进坑儿里的程度,不过,这会儿倒是来了一个能掉进茅坑儿里的主儿,而且,看她那样子似乎是我们这位小青年家的正主儿!”

    年小蔻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请君看好戏的调调,而刚好她的這一番话才一说完,正面对着她们两个斜靠在墙壁上的男孩手臂就已经被一双细细白白的胳膊缠上,紧接着,一道甜得发腻的女声缓缓响起:“三少,您怎么上个厕所也要这么久,可担心死我了!”

    得,这位小姐是不是也是害怕他不慎掉进坑儿里,打算来招美女救英雄?

    “遇到朋友,聊了点事儿。”小桀压根就没有望身边的女孩,黑色的瞳眸微微眯起,无声的望着抿着唇似笑非笑的秦语洛,以及,已经是毫不留情的笑出来的年小蔻。

    “哦。”女孩似乎对于小桀的这种冷然的回答已经习惯,一张小脸上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瘦小的身子只穿了一件男士衬衫,宽大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早在她的身上,露出了身下一双细白的双腿,让人看着很是担心,这么瘦,会不会一下就被大风被吹跑了啊?

    秦语洛年小蔻在大量她的同时,女孩也是细细的打量着她们二人,或许是看着年小蔻二人并不像小桀平时认识的那堆朋友,她又不禁开口问道:“三少,這两位是?”

    “你不需要认识。”小桀微微皱起了眉,脸色微有不耐。

    “哦。”对于小桀实在是冷淡的态度并不在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头望向了秦语洛和年小蔻,画着浓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她松开了挽着小桀的手,朝着秦语洛二人隆重的弯了一下腰,礼貌的道:“两位阿姨好!”

    咚——

    年小蔻差点就倒在了地上,幸好一直挽着秦语洛的手臂,不然可就丢脸丢大了。咳咳,她可真是无比的纠结!阿姨,她居然已经到了阿姨了这种如画的年纪了,悲催,实在是悲催。

    “咳咳,那个……其实你可以叫我们姐姐的。”年小蔻拉了拉准备说话的秦语洛,先她一步的说道。

    “这可不行,既然您们是三少的朋友,我就跟应该尊重您们。”女孩笑着说道,可是明艳也看得出来,那双看人的眸子里,透露着很浓的讥讽之意。似乎在说,就凭你们两个老女人,也想跟我争男人!

    年小蔻的脾气本来就很火爆,凡事向来就不肯人认输,经常遇到难事的宗旨就是‘能动手解决的事情,那就尽量别吵吵!’可是吧,这对方又是一个比她小的女孩,这要真是动起手来来,似乎是她们理亏,况且,她今儿的这身蓝裙子可是新衣服,她还不想它穿了一次就报废了。

    想到这儿,眼珠子一转,年小蔻也对着女孩灿烂的一笑,道:“阿姨看你这孩子似乎长的很聪明的样子,但似乎我们的三少还没有发现,这样吧。阿姨来考你一个难题,你要是回答的很棒呢,我们的三少就会送你一件礼物,怎么样?”

    说罢年小蔻看向了小桀,等着他的应允,虽然她在笑,可却是在警告小桀。

    你要是敢摇头,今儿就别怪我大打出手,破坏了你在语洛心中形象。

    “真的么真的么?三少?”小桀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大手笔,他的礼物,一定非同一般吧!女孩心中窃喜,转头欣喜的望向小桀问道。

    “一个装满了水的浴缸,在它的旁边有一个大碗和一个小勺,你会用什么方法将浴缸里的水排出去?”年小蔻出题了,嘴角的笑意越来越诡异。

    “这个问题很简单嘛。勺子怎么可能有碗盛的水多呢?所以,我当然是利用碗来将水全部排出去呗!”女孩回答得不以为然,却不料就在她说完之后,小桀却是伸手将她挂在他臂弯里的手给取了出来。

    “你还真是长的够聪明的。”小桀说话的声音很冷,扔下女孩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转过身子酒提步离了去,不逊的冷漠眼神,吓得女孩眼眶马上就开始红了起来。

    “哈哈哈,说得精辟。小朋友,阿姨真是一语成谶,你果真是长的聪明啊!”年小蔻笑得很狂妄,拉着秦语洛的手笑得前仰后附。

    “我、我怎么了?难道回答的不对?”女孩急了,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年小蔻,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秦语洛有些悲悯的看着女孩,缓缓摇了摇头:“有点智商的人,都是会选择直接拔掉浴缸里的塞子。”

    说罢,秦语洛拖着尚还在狂笑的年小蔻往回走。

    开始还以为年小蔻要问什么问题呢,原来是这个精神病院里院长回答记者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病的问题,真是老掉牙的问题了……

    “你说,那个女孩怎么那么搞笑,做个选择题吧,前面居然还说出那么多理论出来!”年小蔻一路笑着跟秦语洛说道,一张小脸上慢慢的盈盈笑意,似乎刚才的事情真的很令她感到身心愉悦。

    “那女孩也只是个孩子,你不该让人家那么难堪,况且,还是在她喜欢的男孩子面前!”秦语洛微微蹩了蹩眉,对于年小蔻这种把建立在人家痛苦之上的快了似乎有些不赞同。

    “语洛啊,你可以这样去教育小孩子,但是不能用来教育我!是那个女孩先出言不逊的,我们并不理亏。嘿,我还真是如的年龄呢,居然要被一个十七八的孩子叫阿姨,这让我情何以堪?”年小蔻虽然止住了笑,但是一双眼睛还是笑眯眯的弯着:“我这叫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得,我说不过你,什么事儿你都有理!”秦语洛笑了笑道。不过说实话,被人叫阿姨的感觉,的确是有些不舒服。刚才的事情,如果年小蔻不出声,或许她也会忍不住吧!

    “那是必须得,不过说实话,刚才那个小青年好有型,他叫什么?我觉得他很有模特的潜质,也许我可以说服他来vive试一试!”她年小蔻的宗旨,向来就是能利用的尽量别浪费,那么大的一个有个性的帅哥摆在了她的眼前,她怎么可以放手让资源溜掉呢?

    “不是很熟,而且,我估计他会不愿意的。”像小桀那样桀骜的性格,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别人对他拍来拍去,在对着他指手画脚的要求他拜动作呢?

    “不过也是,看那小青年的样子,似乎也不是一个缺钱的主儿。”点了点头,年小蔻又道“哎对了,你看了这期的vive杂志了么?”年小蔻边说边望向了秦语洛,一双眼睛里溢满了期待。

    “看了,很棒啊!”秦语洛点了点头,实话实说。

    “哈哈,我告诉你,黎妖孽已经被我收服了!”

    “哈,真的啊?!”惊得一下停住了前行的脚步,秦语洛诧异的望向年小蔻:“这么神速?”

    “啧啧,你这是什么表情?凡事只要是我年小蔻出马的,就没有不成功的!他黎妖孽算什么,要是我高兴,慕容老大也不在话下……咳咳,你这是表情?我怎么看着这么纠结?”年小蔻忽然停下了说话的声音,看着秦语洛一脸纠结的表情,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骤然恍然大悟,连连出声解释:“喂喂喂,你可别多想,我说的收服是指把黎妖孽守在vive的旗下成为了我的御用模特,不是说的那个收服啦!”

    “哦——”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秦语洛好笑的望着急着要解释的年小蔻,接着慢慢地道:“其实你不用解释的,因为啊”

    “解释等于掩饰,掩饰等于事实!我就知道你要说这话!”年小蔻很有‘默契’的接过了秦语洛的话语,摇着脑袋道:“我根本就已经放弃了对你的解释,反正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既然如此,就只有任你胡乱的天马行空的想象了!”

    “我的想象一般都是很有根据的,比如”秦语洛说着昂头,可在看见前面一闪而过的一个男人时,微微愣住。

    是萧潇……

    “比如什么?怎么一下就又不说话了?”年小蔻好奇地看了看秦语洛,见着她只是出神的盯着前面,不由得也跟着扭过脑袋望向前方,可是前面什么也没有啊!

    “我看见了一个人……”秦语洛拧着眉,说着就迈步往前走,留下年小蔻在原地一脸的莫名其妙。

    “喂,等等我。”还没明白秦语洛那句话呢,年小蔻就见着她已经往前走了去,一着急,也来不及多想其他,连连也提步跟了上去。

    萧潇依旧如平常一般,黑色的风衣挺拔健硕,他似乎正是身负任务,一直就是旁若无人的往前走着,黑色的衣摆随着他前行的动作而微微的摇摆,拐过走廊的拐角,他的身影忽然消失。

    秦语洛一惊,连忙又加紧脚步往前走,刚一拐过,脚步却骤然顿住。

    因为,萧潇此刻正站在她的面前,站在拐角的地方,特意的等着她。

    “秦小姐,请问您是有什么事情么?”萧潇冷冷的望着一脸吃惊的秦语洛,冰凉的开口,语气里的疏远,就如同那天晚上的意外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一样。

    可是,萧潇能做到把它当成一个意外,而她秦语洛却做不到。

    “那个……你的伤”

    “无碍。”萧潇面不改色,淡淡扫了一眼秦语洛,岔道。

    “哦……”怎么感觉自己在自找没趣呢?秦语洛有些尴尬扯嘴笑了笑,抬手挠了挠头,左顾右言:“哦,那就好那就好,呵呵……”

    听见萧潇这样说,心中一直存在的负罪感丝毫还是没有减轻丝毫啊。哎,这次人情欠大了。

    “既然秦小姐没有其他事情了,属下还有其他事情,告退。”剑眉似蹩未蹩,萧潇见着秦语洛尴尬的样子,冰山似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微微朝着秦语洛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迈出大步离去。

    “哇靠,这么酷,这谁啊?”萧潇刚一转身离去,一直没说话的年小蔻立刻就像是沸腾的开水,霹雳啪啊的激动了起来:“语洛没想到你认识这么多帅哥,前有叛逆小青年,后又冷酷大帅哥,啧啧,艳福不浅,改明介绍几个给我认识一下吧,最近老看着那几个帅哥,我都审美疲劳了,该换换口味拉!”

    “他是慕容凰身边的……”萧潇应该算是慕容凰身边的什么呢?保镖?司机,还是……“应该算是得力助手吧!”

    “额……慕容老大身边的阿!怪不得这么拽!”年小蔻闻言不由得砸吧砸吧了嘴,看着萧潇已经远处的身影不由摇头道:“算了,慕容老大的人我可不敢动!语洛啊,我觉得我们还是赶快赶回去吧,我们都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他们还以为我们两个都掉进坑坑儿里呢!”

    “哦,好……”这这前方收回视线,秦语洛扭头,随着年小蔻往回走去,刚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一群身穿旗袍的女人端着一盘盘漂亮的菜肴正往前走,一个个妖娆多姿,更是衬得手中的佳肴犹如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美不胜收。

    “真是奢侈,也不知道是那个腐败官员点的这些菜……”年小蔻鄙视的说着一边拉着秦语洛往前走,眼神却忍不住不停地望着那些菜肴上望去。

    秦语洛也注意到了,也是一脸既羡慕又鄙视的样子,不过,在瞧瞧这些旗袍女端着菜肴走去的方向,好像是……

    “咳咳……小寇啊,你说的腐败官员,似乎是身在……我们所在的那个包房里,怎么样?我们英勇的女侠,你打算去劫富济贫么?”

    ------题外话------

    最近有点卡文,加上过年有些忙,所以字数少了点,抱歉啊。希望亲们能够多多理解和支持!谢啦,鞠躬,群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