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孽囚 > ゝ074。Chapte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意识在渐渐的变得清醒,头部隐隐约约的传来一些疼意,脑中嗡嗡作响,耳边还似乎有一些哭泣的碎声响彻在四周,周身也好冷……

    像是一根紧绷的长弦突然从中断开,猛地便睁开了眼,秦语洛思绪有半秒的停顿,映入眼帘的,是满满的黑暗和阴冷的湿风。

    她这是在哪儿?心中咯噔了一下,秦语洛想起身,可是哪知才一动就发现自己是被捆着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两只脚也被什么东西绑,以至于只得让秦语洛背靠墙面的坐在地上。

    “呜呜呜……”四周,哭泣的声音依旧不断。

    “喂?有人么?”四周实在是太黑了,除了从关闭的门缝下面能看到外面倒映进来的几丝淡淡的光线外,什么也看不见。

    “呜呜呜呜呜呜……。”回答秦语洛的,依旧只是一些哭泣的声音,阴阴的回荡在四周,有些渗人。

    像是又忽然想起了一些什么,秦语洛蹩了蹩眉,又用英语开口说了一遍:“喂,有人么?”

    “你没听见么?那些一直哭的,都是人!”这一次终于有一道女声回答她,很平静很平静的一道女声。

    “你是谁?”秦语洛在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有依靠声音的来源来辨别那个女孩的位置,她歪着头仔细的聆听,这间房间似乎很大的样子,女孩的位置应该离她不远。

    “和你一样命运的人!”女孩的声音回响在这间空旷的房间内,伴着那些其他女孩的哭声,很诡异。

    秦语洛身子抖了一下,心中有些害怕。虽然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现在身处的境况,再告诉着她,她此刻的处境很不好,非常的不好!这里难道是……心中骤惊,秦语洛几乎是不加思索的便将这句话用英文说了出来:“人口贩卖还是器官移植?”

    她的话才刚一落音,这四周的哭泣声更加激烈了,女孩们很恐慌,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似乎又一方不可收拾的倾向。

    “咚——”然而就在此时,那扇原本关闭的大铁门却忽然就被人从外面打了开来,房间里面的白炽灯跟着也亮了起来。

    突然变亮的房间,强烈的光线让一直处于黑暗中的女孩们一时无法适应,包括秦语洛在内,房间里面的人均是在白炽灯亮开的瞬间闭上了双眼。

    “远方的客人,您这次来得很巧,刚好今儿就来了一个您想要的东方美人!”猥琐的男声响起的瞬间,正扭头闭眼的秦语洛的衣领一紧,随即便被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或许是因为惊恐,大大的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微光,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瓣娇嫩欲滴,身材娇小的样子被男人提在手里,倒是想是一个洋娃娃一样。

    非洲客人满意的点头,看了看秦语洛后,又扭头去望老板,用着蹩脚的英文开口就道:“不错不错。”

    “那您的意思是,就是这个了么?”老板搓着双手,满脸笑意的看着非洲客人道。

    一般的人每当提起非洲,一定想到的首先就是那广阔的平原和那些野生动物。贫穷,仿若成了非洲的代名词。可是,那只是一般人的见解而已,在非洲,贫穷的人确实很穷,可是相反的是,富有的人却是富得冒油。今儿的非洲买主,那就是一个靠石油发达的家伙啊,他可是要好好把握,这个难得有的东方货色,一定要好好地买一笔高价钱才是!

    “这个,多少钱?”非洲黑人抬起黑乎乎的大手指了指秦语洛,结巴的问道,厚实的黑色嘴唇,像是两条被熏黑的香肠,看得一旁的秦语洛心惊胆颤。

    可是她却一直在忍着,虽然她已经早就被吓得哭了起来,可是却始终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她现在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自己是落到了人贩子的手里了!她不哭出声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这些丧心病狂依靠买卖他人而发财的人,向来就是没心没肺,她不能哭出声,否则的话,她肯定会被揍一顿的!

    现在,她所能依靠的就是这个打算要买她的买主了,如果他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或许,会放了她……

    “远方的客人,您也知道,这种东方货色向来稀少,而这妞本身又长得不错,还是高校里面的高材生。上等的货色,要不是您来得巧的话,指不定就别其他的客人买了去呢,您”

    “这个,多少钱!”没有理会老板的那些赞美之词,非洲男人又一次抬手指了指秦语洛,不太高兴的问道。

    “噢,再怎么、再怎么也得这个价啊……”老板笑了笑,伸出了五根手指。

    “给他。”非洲客人显然很豪爽,抬手一挥,身后跟着的属下立马就递给了老板一个皮箱。

    老板嘿嘿一笑,先是打开皮箱望了望,看着里面整齐排列的一叠叠钞票之后,这才搞笑的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尊贵的远方客人,货物已经已经归您了,您可以带走了!”笑着将皮箱抱在怀里,老板边说边往背后退去,提着秦语洛衣领的男人松手,将秦语洛往前一推,刚好将秦语洛推进了非洲男人的怀里。

    “走!”非洲男人准确的接住秦语洛的身子,黑色的大手搂着她的腰,扔下了这一句话,随即率先转身往外走。

    秦语洛由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个声,再被推到非洲男人怀里的时候,他闻到了那个男人怀里浓浓的油味,非常的不好闻,她刚皱起眉,男人就已经搂着她往外走。

    转身的瞬间,秦语洛不经意的抬眼望房间里面望去,这个时候她才看见,原来之前她所呆的地方,居然有至少十多个女孩正被绳子绑着靠在墙边,全都是一些白皮肤和黑皮肤的年轻女孩,女孩全部都低着头在嘤嘤哭泣。可是,却又只有一个女孩没有哭,一个白种女孩,正睁着一双金色的眼眸静静的望着她,那眸色里的情感很复杂,不过其中掺杂得最多的似乎是……同情?!

    秦语洛来不及多想,便已经被非洲男人搂着细腰走了出去。

    房间的外面是一个地下停车场,而此刻一辆宝蓝色的宝马正停在外面,非洲男人没有停顿,带着秦语洛就直接坐了进去。

    车子很快就便平稳的行驶上了马路,而车子里面,非洲男人正舒适的靠在车椅上,一只大手,始终紧紧的搂着秦语洛的腰。

    望着外面已经变黑的天,秦语洛心中咚咚作响,可就在她脑子里面正想着要怎么开口和非洲男人说时,男人放在她腰间的手却忽然松开,紧接着,男人就低头伸手去解开了绑在秦语洛双脚双手上的绳子松开。

    秦语洛见状诧异极了,瞪着眼睛看着非洲男人,半天也没明白什么意思?难道这个男人打算就此放了她么?

    “你,很有勇气!”非洲男人抬眼,看着秦语洛笑着道,厚厚的嘴唇微微裂开一丝弧度,可在秦语洛眼里看来,却跟两根重叠的香肠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区别。

    缩了缩脖子,秦语洛皱着眉头看着男人,抖声道:“什么意思?”

    “你没有,哭!”非洲男人的英语说得有些断断续续,他看着秦语洛慢慢的张口,一双黑色的眼珠子,牢牢的紧盯着秦语洛的脸蛋:“我喜欢,勇气的,女人……”

    说到这里,男人的目光突然变得炙热起来。

    听到这里,秦语洛心底忽然就是一凉,起初的窃喜已经被深深地恐惧所替代,她惊恐的不可置信的看着非洲男人,原来……她才跳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

    “我、我会还你钱的,你放了我好不好……”身子往后退,秦语洛惶恐的摇着头,眼泪又开始哗哗的往下流。她输了,刚才她的赌注,她输了,她赌输了……

    “我,不差钱!”男人摇头,表情诚恳的看着秦语洛:“你,我不会放掉的。”

    “不不不,先生,我还是学生,刚才的那些人是人贩子,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他们强行带来的,你放了我好不好?那些钱,我会努力还给您的!”秦语洛的话刚说到这里,却见男人摇着脑袋就欲伸手过来抓她,被吓得放声尖叫,秦语洛转过身子不顾一切的就去拉车门,可令她震惊的是,车门,居然打不开!

    而就在秦语洛惊住的同时,身后的那只大手,已经绕到了她的腰上,略一用力,便将秦语洛又带回了男人身边。

    “先生,人口贩卖是犯法的事情!”秦语洛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前,想要后退,可是缠在她腰上的手只要一用力,她就完全无招架之力。

    “我们那里,不犯法。”男子摇头,说罢就低着脑袋凑过唇去吻秦语洛,另外一只大手也不知何时罩上了秦语洛的胸脯。

    “啊——你放开我——”秦语洛失声尖叫,扭着脑袋试图闪躲男人落下的吻,湿濡的吻落在她的颈项间之间,从男人身上传来的油味令她更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屈辱的感觉令她感到恶心,腹部一阵绞痛,忽然就直接张嘴呕吐了起来。

    “呕——”秦语洛好不征兆的呕吐了起来,污秽的呕吐物没有丝毫浪费的全部吐到了男人的身上,男子皱眉就毫不迟疑的推开了秦语洛,脸色十分不好的低声骂着什么,秦语洛没听懂,兴许那男人是在用他的家乡话骂人吧。

    男子拿着一边备着的纸巾擦着自己身上,一边又朝司机用着秦语洛听不懂的话说了几句什么,紧接着秦语洛就看见司机掉转了车头,换了一个方向行驶而去。男人打算去哪儿?秦语洛不知道?现在她什么也来不及多想,趴在椅子边上,她吐得不像个样子,弄的整辆车里都是难闻的味道。

    车子最终是行驶到了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前,刚一停下,非洲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拽着秦语洛赶紧下车,车子里面难闻的味道已经让他有种濒临疯狂的地步。

    男人的大手狠狠的死死的抓着秦语洛的手腕,似乎是怕秦语洛跳掉,下了车之后,完全不管秦语洛的挣扎,半拖着她就迈着步子往酒店里面走。

    “先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秦语洛一边苦苦的恳求,被男人握着的手腕生疼生疼,在她的四边又有男人的保镖围着,她想向四周求救,可是她却发现,这里面的人在听见她的声音时,居然没有一个人有所反应。

    “叮——”站在电梯门口,非洲男人始终紧紧的绷着脸,无视身边女人的挣扎尖叫,再看见电梯门打开之后,抓着她就往里面走。

    “啊,我不要我不要!”看着大开的电梯门,秦语洛却像是看见了一直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她摇着头拒绝进入,早已是苍白的脸色,满脸的泪痕只会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男人在一次选择无视,直接搂过秦语洛的腰就进了电梯。

    电梯在缓缓关上,秦语洛在男人怀里奋力的挣扎,可忽然,就在电梯快要关上的时候,一只手忽然就至电梯的外面伸了进来,正与关闭的电梯受到了阻力,再一次又向两边打开。

    秦语洛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看着从电梯外面缓缓走近的两个男人,已经绝望的她又像是忽然在黑夜中寻找到了一丝光明的曙光,特别是看到进来的两个男人和他一样是东方人之后,眼中欣喜骤显。

    “救命唔唔唔……”她才张口说出两个字,非洲男人就已经是十分不高兴的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站在靠电梯门的前面,慕容凰原本一直是在安静的聆听周星星关于他公司今年的一些新创意,无意听见身后的一句微小声音,下意识的就忍不住转头去看。

    一个弱小的女人,正被一个牛高马大的黑人挟持在怀里,而那女人很明显就不是自愿的,嘴巴虽然被捂着,可是那双眼睛里分明就写着惊恐,特别是女人再看见他转过头时,那双大眼睛里,立马就迸发出了一抹强烈的光芒。

    她……在求他救命!

    “这种事情,经常能遇到了,你要淡定就好!”一边的周星星显然早就发现了这一幕,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就用中文光明正大的说道。周星星想,反正非洲人也听不懂中文,他怕什么?至于那女人,切,他更加管不了!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强权,时刻存在,像今天这种事情,里面或许就掺杂了错综复杂的层层联系,想管?那么之后一系列的复杂事情,会使你不得不一路管下去!

    冷冷的收回视线,慕容凰转回头,看也未看身边的周星星,只是盯着前面的玻璃幕墙,淡淡的道:“同情心确实不该泛滥在这个时候!”言外之意是,他没打算要管。

    “那就好啦!那我接着说我刚才的创意,现在的市场,随着老百姓生活的日渐提高,我们产品……”周星星笑了笑,侧着身子就开始唧唧歪歪的接着说,似乎电梯里面的其他人,真的和他们无关一般,视若空气。

    “唔救唔唔唔命……”前面两个男人的对话自然没有逃过秦语洛的耳朵,随着刚才那个转过头的那男人的那句不该泛滥,秦语洛的心都掉到了深谷里面。可是她知道,目前这俩人是她唯一可以求救的地方,不然,一旦被这黑人带进了房间……

    “唔唔唔……”想到这里,秦语洛挣扎得更加厉害,那只捂在她嘴巴上的黑色大手,紧得让她快要不得呼吸。

    “叮——”电梯很快便到了黑人要到的楼层,缓缓打开的电梯门,慕容凰和周星星动了动身子向两边微退,给后面的人让出路。

    “救……”秦语洛已经在有气无力的绝境徘徊,被黑人搂在往外走去,在路过慕容凰跟前时,她是中文望着他。一颗泪,刚好从眼角滑下。

    慕容凰显然是看见了,俊秀的眉毛不禁微微蹩起,可是过后,却终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黑人毫不迟疑的朝着前面走着,他毫不怜惜的搂着秦语洛显得很是也忙,身后的电梯门在缓缓的合上,秦语洛的心在看见那两个东方男人的无动于衷时已经完完全全的死掉。

    她在黑人的怀中使劲的扭过头无望的看着那扇在关拢的电梯门,刚才转过头看她的那个东方男人,冷漠的脸孔,在渐渐的消失在正在合拢的电梯门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