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孽囚 > ゝ107。Chapte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晚的海很美,繁星满天,就如同洒满了各色的宝石一般美丽。不同于在其他地方,海边的星星真的很大,也很闪亮,每一颗都是那么的吸引人。晚上的时候,秦语洛躺在提前为她安排好的房间里面,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数着天上的星星,慢慢的就想起了儿时母亲为自己讲述的那些故事……

    第二天的时候,她是被人摇醒了,头晕忽忽的才一睁开双眼,就看见了慕容嫣那张放大在她眼前的漂亮脸蛋。

    “快点起来啦,赶快准备一下。”见着秦语洛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也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慕容嫣抬手便很是粗鲁的直接就把她从床上提了起来,将她摁到一边的梳妆台前坐着,着手就开始往她脸上开始招呼。

    “哎,等一下,你等一下……”赶紧扭开脸偏过慕容嫣手中化妆用的大刷子,秦语洛蹩着眉头连连叫停,刚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又一下被慕容嫣用手扣在她的双肩上给摁了回去,慕容嫣用的力气有些大,让着秦语洛都痛得不由得皱起了眉。

    “等什么等,时间来不及了,赶紧闭眼,我先帮你上底妆。”没太怎么注意秦语洛,话刚说完慕容嫣手中拿着的刷子在空中一挥,伸手挑起秦语洛的下巴让她抬起脖子,又欲开始往她脸上去招呼。

    秦语洛这下有些急了,猛地低头就躬下身子往一边开溜,脚下才迈出没几步,后颈一紧,又被慕容嫣提着又往椅子上摁去。谁仍人慕容嫣身高手长,抓住秦语洛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我说你能配合一下么,我这是为你好啊!”慕容嫣也真是急,拽着想要躲开的秦语洛就是死活也不肯松手。

    “大早上的把我吵醒,你就是要我配合你做这个?”秦语洛扭头看了一眼慕容嫣来时带的那一大堆化妆用品,直觉的自己的脸部肌肤开始难受了起来。秦语洛平时就不怎么爱化妆,每一次提到化妆,除非是到了那种非要化妆不可的地步才会往自己脸上招呼,她的皮肤很敏感,每一次卸妆之后都会难受很久,因而对于化妆这东西,她算是深通恶绝,能避就避。

    “拜托,我妈马上就到了,你总不能素颜去见她吧!”慕容嫣气急败坏的开口,语气着急。

    “啊?”这下秦语洛倒是变得安静了一点,可是却也依旧拒绝慕容嫣给她上妆。不过与此同时,她倒是注意到了一向爱美的慕容嫣的此刻打扮,漂亮的一头卷发被规规矩矩的全部绑起梳成了一个马尾,一身黑色职业西装,淡雅的妆容,倒是和昨天性感的她判若两人,显得更加知性和典雅了。

    “我妈已经在来这边的路上了,现在我要立刻给你准备准备。”慕容嫣耐心的再解释了一遍,拉过秦语洛又举了手中的刷子。

    “我不要化妆。”秦语洛肯定加坚定的摇头道。

    “什么?”慕容嫣似乎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睁着一双眼睛看着秦语洛,她眨了眨眼,心里又想到这是秦语洛第一次见他母亲,所以有些不了解的原因,这也情有可原。

    顿了一下,她又不由得道:“我妈很注重礼仪,你要是想让她对你的印象之中加分,最好整装出席!”

    “不,我不化妆。”秦语洛依旧坚持着,丝毫不加思考的继续摇了摇头道:“我只需要用清水洗一下脸就好。”

    “你确定?”慕容嫣挑高了眉,在反问秦语洛的同时,又在用着自己的视线暗暗观察秦语洛的肌肤。不得不说,秦语洛的皮肤状况很好,脸上白皙透彻,也没什么雀斑小痘痘之类的。素颜的话,只是显得清秀而已。

    “当然。”秦语洛点头。

    “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了。”收回视线的同时也松开了抓着秦语洛不放的手,慕容嫣开始收拾起自己带过来的化妆品,一边又朝着外面候着的仆人吩咐着让她们把带来的衣服放下,随后自己便带着一堆人暂时离去。

    人才刚一走完,空剩秦语洛一人的房间一下就变得安静了起来,只有海浪拍打着礁石的声音和偶尔飞过的海鸥鸣叫声,看着床边放着的黑色西装,秦语洛微微吸气,迈步朝着房间里面设有的卫生间走去。

    今早的这个特别开头,已经让她心底开始对那文素未谋面的慕容家当家主母,不禁产生出了一些敬畏。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此刻,秦语洛正和慕容嫣坐在轮船最顶层的露天甲板上,一张长方桌上摆着西式得早点,看起来很没问,但是慕容嫣和秦语洛都没有动,两人均是很有默契的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等待着。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先是汽车的声音,续而便是楼梯被人踩踏而发出来的声音。

    “妈。”慕容嫣率先起身,抬头脸部微微带笑的看向秦语洛的身后。

    秦语洛见状也连忙起身,一边拧头顺着慕容嫣的目光望去。

    雅典娜!这是秦语洛看到慕容嫣母亲时脑子里首先想到的三个字,美丽与智慧的代表!一身米色西装,高高盘起的发,每一个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无尽的优雅。年过四十的年龄却并没有在她保养得当的肌肤下留下任何的痕迹,白皙如瓷得一点也看不出本人的真实年龄。

    “坐吧。”兰芷曦信步而来,看着两个起立的晚辈只是微微挥了挥手,随即走到主位上优雅的落座。

    她并没有急着吃桌上这些早已为她准备好的食物,一双看尽世界百态的眸子,微微一扫便轻然的便看向了秦语洛,她微微地笑,一双眸子在密切的注视着秦语洛的每一个举动,她缓缓开口道:“你就是秦语洛?”

    “是的,伯母您好,我是秦语洛。”秦语洛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自然的放在自己的双腿之上,她勇敢地抬眸,毫无畏惧的对上兰芷曦的审视的眸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都是文明人,她怕什么怕,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小李已经向我汇报了昨天的情况,对于他们请你过来的方式,实在是有些冒昧和粗鲁,我对此感到抱歉。”兰芷曦清清淡淡的开口说着话。可是只要是个聪明人都听得出来,她虽然话语上说着抱歉,可是听那清淡的语气就可以感觉的出,这不过只是一个开始时的客套话。

    不过,既然对方喜欢这种开头方式,秦语洛自然不能拂了人家的面。

    脸上带着笑,秦语洛摇了摇头,跟着就道:“伯母说笑了,其实如果伯母想见我,完全可以给我一个电话,我自己就可以赶过来的。我也相信以您的能力,找到一个人的手机号码那简直可以说的不费吹之力的。以这种光明正大的直接在马路上绑人的方式,小辈我也就算是体验了一番惊险刺激的假绑架,不过幸好没被媒体方看见,不然麻烦就大了。当然,我是不会记在心上的。”

    秦语洛这番话刚一落音,一边的慕容嫣不由暗自叫好。

    好样的,两人见面的第一回合就显得火药味十足啊!先是母亲主动‘道歉’,在秦语洛身上小试牛刀,可是没料到秦语洛回答得却也是镇定自若。要是平常人的话,听了母亲的‘道歉’,此刻一定是唯唯诺诺的摇着脑袋说没关系。可是这秦语洛却没有直接说‘没关系’。而是先说了一下自己对于自己被绑架的感受,接着又拐弯抹角的说了一下这种请人方式的弊处,和侧敲旁击的告诉他的母亲这种请人方式的危险性。末了,最后才说自己是不会放在心上。

    这话说的明明有些让人生气,可是又硬是不知气从何出起。找不到生气的一个点。

    绝,真是绝了。哈哈,这下有好戏看咯!慕容嫣心底暗暗大赞刺激,一边期待着下一轮两人的激情碰撞。

    “听你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兰芷曦边说边伸手端起了一边佣人才端上来的咖啡,先是低头轻呷了一口,她才复又抬头看向秦语洛。不过这一次的眸色里却明显多了一抹犀利,她接着道:“最近比较忙,我和嫣儿的父亲常常全世界各地的跑,本来呢,这次他也打算跟我一起来的,但中途又是被其他事情耽误。我感到很可惜,秦小姐的父母是干什么的?”

    “我的父母都是人民教师。”秦语洛礼貌的回答,清晨的海边,海风格外的轻易,微微的拂来的微风,再加上温柔的阳光洒满全身,感人感觉非常的束舒服。

    “哦?人民教师……”放下咖啡,兰芷曦看着秦语洛,翻出的那声单音显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秦语洛见状不禁反问,那边看戏的慕容嫣忍不住了,见着自己的母亲动手喝咖啡了,她就像是看见了一线生机,连忙动手拿起一片面片儿抹了点果酱就开始吃了起来。

    “不知道秦小姐平时看报纸么?”并没有正面回答秦语洛的问题,兰芷曦却忽然一下就转到了另外一个话题上,她缓缓的开口,不疾不徐的语气,自然而然流逝而出的那份优雅,是经过岁月沉淀而出的结果,她道:“秦小姐最近可是各大报社的宠儿,本来我以前看报纸的时候都不爱看娱乐版面,不过最近我倒是有些感兴趣了,秦小姐本人比报纸上的照片漂亮多了。”

    “谢谢。”秦语洛始终保持些微笑,虽然她并不知道兰芷曦为什么会忽然说到这个话题,。不过,她毕竟是晚辈,长辈既然说到这儿了,那她就只有这样接下去。一来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兰芷曦的真正目的,二来在她还未摸清对方心中所想之前,凡事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总之,她就只有见招拆招了。

    “一般若是有一个好的家庭,一个女孩子怎么回去出卖色相?听到秦小姐的父母是人民教师,还真让我惊讶呢。”兰芷曦笑得和蔼,可是那绵里藏针的话语,却灼灼逼人。

    一边的慕容嫣闻言,刚吃进嘴巴里面的面包一下噎住,她转过脑袋下意识的朝秦语洛望去。

    完了,老妈开始出招了。

    秦语洛此刻的脸色不太好了,她没料到兰芷曦会把话说得这么白。维持了好久的笑意终于笑不出来,她看着兰芷曦,态度不卑不吭:“伯母,你也别忘了,和我一同上报纸的,还有您的儿子。”

    “放肆!”兰芷曦厉声一喝,眉里眼间冷意具显,冷眸扫过秦语洛,她充满了鄙夷的声音在这充满了海浪声响的空气之中,寒入人心:“如果不是你蛊惑凰儿,他会做出这么多影响自己仕途的事情?最后竟然还为了你这个外人和自己的家人吵架!真是昏了头!”

    “伯母,我可是什么都不曾做过,如果要追究其原因,其实我建议您还是去和您的儿子好好的谈一下。这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就算是为了搏褒姒一笑,那也得人家周幽王愿意呐。”秦语洛开口反击,不愿轻易认输的性子,让她根本不可能就这样傻傻的接受兰芷曦的讥讽嘲笑,况且,他还提到了她的父母,这让她更不能容忍:“若是提到家教,这慕容凰的家……我看也好不了哪儿去!”

    “你!”兰芷曦双目一瞪,趾高气扬的气势,犹如那展翅而出的羽翼,倏地向着四面八方展开,带着不可抗拒。吸了一口气,兰芷曦忽然笑了,双眼微微地眯起,眼角露出几丝细小的细纹,毕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啊。

    “看得出来,秦小姐算是个明白人了。”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我也就请伯母不要拐弯抹角了,这样,累得慌!”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既然眼前的女人率先抛出拉她的原本态度,那他就没必要在跟她客气什么了。

    人家都不打算给你好脸色了,你又何必再去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呢?

    秦语洛心底在笑,这果然是一场鸿门宴呐。

    那边和着果汁的慕容嫣一直就是低着脑袋,不断地用着自己的眼角去悄悄的观察两人,吸管都被她自己咬扁了也浑然不知。

    “出个价格吧。”兰芷曦开口,朝后抬手,身后站着的佣人立马很是有眼力劲儿的将事先就准备好的空白支票递上。

    慕容嫣听到自己母亲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些震惊,那边秦语洛还没说话呢,她双眼大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老半天也无法相信刚才的那话是从自己的母亲嘴巴里说出来的。等一下,这种场景这种话他怎么觉得有点熟悉呢?好像在哪儿见到过,电视剧上还是小说里面来着?

    皱了皱眉,她又不禁转头去看秦语洛,却见着对方正在笑,笑得很欢的样子。

    “伯母,您觉得,您的儿子值多少钱?”秦语洛笑着开口,一双眼睛笑的都快完成了细细的月牙。

    啧啧啧,还真是被猜到了呢。出个价?可怜的慕容凰,现在正被他的母亲像是一个商品一样买卖着

    微微抿唇,兰芷曦并还未来得及回答秦语洛的这话,一边的慕容嫣忽然被呛得连连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笑,样子很是狼狈。

    兰芷曦见着自己女儿的样子,眉头更紧的皱起,秦语洛没说话,甚至都没动视线去看慕容嫣一眼。

    “妈,大哥前途无限,乃是无价之宝啊。”慕容嫣咳嗽了好一会儿,感觉自己好些之后,才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却意料之中的得到了兰芷曦的一记白眼。

    “秦小姐,给你两百万,离开凰儿。”兰芷曦开口,严厉的语气里根本没有带着打算与秦语洛商量的语气。

    “我还以为您会给我一张空头支票呢!或者说,您的儿子原来只值两百万。”秦语洛始终有礼的开口,心底却早已是冷笑不已,终于谈到正题了。

    “我儿子的价值自然不值两百万,我给得这两百万,是你的价格!两百万,与其以后被凰儿厌倦之后抛弃而导致什么也没捞到,這两百万,你应该好好考虑。”说完这话的时候,兰芷曦结果旁边手下递来的签字笔,刷刷刷的几下在支票上填好数目和签完字之后,伸出食指抵在支票上将支票自桌面移到了秦语洛的跟前,她接着道:“顺便我还奉劝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

    这兰芷曦还真不愧是骨灰级的白骨精,前面看似心平气和的摆出一副的打算和商量的样子,甚至还好心的替你分析出这样做和不这样做的好处与坏处,最后再给出建议的时候,却又要在末尾在上一句暗语以示警告。

    这还真是连环扣,一环扣着一环。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不就是在告诉她秦语洛不要再妄图讨价还价,免得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看了一眼被推到自己面前的支票,秦语洛却出乎意料的缓缓摇头,脸上的笑越发的复杂,她挑眸看向兰芷曦,道:“伯母,其实您不必这样大费周章。”

    闻言颔首,兰芷曦用眼神示意秦语洛接着往下说。

    “您的目的不就是让我离开慕容凰么!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你,慕容凰可不一定答应。反而这件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了,您和我都不会好过。您了解您的儿子,不是么?”秦语洛缓缓的开口,看着兰芷曦闻言之后眸孔猛然一缩的样子,心中却不禁微叹。

    以她对慕容凰性子的了解,今天的事情要是落到了他的耳朵里,一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那个男人,向来霸道,说白了,就是自私!他不好过了,他又怎么会让别人也好过呢?

    “你担心的是凰儿那边?”兰芷曦微微蹩眉,看着秦语洛的脸上充满了自信,她接着道:“只要你同意了,凰儿那边我自然会去打理,你什么也不用管,只要拿着钱,能消失多远就消失多远,永远不要再出现a市!”

    “您能保证么?保证我一走了之之后,慕容凰不会打扰我的生活?”不敢在正视那边慕容嫣投来的无法相信的目光,秦语洛紧紧的看着兰芷曦,问道。

    “当然。”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其实兰芷曦也知道秦语洛这样问的原因,她在笑,为自己最后的胜利而笑。

    “好,我答应你,离开慕容凰!”秦语洛开口,毫不迟疑,铿锵有力。

    “秦语洛!”一直没说话的慕容嫣一声惊呼,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一直就是看着秦语洛,那目光,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恐怖生物一般,满是震惊。

    秦语洛自然知道慕容嫣的那种目光是怎么样的一种目光,里面包含的震惊究竟有多深!或许,慕容嫣现在心里正在后悔吧,她之前肯定是认为她秦语洛会为了和慕容凰之间的爱情而与他们的母亲拼搏的,会奋力的证明他们之间的爱情是正确的,是应该收到祝福的。

    她应该没有想到她会答应兰芷曦离开慕容凰的提议吧!慕容嫣应该惊讶的,她心里甚至还可能在鄙视她秦语洛呢,认定她不过是一个俗到了极点的一个庸俗女人,根本不配得到慕容凰的爱。

    可是,慕容凰爱她么?她爱慕容凰么?他们之间有爱情么?或许她曾经心动过吧,可是,那些心动早就在慕容凰伤害他的种种之间消失殆尽了,她待在他身边的每一秒每一分都感觉很痛苦,他么两个人是在相互的折磨啊。

    她一直就像逃离开他的身边的,可是她没有能力,所以只能选择屈服。可是如今,他的母亲出现了,抛出了一个她最想要的诱惑。不,不是那两百万,而是,自由!

    实在不愿去理会身边慕容嫣那快要把她生吞活剥的视线,秦语洛有些无力的看着微笑着的兰芷曦,她最后确定的开口:“伯母,我希望您能说到做到。自然,我也会说到做到。”

    “你只需要记住自己的承诺就好!”兰芷曦颔首,做着保证。呵,果然呐,这世上就没有钱能做到的事什么也无法例外。这一次,她倒是要让凰儿好好看,他不惜为了和家里闹翻的女人,本来面目也不过如此。

    “好,那谢谢您了,现在我可以回去了么?”秦语洛从椅子上站起了身,身子有些软,她需要用手扶着椅子。

    “不,我已经给你安排了航班,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我会直接送你去机场。”兰芷曦端坐于位置上,高傲优雅的样子,在无声的讥讽着秦语洛。

    “好,谢谢。”做事还真是绝,不给她留一点后悔的路。

    “收下這两百万之后,还得请秦小姐签下这张收款单,算是证据,也为了防止以后双方后悔!”兰芷曦这话刚一说完,一边的佣人又立马递上了一张事先写好就差签字的纸张。

    秦语洛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大概写的就是她秦语洛手下两百万后自愿离开慕容凰的一张字据。

    心中笑着眼前女人一丝不苟的做事方式,秦语洛微微摇头:“伯母,这两百万我不要。”

    “那你也得签。”

    “……好吧!”

    *

    当白色的飞机顺着跑道上潇洒地起飞,向着那一望无垠的湛蓝天际自由翱翔而去之时,坐在头等舱中,秦语洛看着外面广阔的天空以及那正离自己越来越远的a市时,心中不禁泫然。

    这一切,终于是要结束了么。

    真好,真是太好了。

    嘴角微微一勾,秦语洛身子一动便向后缩进了身后舒适的椅子之中,她闭上了眼,连续的劳累,他真的好想睡觉,无忧无虑的痛痛快快的睡上一场觉。

    这是一架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会飞往何处的飞机。可是无论如何,只要能够离开,能够彻彻底底的自由。

    一切,都好。

    ------题外话------

    *

    全文完…

    *

    *

    *

    *

    *

    咳咳,开玩笑呢。应该是‘本卷完’…

    表拍我,顶着锅盖默默的飘走…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