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孽囚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我……”站在原地的秦语洛彻底的慌住了,看着一脸深沉的站在不远处没动的慕容凰,心脏咚咚作响,想要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了半天也硬是没说出来个理所然来。

    相反,倒是另外一边的黎小羽却显得很是轻松,似乎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妖媚的脸上笑得枝招展,黑色的西装倒添得他越发的……妖气冲天!

    秦语洛看着他这悠闲的样子有些牙痒痒,真的很想大喊一声:悟空,快来收了这妖孽吧!

    “哟,慕容啊,真是巧啊。”黎小羽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灿笑,一手插兜的姿势显得风流倜傥。

    “回来了。”慕容凰面部表情的走来,看都没看一眼站在一边显得局促不安实际上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某女人,径直就走到黎小羽的跟前。二人同时穿的一身黑色西装,慕容凰虽然不如黎小羽来的妖媚,可是那浑身散着的撒旦气息,却也让人望而止步。

    “那可不是,我可是勤快的人民公仆,起早贪黑的为人民谋福利。那跟某些人似的,跟哪儿都有佳人相伴!”黎小羽笑嘻嘻的说道,一双漂亮的桃眼先是在慕容凰身上扫了一圈,随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紧张不安的秦语洛,眼中的戏谑越发的深了起来。

    对于黎小羽的话中话并不在意,慕容凰单手负背,原本一直毫无表情的俊颜之上忽然绽出了一丝笑意,只听他忽然道:“难得有这么勤奋为民的人,看来这前往非洲的外交使团团长有人选了!”

    “哇撒,你该不会是想报我的名字吧?”一听慕容凰这话,黎小羽惊得眼眸大瞪:“那地方可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地儿,指不定偶尔还能见着老虎狮子大怪兽的,你忍心么你?”

    “我是挺不忍心的。”慕容凰淡然的瞄了一眼面露诧异之色的黎小羽,缓缓又道:“但刚才又你说你自己拥有一颗爱国爱民的赤子之心,既然你说如此,我又实在是不忍打击你爱国的热心,所以说,此次非洲之行你是最佳人选!”

    “不要啊,我要是去了,我还不被晒成黑人啊?!”黎小羽哀怨的大叫,一边连连摇头的就张口道:“慕容部长,你不能仗着你官大就借机报复我!”

    “就是仗着官大才报复你!”慕容凰挑起眉,毫不避违的承认道,看着闻言霎时愣住的黎小羽,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大手一揽就将一边站着偷笑的秦语洛给捞了过来,也不在多管黎小羽,搂着秦语洛就直接往前走。

    被慕容凰带着往前再走,秦语洛忍不住往后回头望去,只见黎小羽正在原地被气得连连跳脚,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上全是懊恼的神色。看到这儿,秦语洛又止不住笑了起来,樱唇因为笑而轻轻地抿成,往着两边在上翘。

    “怎么?没抱够,还想过去抱抱?”正当秦语洛扭着头的在往后看呢,耳边却忽然传来了慕容凰浑厚的声音,语调怎么听怎么都让人觉得有些奇怪,有点吃醋的感觉?!不过虽说如此,但却足以让秦语洛连忙收回视线转回头。

    由于慕容凰此刻正紧紧的搂着自己,秦语洛看不全慕容凰的脸,只能看见他的侧面,可是就仅仅只是一个侧面,却也依旧如此的完美无懈。

    秦语洛有些发愣,看着慕容凰的侧面出了神,一时居然忘了回答慕容凰的话。其实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居然能够帅得如此的无懈可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许是半天也没有听到秦语洛的回答,慕容凰低下头去望她,然就在他低头的瞬间,却意外地刚好对上秦语洛怔望着他的眼眸,她正紧紧的望着他,出了神一般的望着他。

    俊眉忽然一皱,慕容凰倏地停下前进的脚步,将原本搂在怀中的秦语洛放开,让她面对面的站在他的面前。

    秦语洛也因为慕容凰的这个举动而一下拉回了原本远去的思绪,瞪着眼看着面对面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慕容凰,下意识的就道:“我和黎小羽什么关系也没有!”

    双手原本搭在秦语洛的肩上,慕容凰听到这话的时候,原本皱着的眉毛忽然展开,嘴角绽出一丝笑意,他目光炯炯的望着她,语气严肃的道:“刚才你在想什么?”

    “啊?”被慕容凰的这个问题问的不禁呆住,秦语洛张着嘴不解的望着慕容凰。

    “我问你,你刚才看着我的时候在想什么?”锐利的视线牢牢地落在秦语洛的脸上,慕容凰再一次开口重复道,扣着秦语洛双肩的手不禁用力。

    “你弄疼我了。”一张小脸因为肩上的痛而皱成了一团,秦语洛忍不住叫出了口,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赶紧放开秦语洛的肩,却又将她死死地拥入怀中,慕容凰紧紧地抱着她,将这具小小的身躯紧紧的抱着,似乎就像是要狠狠地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被慕容凰抱在怀里,秦语洛的下巴顺势磕在他了的肩头上,只是慕容凰抱得太用力,她微微有些疼,柔软的胸脯完全的贴近上了慕容凰坚硬的胸膛之上。她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猜不出也摸不准,因而只能怯生生的将自己的小手环上慕容凰结实的腰上。

    哪知,就在秦语洛的手环上慕容凰腰上的瞬间,慕容凰高大的身躯先是微微一僵,随即更紧的拥抱住她,狠狠地,丝毫不留痕迹。

    这下秦语洛有些受不了了,不禁扭动着身子微微的小做反抗,萧潇就跟在不远处,不过幸好的是,他是背对着他们而站的。

    “慕容凰,你抱得太紧,我不能呼吸了。”小手拍了拍慕容凰的后背,秦语洛轻声道。

    抱着她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抱着她的怀抱,依旧很紧很紧,紧到她快要窒息。

    秦语洛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身子扭动的幅度也不由得大了一些:“慕容凰,你松开我,我难受。”秦语洛一边出声说道,一边用手拍着他的背。

    “唉,洛洛,我真希望你就这样死在我的怀里!”叹了一口气,慕容凰终于放开了她,只是轻轻地将手搭在秦语洛的两边腰上,虽然二人来开了一些距离,但也离得并不远。

    因为慕容凰刚才忽然所说的话而双眼大瞪,秦语洛有些无法相信的看着慕容凰。

    他刚才说什么?他、他说……他希望她死!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眼神有多无辜,有多……让人不禁迷恋!”慕容凰说着忍不住在秦语洛唇上啃了一口,不过就在视线落到那秦语洛显得有些惶恐的小脸蛋上,看着她一副害怕的小模样,慕容凰又不禁笑了一下,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微微笑道:“好了,别害怕,我怎么舍得你死呢?乖,笑一个。”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笑得出?秦语洛心中叫苦,但还是不得不听话的扯了扯嘴角,勉强的扯出了一个不叫笑的笑。

    却不料,慕容凰见了非但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还直起身子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帅气的脸上溢满了笑意。

    秦语洛一下反应过来,敢情是她被耍了!

    当下生气,秦语洛一把甩开了慕容凰的手,转身就要走,却一下又被男人从身后抱住。

    “怎么,小东西生气了?”从着身后将秦语洛抱住,慕容凰颇带恶意的将性感的唇凑到了她的耳边,呵气如兰。

    身子不自觉的扭捏了一下,酥痒的感觉不禁让秦语洛面红耳赤,小手抓着慕容凰从身后绕到自己面前放在小腹前的大手,秦语洛蹩着眉头不悦的道:“你放开。”

    “不放。”慕容凰的身躯依旧紧紧地贴在秦语洛的身后,说话的时候甚至还恶劣的去吻秦语洛圆润的耳垂,引得怀中的人儿颤抖连连。

    “慕容凰!”秦语洛有些生气了,这男人怎么能这样?根本就是完全不分场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就敢对她做出这些事情。秦语洛的手牢牢的抓着慕容凰的大手,就怕他的手也会忍不住乱动。

    “我知道我叫什么,不用你提醒。”亲了亲秦语洛的耳鬓,看着自己怀中这个小女人那满脸通红的样子,他倒是觉得越发的讨人喜欢。

    这女人性子就是倔,对付她就得用非常手段。

    “你、你赶快给我放开。”秦语洛有些无奈,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感到很不舒服。况且,身后的这个男人的身子正严密的贴在她的后背上,而她的臀部也正挨着他的下身,这种感觉,更是让她倍感羞耻。

    “老实回答我,刚才是不是在偷看我?!”对于秦语洛的话语,慕容凰根本就是不为所动,依旧霸道的贴着她,开口发问。

    “我、我……”刚想要否认,感觉慕容凰放在自己腹前的大手动了一下,立马就吓得赶紧点头:“是是是,我是偷看了。”

    “为什么要偷看?”依旧继续发问,一边说着,慕容凰吻着秦语洛鬓角的唇又移向了她的颈部,缓缓的往下,湿润的吻,带着挑拨的意味,也使得被慕容凰抱着的秦语洛止不住的哆嗦。

    秦语洛害怕的闭着眼,真是害怕慕容凰会在这里要了她,连连就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看、看你长得帅!”

    “呵呵呵……”秦语洛的这句话才说出口,吻着她的慕容凰一下就止不住的笑了起来,停下了亲吻的动作,轻柔的将秦语洛转过身子来面对着看着自己,慕容凰的心情很好:“现在才知道我长得帅?”

    缩了一下脖子,看着有些奇怪的慕容凰,秦语洛点点头,依旧很老实的回答着:“我一直就没觉得你丑过。”

    “你这回答简直就是四两拨千斤!”慕容凰挑起了眉,说着大手又一下揽过秦语洛的细腰,带着她接着往前走,边道:“我要你说说我的优点!”

    “啊?”跟着慕容凰的脚步继续往前走,秦语洛有些匪夷所思的转头看了一眼慕容凰,可是男人并没有看着他,而是颔首直视着前方。抿了一下唇,秦语洛出声道:“你的优点很多啊,报纸上天天报道。”

    “我要你说。”蹩了一下眉头,慕容凰强调道。

    恰好此时,二人已经走到了停车场边,萧潇已经走过去将车开了过来停在二人面前,慕容凰直接就带着秦语洛钻进了车里面。

    可就算是坐进了车里,慕容凰放在秦语洛腰间的大手也依旧没有松开,始终霸道的搂着她,让她一直就是紧紧的挨着自己。

    对于男人的这个霸道动作早就已经是习惯了,秦语洛乖巧的靠在慕容凰身边坐着,她微微思忖了一下,才歪着头看着正等着她答案的慕容凰,缓缓开口道:“你做事很果断冷峻,在行事作风上一向雷厉风行。你拥有锋芒内敛的性格,不管遭遇什么样的对手面前他绝对能够保持绝好的风度,谈笑间金戈铁马!温柔中将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溺死。”

    安静的听完秦语洛对自己的评价,慕容凰却是拧起了眉,低下眸子去看这个正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慕容凰挑笑道:“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当然是夸你,敢问这世上能做在这般地步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秦语洛对上慕容凰的视线,诚恳的点了点脑袋。

    “那你呢?”修长的手指捏住秦语洛的下巴,慕容凰直视着她乌黑的双眸,紧紧的发问:“在你心中,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问的是,他,在她心中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蹩了一下眉,秦语洛没有多余思考,直接就开口道:“精力很好的男人!”

    “哦?”慕容凰闻言挑起了眉,他自然明白秦语洛这句话的含义,只是有些诧异,这女人怎么就这样毫不加以思考的就说了出来,这到有些不像是他记忆中那个动不动就害羞的秦语洛了。低头吻了吻秦语洛的鼻尖,唇瓣又缓缓往下,最终停在了秦语洛的嘴角边上,他暧昧的柔声道:“你也得到满足,不是么?”

    无耻!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句,秦语洛扭头,但慕容凰捏着她下巴的大手只要微微一用力,她的脑袋便又给被扳了回来。

    也不知道今天慕容凰到底是怎么回事,被扳回脑袋的秦语洛睁着眼看着眼前这中俊脸,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慕容凰的吻就直接的落了下来。

    秦语洛被这突如其来的法式湿吻吻得是天旋地转,不消一会儿边兵败如山倒的软在了慕容凰的怀中,人有这个可恶的男人对她上下其手。

    其实慕容凰也没怎么她,只是把她的樱唇一不小心吻得又红又肿而已,顺便又将她的胸衣给解了开来。由于二人此时坐的加长宾利,萧潇早已就是落下了中间的隔板,因此可以说车子里现在是绝对的安全。

    不过,除了把秦语洛的胸衣解下之后,慕容凰倒是没了其他多余的举动,等他吻够的时候,秦语洛基本上是上半身丝缕不挂,无奈只能两只手环在自己的胸前,试图掩盖她自己胸前的美好春光。

    慕容凰凉薄的笑,不动声色的望着秦语洛双手环胸的样子,只是慢慢悠悠的开口,带着些命令:“把手放开!”

    已经被慕容凰抱坐在大腿上的秦语洛身子一僵,脸色白了又白,却没有动,手臂已经牢牢地护着自己的胸前。

    慕容凰见着秦语洛没动,倒也不恼,精明的眸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他边似戏谑般的道:“不听话的下场,可不好哦。”

    环着秦语洛的腰,大手从着肚脐顺着秦语洛肚子上光滑的肌肤就往下开始滑去,触碰到了她牛仔裤上的扣子。

    霎时之间,脸色大惊,秦语洛连忙就伸手去摁住慕容凰正欲解自己裤子的大手,满脸的哀求:“求你……”

    “那就乖乖的。”慕容凰轻然的挑眉,任由秦语洛的冰冰凉凉的小手摁在他的手背上。

    秦语洛此刻的心中那是百般交杂,从来就知道这男人很可恶,可是真的没有想到能够恶劣到这一步,眼泪啪嗒啪嗒的开始往下掉,原本掩在自己胸前的手不由缓缓松开,身子抖如筛糠。

    可就在秦语洛放开手的瞬间,慕容凰原本环在她腰上的大手忽然用力,秦语洛整个身子就跌到了他的怀中,慕容凰脸上有些懊恼,轻轻拍着秦语洛光滑的后背,连连柔声道:“好了好了,我开个玩笑而已,别哭,乖!”

    慕容凰的话刚说完,秦语洛哭得更凶了,一双小手使劲的捶打着慕容凰的肩,秦语洛恼羞成怒:“你个混蛋!”

    “你说什么!”慕容凰沉声一喝,秦语洛一下就被吓得缩成了一团,在他怀里像是一只小鸵鸟似的,楚楚可怜。

    慕容凰见着秦语洛的这个样子,真是又恼怒又心疼,只得又放柔了声音,耐着性子的哄着:“不要怕,我只是想让你换身衣服!”

    秦语洛没有说话,已经卷缩着身子在慕容凰的怀中,小小的肩头依旧在抽泣着。

    “乖,不哭不哭,来,看看我亲自给你选的裙子。”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秦语洛纤细的下巴,当慕容凰看见眼前这张泪痕满布的小脸时,眉头皱得更紧了,甚至没有多想,抬手撅起秦语洛的下巴,迎着就低下头就直接用唇去吻掉那脸上的泪珠,一颗又一颗。

    咸咸的味道卷入自己的舌尖之中,慕容凰很认真的吻着秦语洛脸上的眼泪珠子,性感的薄唇,轻轻地拂过眼前的这触感极好的白皙肌肤,带着无限的眷恋和极重的爱恋。

    秦语洛停止了哭泣,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慕容凰,眸色之中带着星点的迷茫。

    他,这又算是打算出演哪一出戏?

    “瞧,这眼睛都哭肿了。”慕容凰看着秦语洛睁着的一双就跟麋鹿似的大眼睛,不禁失笑,摇了摇头,微微斜过身子就将一直靠放在椅子下方的一个黑色礼盒拿了过来。

    秦语洛这才发现,原来那儿一直放着一个礼盒啊,刚才一直被慕容凰牵制着,她几乎都没有怎么去注意过四周。

    慕容凰将那方方的礼盒拿过,直接就给塞进了秦语洛的手里,一边吩咐道:“自己打开。”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随意,只是炙热的视线却一直落在秦语洛片缕不着的胸前。

    秦语洛很明显的就是感觉到了慕容凰的视线,缩着身子尽量的掩着自己的胸,一时并不急着去解那礼盒上的绸缎。

    “我劝你还是赶快穿上,免得我后悔。”慕容凰的视线在渐渐变得炙热,原本扣在秦语洛细腰上的大手更是在慢慢地滑了上来。

    秦语洛被慕容凰的话和动作吓了一跳,赶紧伸出手三两下就解开了盒子,匆忙地打开盒盖,接着又连忙拿起了里面的裙子。

    这一件淡绿色的碎小裙子,雪纺的表面摸起来很滑,非常的舒服。不过,秦语洛并没有多做仔细的观看,拿起裙子赶紧就往自己的身上套。

    哪知,慕容凰却忽然伸手压住了她准备穿衣服的举动。

    看着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的慕容凰,秦语洛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一只大手就轻轻松松的将秦语洛的两只小手控制住,慕容凰面无表情的用着另外一只手就去解秦语洛的牛仔裤,轻车熟路的就直接将她的牛仔裤给扒拉了下来。一时之间,秦语洛的身上就只剩下一条蕾丝小内裤。

    “什么时候你也喜欢穿这种类型的了?”看见秦语洛的小内裤,慕容凰忍不住笑着问道,抬头一看,却见着秦语洛正闭着眼,一脸的视死如归。

    将手中的牛仔裤直接毫不留情的扔到一边,慕容凰抬手拍了拍闭着眼睛的秦语洛,语气带了些轻佻:“怎么不哭了?”

    “我哭有用么?”倏地睁开眼,此刻的秦语洛眼中早已没了之前的楚楚可怜,眼中就只剩下冷静,冷到极致的安静和……嘲讽?!

    眉头大皱,漆黑的目光也是一下变得冷冽,慕容凰忽然抬手一把捏住秦语洛的两边脸颊直接就把她的脸给拉到了自己的眼前。凤眸危险的眯起,慕容凰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张脸,冰凉的开口:“千万不要告诉我,刚才,你是在演戏!”

    “你认为呢?”秦语洛的身子在抖,咬牙迎着男人犀利的视线,不卑不吭的开口。

    呵,她不得不承认,她刚才的反应里面的确是掺杂了表演。他慕容凰还真把她秦语洛当成了玩具么?高兴的时候就说点玩笑话来逗逗,不高兴的时候就冷脸相对冷言相讽,甚至还有可能拳脚相踢!她秦语洛不傻,既然你慕容凰喜欢看柔顺听话的她,好,那她就柔顺听话给你看。

    这有什么不好的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不过只是想图个安稳而已。她想过了,像以前那样躲躲藏藏的日子,她真是过够了。他慕容凰之所以不愿放过她,无非就是喜欢上了这种相互追逐的感觉。

    那好,那她现在不逃了,彻底的放弃了想要逃跑的念头,一直就乖乖的呆在他的身边,任由他的摆布。她一直原本以为只要这样了,他慕容凰才会慢慢的对她失去兴趣,到那个时候,她就可以得到彻彻底底的自由。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慕容凰不但没有对她有厌恶的感觉,相反,她在他的眼中,一次次的看到了令她感到害怕的情绪。

    慕容凰,恐怕真的爱上她了……

    这个想法让秦语洛有些害怕,刚才还带着火焰的她,这会儿却又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彻骨的寒冷让她恍惚是落进了一个好黑的深渊里面。可偏偏,这个深渊又是她当初自愿掉下去的。

    她忽然明白一个词,玩火自焚!这一次,她怕是真的把自己玩进去了。她错了,她实在是太高估她自己对慕容凰的了解了,这个男人的心思,的确不同于常人。

    “啧啧啧……”正当秦语洛心中心思千转百回之时,下巴一疼,被扭过头对上慕容凰漆黑的凤目,伴随着慕容凰的一声嗤笑,只听他道:“洛洛,你该不会又是在想,我怎么还不腻味你吧?!”

    闻言大惊,秦语洛心底一沉,本就苍白的脸色,连唇都开始变色。不可置信的望着一脸阴佞的慕容凰,脑袋轰隆作响。

    “傻丫头,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都对你说过无数遍了,你秦语洛这辈子都是我慕容凰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放了你呢?你想都不要想了。”诡异的笑着,凑过唇狠狠地吻上一口秦语洛微颤的唇瓣,慕容凰语气不变,却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我可以容忍你在我眼皮子地下耍些小聪明,我自然也很乐意配合你玩玩。只是,凡是都有个底线的,你要懂,明白了么?”

    脸色早已经是血色全无,秦语洛难以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令人感到可怕的男人。她的脸上虽然是笑得宛如三月春风般委婉柔和,眸目却如同平静的海面上的夜空,虽深邃祥和,却蕴藏着席卷一切的狂风暴雨。

    这个男人,到底精明到了何种地步?原来,他竟然一直就知道她是在演戏,原来,他一直就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慕容凰太恐怖了,他就像是她肚子里的一条蛔虫,她想瞒想防,都不可能!

    难道,她就只有心甘情愿的臣服么?……

    “好了,不准在胡思乱想了,乖乖把手打开,我来帮你穿裙子。”无视掉秦语洛那一脸绝望的表情,慕容凰反倒是像是个孩子找到了自己喜爱的积木,开始兴趣盎然的为秦语洛穿起了裙子。

    最后的,最后的一丝希望都被灭掉了,秦语洛只得无力的任由慕容凰摆弄着。

    脑袋靠在男人结实的肩头上,睁着眼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着的建筑,她想,她一直渴望得到彻底自由的日子,如今看来恐怕是,永不可企及!

    难道,真的要让自己去,爱上他?!

    眸孔猛地闪烁,身子一个瑟缩,秦语洛猛地闭眼拧紧眉头,胡乱的忽然就伸出手去抱住慕容凰的脖子,身子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害怕得颤抖不已。

    “我不碰你,只是给你换裙子而已。”慕容凰怎么也不会想到秦语洛居然会想着让她自己去试着爱他,这会儿也就单纯的认为秦语洛只是害怕他会对她做些什么,不由得轻抚着女人的后背去试着安慰她。

    他们之间的路还很长,他有很多的手段和办法慢慢让这个女人沦陷,陷进他爱的圈套之中,只要她跨进一步,那么她将永远也拨不出。哦,她的洛洛已经心动了,不是么?

    所以,他在慢慢的收网,不急,一点都不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