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灵域小说网 > 孽囚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灵域小说网] https://www.lingyu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九章

    袅袅的香火,平铺的砖石因为一个个虔诚上香的跪拜,而被磨得光滑透亮。

    佛祖仍旧坐在高高的顶端,冷眼看着向他祈福膜拜的众人,慈悲闵怀的心,在一次次的倾听世间的苦难,稳坐,如山。

    接过萧潇手中的三炷香,秦语洛并没有进入大殿之中,而是随着那些不曾相识却怀着同一颗虔诚之心的求佛者一样,跪在了大殿之外,抬手将三炷香置于额前,闭着眼开始了祷告。

    秦语洛并没有什么苦难需要寻求佛祖的帮忙,也没有什么麻烦需要请求佛珠帮忙。她跪在那里,却无欲无求,将三支香抵在额前,如同世间求佛众人一般,毫无差距。

    直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始终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语洛才缓缓的启声:“我曾读过很多仓央嘉措的诗,每次品读,我都曾幻想,做出这些美丽诗句的他,当时是否也像我这样,匍匐在佛的脚下,心中,却在憧憬着美好?!”

    秦语洛此话刚一说完,她蓦地睁开眼,从着身后同时也伸来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穿过她的两边腋下,将她直接就从地上拉了起来。

    “地上凉,何必这样折腾自己。”慕容凰直接就将秦语洛从地上拽了起来,低眸望了望穿着裙子的秦语洛的双膝,因为跪了很长时间的原因,两边膝盖上都是红红的一片,让他看着就止不住心痛。

    “我只是再向佛珠表示我的虔心。”秦语洛一手拿着尚还燃烧着的香,转头轻轻盈盈的就这样直接对上了蹩着眉头的慕容凰。

    “随你怎么说,以后不准在这样了。”慕容凰看了一眼微微带笑的秦语洛,他脸上的神色却不怎么好,话一说完,抬手就欲将秦语洛直接拦腰抱起。

    “哎,等一下,我想去把香插上去。”秦语洛连忙跳离慕容凰的怀抱,双脚因为长时间的跪地,微微有些麻木,僵硬这双脚以着奇怪的姿势一步一步的朝着前面的立于大院中央的大香炉走去,秦语洛一步一顿,看得站在她身后的慕容凰是眉头越皱越紧。

    迈步三两下就直接走到了秦语洛身边,慕容凰抬手不容置疑的揽住她的腰,带着她慢慢的走到了大香炉旁边。

    秦语洛的脸上始终带着笑,似乎膝盖上的伤并不是在她身上一般,双手规规矩矩的将那三支香插进来大香炉里面,最后秦语洛还不忘双手合十的抵在额前默念了一下什么。

    慕容凰看着秦语洛的动作,耐着性子站在一边等了好几分钟,可见着这秦语洛还是没有默念完的样子,忽然就把她打横抱抱起,转过身就在在场众人震惊的眼中抱着她往外面走。

    “喂,你干什么啊。”秦语洛却是惊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慕容凰抱着大步朝外走去。真是又惊又恼的样子。

    “平时见你有事的时候都不愿意来求我,今儿却来跟我说什么求菩萨?秦语洛,你是吃饱了撑着没事?瞧你那膝盖!”慕容凰似乎有些生气,抱着秦语洛风风火火的就直接往外在走,完全就不顾及那一路上路人投来的惊异目光。

    一手揽着慕容凰的脖子,秦语洛听了他的话倒是止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根本就没把发怒的慕容凰放进眼里,直接开口就道:“我有事求菩萨,当然得表示出我的诚心咯。”

    听到这里,慕容凰却是脚步一顿,低眸颇为复杂的望了一眼秦语洛,薄唇却忽然裂开了一丝凉薄的弧度,只听他缓缓开口就道:“洛洛,你我都是同一类人!自命清高的人,若非走投无路,怎会轻易求人?”说到这里一顿,看着怀中秦语洛脸上忽然止住的笑,漆黑的眼中逝过一袭流华,慕容凰复又继续提步往前走,接着道:“你这女人有时候说话就是前后矛盾,懒得揭穿你,你又会得意忘形。揭穿了你,你又会不高兴!”

    “可你还是揭穿我了。”在慕容凰的怀里抬起头,秦语洛有些不大爽的开口。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能够揣测到她的心中所想,屡试不爽。

    “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别在使这些小伎俩,特别是伤害自己的小伎俩!”走到车前,萧潇眼疾手快的率先上前打开车门,慕容凰先是将秦语洛放进去,尔后又跟着坐了进去。

    “我没使什么小伎俩。”身子才被慕容凰放到车里的椅子上坐稳,秦语洛就不禁急不可耐的连连开口解释。

    跟着坐在秦语洛的身旁,慕容凰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将秦语洛的双腿放在的自己的大腿上,拧着眉看着她一双膝盖的上红印子,看了半响,又忍不住将大手盖了上去,轻轻替她揉了起来,微微侧头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秦语洛,启声道:“疼么?”

    慕容凰的举动真的是出乎了秦羽洛的意料,自己的膝盖正被那双想来掌控别人生死大权的手轻轻地揉着,愣了老半天,秦语洛才反应过来,缓缓地摇头:“不疼。”

    就算是疼,也早就因为跪的时间过长而变得麻木。

    微微叹气,慕容凰听了倒是并不多言,只是大手依旧固执的在替秦语洛揉着膝盖。

    车子顺着安静的郊区向着市里行驶而去,一路上二人道是沉默寡言,秦语洛的上半身靠在车椅上,下半身双腿却放在慕容凰的大腿上。慕容凰正闭眼小憩,可是轻揉着秦语洛膝盖的手却没有停下来。

    有着起初的震惊,秦语洛又慢慢看的安静起来,一双眸子紧紧的望着慕容凰难得柔和的侧面,脑子又不由得想起了萧潇今天对她所说的那些话。心中一动,秦语洛想也未曾多想,忽然就开口问道:“今天,你和那个智参大师聊了些什么?”

    “恩?”微微睁开眼,侧着头凤眸半眯的望了一眼秦语洛,慕容凰勾了勾嘴角:“很好奇?”

    “说实话,我的确很好奇。你和智参大师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你也应该不会去和他讨论什么国际政事了吧,和尚不都是向来以脱离尘世为基本么?那么,那个智参大师肯定是不会和你讨论什么国家大事了。”秦语洛一边分析一边开口的道:“而剩下的,就是探讨佛法了。可是,一个是佛家大师,一个是无神论者,这两者之间又讨论佛法?这样很奇怪哎,而且,你位高权重的,哪儿有这么多时间?”秦语洛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咋一听,还说的挺头头是道的。

    这边的慕容凰听了也是不禁连连点头,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分析得倒是挺不错。”这话刚一说完,就见秦语洛脸上止不住浮现除了一丝得意的神色,慕容凰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接着道:“萧潇给你说的?”

    立马,秦语洛的小脸一下挎住。

    “萧潇没有给我说。”秦语洛拧起了小眉毛,盯着慕容凰那张似笑非笑的俊容,不由得小声的反驳。

    “那倒难得了。”慕容凰斜眸睨了一眼满脸委屈的秦语洛,说话的口气就好像老师在夸自己的学生考试终于考及格了一样,这种感觉让秦语洛很不爽。

    不过,不爽归不爽,说到底,她还是很好奇慕容凰究竟和那个智参大师讲了些什么,能让这一向专制的男人,竟也愿意去专门驱车前往郊外,只为与一个久居寺庙的和尚见一面,去聆听他的话?

    “你想知道?”将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秦语洛该抱到自己的怀里,慕容凰看着一直就是一脸好奇的秦语洛,开口不由问道。

    重重的点了点脑袋,秦语洛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诚恳一些。

    “智参大师说,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只有认识自己,降伏自己,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别人。”慕容凰缓缓的说着,望着秦语洛的目光微微在变化,搂着她身子的手臂不曾松过丝毫。

    “这话说的倒是有些深奥,他是让你改变你自己么?”秦语洛微微昂头对上慕容凰的视线,可就算它早有准备,却在对上慕容凰炙热的目光时,微微一愣。

    慕容凰的心思,她又何尝不懂。

    “一年前他曾告诉我,我若还坚持自我的执著,必定会造成明日的后悔!”说到这里的时候一顿,慕容凰蓦地低头吻住了秦语洛的额头,连着她额前的刘海一起吻着,唇瓣,依旧冰凉。

    小小的身子被慕容凰紧紧的抱在怀里,秦语洛却微微蹩起了眉,只是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此话怎解?”

    “可以拥有爱,但不要执著,因为分离是必然的。”慕容凰说着此话,但不知为何,拥着秦雨落的手臂微抖了一下。

    秦语洛这下却完全明白了,她完全明白了。慕容凰曾经说过,她那一年的自由是他刻意的放手,而他的母亲也不过只是个帮凶。起初的时候她还一直好奇慕容凰为什么会这样想?居然愿意放手,虽然只是仅仅的一年,但里面也是疑点重重。可是,就算今天萧潇试图侧敲旁击的告诉秦语洛这其中缘由,但她还是保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可是此刻终于从着慕容凰的嘴里亲耳听到了原因,她却忽然有些无法相信了。不过震惊诧异的同时,倒是也对那智参大师产生的浓浓的好奇心。

    “洛洛,这一年里我想了很多。你曾说我对你的爱只是一种追逐,我爱上的不是你,而是这种相互追逐的感觉。可是,那一年里面,我却并没有因为你的不在而逐渐减少对你的思念,我一直压抑着不让自己去找你。可是那种蚀骨的思念却在我的骨髓里面肆意的疯长,我夜夜寝食难安,想要去找你,可是又怕这一切前功尽弃,我怕彻底的失去你。你真的不明白,整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想你,我不分彻夜的工作,就是希望借用工作来仰止我对你的想念,想去找你的冲动。那种感觉让我生气不如死,三百六十五天,这已经是我的极限。”深深地闭上眼,拥着秦雨落的手臂在一点点的加深,可是慕容凰却似乎并不满足,将脸埋入秦语洛的发中,深深地嗅着这独属于他的女人的发香:“当我时隔一年再次拥你入怀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欣喜万分,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差点让我失去了理智。”

    身子微微一僵,想起那一次的见面,秦语洛在慕容凰的怀中却苦涩的勾起了唇:“是么?!”她的语气很淡,亦如微风轻抚。

    “抱歉,那次做出了伤害你的举动。那完全……我没想到居然会有情敌出现!”慕容凰说出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抬起了脑袋,看着秦语洛的视线里居然有过一丝委屈。

    秦语洛扑哧一下笑出了声,眼睛因为笑而微微向上弯起,像是一弯小小的弯月,可爱极了:“那不过只是我的学生而已。”

    “你把那小子当做学生,那小子却不一定把你当做老师。”慕容凰蹩着眉头不大高兴的开口。他怀里这女人太招眼了,简直是老少通吃,以后得小心一点,能藏起来不见人最好就不让她见人。

    “慕容凰,你怎么能和一个小孩子怄气?!”秦语洛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察觉到原来这么严肃的男人,也会有难得可爱的一面。

    “什么叫小孩子?那小子对你图谋不轨!”慕容凰霸道的开口,大手扭过秦语洛的下巴就迫使她昂起脑袋对上她的视线,慕容凰此刻的表情却有些得意起来:“不过幸好你没有动心,不然,那小子死定了!”

    “你不能这么霸道。”秦语洛皱着眉头,听到慕容凰的狠话有些不悦。那是她的学生,而她是老师,她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学生。

    “那你就别给我去到处沾惹草。”慕容凰光说不算,说完还低头狠狠吻一口秦语洛的唇,满脸的邪气:“不然,我也去寻问柳!”

    “你敢!”秦语洛一声大吼,说完立马就又后悔了,她怎么就着了这男人的道儿了?

    “哈哈哈哈……”慕容凰愉悦的笑了起来,爽朗的小声充斥了一路。

    秦语洛很囧,看着慕容凰笑得一脸得逞的样子,真是想就地挖了大洞钻进去死死地躲起来得了。可惜,她现在是在车上,此想法暂时无法实施。

    慕容凰因为秦语洛的一句话一路上心情愉悦,倒是看着秦语洛憋着一脸懊恼的样子忍不住抬手去捏了捏她的脸蛋,英俊的脸上满是盈盈的笑意:“小妮子因为说出了心里话而生气了?”

    秦语洛不语,扭头,躲开慕容凰的狼爪。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慕容凰倒也不恼,继续搂着她好言好语:“一个你很想见的人!”

    “谁?”秦羽洛回答得漫不经心。

    “年小寇!”

    *

    车子开到市中心的一家蛋糕店面前便停了下来,慕容凰并没有下车,只是交代了秦语洛早点回家,随即便让她一个人下了车。

    其实秦语洛也知道,一向敢爱敢恨的年小寇就是一根直肠子,这慕容凰要是陪她进去了,指不定年小寇就会拍桌而起张口就把慕容凰骂个狗血淋头。呵呵,想必慕容凰也是深知这一点的吧,所以才让秦语洛自己走进去。

    其实吧,秦语洛同时也是有点不希望慕容凰跟着进去的,就算年小寇不和慕容凰起什么冲突,这两个女人之间的秘密谈话,旁边坐了一个男人,难免会有些拘谨。

    刚一走进蛋糕店里面,就看见了那边坐在角落里的年小寇,一张桌子上全是各色各样的精致糕点。

    “你这是怎么了?”秦语洛款款走去,低头看着嘴角上都沾满了奶油的年小寇,不由得好奇的开口。

    年小寇闻声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秦语洛,又微微抬起下巴指了指她对面的座位,开口道:“坐。”

    秦语洛依言坐下,这才发现这桌子上的每一块蛋糕,都有一个缺口,很明显这里的每一块蛋糕都被年小寇尝了一个遍,但又均只是被吃了一口。

    这下秦语洛倒是越发的好奇起来了,抬起头看着年小寇,又不禁开口:“你这是到底怎么了?”

    “我想吃慕斯,可是这些慕斯都不是我想吃的味道。”抬起脑袋,年小寇故作潇洒的耸了耸肩头,脸上的似笑非笑:“上次我和黎小羽在巴黎吃了一块慕斯蛋糕,我觉得好好吃,回国之后朝思慕想,今天忍不住跑到本市传说中最有名的蛋糕店来订做了他们店里的所有慕斯。可是,却找不到我想到味道。”

    年小寇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奇妙,秦语洛拧着眉将她这话想了好半天,续而才骤然展笑的望着她,道:“不是这家店做得不好,关键是你身边差一个人!”

    “哦?”年小寇哦了一声,细细的黛眉高高的挑起:“你是说应该找黎小羽来一起吃?”

    “是啊。”秦语洛点点头,接着又道:“中午的时候我还看见他来着。”

    “我知道,那家伙三小时前才打电话告诉我你在a市的事情,不过现在他已经上飞机了。”堪堪的丢掉手中的银勺,年小寇已经对眼前这满桌子的没事没了任何的兴趣。她想了一下,也许秦语洛说的对,不是这家店做的不好,而是她身边差了一个陪她一起吃的人。

    “这样啊。”秦语洛点点头,但瞬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看向年小寇就又道:“什么?黎小羽在飞机上?他该不会真的是被派去非洲了吧。”

    “什么啊。”看了一眼秦语洛,年小寇摇头:“他是去欧洲了,具体什么事儿他不肯说,说是和工作有关,国家机密。”

    “你相信?”秦语洛笑着问道。

    “信,我怎么不信?他黎小羽没理由骗我啊。”年小寇倒是坦荡,直接不加以思索的便回答,话一落,又紧接着问起了秦语洛:“你怎么又回a市了?慕容家没找你麻烦?或者说,慕容凰给把你绑回来了?不对啊,要是绑回来的话,怎么可能放心大胆的让你一个人出来和我见面?该不会这四周那是看你的便衣吧?”说到这里,年小寇有些神经兮兮的转着脑袋仔仔细细的望了望四周,开始找起了她嘴巴里面的所谓便衣。

    秦语洛扶额,不禁觉得有些脑袋疼,不禁开口道:“是我自愿回来的。”

    “什么!”年小寇忽然转回了头,那声高分贝的声音使得店内人员统统扭转过脑袋好奇的看着她们。

    秦语洛颇窘,连连抬手拉了拉年小寇的衣袖:“你小声一点。”

    “秦语洛,我说你丫的是不是发高烧了?烧糊涂了还是烧傻了?”年小寇连连发问,一边说着更是一边不由得抬手摸向秦语洛的额头,眼睛瞪得大大的:“你好不容易脱离苦海了,居然又自愿回来了?你没疯吧?!”

    “我没疯,是我想明白了。”秦语洛坚定地摇着头,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了她慎重的思考:“或许,我应该试着去接受慕容凰。”

    “你爱上他了?”这消息可无疑就是一枚重磅炸弹啊,炸的年小寇那是一个晕晕乎乎。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秦语洛,年小寇还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听了年小寇的质问,秦语洛却只是微微一笑,叹了一口极轻极轻的气,缓道:“也许吧。”

    “什么叫也许?同志,你别吓我啊!”差点从椅子上惊得跳了起来,年小寇看着一脸平静的秦语洛,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好友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乎?也许,需要去一趟医院。

    “也许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爱上了他,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秦语洛拧着眉头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道。

    之所以支支吾吾,是因为怕年小寇骂她没出息,居然会爱上曾经伤害过自己的男人。可是,就是爱上了,她又有什么办法?她伤过慕容凰,慕容凰也伤过她,他们两人之间算是扯平了。

    况且,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慕容凰为她做了这么多,一切都是有目共睹,他甘愿牺牲那么多。而这般优秀的男人,她也是会为此感动为此倾心的。

    “你这女人,还真是没出息!”年小寇真是气得牙痒痒,抬手就忍不住点了点秦语洛的额头。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还不是一样。”秦语洛觉得委屈,看着年小寇咬牙切齿的样子,心里又止不住觉得好笑。

    “我怎样?”年小寇看着秦语洛,还在气头上的她完全就没有多想过这句话中的含义,直接就开口道:“我年小寇是行得正坐得直,不像你,啧啧啧,我都对你无语了!咱们还是一条战线上的么?红旗尚还飘飘,你居然就给我倒戈了。”

    “黎小羽要是不主动出击,难道你就打算一直站在红旗地下做一辈子的少先队员?”秦语洛憋着笑开口,眼睛里面闪着晶莹的贼光。

    果然,她此话一出,年小寇的脸色立马三变,只见她皱了眉,然后又展开眉,接着又皱起眉,似乎心里在做着什么巨大的心理斗争。

    过了半响,年小寇才开口看着秦语洛道:“你认为我会为了黎小羽一直守身如玉?那家伙风流成性,万丛中走来走去,却要我腥点不沾?凭什么?再说了,我什么关系也没有……唉,我说,你该不会真的是打算和慕容部长就这样过下去了吧?”

    说到最后,年小寇还是为自己的这个一向多灾多难的好友感到担心吧。

    “或许吧。”秦语洛无所谓的一笑,抬手端起面前年小寇的咖啡浅浅的抿了一口。

    “要不,咱们使一招苦肉计,来试探试探咱们大部长先生的心?”年小寇凑过秦语洛身边,一边说一边朝着她狡猾的挑了挑眉毛。

    “无聊!”没有多想,秦语洛当下直接拒绝。

    “难道你真的不好奇么?”年小寇显然不死心:“不想看看慕容部长爱你到能为你做到何种地步?”

    秦语洛听了却依旧不为多动,只是摇了摇脑袋道:“不需要,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时间早已经证明了一切。”

    年小寇被打败了,彻底败下阵。

    “我去一下洗手间。”笑望着年小寇一脸不甘心的样子,秦语洛微微的一笑,说着站起身就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在路过一桌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的两个男人时,秦语洛刚一走过,两个男人迅速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相互对视一眼,接着起身也朝着秦语洛同一个方向跟着走去。

    那边的年小寇没怎么在意,低着头正往包包里掏手机。

    刚一拐过一个墙角,正往女厕走去的秦语洛忽然听到后面一声声响,下意识的扭头往回望去,岂料,顿住脚步转头的瞬间,肩上骤然一疼,视线里隐隐约约的只看见两个高大的黑影站在自己面前,紧接着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